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世界反英雄傳:第一章 突然穿越

「所以這題呢,要套用這一個公式……」老師寫著板書的手突然停了下來,講解中的題目斷在了一個很不自然的地方。

記得這個中年男子是以上課時只顧講課的超囉嗦老師,怎麼可能會在題目最精華的地方中斷教學。

要不是我有提前預習過今天所講的題目,否則我早就向其他人一樣陣亡在桌子上了,但我發現所有人現在都醒著,而且大家都看著窗外。

好學生是不會東張西望的,視線只會集中在跟上課有關的東西上,外頭究竟有什麼拉走了大家的注意力,叫醒了正在打瞌睡的人。

然而眼前的景象,應該不會有人可以保持冷靜的吧。

一陣帶著土壤濕氣的風吹進了教室,那是森林中特有空氣氛圍,我熟悉的景色,水泥地與柏油路,變成堆滿落葉的土壤和沖天的巨大樹木

──整間學校跑進了叢林裡!

那些樹木就像在高緯度國家才有的品種,但此時氣溫卻是我這種活在中緯度的亞洲人可以適應的。

──某種為了環保的活動?

不可能,光製造外面這些樹木所要的資源,就不可能稱得上是環保。

也就是說,我真的跑到了叢林中!

「啊──!到底……發生……了什麼?」同學和老師開始放聲的尖叫,因為這種詭異的情況。

Lv:1,種族:人類,職業:無

技能:學習強化、謬思的惡作劇 、語言能力補正、生命力強化

我愣在了原地,看著這可疑儀表板,所提供的資訊,就好像是戴著VR裝置,那可疑的儀表板,固定在了我視野中,此情此景令我不禁捏了一下自己的大腿。

腿上的痛覺迅速傳到了大腦中,看來我應該沒有在作夢,總而言之先試著冷靜下來。

冷靜下來! 鬼才可以!?#% #%?#% #%#%?〈主角咒罵髒話中〉

「看來煮好了喔,雪安,可別以為就算我們現在遭難,就隨便吃泡麵了喔。」在圖書館內,我用之前從理科教室搜刮而來的酒精燈,加熱上頭放在鐵碗之中的泡麵,旁邊則是大大小小的罐頭配菜,泡菜、豆腐乾……

「這是燭光晚餐!」身形嬌小,頭髮卻長的要把臉給遮住的少女興奮的看著我裝給她的碗盤。

「如果妳把酒精燈當成一種蠟燭的話,這的確也算是一種燭光晚餐。」因為我將窗戶和門給封了起來,室內如果不用酒精燈或其他設備照明的話完全就是漆黑一片。

「學長這個書呆子!不該指望你懂浪漫的!」她鼓起了臉頰,那副像是河豚的樣子有點可愛。

「我才不是書呆子!」雖然每個學期,我以壓倒性的分數差距來讓學年第二感到絕望,但每次運動會,我也讓那些運動社團的傢伙目瞪口呆,更別提每次打架,我都讓那些喜歡逞兇鬥狠的傢伙躺在地上,像烏龜一樣的縮著身體。

「是是,最強書呆子,李莫朧。」她用一副無所謂的樣子看著我,坦白說整間學校會和我拌嘴的只有她。

我似乎是這間學校最可怕的人的樣子,入學第一天,把某個嘲笑我外表娘炮的傢伙踢到得掛著尿袋上學。

因為蒼白平板的五官看起來沒有什麼男子氣概,在加上我似乎是那種怎麼練肌肉都會看起來很瘦的類型。

小時候,可曾經有人說,我長的就像天使一樣可愛呢,但現在聽到這句話,我一點也不開心。

學期中時,某些因為忌妒我和某個學生會長的關係,而跑來教訓我的傢伙,我把他們全都打到骨折,從此之後一堆學長覺得我太囂張,想要教訓我,結果反而被我教訓了回去,人一多下手就難控制,有人還被送進醫院了呢。

