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者回收者 第七十九章 「擊敗影子人」

白火歷1677年12月07號下午時刻,白列不多國,坦列爾克城,忘卻迴廊。

抱著炙熱燃燒的復仇者,銀白色的人偶-阿庫,以及沉靜應對一切的黑暗使者,不知名的影子,兩者之間將要面臨一場你死我活的激鬥。

「沒想到,我竟然被騙了。」影子人的容貌雖然難以看清楚,但是態度卻沒有一絲憤怒,剛開始是有不愉快的口氣。

「就算你後悔也來不及了。」我死死盯著影子人,心中充滿恨意、怒氣與不甘,憤怒的理由當然不用說就是為了報仇。

我二話不說就衝了過去,用力踏步,把身體往前推動,接著右拳握緊,然後魔力集中在右腕上,將魔力灌注魔法武器『獅子座』中,試著給予影子人造成強大的物理傷害。

影子人一瞧,很快看穿阿庫的企圖,將黑色單手朝向前方,五指開開,發動無詠唱的火屬性魔法,釋放出無數個火球彈,朝向阿庫飛去。

阿庫將數不清的火焰球全部硬要接下來,沒有萌發出閃躲的念頭,可以說是毫無畏懼的舉動,一邊保持受創一邊繼續前進,這樣的野蠻行為全都是為了打倒將丹尼爾殺死的影子人。

「吃我一拳!」

「你休想!」

阿庫右拳揮出,『獅子座』透過魔力來得到衝擊波,巨大的衝擊瞬間爆發,震撼地面、鼓動大氣,徬彿炸毀周圍所有一切事物的核彈一般。然而影子人卻毫髮無傷,他前面舉著一個盾牌,有著銀藍色的金屬光澤,含有魚的特殊紋章,那便是亞特蘭之盾。

亞特蘭之盾,白列不多國的防禦用魔法兵器,可以完全防禦所有魔法和物理的無敵之盾,唯一只有白列不多國所擁有的稀有金屬-納藍礦石,加上矮人的鍛造技術才能打造出來的產物,正因為稀有才會出現資源不多的問題,所以只給予上等地位的騎士與被國王所認可的勇士。

「這是……亞特蘭之盾?」

「沒錯,這可是傳說中的無敵之盾的……恩?」

影子人還沒有說完,盾牌卻出現裂縫,緊接著越裂越大,絲毫沒有停止的跡象,下一秒整盾牌裂開成兩半,最終成為廢鐵中的殘渣,完全失去盾牌的意義了。

「OX啊!果然是仿製品,才使用一次就毫無價值。」影子人痛罵著,丟棄手中的仿製品的殘留物。

奇怪?我記得他身上應該沒有這個盾牌才對,難道是召喚出來的嗎?阿庫產生疑惑,對影子人的任何舉動保持謹慎。

「算了,無所謂,我還有其他武器可以測試一下,先試試看這把劍。」

影子人從他的手掌中隱隱冒出劍柄,另一隻手抓住劍柄,一口氣拔出來,亮出一把單手雙刃劍,和亞特蘭之盾一樣擁有銀藍色的金屬光澤的武器。

「這把劍叫做『亞特蘭之劍』,傳聞中勇者曾經用這把劍殺過上萬隻的魔物,它也是個仿製品,不過威力絕不輸給真品。」

「那又怎麼樣?『幻鐵刃』!」

我不理會影子人的話,也無視疑似寶劍的東西,我以省略詠唱的方式出現無數刀刃浮在半空中,並且朝向影子人射飛。

「那我就讓你瞧瞧這把劍的力量。」

影子人輕輕一揮,揮動的同時,狂風招來,將以魔力形成的刀刃雨全部擋掉,通通擊落在地面上,失去定型化為空氣中的一份子。

「這是風屬性的魔法武器嗎?」

「還不只有這樣喔。」

影子人再次揮動一次手中的亞特蘭之劍的仿製品,狂風之後就是暴雨,雙腳無法站穩的強烈暴風,很快成為水災的恐怖雨量,這樣的飄風驟雨就好像在影子人手中玩弄一般。

第三次揮動,這一次是雷電招來,突如其來的閃電,巨大聲響的雷聲,宛如雷電交加的奇異景象,降臨在暴雨之中。

我草!這又不是西遊記的芭蕉扇。阿庫看到亞特蘭之劍的威力,因為覺得自己可能敵不過而感到傷透腦筋。

一般的魔法兵器通常攜帶單一屬性的魔核,魔核是從打倒的魔物中取得的,把魔核置入兵器中,然後灌入特定的術式就可以使用該魔核的屬性能量,最後滿足發動條件就可以使用了。不管是不是融合者,只要有武器、魔核以及術式,誰就可以發動該魔法兵器的能力。

