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恆之星 第二章 神秘的鑑定師(下)

「歡迎各位蒞臨天諾拍賣所,今天一共有24樣珍品…」

台上擔任主持人的少女穿著水藍色的洋裝,熟潤的介紹著今日開拍的24項物品。在此起彼落的喊價和歡呼聲中,拍賣會正式拉開序幕。

同一時間,離開拍賣所的艾曼達轉身向伯特說道。

「替我轉告公爵,萬族學院的火系主任的位置老身接下了,家族那邊我會自己去說明的。另外,如果那幾個孩子有什麼需要的地方,在不影響大局的情況下盡量幫忙吧。」

「值得嗎?」

伯特聽了感到十分不解,雖然他不久前才剛修煉出第四顆法珠,但那幾人身上的魔力波動卻也不可能看錯,十歲左右就擁有三法珠修為的孩子不多,卻也不至於需要如此攏絡。

「很多時候,修為並不能真正體現出一個人的實力。」

艾曼達揚起嘴角,留下一臉不解愣在原地的伯特,拄著拐杖揚長而去。

而此時,拍賣會場內的最後一樣拍品也被推上展台。

「方才已經向各位展示過了,這顆『龍之淚』經過鑑定,確認是由真龍的眼淚所化。若是交給手腕高超的煉金術師能夠製成萬靈藥,而做成飾品配戴在身上的話也能使弱小的魔物不敢靠近。」

台下的人們開始議論,純血的龍族在神戰中幾乎全數殞落,少數倖存下來的個體大多也都選擇隱居深山荒野之中,可見這顆寶石的珍貴。

「此外! 如果將真龍所產出的『龍之淚』服下,除了對修為的提升有幫助之外,還能能夠延長數十年的壽命!」

此言一出,台下的人群近乎暴動了。並不是所有人都擁有優秀的修練天賦,如果能多上數十年時間,對那些壽命短暫的種族或是修練到極致命不久矣的護國法師來說,珍貴程度不言而喻。

「好了,『龍之淚』的起拍價為金幣50枚,加價以1金幣為單位,競拍開始!」

「金幣60枚!」

「金幣70枚!」

「金幣95枚!」

「金幣120枚!」

「金幣150枚!」

出價的人絡繹不絕,就連那些坐在頂樓包廂的人們都派人參與競價。最終,這顆『龍之淚』被拍出了500枚金幣的高價。至於能夠拍出這種價格的原因,自然是因為那延長元壽的效果。500金幣買幾一個人十年壽命,或許過於奢侈。但若是交給護國級的大魔導師或是由修為精湛的領主服下,相當於換得了自身國家、領地十年的太平。

散場後,一名女服務員推著五個裝有金幣的盒子來到包廂中。與忒亞清點金額並簽署文件,之後又將三人送到拍賣所門口才轉身返回拍賣所中。

離開拍賣所後,三人先到附近的餐館用餐。忒亞也將自己的想法和弗蕾娜討論了一番。深思熟慮後,弗蕾娜也認為在不明白現況的情形下,以他們的修為要靠獵殺魔物提升實力太過危險。

「或許到學院去也是個不錯的選擇吧,以你我現在的實力即便遇上四珠或五珠修為的對手還能周旋一下,但…」

弗蕾娜說到一半,轉頭看向正開心吃著蛋糕的由依。

「由依,想不想跟我們一起去學魔法呀?」

「魔法?」

聽到自己的名字,由依停下手中的叉子抬起頭來,歪著頭表示不解。

「魔法就是像這樣的東西哦。」

忒亞將手放在由依的額頭上,將自己過去壓制修為化作人形時,和魔物戰鬥的畫面灌注到她的腦海裡。畫面中的忒亞有著足以讓女孩都為之傾倒的容顏,頭上有著一對龍角,背上也長出兩對銀翼,腰部還有一條長滿羽毛的白色尾巴垂下。

忒亞並未將巔峰時期的影像給由依觀看,因為那抬手便能捉星摘月,一箭便能群星皆殞的力量對現在的他們來說實在太過遙遠了。

「好厲害…」

由依的眼中滿是憧憬,她看到一個英俊的男子用嬌小的身軀與一頭百米高的黑色巨獅搏鬥。男子腳踏銀色魔法陣,對巨獅發起猛烈的攻擊,很快的,巨獅在光影與爆炸聲中兩隻後腿的骨骼斷裂。而男子高舉左手,一柄由星光構成的巨劍落下,結束了巨獅的性命。

