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世界反英雄傳 楔子:死神與魔女

魔界遠征軍的覆滅,往往被學者歸咎為指揮官的不當指揮,或是戰術遭到魔族破解,以及補給線拉太長等理由,然而學者們的猜測,只不過是紙上談兵。

真正的戰場變幻莫測,一不小心就會將人吞噬殆盡,而法提斯聯軍在魔界海岸線-潘德拉的那一役,正是無法用任何理論來解釋的。

提到揮舞聖劍的英雄,普通人腦海裡出現的肯定是墓翰.巴諾嘎,那一位來自異世界的穿越者。

他率領其他也來自異世界的同伴們打倒了魔王,他的勇武也受到世人的傳頌,然而聖劍對於那一仗倖存下的士兵來說,就可不是這樣子了。

當聖劍的光芒劃破天際時,並非救主降臨的一刻。

──而是死神即將收割生命的前兆。

在潘德拉的海岸線前,堆滿了法提斯聯軍的物資,數萬大軍集結於海岸線前的平原,迎擊逆襲的魔族。

魔族再經過一連串的戰敗之後,就如同學者們所言,解析聯軍的火銃與戰術,並研發了火箭-這種以火藥為飛行動力的箭矢,由於只是利用現有的箭矢在前端加裝火藥噴桶,魔族的軍隊很快的就大量生產了這一種武器,並在戰場上取得了一連串的勝利,然而火箭只不過是臨時打造武器,在戰術與應用上並不成熟,而且還有許多的問題尚未克服,像是魔族工藝不精的問題,發射的載體質量也參差不齊。

回到正題,法提斯聯軍數萬人與魔族的大軍對峙著。

雙方有著差不多的數量,然而魔族的軍隊卻是東拼西湊而成,從圖案各異的軍旗中可以得知各領主們並非有一套完整的指揮系統,而且這一仗,並非奄奄一息的魔王所指示的,因為唯獨缺乏了王家的白翼旗。

他們之所以前來迎擊的原因,正是因為只要此仗勝利,就能把法提斯聯軍完全趕出魔界,各個領主因此招集大軍,想要一鼓作氣的獲得這場戰爭的勝利。

聯軍高層也深知這點,只要此仗一輸,便失去了魔界的控制權。人們也因此得活再對魔王的恐懼下,但反過來說,這是魔族使用最後力量的反撲,只要能打贏這一場,到魔都的行軍將暢行無阻,也因此,最高指揮部早已讓援軍在海上航行了。──那支軍隊有著最新研發的火銃與大砲,甚至騎士們裝備上了最新工法打造的鎧甲,魔族的兵刃與箭矢在新工法打造的鎧甲前,就與棍棒無異。

很快的開戰的號角響起,雙方的火器展開一輪又一輪的射擊,硝煙、血腥味充斥著整個戰場。

魔族的士氣異常高昂,然而在戰術上是聯軍比較進步。

火器的性能也是,而且聯軍並不是攻擊的那方。只要守住據點,等待援軍。

魔族必須先突破防禦工事,而且就算他們成功突破了防線,接著要面對則是配備新武器的軍隊,新式大砲的射程足以從海上粉碎海灘上的魔族。

雙方第一天展開激烈的戰鬥,最終聯軍控制住了戰場。

魔族的騎兵無法衝破火銃組成的密集陣列。

即便有幾個幸運兒,或者是猛將突破了火銃的齊射,等待他的則是補上的士兵,又或者是強大的白銀騎士,即便他們所騎乘的龍蜥-一種用雙足行走,有著堅硬鱗片與強大力量的蜥蜴,也難以突破槍彈形成的火網。

那一天黃昏,在法提斯的陣地前,堆滿了魔族的屍體,然而雜牌軍,有雜牌軍的士氣。在夜裡魔族的營帳中又多了幾桿領主旗。

──又有幾位領主率軍助陣了,仿佛就像確信自己的勝利一樣,但在破曉的軍勢中,魔族新來的援軍並不能完全填滿之前的死傷,相較於第一天,顯得縮水許多。

開戰的號角奏起,魔族再次展開衝鋒。

無論是步兵還是騎兵,全部都衝向了火銃的槍口,他們保衛家園的決心使人敬佩,但戰爭是殘酷的,大砲很快就發揮了人員殺傷的作用,即便聯軍前線,因為魔族發射的火箭,而有所損失,但後方待命的士兵很快就補了上來。

到了正午,法提斯的戰艦出現在了海岸線上,那是幾足以震攝人心的數量,魔族的戰意被澆熄,面對如此數量的敵軍,要取得勝利,大概只有奇蹟吧!

