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今天是情人節?巧克力又有特價囉~

「一共是886元,請問要扣掉6元嗎?」

「好,麻煩妳。」

傍晚,我提著一大大袋的各式廠牌的巧克力走出全O,看了看手錶時間也才六點半,順路去買個鹽酥雞跟奶茶,等等去海景區觀一下浪好了。

到了觀海景區時,發現已經有很多男女已經佔據了不少好位置,但還好我來的時間還是偏早,於是硬是讓我找到一個較偏僻但還是可以望的到海景的地方,我坐下後便拿著筷子說道:

「欸咻~終於能坐下了~開吃!」

「咕嚕~」

一塊鹽酥雞正要塞嘴裡,便從一旁聽到一個相當大的聲響。

我往聲響的方向看去,一個身穿制服的少女趴在我旁邊的公園椅子上,而頭則是面向我……手上的鹽酥雞流著口水。

「那個……小妹妹,妳肚子餓了嗎?」

「不餓。」

她用餓到不行的表情說著,我則是將鹽酥雞塊左右晃動,而她的眼神則是跟著鹽酥雞一起動著。

「真的不餓?我看妳都快餓昏了。」

「我睡一下,就好。」

說完她便用力的閉上眼睛,看到她這樣,我也不好意思繼續問下去,於是便打算再次入口時……

咕嚕~

這聲音大到離我們有十幾步距離正在慢跑的人都嚇了一跳的轉了過來。

我看向她,她則是摀著肚子面朝我的反方向。

「唉,我有巧克力,吃嗎?」

「不,我不……」

我將裝巧克力的袋子放在她腳邊後走回去坐下說:

「阿阿,我的巧克力全部都掉海里了,早知道就不要來了,有夠雖的~」

說完我便將竹籤上那已經涼掉的鹽酥雞放入口中並且背向她看向了海面,不過一會兒我便聽到翻找塑膠袋以及撕開包裝的聲響,我笑了笑後便繼續吃。

過了一陣子,我的鹽酥雞也吃了差不多,身後也停止了聲響時,我便起身要離開。

「謝謝你,大叔。」

「不客氣。」

我看袋子裡還剩下一些巧克力沒吃完,於是便伸出手說:

「把妳吃的包裝紙給我吧,我順便拿去丟了,下次要記得吃晚餐。」

「......」

她雙手交叉並且大拇指一直來回繞著,似乎像有甚麼話要跟我說的樣子。

「還是一直吃甜的,想吃點鹹的東西?那我帶妳去吃吧。」

「......不麻煩你嗎?」

「還好,我也有點想吃點別的,就當順便囉。」

「......嗯,謝謝。」

我發動機車後,將車廂放的備用安全帽遞給她說:

「走吧。」

她接過後便盯著安全帽一會兒後才回答:

「......好。」

載她到一間賣麻辣鴨血的店,我停好車後便帶著她走進去時,她站在我的車旁手握緊著另一隻手臂,看上去有些不願意,我則是問道:

「妳不喜歡吃辣嗎?」

「沒有。」

「但是我看妳好像不……」

「沒事。」

說完她便大步的踏了進去。

「兩位好,你們要吃……昕玥!妳跑哪去啦!妳媽一直在找妳耶!這位是?」

一名看上去笑咪咪的中年男子走了過來,看到身旁的少女後便露出擔心的眼神問道,我疑惑了看了看她,見她不說話我便說:

「先生你好,我是XX企業有限公司的專員,敝姓陳。這位女同學是我剛剛在觀海景台那邊遇到的,跟她聊了一下想說吃點東西就......」

「他是,男朋友。」

「欸!」

她一邊說一邊抱住我的手臂說道,把我嚇了一大跳。

但老闆似乎沒有被嚇到的跡象,反而還嘆了口氣,看了我一眼後搖了搖頭後說:

「唉,孩子,既然妳都這麼說了,就趕緊帶著他去見她一面吧。」

說完老闆便指向身後的們說道。

「陳哥,我們走。」

「欸!不是,妳們……我還不知道發生啥事啊!」

穿過了門並且走過一小段走廊後再推開一閃門,是一個佛堂擺飾的房間,但房間內空無一人……嚴格上來說”不是一個人”

「媽媽,帶來了。」

我看著眼前身穿白袍、面無血色但看上去相當和藹溫柔的女子坐在神龕旁的沙發上,茶旁邊還有一個香爐,而女子伸出半透明的手拿起杯子喝一口時,還可以明顯看到香爐上的香火變得亮了一些。

女子看上去相當年輕,而她看了我一會兒後便莞爾一笑,說道:

“小昕啊,妳這次終於帶了一個不怕媽媽的人呢。”

她放下茶杯後便起身,緩緩地漂浮到我眼前說:

“先生您好,小女突然這樣還請您見諒,只是小女一直希望有個父親……既然您都來了,想問一下您是怎麼過世的呢?”