「由依也想要學魔法!」

從震驚中回神的由依拉住忒亞的衣服,一雙赤紅色的眼睛水汪汪的看著他。

「既然這樣,就這麼決定吧。」

「嗯。」

三人在城中採購了一些生活必需的物品,在忒亞的堅持下他們還買了一顆拳頭大小的火魔石。傍晚,三人回到旅館時,櫃檯的人員將一封信交給他們。忒亞翻到背面一看,一個三足鳥的蠟封說明了寄件者的身分。

回到房間後,忒亞取出一把金色的拆信刀將蠟封劃開。

【致龍族的貴客

   在此誠摯邀請您參與本次由諾瓦˙亞希伯恩˙墨洛溫大公爵所創立之萬族魔法學院,第一屆學院入學測驗。三日後,將會在公爵領的西城門準備好車馬與隨行護衛,期盼您的到來。

                                         永恆歷4029年12月27日

                                            艾曼達˙瓦爾西斯 敬啟 】

「還真是用心良苦啊…」

忒亞看著手裡的信,剛才在各個店面進行採購的時候他就已經從店員口的中得知,籌建萬族魔法學院的經費完全是諾瓦公爵的私產。在經費嚴重短缺的情況下,公爵卻為了讓更多人能夠學習魔法而將學費降低到每年只需要金幣2枚,這種連小商人都能勉強擠出來的程度。因此,就連學員的宿舍都尚未準備好的樣子。

艾曼達之所以會特別邀請忒亞入學,除了認為他非常有天分之外,也是在對他背後可能存在的勢力示好。畢竟能讓一個孩子隨身帶著那種昂貴寶石的勢力,絕對是富可敵國的存在。連忒亞都不知道,艾曼達甚至已經暗自認定忒亞的身旁有一名連她也察覺不到的高手在暗中守護他們。

忒亞暗自梳理了一下時間,永恆歷每年分為12個月份,每個月分都各有30天,三天後正好是年尾冬末,即將入春的日子。

「春季萬物復甦,選在這個時間開辦學院,看來這位公爵做起事來還挺有意境的嘛。」

之後的二天,除了生活用品和七屬性的元素礦石外,弗蕾娜還幫忒亞買了十幾套不同的衣服,當然,毫無例外的全都是女裝。雖然忒亞也表示過強烈的抗議,但自從某一天在服裝店試穿了數十件男性裝束後,發現怎麼搭配都顯得十分彆扭,最終只好無奈的妥協了。當然他也提過穿著自己過去的衣服就好,然而卻換來弗蕾娜冰冷的一句「是呀,穿著由龍神羽毛編織、鳳凰尾羽刺繡,再以元素寶珠裝飾的衣服確實非常符合您的身分呢,龍神大人。」給堵回去了。

第三天早上,忒亞將旅館的錢付清之後三人一起朝著城鎮的西門走去。經過前幾天的大肆採購,身上的金幣只剩下420枚而已。艾曼達知道這件事後直呼這幾個孩子簡直敗家。

不過,忒亞花費最多的地方主要還是添購了大量的元素礦石所導致的。所謂的元素礦石,必須要在某些特定的地區才能夠生產出來,比方長年遭受落雷洗禮的山脈中才有可能出現雷魔石的礦脈,也因此元素礦石的價格並不算便宜。

「人族對待元素礦石的方式真是讓人不敢恭維,這麼多的店家竟然連礦石的好壞都無法區分…」

弗蕾娜有些無語的看著忒亞手中那顆剛買下來,足有人頭大小的黑色礦石。

「這到也不能怪他們,畢竟他們似乎只進行了初步的『提純』就直接拿來使用了,並沒有將礦石進一步的『提煉』和『精煉』。」

「要不是現在修為不足,光憑這些就能夠造出一個非常棒的修練場地了…」

弗蕾娜輕輕拍了一下忒亞的肩膀,將元素礦石進行提鍊必須耗費大量的魔力作為代價,才有可能在抽出雜質的同時將大自然中的元素灌注進去。以忒亞現在的修為,最多只能將礦石進行初步的『提純』,進一步的『提煉』和『精煉』必須要等到修為提升之後才有可能了。

在過去,忒亞曾引動天空中的星辰使其墜落,並精煉出大量的『星之寶珠』打造了專屬於自己修煉寶地。由於凝聚了大量的星之氣息,忒亞的修為在當時提升的非常迅速,最終甚至達到了足以傲視群雄的高度。

