高手教室 第二卷 授課開始 第四章 正式開課

「……所以你就這樣加入那個莫名其妙的公會了?」

「他們不是公會啦,其實比較接近一群好朋友組成的自救會——」

「那不重要!你就這樣加入一個超可疑的團體嗎?」孟喬掐著清賢的脖子破口大罵,他們兩人在高中教室裡討論昨天發生的事,一下線就上床睡覺的孟喬直到現在才知道屠城罪的事,正在對他嚴刑逼供。

在得知清賢將會遭到NPC長達32760小時的追殺之後,高手們改變態度,表示願意在這段時間內庇護他,原因很單純——

「嗚嗚嗚——小清好可憐。」鏡花水月掩面啜泣。

「……反正也沒什麼別的事情好做,就教你一點東西好了。」冷月看似高傲,實則關心的說。

「識人清,你放心吧!我們會保護你的。」無恙親切的說。

「你就放心待在這裡吧,這裡很安全。」獨拳點點頭,鄭重保證。

「哼,1365天進不了城市的人應該沒辦法背叛,你就加入吧。」連最初表示反對的鎧造都看不下去了,跟其他人一樣同意讓他加入。

「你們同意了?那、那我要做甚麼?」清賢驚訝的問。

「這個嘛……雖然之前我說過要讓你成為一個厲害的高手,不過目前我們還沒想好要怎麼教你,所以今天就先這樣吧。你明天能上線的時候再來一趟,到時候我們就會開始教你一點東西,記得不要接近城市喔。」無恙揮揮手向他道別。

「所以你是說,他們因為看你可憐才讓你加入,而且到最後你還是得要去挑戰那個甚麼『最後殿堂』,還得要把獎勵讓給他們?」孟喬繼續掐著清賢的脖子,一邊掐一邊狂搖,「你這是在當冤大頭吧?為甚麼要同意這種事!」

「因、因為他們、看、看起來很可憐、啊!而、而且、」清賢被搖的頭昏腦脹,好不容易才把話說完,「而且他們也幫過我一次,再加上我現在也去不了城市,所以我認為這是一筆公平的交易。」

「公平?你、你……」孟喬頭冒青筋,結巴了半天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最後無力地低頭嘆氣:「唉,算了,你本來就是個不在乎利益得失的呆子,再勸你也沒用,我就勉強接受這件事吧。」

孟喬說話的樣子活像是一個擔心笨兒子做蠢事的老媽,清賢知道他是在擔心自己,歉疚的說:「抱歉,害你擔心了。」

「知道的話就別再幹這種事了。」孟喬瞪他一眼,然後改變話題:「那麼那個屠城罪是怎麼回事?為甚麼你會有32760點罪惡值?」

「我也不是很清楚。」清賢抓抓頭,「從我闖進白紙城找你們的時候開始通知就一直都是關著的,所以我也不知道是甚麼時候開始被通緝的。」

「你真的沒有任何頭緒嗎?」

「要說的話是有一點:無恙當時用了一招魔法將整個城市的人都殺掉了,難道跟這有關嗎?」

「可能有喔!」孟喬點點頭,「可能是系統發生誤判,將他的罪惡值算到你身上了。你有試著跟GM回報嗎?」

「登出之後有試過一次,但GM沒有回應。」清賢誠實說,孟喬只感到一陣頭痛,線上遊戲的GM不處理玩家的問題是常態,沒想到連走在時代尖端的《成長》都如此,不禁令他感到無力。

清賢自己也苦惱過這個問題,他從無名氏口中聽到許多可以在城市裡接受的任務,其中有許多令他深感興趣,但如今那些東西都與他無緣,想想都令人煩躁。

不過他心情轉得很快,沒有為此憂愁太久。他往教室前後看了看,發現曉露正趴在桌面上沉睡,便問孟喬:「誒孟喬,曉露她怎麼了啊?她好像從第一節課睡到現在耶。」

「她喔,昨天熬夜闖修羅道啦。」孟喬瞧了她一眼,說:「她說昨天沒跟你玩到,所以要盡早復活過來去找你,你可要好好善待人家喔。」

「喔,好啊!我也還沒向她道謝呢!」清賢憨憨地笑,孟喬又嘆了一口氣,心想:「天然呆真造孽啊。」

到了晚上,清賢再次上線。

一張開雙眼,他出現在那顆蒼藍色的大樹面前,正是昨天登出的位置。

他先試著向曉露發出一封訊息,然而沒有收到回信,看來她還沒上線。他無奈的聳聳肩,走近大樹,伸出手,用昨天的方式操作樹洞裡的魔法陣,順利進入希望塾的大廳,無恙正站在那裏等著他。