學期末時,把學校最有名的留級生,聽說是最兇惡的不良給打成了重傷,還把他送進了監獄,誰叫那個傢伙已經成年,還要最一堆觸犯刑法的事。

不過,從此以後,無論是不良還是普通學生通通敬我遠之,不但班上沒有一個人敢跟我說話,就連原先擔任的學生會雜務都不能當了,因為只要我在場,大家都會很害怕。

「所以說我不是書呆子!算了,專心吃飯吧。」

「不過,給我那麼豐盛的食物沒有問題嗎?」她看著桌上的食物,開始怯懦了起來。

也許外頭的人正愉快的野營,認為救難隊很快會來到,但我完全不這麼想。

食物很快會枯竭,周圍也盡是一些沒有看過的物種,但靠著狩獵和採集要養活一整個學校的人實在不容易,更別提這些人可能這輩子連一隻完整的食用牛都沒有看過。

「當然是有條件的,雪安,妳願意跟我走嗎?」我盯著她的眼睛,說出了我最誠懇的邀請。

「學長……這……是!」她緩緩的開口,似乎非常驚訝的樣子。

「是的,我放不下妳,也許有妳在的話旅途也不會那麼無聊,所以和我一起離開這裡,去尋找救援吧!」

如果不行動起來,絕對不會有任何生機,我已經確認過很多次,這個地方可能連地球都不是。

在這裡磁針無法發揮作用,電波訊號也通通失靈,在晚上甚至有奇怪顏色的星星出現。

種種的跡象只能讓信奉科學與理性的我下一個荒謬的結論……

——這裡不是地球!

