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青梅竹馬是大陰陽師-刀名

轉過身後,便看到一團向是白色霧狀的形體,白色的形體說道:

「很……很抱歉以這樣的姿態見到您,但……但是有很重要的事情想要問您所以才……。」

聲音聽起來是女孩子,除了相當可愛之外並且帶著一些緊張的口吻說著,而我則是笑了笑說道:

「別擔心,妳慢慢說。想先問一下,我叫做陳志全,妳的名字是甚麼呢?」

「我……我不知道……主人,我不知道我叫甚麼名字,所以我才想您拿到的第一天便詢問……」

「欸?這麼說的話…….妳是我手上的這把大太刀?」

我看著這團白霧,雖然看不到她的形象,但是卻能感覺的到她在點頭並且說道:

「是……我是必須讓使用者命名的武器,並且是我認同的人才可使用。這樣……會不會給您添麻煩啊?」

我想了想後便說道:

「這倒不會,只是基本上我認知的武士刀都是由鑄造師所命名,雖然賣刀的時候或許會看人啦,所以是有些驚訝,聽造劍的師父說妳是從大陸那的一顆石頭所鑄成,妳的來歷究竟是甚麼?」

「這……這很重要嗎?阿不是……我的意思是,您想知道我的來歷對您來說是需要的嗎?」

她的語氣聽起來像是長期受到傷害的孩子一般,我便往她的方向走去,最後便坐在她面前說道:

「是阿,因為妳已經救了我不只一次了,我很想感謝妳,所以想從妳的經歷裡,為妳想一個適合妳的名字。」

停頓了一下後,白霧便繼續地說道:

「我……我是從中原大陸上的一處奇山下的小廟內供俸的石頭所鑄造,我自有意識時便是一顆石頭了,我也一直在等,等著我的使命出現……,但是,我發現我的意識是被一個很奇怪的力量給喚醒的,這股力量必須是由人類像我期許以及求助……我不知道那是怎麼樣的一個想法,漸漸的,我變得能響應他們的需求……,起初只是一些農耕上的便利,或是狩獵順利等等的期許,最後漸漸轉變成大富大貴、長生不老……我的能力無法符合他們的需求時,我便被唾棄了……非但如此,他們甚至對我吐痰以及…..」

聲音漸漸哽咽,講到使她最為傷心的地方時,她便停歇了一會兒,才繼續說道:

「我……漸漸的失去他們對我的那種想法情感後,意識便漸漸的模糊了起來,不久後我便陷入了沉睡,直到再次醒來時,便是三条先生與一名覺的非人來到供奉我的廟,那名為覺的非人為我注入了一些類似人們後期像我祈求長生不老以及大富大貴時那種不舒服的意念後,我便被甦醒。當時她是這麼說的……」

「吶,奇山石小姐,妳應該聽得到我說話吧?」

「妳是?」

「我是覺,我受人委託來帶妳走的。起初我還真不相信中國內陸有人會拜石頭的,不過來這裡時還真的感受到人類信仰過的力量呢。只是盡是一些腐敗的祈願所留下來的負面力量呢,我挺好奇的問一下,妳怎麼沒被影響呢?」

「我……我不知道,我只是依照我本能去喜歡及厭惡,所以……」

「這樣啊,哈哈哈,或許妳能跟那個呆頭道士處的來呢。妳想不想換個型態呢?不單單只是石頭而已喔?」

「那個覺小姐告訴我與您相關的一些事蹟,並且透過她身上的一些法寶讓我看到您的情況後,從您身上……我彷彿看見了早期人們單純務實的心、最早孕育出我意識的感覺不段的湧現出來……」

「這樣啊……所以你就跟著他們回來了對吧?」

「是的,不知道這樣有沒有幫助到您?」

「有阿,幫了我一個大忙,不過為什麼你會這樣麼想要名字呢?」

她沉默了些許,便開口說:

「在這被遺棄漫長的歲月裡,我的內心一直有著一種情緒,每當這個情緒出現後,我的意識會感受到一股相當苦澀……並且有種說不出的情感,像是被村民用大槌用力敲時的感覺在更激烈一百倍,於是,隨著時間人類給的意念漸漸越來越少,我便失去了意識。但是那種感覺卻令我揮之不去,至於為什麼會想要名字,我在曾經,常常看到小朋友們來深山玩耍,每當父母親叫著他們的名字時我便會感受到一股溫暖的意念,隨著小朋友們離開這個意念才會淡去……這可能也是我一廂情願的想法吧……哈哈哈……」

聽著她的苦笑使得我心裡緊了起來,於是我便趕緊按照她給的資訊,思考著最適合她的名字。

「那個…..主人?沒……沒關係啦,現在想想,也不一定要名字,能跟著主人到處遊歷,並且您還會想了解我的過去……我已經很感謝您了…..」

「嗯……,好!決定了!妳的名字就叫做:山之玥祈,玥的意思是美玉的意思,在奇山之下的石頭能擁有這麼善良的心,我覺得稱之為玥不為過,妳盡心盡力為信仰妳的人,所以賦予妳祈這個名。如何呢?」

「山之玥……祈,山之玥祈!我的名字……這是我的名字……」

白霧漸漸地凝聚了起來,然後便化為一縷煙消失,而出現在眼前的是一名白色柔順的直髮、碧藍的雙瞳以及可愛且沉穩的外表、以及身穿淡藍色、露出白皙且雄偉的雙胸的和服穿法,腰上淡藍色的霓使她看起來多一些神祕感……..嗯……這不是我剛剛在想名字時想的模樣嗎?

她抬起手看了看自己的軀體後,便看向了我說道:

「主人……山之玥祈,再次謝謝您賜予的身軀以及名字。」

她九十度鞠躬時我便別過了頭說道:

「別……別客氣,之後我們就是夥伴了,也請妳多指教啦,還有麻煩妳把衣服拉上。」

「是。」

我才一說完,突然便感覺一陣強烈無力感,正當我還納悶怎麼回事時,我便睜開了眼睛,看到雙子正坐在我的身上,說道:

「主人,出事了。」

「醒來,有個,陌生女子,在旁邊。」

陌生女子?我把她們放下後起身一看,山之玥祈已經將衣服穿好並且正坐在我旁邊看著我,我便說道:

「妳是……祈?」

「是的,主人,我正是您在夢中命名的山之玥祈,您賜予我名字後我便可以自由變換形體,不需要再進入您的夢中了。」

「怎麼回事?主人,這個,女子是?」

「糟糕,主人,要被搶,走了。」

雙子一邊拉扯我的雙手一邊說道,雖然我是剛睡醒,但是感覺沒甚麼稅的樣子,算了我不管了。

我索性的躺了下來說道:

「我還是有點困,小祈,妳陪她們玩吧。」

「小祈,主人您是在說我嗎?」

「是阿。」

我翻了個身轉向她說:

「妳的真名不能隨便讓人知道,所以就用暱稱代替了。好啦咲耶、沙耶,不要再拉我的臉了,這位是山之玥祈,是我們在三条先生那時拿到的大太刀,人家之前可是受人敬仰的山神石,別太無理了喔。」

說完我便轉了個身睡去,失去意識前還隱隱約約地聽道小祈說:

「兩位好,我是……欸,胸部嗎?這個軀體是主人給我的…..啊!這樣抓好癢喔,欸……欸!要脫光檢查?不……不行!救……」

由於不敵睡意,聽到這後我便睡著了

0 條評論
    知道你想搶頭香,還不快來搶!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Connect with: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