「嗨,識人清,又見面了。」無恙悠悠的招手,然後直奔主題:「我們就不多廢話了,來談談我們為你安排的課程吧。」

清賢往左右看了看,發現只有無恙一個,納悶的問:「其他人呢?」

「喔,他們有別的事要辦,現在不在這裡。」無恙向清賢走近,「我們決定每個人每天輪流教你一點東西,而今天是由我負責,我會教你一些遊戲裡應有的常識。」

「循序漸進,很合理。」清賢心想,點點頭表示同意。

「首先,我先送你一個技能吧。」無恙從口袋裡掏出一份卷軸,遞給清賢,清賢接過,看看它的屬性。

技能學習卷軸(鑑定術):使用後可獲得技能《鑑定術》lv1。

「把它用掉吧。」無恙說。

清賢抓住卷軸,跟之前換裝備的時候一樣,在心中默念:「使用。」,為了回應他的指令,手上的卷軸自動攤開,裡面艱澀難解的文字在瞬間發出一道閃光,然後卷軸就消失了。

「看看你的狀態欄。」無恙又說,清賢看向手環,只見狀態欄中的技能欄裡多出一行字:

鑑定術(一星)lv1:發動後得知目標當前屬性,對天賦等級大於自己一星者無效。有效範圍:三公尺。冷卻時間:無。

「這是獲得技能的其中一種方式:利用技能卷軸來學技能。」無恙接著介紹:「技能卷軸可以從怪物或NPC身上獲得,也可以跟其他人買。有一種將技能寫成卷軸的天賦叫做《抄寫》,有那種天賦的玩家常常會跟其他玩家合作,藉此獲得龐大利潤。」

清賢回憶起無名氏曾提過有些人『單幹就可以很富有』,想必指的就是這種技能,不禁向無恙點點頭。

「第二種方式是讓其他人親自傳授給你,這個方法比較麻煩,但因為不需要《抄寫》天賦,所以也有不少人會採用。需要注意的是,無論是哪種方式,一天都只能得到一項技能,而且這項技能的星級不能超過自己的天賦,所以高手之間的戰鬥看的還是自己的天賦。」

「無恙的天賦是甚麼啊?可以讓我看看嗎?」清賢好奇的問,他只知道無恙很強,但一直不知道他的天賦是甚麼。

「我的天賦?你已經看過了啊。」無恙不解。

「我看過了?」

「……好吧,在白紙城的時候你可能沒有看懂我的天賦是甚麼,我來向你解說一下吧。」無恙抽出口袋裡的教鞭跟小紅書,指向一處沒有人的空曠處,說:「翻開第八頁,重現《無限口袋》。」

隨著紅書翻動,空間中出現一道漆黑的裂縫,幾百張潔白如玉的紙張從裂縫中滑出,正是之前他們蒐集老半天的白玉紙。

「有聽到我剛才施法所朗誦的咒語嗎?」無恙縮回教鞭,開始講解:「正常人發動這個魔法只要喊《無限口袋》就行了,但我卻需要加上『重現』兩個字,因為我並『沒有』這項技能。」

「你沒有這項技能?可是你確實放出來了啊?」清賢一頭霧水。

「這就是我的天賦了,名為《追溯往昔》,效果是我可以將我所記錄過的技能重現出來。」無恙舉起小紅書跟教鞭,說:「這本《回憶手札》跟《講學教鞭》是我的專屬裝備,前者可以讓我記錄更多的技能,並在我需要的時候翻出來;後者同時具有劍、杖、弓等多種武器的屬性,無論我用的是甚麼技能都能派上用場。」

一個人同時擁有兩樣專屬裝備,這句話說出去會嚇死遊戲裡所有玩家,但清賢對此一點概念都沒有,只是愣愣的點點頭,然後又提出另一個疑問:「那你是怎麼把技能組合起來的?」

用四項技能組成的《永霜屍潮》在清賢心中留下巨大的震撼,讓他不得不吐出這項疑問。無恙繼續回答:「這也是講學教鞭的效果,能夠讓我將多種不同的技能組合在一起,只要組合方式正確就能發揮出極大的威力——聽起來很強對不對?」

無恙話鋒一轉,笑著說:「我的天賦有兩項很麻煩的限定條件,第一項是我不能用正常方式學習技能,也就是說我的所有技能都只能來自記錄;第二項則是用天賦發動的技能都有一整天的冷卻時間,同一場戰鬥裡同一招絕對用不了第二次,所以我才需要能大量記錄技能的書,以及能夠讓技能發揮至極限的武器,以彌補這兩項缺點。」

「哦——」清賢恍然大悟,他終於知道為甚麼無恙之前會希望清賢幫他搬紙了,因為《無限口袋》一天內用不了兩次。

「而這也代表著——」無恙指著地上散落的紙張,苦著臉說:「那個……可以幫我把它們搬進鎧造的房間裡嗎?這原本就是要給他的,而我沒有物品欄,搬不進去。」

看著撩起袖子使勁搬白玉紙的無恙,清賢心中隱隱浮現一抹對未來的不安。

0 條評論
    知道你想搶頭香,還不快來搶!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Connect with: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