「原來啊!我都忘了學長的思考模式正經八百,但……我如果帶去找救援隊的話,我會礙手礙腳的喔。」

「也是,說實在我才不關心其他人的死活,他們會發生什麼完全不關我的事……」

「對吧。」

「但是雪安跟我約好了吧!說好在我幾個月後的生日,要幫我慶祝,上次妳生日,我可是幫妳做了很多,所以這次該妳幫我了。在我看見妳扮成小丑的樣子前,我可不會善罷甘休。」

上次她生日,她居然把我扮成僕役的樣子。

「學長,你就那麼在乎上次那件事嗎?反正你穿起執事裝來挺合適的,你也很擅長家務之類的東西。」

「菁英當然得注重自己的內務,是所有人都太隨便了,還有妳家的灰塵真的有夠多,打掃起來有夠麻煩。」

其實,陳雪安這位少女的境遇也挺可憐的,她的父親是某間國際企業的高階幹部,但經常不再家,在班上她也被同學孤立,成為某些學生的提款機。

雖然,論身世我也好不哪去啦,而且這間學校有著其他更可憐的傢伙在,但為什麼我偏偏放不下這個女孩子呢。

我至今仍然不懂,為什麼這個女孩子性格明明不差,長的也還算可愛,卻被其他人排擠。

「那約定好囉,你要好好照顧我喔,學長。」她伸出手來,並翹起了小指頭。

「當然,今天深夜,我們就啟程吧,我並不想讓太多人知道。」我伸出手,也並用小指頭勾住了她的小指。

這是我們兩個人的約定,也許我是個爛透的人渣,地獄之類的才是我的歸屬,但即使如此,我也想保護這一份純真,因為我不想讓她看見接下來會發生的事。

之後,她為了準備一些東西,而回到了自己的教室,希望這一段路她可以平安。

我獨自留在圖書館中,等著她,然而我發現了有什麼不對勁。

「該死!」我奪門而出,往她的教室狂奔,深怕她發生些什麼事。

然而,接下來的一幕另自己感到不解,走廊上有幾個人蹲在了一旁,那些人就好像是難民一樣,每個人看起來都十分狼狽,而且臉上還有著瘀痕。

從肥胖或者瘦弱的身材與虛弱的氣質來看,他們應該是屬於班級中最底層的那些人。

「拜託!幫幫我們。」一個瘦弱的同學伸出想將我攔下,但我無視了他。

所有人的雙眼都看著我,原本黯淡的眼神頓時開朗起來,就好像是看見救星一樣。

「拜託……我們只能求你了。」一個人擋在了我面前,他的體型肥胖,黑青的臉上,戴著一副被人打歪的眼鏡。

——可以知道大概發生些什麼事了,這所學校的物競天擇發生的比我想像中還快。

「滾!」我冷冷的拒絕他。

「拜託了,這份大恩,我們一定會報的。」他哀求著我,其他人也用無辜的目光看著我。

報答?開什麼玩笑,每次一脫離危險後,便極力和我撇清關係的可是你們這些人。

「如果不想骨折的話,就給我滾開。」我惡狠狠的盯著他們所有人,手上已經握緊了拳頭。

看見我憤怒的模樣,他們閉上了嘴,我繼續往雪安的教室走去。

一路上不祥的感覺在心中載浮載沉,要是雪安發生什麼意外的話,我從來沒有這麼擔心過。

「雪安……」當看見她那空蕩蕩都教室之後,一股涼意衝上了心頭。

「學長……,是你嗎?」突然,後面一道女聲叫住了我。

「笨蛋雪安,妳去哪裡了?」

「只是先去廁所……」她的眼神飄移著,一聽就知道是謊言,我知道她大概去做了些什麼,絕對是去找某個學個學生會長,我也想找她,但那個傢伙有著自己的歸屬,和她所認為重要的事物。

——而且身為會長可不能隨隨便便就拋下需要自己的人。

「不要讓我操心啊!」我抓住了她的手,將她往圖書室的方向拉去。

途上那些傢伙一直看著我們,他們那求助的眼神令我不太舒服,就好像在渴求我們的施捨一樣。

我注意著後方確認那些人是否有跟上來。

「學長,可以……分點給他們嗎?」這就是我最擔心的一件事,明明自身難保了,卻又心軟。

「那些可是我花錢買來的軍糧,憑什麼要我這樣送別人。」

「可是……」

「如果有剩再說,正好我前陣子對軍糧很有興趣,所以買了很多。」

「學長,其實大家都誤會你了吧。」突然,她抱緊了我,令我有來不及反應。

笨蛋,讓我心軟的人是妳,看過我兇惡的樣子後,還一直黏著我的大概只有妳了。

雖然妳有點懶散,但在我心中,妳是最像天使的人了,只有像妳這種笨蛋,會去保護曾經排擠自己的傢伙。

「謝謝你們,這一次的大恩大德,我們不會忘的。」帶著眼鏡的瘦子同學正滿懷感激的握著我的手。

「太感謝了,以前把你當作壞人的我,真是慚愧至極。」另一個胖子同學也握著我的手,令人感覺非常噁心。

他們那群體中,還有一些人等著分食物,說實在我並不是那麼想要分給那些人,但最後我還時把幾包乾糧餅乾給分了出去,就連我之前在工友室裡頭翻出的狗罐頭和狗飼料通通都送了出去。