「蛤?說啥呢?我又還沒掛。昕玥是吧?妳們家到底怎麼回事啊?」

「”欸?沒過世?”」

 

他們兩人聽後便吃驚地看著我,我則是一臉疑惑地說:

「別亂詛咒好不好,我今年也才三十出頭,雖然到現在還單身就是了……」

“不,先生您誤會了,我們不是驚訝您未過世,而是您……”

「你,不怕,我們?」

昕玥接過女子的話說道,我則是一頭霧水的說:

「怕?怕甚麼?有甚麼好怕的。」

兩人看到我的反應,似乎有些不知所措地討論著,不一會兒昕玥便問:

「你不怕,媽媽?」

我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女子,疑惑的說:

「不就是魂體.有甚麼好怕的?而且妳們是要問幾遍啊?我不怕我不怕我不怕!可以回答我的問題了嗎?」

“是……真的很抱歉,我們從來沒遇過這樣的狀況。”

「沒遇過這樣的狀況?」

於是女子便告訴了我。

她生前是一個富商的小三,因為懷了昕玥於是便被富商拋棄.最後投海身亡,但當時已經懷了昕玥九個多月,也不知道是不是奇蹟,剛好有一批訓練中的潛水教練發現了已經溺斃的女子,而昕玥被送到醫院時還有呼吸心跳。

但被富商發現後,本想將昕玥也一同葬送,但女子自述是她一直對富商死纏爛打的關係,富商請了神明將女子帶去修行,並且蓋了這個佛堂,讓房東-也就是麻辣鴨血的老闆看顧著,並定期付昕玥的生活開銷。

「聽上去挺正常的,那為甚麼妳……呃,我忘了自我介紹,我叫陳信一,耳東陳,相信的信,一二三的一。別人都叫我一哥,雖然我覺得很尷尬就是了。」

“呵呵,很有趣的名字呢,我叫謝靜茗,這孩子叫謝昕玥。”

「謝小姐,為什麼妳們要做這樣……妳想要再婚是嗎?聽妳一開始說的,是打算跟其他亡魂再婚的意思?」

靜茗聽我說完後便低下頭說:

“這孩子想要知道父愛是甚麼感覺。”

「蛤!」

我轉向昕玥說:

「想知道父愛甚麼感覺,就讓妳媽去跟別的男人……鬼相親啊?」

而昕玥則是低著頭不說話,靜茗則是趕緊向我說:

“雖然一部分是這樣子,起初我也有跟孩子解釋過,但……時間久了,我也……”

我注意到她半透明的手放在腹部雙手緊扣著,我也不忍心繼續說下去,便說:

「既然知道謝小姐妳的原因了,那為什麼要讓這丫頭去景區帶鬼回來呢?」

“畢竟……那裏比較容易聚陰吧?”

「不是。」

昕玥看著我,說道:

「王母娘娘,要我在,那裏等.會等到的。」

「會等到?等到啥?」

「願意娶,媽媽跟,我的人。」

我一聽差點沒摔倒,我站穩腳步說:

「娶妳跟妳媽?孩子妳再說笑吧?怎麼可能會有這樣子的人……好啦好啦,別哭啦,我知道了啦,我公司離這也很近,大不了我陪妳一起找嘛!」

我這麼一說,她便擦了擦眼淚,微笑著說:

「謝謝,一哥。」

我搔了搔頭,嘆了口氣…….

「就這樣,現在也不早了,明天還要補課,趕緊去睡覺吧。」

「欸~可是爸爸你還沒說你怎麼跟媽媽們交往的啊!」

「對啊對啊!我想聽交往的部分!」

「我也要!」

一名男孩與兩名女孩一直吵著要聽時,從門外走進及飄進來兩個女性身影。

「趕緊去睡,爸爸明天,要上班。」

“小蘿蔔頭們~誰要第一個睡著等等媽媽就在夢裡給他一個大大的抱抱喔~”

「哇~我要去睡覺!」

「哥哥等等我們啦!」

說完三個小朋友便跑上樓去。

「呼,謝啦,靜茗,昕玥。對了,今天也是情人節呢,那麼……」

我抱著她們兩人,走出客廳並將客廳的燈給關閉。

---------------------

各位好,小弟泗楓

還好能趕在情人節結束前寫完((擦汗

原本打算寫一對高中生的故事

但是寫著寫著,就變成這樣了。

還有就是,本來想要去中山大學看海景的,結果一下班想到明天要上班後

就整個忘了,連巧克力都沒買OTZ

最後呢寫完這一篇後我個人表示:母女丼真香 dˊˇˋ b

以上就是今年的情人節小物語

希望各位喜歡

最後~

謝謝妳/你看到這裡~

3 條評論
  1. 哈哈

  2. 情人節什麼的跟我沒有關係QQ

    • 總有一天會找到的,加油!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Connect with: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