絕望、飢餓、恐懼在魔族的士兵中蔓延開來,魔族們開始畏怯,聯軍開始推進,慢慢的將魔族給逼退。

那時陽光掛在頭頂上,時間已經到了正午,陽光最強烈的時候,然而聯軍左翼的天空劃過了比陽光更為強烈的白銀之光。

──那是出竅的聖劍。莊嚴神聖,就如同救主降臨,然而降臨的不會是救主,而是代替魔王蹂躪一切的死神。

一個黑色的人影,騎著金色龍蜥,突入了軍隊的左翼。

灰白的髮色與蒼白膚色,遮住半張臉的面具露出藍與黑的雙眼,身穿法提斯舊款的黑色軍官服,他手持聖劍,嘴說著不堪入耳的嘲諷,殺入了法提斯的軍陣之中。

他正是魔族此刻最想看到的援軍-蒼白的死神,魔族每一場獲勝的戰役中,都有著他的身影。

悍不畏死的勇氣、殘酷無情的狡詐、無法無天的狂妄正是死神的形容詞。

他的劍刃在聯軍中,掀起了一道又一道的血肉風暴,很快的,他的身影在軍陣中撕出了一道口子。

就如同恐懼,勇氣也能像瘟疫一樣傳染,受到他的身影所振奮,魔族們殺進了死神所打開的缺口。

兩軍因此展開了大規模的白刃戰,突如起來的白刃戰,讓聯軍指揮官一時反應不過來,以為是來了千軍萬馬的援軍。

隨著戰爭的進行,鮮血染紅了死神的軍服,他的座騎也早已在亂軍之下喪生。

很快的聯軍指揮官也掌握了情況-魔族的援軍只有一個人。

士兵們發揮了人數的優勢,包圍了死神,將槍口對準了他,但在槍火噴射的那一刻,戰死者的屍體紛紛站了起來,擋住了飛向他的彈丸,同時沒有死透的殭屍襲向了周邊的敵人。

名符其實的死神,那個男人就像掌握了死亡一樣,在戰場收割著戰士的生命。

匹夫之勇,改變不了戰局,白銀騎士團趕到,再次包圍了死神,並截斷了他身後的魔族士兵,然而他口中的嘲諷愈加狂妄,手上的劍也越加勇猛,每當他的聖劍一揮,便會激起他人的血花。

突然海潮拍打海岸的聲音傳到了死神所在的戰場,那一個距離是不可能會聽到海浪聲的。

──只有一個可能,海嘯的發生!

然而這代表的就是,援軍的覆滅與後勤的潰散,但不可能,這個季節,不可能有強風,這一代難道發生了地震了嗎?

望向海邊的士兵,看見漂浮在海面上翻覆的帆船,還沖上岸的斷桅殘材。

援軍被突如而來的海嘯給衝垮,即便是魔王,又或者是有強大加護的異世界穿越者們也做不到這種事。

──那是死神的計策,所有人皆如此的猜想。

即便氣息因勞累而雜亂,死神的那張嘴依然沒有停下,反而說出更加刺耳的字句。

然而即便他是死神,也是血肉之軀,被撕裂的軍服底下流出了盈盈的鮮血,他並不是無敵,而是有著難以理解的勇氣。

白銀的騎士揮出的斬擊,一次又一次的劃破了他沾滿鮮血軍服,他的劍刃逐漸無力,但高超的劍法仍然在收割著白銀騎士的性命。

──死神的疲態已出,要殺死他只是遲早的事,無論付出多少的犧牲,都必須在此將其斬殺,對於死神的仇恨,讓白銀騎士們這樣思考。

突然少女聲音從空中傳來,死神停下了嘲諷,呼喚少女的名子,於此同時,白銀騎士砍向死神的劍刃被黑色霧氣所擋住。

拖曳著緋色長髮,身穿宛如嫁衣的白紗禮服。有著驚天美貌的少女,張著黑色羽翼,宛如勝利女神般,緩緩地降落在了死神的身邊,然而她是帶來絕望的魔女,這位少女是魔王的血族。

兩人在這戰場上相擁、相吻,在那一刻,白銀騎士射出的魔法與來自火銃的彈丸通通都被黑色的薄霧給擋下,緋紅的魔女將會保護她的戀人。

重新見到戀人的死神再次握緊了劍刃,再次化作切碎一切的死亡旋風。

以上的故事,是由殘存的士兵與白銀騎士的訪問中逐一拼湊的。

無論死神與魔女的存在是否誇大,此戰之中仍有太多現有理論無法解釋的情況。

為何一位人類會站在魔族的那一方?無論是從局勢,還是是各種現實因素考量皆無法讓人去投靠即將覆滅的魔族。

也許魔女是答案之一吧,但真正的答案至今無人知曉。

為何魔族的士兵,會如此親賴一位人類?他甚至是揮舞聖劍的穿越者?

為何會有海嘯沖垮了整支艦隊,死神與魔女究竟用了什麼計謀?

然而可以確定的只有一件事,每場有著死神與魔女記載的戰役都是以魔族的勝利收場。

節錄至:百夫長 麥克•威爾斯 著 〈筆談魔將〉之 死神與魔女

2 條評論
  1. 新朋友好
    歡迎噢
    希望可以常常看到你噢

  2. 關注看看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Connect with: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