不要小看狗罐頭,如過認真料理也能煮成佳餚。

在趕走那些人之後,我和雪安將必要的物資裝進了背包中,準備離開這一所學校。

然而這時我們不知道,這所學校的物競天擇比想像的還要嚴重。

###

「老子再也不相信你們的鬼話了!」染著金髮的不良少握著拳頭,並頂撞著教師

「我知道現在很艱難,但慌張解決不了問題。」老師則是試圖安撫。

「那救援呢?沒水、沒電,他媽要老子怎活。」然而少年依舊冷靜不下來,他的表情有些扭曲。

「救援一定會到,只要耐心。」老師的眼神閃爍著,那個瞬間的遲疑是壓垮眼前少年的最後一絲理智的稻草。

「幹!」少年揮下了憤怒的拳頭打在了教師的臉上,然而眼前發生的一幕將所有人給震懾住了。

曾被稱作教師的人鑲進了天花板,化作鮮紅色的細雨灑落在眾人臉上,少年愣在了原地,教室被一片慘叫聲所淹沒。

這時有些學生發現自己多出了些<特別的能力>,那股力量將使少年、少女們的人生往意想不到的方向改變。

###

「學霸,沒想到你居然想獨吞食物啊,明明大家都這麼辛苦撐著了,你卻想吃獨食。」魁梧,且皮膚有些黝黑的運動系少年向我嘲諷道,他拿出了一包乾糧的包裝丟在了我面前,那是我剛剛送給那群人的。

在我們踏出校門進入森林一瞬間,這些傢伙就追了上來,無論怎樣子都甩不掉他們,就好像他們之中有著一條獵狗一樣,於是我讓雪安拿著自己的背包走到了前面。

接下來的一幕,我不想讓她看到。

「所以呢?金名華,食物是我買的,要怎處分是我的自由吧。」我會記得他名子的原因,是因為他是班上最大團體的帶頭。

「你現在插翅難逃了!暴力資優生!」他惡狠狠地盯著我,我們之間也許有過節,但那肯定又是一些芝麻綠豆大的小事,畢竟像他這種在校園裡作威作福的傢伙,眼睛裡似乎都容不進一粒沙。

我只是覺得他的夥伴在班上的某些行為嚴重影響到我的上課品質,所以出手教訓了他們一下,結果不知道為什麼,我就被貼上欺負弱小的標籤了。

──明明喜歡欺負弱小的可是他們這些人。

「如果不想骨折的話,快點離開喔。」

「「「「哈哈──!」」」」五個人同時笑了出來,我知道他們是勝券在手,才敢如此猖狂。

「今天老子就要在這裡教訓你。」一個人向我撲了過來,但他的動作太過粗暴,那個瞬間,我抓住他揮來的拳頭,順勢將他的臉狠狠的摔在我後方的樹上。

那個傢伙流著鼻血,就這樣子暈過去了。

「小心點,那個傢伙畢竟是李莫朧,那個暴力貴公子。」其中一個人出聲要大家小心我。

四個人朝我同時撲來,我向後拉開距離,並拿出藏在口袋中的辣椒水,朝他們的臉上噴灑。

平常我都會帶一點防身的用品在身上,避免有人在打架時突然亮出武器,又或者是有人想綁架我,就我現在身處的階級來說,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操!這傢伙……居然這麼陰!」他說完,我馬上朝他肚子踢了一腳。

辣椒水的效力還很長,不過個一時半會,這些人是無法行動的。

「你以前這樣子對待我的朋友,這個仇我一定要報!混蛋,會讀書有什麼了不起啊!」然而,金名華站了起來,他揉揉眼睛,就像是辣椒水的刺激不存在一樣。

「是啊!會讀書沒什了不起,但比你們聰明就是了。」我握緊拳頭朝他走去,不知為何,我對他的所作所為非常不爽。

我的確享受著校方的資優生待遇,校方也會對我痛毆你們的這件事睜隻眼閉隻眼,甚至法院也會偏袒我,但那是因為……

──我可是能對社會做出貢獻的菁英,而你們不過就是打著自身無能的名號蠶食社會的可悲害蟲。

「你也只能笑到今天了,我不會讓你為所欲為的。」他舉起了拳頭,似乎很憤怒的樣子。

為所欲為的是你們吧,別把我說的好像是壞人那樣。

突然,一陣強風朝我吹來,他的拳頭來到我的眼前,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他有那麼敏捷的身手,不過……

──打架的段數太低了啊!廢物!

