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恆之星 第四章 魔法學院(下)

離開辦公室後,忒亞有些無語的看著手中的地契,感覺自從遇到艾曼達之後所經歷的事情有些過於順遂,可是一切卻又十分的順理成章,並沒有什麼可疑之處。

半小時後,三人終於走到那間廢棄別墅的門外。圍牆和殘破的石磚上爬滿了藤蔓,窗戶上的玻璃也散落在地。庭院也是一副雜草叢生、池水乾枯的狀態。真要說這間別墅有什麼優點的話,大概只剩下『大』而已了。

諾瓦公爵送給忒亞的這棟別墅,是學院周圍九座最為寬廣的建築之一,土地面積高達了2.4公頃。不過看這建築物的狀態恐怕已經不是需要整修,而是需要重建了。

取出公爵交給自己的鑰匙,打開那扇鏽跡斑斑的鐵門後,四人一起走進了這個荒蕪的庭院。

「這下子光是要整理起來恐怕就要耗費很多時間呢…」

「雖然接下的五天時間不用上課,可是這麼大的地方…」

弗蕾娜和忒亞兩人都顯得十分困擾,畢竟這麼大的區塊光靠他們幾人恐怕用上一個月也整理不完。正當兩人思考該怎麼處理這件事情時,一旁的由依伸手拉了拉弗蕾娜的裙擺。

「姊姊,我們可不可以找剛才廣場上面的哥哥姊姊們幫忙呀?」

兩人對視一眼,突然發現這個提議好像並不是不可行。這一次的入學測試總共錄取了1200位學生,雖幾乎全部都是商人和貴族的孩子。但商人的小孩顯然更多,更是有不少小商人為了子女的未來硬是擠出學費供他們上學。像這樣的孩子絕對不在少數。

「既然決定了,就快點行動吧!」

忒亞和弗蕾娜沒有耽擱,直接跑到了女生的宿舍區,向幾個曾經聊過天的女孩子詢問是否有幫忙的意願。很快的,消息便傳遍了整個女生宿舍。最終,一共40個女孩表示願意幫忒亞她們一起整理宿舍。至於男生宿舍那邊,由於兩人一靠近就引起眾多男學生的圍觀,甚至還有人激動的喊了一句「女神來了!」導致整個男生宿舍情緒沸騰。於是,男子宿舍被他們兩人視為絕對的禁地,並決定再也不靠近那裡。

很快的,眾人來到了那間殘破的別墅門前。女孩們對於忒亞買下這麼大的別墅感到無比驚訝,畢竟他們幾人怎麼看都不像是這個國家的人。雖說也不是沒有人在他國買下這種大型的別館,但那都是大貴族和富商才能做的出來的。

在這之後,忒亞依照各自的所長幫大家分配了工作。火屬性和風屬性的人負責建築殘骸的破壞與搬運,水和土屬性的人則是負責將庭院的土壤翻過,並在池塘中注入泉水。至暗屬性的孩子們也在天空中建立了一道薄幕,阻止強烈的陽光照射進來。

到了傍晚,忒亞將眾人集合起來,並以砍下來的樹枝和石磚堆成篝火,然後將巨大的野豬肉從戒指中拿了出來。

很快的,燒考聲伴著陣陣香氣挑逗著眾人的食慾。一些曾經做過料理的女孩子也一起幫忙,將果實的汁液做成不同的醬汁。在歡笑聲中,太陽漸漸的落了下去,吃飽喝足的女孩們也接著完成剛剛的作業。唯一不同的是,這次是由光屬性的人在天空中投出一顆顆散發著光芒的球體,照亮了工作中的地區。

眾人一直忙到晚上,才終於將兩成左右的地區清理好,這還是在有一位六珠修為的土屬性少女的幫助下才完成的。

結束前,忒亞再次將所有人集合起來,交給她們每人2枚銀幣。女孩們自然是又驚又喜,雖然有部分人不是很想收下這筆錢,但還是接受了忒亞的好意。畢竟她們的父母為了籌措學費已經很辛苦了,而且照著這個進度下去,只要替忒亞整理完這個地方,每人都能拿到一枚金幣的報酬。最終,眾人一起回到女子宿舍休息。

四人一回到自己的房間就,由依和羅倫就直接往床的方向跑去,結果被走在後面的兩人一把抓了回來。

「「睡覺前先洗澡!」」

忒亞和弗蕾娜將兩人的衣服脫光後帶進浴室,將她們抱進事前放好熱水的浴池內,然後各自替這兩個孩子清洗她們的頭髮。十幾分鐘後,忒亞手中握著火魔石和風魔石製造熱風,製造熱風替兩人把頭髮吹乾。穿著睡衣的兩個孩子很快就進入了夢鄉。

而這時,弗蕾娜也從浴室走出來,身上穿著一件黑色的連身睡衣。白皙的臉龐透著一點點的紅潤,水珠滑過鎖骨被睡衣的布料吸收。

「我的臉上有東西嗎?」

「沒有…」

忒亞趕緊將頭撇開,就連他自己都不明白為什麼每次只要看見弗蕾娜就會走神。而這時弗蕾娜已經坐到忒亞身旁,將固定頭髮的浴巾解開,漆黑的秀髮宛如瀑布一般灑落下來。而那些殘留在上面的水珠也在頭髮飄落的過程中消失殆盡了。