「現在想那些也沒有用了,不如專注眼前的事物吧。」

弗蕾娜說完,拉著忒亞的手跑向等在城門口的馬車車隊。明明才天亮沒有多久,卻已經被人擠的水洩不通。

「這個時代的人對魔法應該沒有這麼大的需求才對,為什麼會有這般人數…」

忒亞無語的看著眼前的人群,百思不得其解。自從神戰的契約立下之後,各個強大的種族都被化作人形,再也無法憑藉血統和傳承輕易登上顛峰。因此現在各族之間都維持著穩定的關係,除了討伐魔物之外幾乎沒有需要用到強大魔法的地方。至於生活水平的魔法,只要修煉出第二法珠,魔力量就足以應付了。

「三位也是要參加入學測驗嗎?」

這時,一名士兵走來向他們詢問。忒亞則是直接將邀請函取出,交給眼前的士兵。

「是艾曼達大人的親筆信…」

士兵看到邀請函後短暫的楞了一下,隨即便帶著忒亞等人到位於最前方,一輛車頂刻有三足鳥的馬車旁。

「艾曼達大人,您的客人到了。」

「讓她們進來吧。」

車內傳來一個蒼老的聲音,車門也被打開來。忒亞等人隨即上了馬車。然而一進到車內,空氣卻突然變的寒冷起來。

「您這是甚麼意思?」

弗蕾娜冰冷的聲音響起,在看見艾曼達身旁坐著一個年齡和由依差不多大,手腳上帶著厚重鐐銬的金髮女孩那刻,她的理性瞬間崩潰,殺氣毫不掩飾的指向艾曼達。

「別這樣看老身,這孩子是某位貴人交付到拍賣所的商品。奧克亞帝國並沒有明文規定禁止奴隸的販賣,即便收到這樣的孩子我們也得照著流程走…」

艾曼達的語氣中充滿無奈,她當然明白這樣的買賣非常的不人道,但將這件商品委託給她的是諾瓦公爵的一個政敵。做出這種事情純粹就是為了讓純善的公爵感到噁心,因為那個人很清楚諾瓦公爵為了籌辦學院,已經近乎散盡家產了。

「難道您對此就沒有半點感覺嗎?」

「老身並沒有權限拒絕拍品的委託,最多也只能在她被拍賣之前替她找到一個願意照顧她的買家。」

弗蕾娜聽了也感到十分難受,她從出生開始就過著被人追殺,四處流浪的日子。眼前這個女孩雖然讓她十分同情,但她現在也卻沒有足以保護這個孩子的實力。

「精靈族很難生育,一般而言應該會將孩子視為珍寶。為什麼這孩子會被遺落下來,還讓人印上奴隸印記?」

忒亞走上前看了一下,這個女孩的耳朵遠比普通人族長,祖母綠的瞳孔也不像是人族的樣子。

「這孩子的父母是有名的收藏家。不久前傳出帝國境內的某座森林內發現了上古時期的遺跡。她的父母似乎打算去看一下,卻再也沒有回來。隨後,他們家的房子就遭到查封,她也被某個奴隸商人帶走了。」

艾曼達很平靜的敘述著這孩子的來歷,但是語氣中隱隱帶著些許的怒火。很顯然,這個女孩的雙親是遭人陷害,而這個女孩本身也淪為一個可憐的犧牲品。

「這孩子的拍價呢?」

「精靈族的壽命很長,又能長年維持著年輕的樣貌,魔法適性也非常高。一般的女性奴隸能賣出3枚金幣就不錯了,她的起拍價卻高達50金幣。根據拍賣所的特殊規則,我們能夠以起拍價的兩倍將未拍賣的商品直接販售給對於拍賣會有所貢獻的貴賓。」

艾曼達的語氣中充斥的無奈,要一個見過幾次面的孩子掏出鉅款買下另一個更年幼的孩子,這放在哪裡都會被當成一個笑話。即便她知道忒亞有著不簡單的背景,但這麼大的金額也不可能是她一人就能決定的。

「既然如此,那承蒙您的好意了。」

聽完艾曼達的解說後,忒亞直接從戒指中取出一個拍賣所用來裝金幣的盒子交給艾曼達。自己則是擅自從她的腰間奪過鑰匙將女孩身上的手銬和腳鐐全部解開。

「妳叫什麼名字?」

「羅倫…」

「羅倫願不願意和我們在一起呢?」

「姊姊… 會陪著羅倫嗎?」

「會的,我們都會和羅倫在一起哦。」

羅倫的眼眶紅了起來,淚水不受控制的掉了下來。父母離世又受到那樣不堪的待遇,對於一個年僅六歲的孩子來說實在太過殘忍。忒亞輕輕的撫摸著她的金髮,任憑她在自己的懷中哭泣。