「差不多請你退場了,人偶。」

「你試試看啊!」

影子人揮動亞特蘭之劍的仿製品,瞬間輕鬆發出無數個風之刃,相當於第四階的風屬性攻擊魔法。

「『幻鐵彈』。」我召喚出好幾個『幻鐵彈』在我前面維持不動,作為堅硬的盾牌使用,接著好幾個風之刃直接命中臨時的盾牌,沒想到鋼屬性的魔力彈竟然出現不少的裂痕。

可惡,威力比我想像的還要強,而且遠距離攻擊是無法發動『狹隘的視角』的效果,根本不能閃躲。阿庫心想著,一邊將幻鐵彈撤掉。

影子人一笑,開始以保持雙腳站立移動,雙腳絲毫沒有動腳就這樣保持優雅的姿勢前進,就像在冰面上滑過去一樣。它將手中的劍舉過頭,釋放出可以肉眼看見的雷電,急速接近阿庫。

機會來了,1013號,能力再利用系統啟動,發動『狹隘的視角』。

【解:能力再利用系統啟動,對象為白鳥介人,狹隘的視角已發動。】

在我的面前是持有劍的影子人,隱隱看出每一條的砍擊軌道,影子人的揮劍速度比我想的不是很快,要閃躲每一劍是沒有很困難的。一次一次地閃躲,同時利用觀察『狹隘的視角』找出他的弱點,可是只出現一個弱點的提示,提示是一個小太陽的圖案,也就是他只怕光屬性的傷害。

雖然我早就知道影子人的弱點,不過還不是時候使出那一招,還沒到這個時候。

「可惡,為什麼砍不中啊?」

那是因為我發動了『狹隘的視角』。

我亮出身上唯一的武器-短刀,喊出「光輝的刀鋒。」,使我手中的刀鋒獲得光屬性的加持,同時默念著『經驗再利用系統』的對象從九九九變更為白鳥介人。交換的理由是白鳥介人持有超近距離的戰鬥經驗,活用雷走流派的各套招式。

以『瞬閃』來提升我的靈活度和速度,『逆刃』則是瓦解敵人的攻擊並且反擊的招式,基礎中的基礎,沒有時間可以測試兩招以外的招式了。

我用持有『光輝的刀鋒』的短刀試著擋住敵人的劍。由於影子人手中的劍帶電,所以雙方兩個不同屬性的武器一碰撞就散發出難以睜眼的刺眼光芒。

一閃一閃亮晶晶,雷電和光芒不斷地閃耀。

「夠了,眼睛快被你瞎掉了!」影子人後退好幾大步,說話口氣浮現出急躁感。

我不能放過這一次的破綻,一股氣勢繼續追擊,用『瞬閃』拉近雙方的距離,將刀刃突向他的腹部,卻被影子人急忙地用劍身招架擋住了。

「好險好險,沒想到你這麼擅長打鬥,是雷走流派的嗎?最近的魔法師越來越誇張了啊。」

沒打中他的要害是可惜了一點,但是第一個必要條件已經完成了,已經留下了『印記』。

沒有錯,我要做的是『詛咒』,給予他人造成持續傷害的術式,將異常狀態強制給予目標的附加術,我要使用的魔法是『白莿棘的綢繆』。

『白莿棘的綢繆』是光屬性的第四階魔法,和『大火刑的悲歌』一樣是狀態附加術式的種類,透過我附加的光屬性魔法所造成的傷害才能發動必要條件,通稱為印記,透過光之印記會強化光屬性魔法的傷害,能給予持有光之印記的人造成光屬性的持續傷害,如同曬傷和燒傷的綜合傷害一樣。

影子人的弱點不用說就是光屬性傷害,我只要順利地詠唱完整的句子就可以打倒他了。

「光芒之莿,黑化之痕,顯現吧,讓吾等不可忽視神聖又痛苦的法律,不斷地發光且發熱吧,神聖洗禮的神罰!白莿棘的綢繆!」

在他發現異狀之前,我趕緊詠唱了『白莿棘的綢繆』的咒語。

影子人身上的光之印記開始發光,光芒中迅速長出如同白色之光一般的莿棘,它全身上下都被光之莿棘給纏繞,不只纏住,還有定身的效果,保持不動並且造成光屬性傷害。

「這…這是?好痛好痛!這是詛咒嗎?」

「沒錯,還不只有這樣而已。」

影子人的狀況目前是無法動彈,接下來就是使用左手臂內藏的『射手座』的時候了,吸收光屬性附加魔法轉換成光屬性的能量彈,然後再把恢復後的魔力大量輸入來達成強化的目的。

換句話說,該用『這一招』來解決它了。

我抬起左手,右手為了支撐而捉住左手臂,左手五指開開,將手掌心朝向動彈不得的影子人,用力大聲喊道:「聖光之矢,最大輸出!」,吶喊的同時,左手掌發出異常刺眼的光芒,釋放出千千萬萬的光芒之箭。