我側身閃過他的拳頭,順勢滑入他懷中,並利用那個瞬間他的的衝力,將手指插到了他的眼中。

指尖上傳來了黏呼呼的觸感,然而那個傢伙只是後退幾步,摸了下眼睛,然後怒視我。

──明明我確定我插爆他眼球了,現在手上還有著那份觸感,指尖也沾著鮮血。

「果然沒錯,你果然是屬於沒有能力的那一群人,果然上天是有眼睛的,今天就是你受報應的時候。」他露出了自信的微笑。

是啊,老天有眼,喜歡幸災樂禍。

強風吹起了他身邊的落葉,這傢伙像是掌握了什麼神奇力量。

「無能是指你吧,報應,要是真有那種東西,我還真的想看看。」我甩開指尖上的血,看來可能會不小心出人命也不一定。

我得小心應戰,這傢伙可能真的變成了不死身也說不定。

「去死吧!」他再次向我揮拳,但被我閃過,接著我朝著他的下巴狠狠地給了他上鉤拳,再趁著他身體門戶大開的時候,用手肘撞向了他的心臟,並抓住他的脖子,將其摔倒在地。

──在攻擊心臟的時候,我可是聽見他肋骨斷裂了聲音,因此想要站起可沒那麼容易。

我舉起腳,準備踢飛他的頭,或是踩爆他的心臟。

──總之,該給他最後一擊了,殺了他,才能讓這群人知難而退,停止追擊。

我一腳踩向了他的腦袋,如此一來就是我的勝利了,然而一股像是水球的觸感,從腳底傳來,有什麼東西保護了他。

「是我贏了,果然你沒有得到超能力。」同時金名華也張開了眼睛,抓住了我的腳,用力的一扯,將我放倒,並壓在了我身上。

該死!為什麼這個家伙,怎樣都打不死。

他那宛如雨點的拳頭,落在了我的臉上,接著我的視野漸漸化為一片黑暗。

###

「莫朧,你就像天使一樣呢。」一道溫柔的青年嗓音在陰暗的房間中迴盪,他所安慰的對象是一位蜷縮在純白床褥上的年幼男孩。

「好痛……,為…什麼…要……做這種事?」男孩扶著自己流著血的臀部,恐懼的看著那位侵犯他的青年。

「因為莫朧是個像天使一樣乖巧可愛的孩子啊!」對方用溫柔的語氣再度安慰他,然而,這男孩更恐懼了。

「媽媽……爸爸在哪裡?」男孩啜泣著,然而青年卻微笑著。

「真沒辦法,莫朧也餓了吧。」青年走出門,就連關門時的的動作也輕輕的,深怕就驚動了男孩。

當青年再度出現時,他手上的盤子,裝著剛煮好的燉肉,然而那食材卻是男孩最熟悉的事物,上頭還掛著父母親才有的對戒。

「不要……!拜託……」男孩哭著,然而來到男孩身邊的青年,拿起叉子將燉肉送到了男孩嘴邊,然而恐懼的男孩拒絕吃下,他所準備的佳餚。

「不行挑食喔。」青年一拳揮向男孩的肚子,讓男孩吐了出來,然後強迫男孩吃下他所精心準備的佳餚。

「不要……這樣子,我只是……想要見爸……爸媽媽。」

「從此以後,你們就能在一起了呢!」接著青年將男孩壓在床上。

「求你了,不要再做那種事。」

「好了,就讓我們繼續玩樂吧,莫朧。」

那個夜晚,無論男孩如何呼救,回應他的只有身上的痛楚,無論他如何求饒,所得到的只有更深的恐懼。

——英雄,那種東西,不過就是耀武揚威的遲來者。

——神明,那種東西,不過就是幸災樂禍的旁觀者。

####

「啊——!」因為屁股上傳來了一陣燒灼的劇痛,我慘叫了一聲。

眼神雖然模糊,但畫面逐漸清晰。

剛剛所發生的事情歷歷在目,我被打敗了,因為那些莫名其妙的能力。

「看來他的屁眼還挺喜歡菸屁股的。」幾個人抽著菸,嘲笑我,我的褲子被脫下,但無論他們對我做些什麼,我都不會求饒。

靜靜的挨打,靜靜的被折磨到死,但只要能夠為雪安爭取到能逃跑的時間的話,那也值得了。

妳努力了,去成為妳所憧憬的英雄,只要這樣子,也許我會感到驕傲吧。

背包內的糧食可以撐很久,只要延著河流,就可以找到村落,至少生存不會是問題,我必須得讓你遠離這裡才行。

這些知識我都在生存手冊上,畫好重點給妳了啊。

笨蛋雪安,記得察看!

