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武俠】付劍其十

【長篇武俠】付劍其十

付一劍翹腳躺坐於此荒蕪空地已月餘,他思考得累了,聽道上人說,此地是整個中原最容易發生鬥毆之地。

但沒人知道為什麼。

他覺得有趣,決定待在這裡,這對他的好處是

他可以不用滿腦子亂七八糟的問題,而是專注於此。

真的每兩三天就有兩方人馬在這裡發生惡鬥,他早四處撿了小石頭,像個乞丐坐在旁邊,沒人會注意到他。

但同時,也沒人會注意到每次的惡鬥都是付一劍在主導勝負。

他純看看著舒服之人的氣質,這個自己喜歡,快落敗時便用彈指射出石塊相助。

這讓他有種莫名的快感。

有時候甚至可以看出個勝負端倪;某個長相兇惡、滿口穢言的粗漢,付一劍會故意以石頭相助他安全地鬥到最後,然後被對方武功最高的人擊敗。

接著他自己將斗笠壓低竊笑著。

很開心的日子。

「妳喜歡迷路,還是不喜歡迷路?」

想起自己問何問因的這句話,也想起自己似乎有點喜歡她。

————————————–

「你這脈象,前所未聞,奇了!真奇!」

楊垠望著眼前這矮胖醫生,覺得他雙眼細如針線,醫術卻名滿天下才奇。

「你的名字,再說一次。」

「楊垠。」

「我一定要記下這次的問診,有趣有趣!」

「瞿大夫,倒是怎麼奇法?」

瞿如缺一眼微睜,斜望此人,哼了一聲道:「你被三種真氣灌體,本已死路一條,但你掌擊自身,卻成一種獨特的內功,我說得對不對?」

「對。」

「但這還不夠。」

「不夠?」

「對,倒是後來有種江湖奇針叫『三破針』,它本是一入人體,就破三要。奇就在這三破針鎖在你膻中穴,讓本來會急速散入你經脈的四種內力,慢慢地融入,反倒完全避開了內力傷你身的危險性。」瞿如缺道。

楊垠此刻才知,當日與平帆之鬥,她是在幫助自己。

但何以在那次相鬥之後的相處,她永遠不提此事?

「楊兄弟,我聽說這三破針乃卜一生這人的女弟子所有,卜一生這人神神秘秘,弟子我猜也不會好到哪去,往後遇見此女,得避而遠之。」瞿如缺道。

「果真醫者父母心。」楊垠想著,「多謝大夫。」

瞿如缺點頭,啜了口茶。

「卻不知瞿大夫可知是哪三道真氣?」

「我只識得這伏夢神掌,苗上飛這怪老多年前與我曾有一鬥,我對他掌勁記得很清楚。」

楊垠點頭。

「苗上飛這田間散人,性情古怪,莫惹為上。」

—————————————————-

「百玫宮要的就是江湖大亂。」苦沒大師道。

「真沒創意。」付一劍道。

「施主,目前一是靜看百玫宮坐大,二是待其與朝廷敗類勾結,三呢。」

「不會是一統中原這麼無聊的東西吧?」

苦沒點點頭。

「野心這種事,在人類之間從未少過。」苦沒道。

付一劍鄙夷一笑,「要的話得先問過我手中之劍。」

「施主這幾年靜思,可有所得?」

付一劍側頭想了想。「我與我自己的世界,是別人奪不走的。」

「可有大愛?」

「沒有。」

苦沒那對飄長的白眉動了一下,「施主自知與佛有緣。」

「是。」

「但無酒無肉無歡,非我所好。」他道。

想起何問因曾對自己說:「你的脆弱不是武功,而是你無法與現實相處。」

他記得聽到這段話時,淚差點掉了下來。

他一直問自己,終日地拆解自己,究竟是為了前進?還是什麼?沒有比前進更高的東西了嗎?

沉戀漂泊,是為了獲得真理?

0 條評論
    知道你想搶頭香,還不快來搶!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Connect with: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