「雖然這個時候說這種話不太適合,但還是請你將契約訂下吧。以那個人的性格,如果這孩子的契約沒有生效,恐怕會用一些方法將她奪回去…」

艾曼達的話語讓忒亞懷中的羅倫心頭一震,隨即眼前一黑,像是斷了線的木偶般癱軟下去。過了一陣子,羅倫緩緩睜開眼睛,發現自己正躺在忒亞的大腿上。

「羅倫,可讓我看看妳的背嗎?」

忒亞的語氣十分溫柔,可是羅倫聽見之後淚水還是再次流了下來。她還記得自己被剝掉上衣,壓在冰冷的石台上印上奴隸印記時的痛苦。她原本光滑無瑕的肌膚上被畫上一層又一層的奴隸印記,不用說她也很清楚自己的背上現在早已刻滿那些東西了。

忍著傷痛的情緒,羅倫還是將上衣鬆開,背對忒亞跪在地上。忒亞見到這些刻印後也皺起眉頭。

「必須無條件聽從契約者的任何指令,違抗便會受到渾身灼燒的疼痛…」

訂立奴隸契約,只需要忒亞將血滴入奴隸印記中間的圓心,契約就會自動成立了。但他卻用手不斷撫摸著羅倫背後的奴隸印記,最後還讓弗蕾娜到自己身邊。

「羅倫,等一下背後可能會有點不舒服,可以忍耐一下嗎?」

「嗯…」

羅倫落寞的點了點頭,閉上眼睛準備迎接自己成為奴隸的後半輩子。在忒亞的指點下,弗蕾娜也照著忒亞剛才的動作在印記的某些位置用手指輕點一下。

「要開始囉。」

準備完全之後,忒亞拿出銀針刺向自己的手指,一滴鮮紅的血液滴在羅倫的背上。奴隸印記上的黑色墨水發出光芒向中心匯聚,隨著光芒消散,契約正式被締結完成了。

「這樣那個幕後的人物應該能確認契約完成了吧?」

忒亞回頭向艾曼達詢問,得到了肯定的答覆後,他自信的揚起嘴角。於此同時,他和弗蕾娜腳下同時顯現出各自的魔法陣,羅倫背後的奴隸印記如同普通墨水一般失去了原有的形態,紛紛滴落在馬車內的地面上。

(呼… 幸好刻下印記的人修為並不高,不然憑我和弗蕾娜現在的魔力要斷開術式的連接點,使其在完成後自行崩解還真是有些吃力。)

艾曼達驚訝的看著眼前這不可思議的景象,奴隸契約雖然只要主人同意就能輕易解除,但剛才忒亞他們所做的是直接在契約締結完成後直接讓整個契約徹底崩毀,不復存在。

「這種只有魔力層面效果的印記,就算憑我現在的修為也能單方面的毀掉。如果照妳所說,那個人手中肯定還有方法能夠得知羅倫契約解除的辦法吧?」

對於忒亞的提問,艾曼達回以一個無言的微笑。而羅倫此時也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努力地想要看一下自己的後背。剛才契約達成的瞬間,她感到非常的絕望。但隨後背部卻突然刺痛起來,那種束縛住自己的感覺也一掃而空。

完成這些的兩人有些脫力,一起癱坐在艾曼達對面的座椅上。由依和羅倫兩人緊張的將他們的身體扶好,避免他們滑下椅子。

「艾曼達婆婆,能否請您幫我採購一些聖樹和靈樹的種子,如果方便的話,還需要一些乾淨的泉水。」

「好。」

忒亞拖著虛弱的身體寫了一張清單,又將一個裝有50枚金幣的盒子放交給她。艾曼達雖然疑惑,但還是遣人將忒亞需要的東西全部找齊,當她看到盒中的金幣只剩下二十枚的瞬間,忒亞等人敗家的想法再次湧上心頭。

一直到正午,數百人的車隊浩浩蕩蕩的向學院的方向出發了

2 條評論
  1. 有夢幻之星的fu

    • 謝謝大大的關注o(≧v≦)o
      夢幻之星是小說嗎?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Connect with: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