「資優生,準備的真齊全,居然連女人都準備好了。」突然,我後方的一道聲音,用嘲笑的語氣如此說著。

當我回過神來,我發現為什麼他們所有人都光著身體。

金名華那個噁心的傢伙,似乎在騎著什麼小動物,那是……

——陳雪安,為什麼她會在這裡?不是要她先走了嗎?

「為……什麼?」我瞪大眼睛看著眼前的一幕。

雪安,被金名華那群人渣蹂躪著,然而現在的我手腳卻動不了。

「你還挺會挑女生的呢,身高很矮,但卻有點身材,長的也挺可愛,不過居然還是個處。」他們嘲諷的笑著,然後往雪安身邊走去。

「剛剛啊!那個女孩拿著包包,丟給我們,然後說饒過他吧,我什麼都願意做。」

他們粗暴的騎在雪安身上,炫耀他們自己體能,他們絲毫不管雪安的感覺,只是一味的宣洩自己的慾望,當雪安發出疲憊痛苦的喘息時,他們反而興奮了起來。

「快住手!」我憤怒的大喊,但身體卻無法移動。

「學霸說住手呢!你們說呢?」金名華用勝利者的笑臉,看了下另一個人。

「那當然是,繼續……哈哈!」那個人扯起了雪安的頭髮,將雪安當作牲畜一樣的對待,他更加用力的擺動下體,欣賞著雪安窒息的表情。

他們笑著,經由凌虐他人,而感到愉悅,弱者不許反抗,這是他們世界的規則。

「我要殺了你們!」我奮力推起身體,然而就像是什麼壓在我身上一樣令我無法動彈。

「如果做得到就試試看啊!」金名華興奮大喊,並再次騎在了雪安身上。

「哈哈哈哈哈哈──!」他們看著狼狽的我放聲嘲笑著。

「碎屍萬段!」我加大了手臂,然而那股重量感,還是使我無法起身。

到底是為什麼這些傢伙得到了莫名其妙的力量?神啊!你難道將他們所作所為看作是正義嗎?

也許我是個罪人,但雪安不同,他是連我這個魔鬼都會感到心疼的好孩子,然而,你們為什麼要這樣子對待她。

「不會吧!那個傢伙真的站了起來。」他們驚訝地看著我,然而很快他們的驚訝轉變為了嘲笑。

「我要殺光你們!」靠著憤怒,我站了起來,然而腦袋裡只剩下如何殺了他們。

我向他們撲了過去,然而正當我的拳頭要勾到那些人渣時,一道空氣組成的風牆彈開了我的拳頭,保護了他們。

「哈哈哈哈──!」他們嘲笑著我的反抗,並繼續汙辱著雪安。

一次又一次,我揮著拳頭,或是朝他們飛撲,然而結果都是一樣,那道隱形的墻不斷的把我彈開。

「沒有反應了呢。」他們露出了一副玩膩的樣子。

「名華,誰叫你那麼用力。」

「是她說怎麼做都沒問題的,而起比起那個資優生,我的更好吧。」抓著癱軟的雪安,名華在確認了她的氣息之後,將她隨手丟在了地上。

「她還是個可愛的處呢。」另一個人渣笑了出來。

「雪……安」看著一切的我無力地癱軟在地,為什麼要這樣子對待這位少女。

「麻!該走了。」他們開始穿起了衣服,準備離開。

「那他怎麼辦。」一個人指著我。

「簡單!」另一個人用手掌對著我,然後……

砰──!一股衝擊將我擊飛,讓我落到了不遠處的草地上。

疼痛感侵蝕著自己,很快視野再度陷入一片漆黑。

對不起!這一次我什麼也做不到!