「不可能!?一瞬間就放出如此龐大的魔法?」

影子人之所以驚訝是因為阿庫沒有做好準備就可以釋放出如此消耗量大的魔法,一般來說越強力的魔法就需要花費更長的時間,就算是第一階的攻擊魔法,成千上萬的數量也要花費一段時間,而且準備光屬性的魔法更加顯眼,預備的瞬間就容易暴露空隙,要說這就是『常識』。

「可惡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計其數的光芒之箭如同箭雨一般,直直降落在影子人以及它的周圍,在白箭直落地面的撞擊聲中傳出不大不小的慘叫聲,就是因為它動彈不得而被活生生地給光箭殺死。

影子人整個破殘不已,周圍插在地面上的光箭漸漸消失,身上的白色莿棘和光之箭也隨著消散,失去了固定身軀的莿棘,半死不活的影子人就這麼倒下了。

它死了嗎?

我……成功了嗎?

我終於……打敗它了嗎?

心中不斷地詢問著自己,懷疑自己的眼睛有沒有看錯,也不願意接受自己打敗它了,現實就是這樣,然而另一個現實也無法避免,那就是丹尼爾。

儘管『經驗再利用系統』還在發動中,就算擁有數不清的龐大經驗,思想和感情還是被悲傷給占領了。就算是天下無敵的勇者,他也是一位擁有豐富感情的平凡人,白鳥介人就是重視夥伴的類型。

就算不發動『經驗再利用系統』,他也會感到憂心如焚。

銀白色的機械人偶緩緩跪下,膝蓋貼地,放下肩膀,就像全身失去力氣一般,銀色肌膚的容貌上流露出苦不堪言的表情。

一人的跑步聲逐漸接近,是夜風慌張地跑了過來。

「阿庫,丹尼爾他還沒有死。」

「什麼!?真的嗎?」因為聽到驚人的好消息,我用力站起,心情整個澎湃起來,悲傷與痛苦的心情就好像沒發生過一樣。

「是真的,紅葉正在幫他治療。」夜風點點頭,轉身向紅葉和丹尼爾看去。

「太好了,真的是太好了。………不過,他是怎麼活下來的,胸口不是刺穿了嗎?」

「不是,是腹部,因為當時我們是倒下的姿勢,從角度來看是胸口被刺穿的樣子,還不只有這樣,腹部內的器官不知怎麼都沒有受損,只留下肌膚上的傷口,真是不可思議。」

「原來如此。」

聽完夜風的說明,心中的沉重大石終於可以輕輕拿下來,放下擔憂之後,再轉身看影子人的屍體,整個漆黑的異物像屍體一樣安靜,看了一會就轉回去,和夜風朝向丹尼爾和紅葉走過去。

「唉呀唉呀!我還沒有死喔。」

我才走了幾步,就聽到這個厭惡的聲音。心想著這怎麼可能,這個影子怪物還沒有死嗎。

我和夜風迅速轉身,立刻採取戰鬥準備。

影子屍塊是放著不詳的黑煙,下一秒,就恢復成當初的形狀,影子人完好如初地站立著。

「不可能,還活著嗎?」

「怪物。」

影子人聽了阿庫和夜風的話語,不禁地發出輕笑聲。

雖然看不出它的容貌,但是我們能看出它正在嘲笑我們。

「不會吧!?」

在遠方的紅葉目睹,心想著事情大條,想要加入阿庫和夜風的戰營,但是不能丟下已臨死的丹尼爾,繼續手邊的治癒處理。

「先生,請您適可而止。」

一個成熟且正穩的男性聲音從上方傳來,接著不知從哪裡出現的烏鴉在上方飛下來,慢慢降落在影子人的頭頂上。

這是……烏鴉嗎?是從哪裡來的?

「是漢克啊,看來只能到這裡為止了。」影子人雙手叉腰,就好像不陪你們繼續的樣子,繼續開口說道:「冒險者們,我玩得很愉快,希望有緣再相見。」

影子人一說完,不明的烏鴉化為黑霧包圍它們的周圍,吞噬它們並且消散,就這樣消失無蹤,一個黑影都沒有。

「什麼?」

「消失了。」

鴉雀無聲,大家還以為戰鬥再次開響,沒想到竟然會以這樣的結果來收尾,導致讓人難以置信。

第七十九章 完結

第八十章 待續


大家好,我是黑貓一號。

如果大家喜歡這個故事,可以幫忙收藏和推薦一下喔

巴哈小屋(原創小說都在那裏首發)

喜歡的話,記得訂閱和點讚

0 條評論
    知道你想搶頭香,還不快來搶!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Connect with: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