當自己再次醒來時,月亮依舊高掛於天際,我拖起疲憊的身體,將雪安早已冰冷的身體,帶到河邊清洗著。

「對不起!明明說過要帶你逃出那個地方的,卻讓妳遭遇了那種事。」好不容易,能夠兩人獨處了,然而雪安卻聽不見,我也永遠都聽不到她的聲音了。

她小巧的身體有許多的瘀傷與紅腫,頭皮上似乎有著些微的撕裂傷,為什麼他們要如此殘暴的對待這個女孩?

幫她穿好衣服之後,我揹起了她,朝著學校的反方向走去。

「想吃些什麼嗎?」我對著背上的她,如此說道,然而她是不可能回應我了。

不知走了多久,我的體力也到達了臨界值,雙腿開始發軟,意識開始模糊。

人渣們的嘲笑,似乎在耳裡迴蕩著。

「為什麼你只是看著一切發生?」背上的雪安,似乎用那冰冷哀怨的眼神看著我,她那淒厲的責備不斷呢喃於腦海裡。

疲憊的雙腿再也無法支撐,我倒下了,並闔上了眼,自己的意識,也再度中斷。

這樣子,就能在跟妳說到話了吧,雪安。

「要活著喔!因為堅強,是學長的優點。」突然,一道熟悉的聲音,從耳邊掠過,我張開了眼,確認自己正躺在了某一棵樹的旁邊。

我連忙確認我身邊的雪安如何,然而卻看到了宛如巨型蛞蝓的生物,爬到了她身上。

神啊!縱使雪安化作了一具屍體,您仍然要這樣子玷汙她是吧?

我抓起了那些蛞蝓,雖然他們的利齒稍微劃破了我的手掌,但我仍然將他們給一隻隻的抓起,並扔在地上。

雪安的身體上,又多了幾道圓圈狀的血痕。

為什麼她周圍的世界,總是對她如此的不友善,彷彿世間所有的事物都在嘲笑著她的善良與柔弱。

神總說,人負罪降臨於世間,所受之苦皆為試煉,善良之人將獲福報,而惡徒將會被打入地獄,公義的鐵鎚將會審判一切罪刑。

──然而,惡徒笑的猖狂,善者抱憾終生。

若您遲疑於揮下那制裁的鐵槌的話……

──那麼就由我來揮!

拿起石頭,我將地上那些噁心的生物,一隻隻的砸死。

突然,一道視窗在我眼前彈出,隨之我的體力得到了明顯恢復。

石器專精LV1 ,這是視窗所給我的訊息。

這裡似乎是可以提升等級的世界,那一種生前雪安最喜歡玩的遊戲,然而最憧憬的本人卻無法體會冒險的樂趣了。

「雪安,這個世界很糟,非常糟糕!但我會戰鬥,我會取勝,無論用什麼方法,我都會取勝。」自己緊緊握著拳頭。

「所以,無論任何攔阻,我會殺光所有污辱妳的人。」自己強迫自己大笑,因為絕望之人沒有悲觀的權力。

自己只能抓住希望,並潛伏,直到復仇的時機來臨。

我是菁英,即使規則對我不公,那又怎樣?

我會取勝,不記任何手段,就像過去,即便神替他們說情,我也會掃除擋在我面前的所有傢伙,蹂躪一切擁護他們的人。

總有一天,我會帶給他們比死亡還要恐怖的痛苦。

在那一天前,垃圾們就盡情享受片刻的幸福,因為最終等著你們的可不是像地獄那麼舒服的地方。

4 條評論
  1. 果然!
    超黑暗!
    我愛

    • 嗨,我終於找到回覆功能了wwww

  2. 都穿越了還有時間搞霸凌XD

    • 霸凌只要有心就能做www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Connect with: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