「雖然很想要忒亞也幫我吹一下頭髮,不過這幾天你真的太累了,快點去洗澡吧。」

弗蕾娜輕輕推了忒亞一把,自己也躺到那張空著的雙人床上。忒亞沒有多說什麼,自己走進浴室裡面。在浴池中,他不斷思索著自己究竟是怎麼了。弗蕾娜的一舉一動總是會嚴重影響自己的心神,早上光是被她調侃了幾句,自己竟然就差點哭了出來。

「這都是些什麼事呀…」

忒亞將半個頭埋進水中,越想越覺得茫然。一直到出浴他都沒想明白,自己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他兩手各持了一顆魔石,熱風將她的銀髮吹起,水珠在空中飛散。

在這之後,他穿上白色的睡袍,坐到弗蕾娜睡著的那張雙人床上。伸出左手,一枚銀色的鏡子浮現在眼前。看著鏡中孱弱的自己,哀傷的情緒再次湧上心頭。淚水默默灑落在這無聲的夜晚。

「妳總說想要永遠在我身邊,成為我的妻子。其實我知道,論實力和資質我遠不及妳,現在卻連身體和修為都變成這樣了,妳真的還能像過去那樣接受我嗎?」

忒亞轉身,輕輕撥開弗蕾娜的劉海,露出那張讓自己傾慕已久的容顏。然而下一個瞬間,忒亞的心卻涼了一半。弗蕾娜美麗的紫瞳,正直勾勾的看著自己。

「怎麼了,又哭鼻子啦?」

弗蕾娜起身,把忒亞擁入懷中,一隻手輕輕拍著他嬌柔的後背。讓他靠在自己的肩上無聲哭泣,心中也是一酸。

「對不起,這麼晚才察覺你的心情。」

聞言,忒亞身體一顫,把頭埋在弗蕾娜肩膀上,淚水不受控制的流下。他這些日子以來,無時無刻都在懊悔自己曾經的作為,悔恨自己現在的無力。他曾經以為憑藉自己的經驗,即便對手遠遠強於自己也能有轉圜的餘地。而今天見到諾瓦公爵之後這個想法被徹底打碎了,雖然對方沒有對他們施壓,但他也本能的感覺到眼前這個男子若是真想殺人,他們連反抗的機會都不會有。

「我沒事… 就這樣抱著我,好嗎?」

「嗯。」

不知道過了多久,忒亞靠在弗蕾娜的肩膀上睡了過去。弗蕾娜見狀輕輕讓他平躺到床上,並將被子拉好,抱著他進入夢鄉。這一覺,忒亞睡的很沉很沉,彷彿置身於一個美麗的夢境一般。

弗蕾娜醒來時,發現忒亞的臉龐在距離自己不到十公分的位置,想到昨夜發生的事情不禁小臉一紅。她從來沒有想過那個身為強勢、決絕、冷酷代名詞的忒亞會有向自己撒嬌的一天,或許是因為修為和身體都變的弱小導致的,又或許是因為神戰中的那一敗對他的打擊太大了。但無論怎麼說,弗雷娜都不覺得這是一件壞事。過去的忒亞,從來不會試著理解弱者的想法,也從未像現在這樣為自己修為不足所困。或許只有像這樣真正成為弱者之後,他才會真正明白即便實力不濟、修為不高,也能體現出自己的價值。

日光透過窗戶照射進來,忒亞迷迷糊糊的醒了過來,隨即又將被子一拉,往弗蕾娜的懷裡鑽去,一股彼岸花的清香傳來。正當他打算再次回到夢鄉時,突然意識到不對,趕緊從床上坐起。

「早安呀。」

「早安…」

弗蕾娜和往常一樣,面帶微笑和忒亞打招呼。至於忒亞,此時正面紅耳赤的低下頭去。昨天一時情緒上來,竟然做出了那種羞恥的事情。弗蕾娜見到他這副樣子也笑了起來,翻身過去將忒亞壓倒在床上,黑色長髮垂落在忒亞的臉頰旁邊。

「你已經為我們做了太多了,就算偶爾想撒撒嬌也沒什麼關係的。」

「妳說什麼,我聽不懂!」

兩人的臉距離非常近,忒亞甚至都能感覺到弗蕾娜的吐出的氣息,怯怯羞羞的撇開頭。

「是嗎,那我和由依她們說說昨天晚上發生了些什麼?」

「妳敢!」

「如果不想要這樣的話,以後心情不好時,無論是想要談一談,或是撒撒嬌都要和我說,知道了嗎?」

「嗚…」

忒亞雖然不太情願,最終卻還是紅著臉點了點頭,接受了弗蕾娜的提議。畢竟現在的他已經對自己失去信心了,是在這所學院裡面見過的人之中,就有好幾個和艾曼達相同修為的存在。看到這些之後,他也只能承認現在自己非常無力的事實。

「好啦,由依她們也快醒了,可別被發現你又哭鼻子囉。」

「妳又捉弄我!」

弗蕾娜說完便迅速離開床上,像是一個惡作劇成功的孩子一樣。短暫的楞神後,忒亞立刻追了上去,兩人在房間內嬉戲打鬧的聲音也將由依和羅倫從睡夢中吵醒。

「你看,都把她們吵醒了。」

「還不是妳害的!」

兩人相視一笑,替坐在床上的兩個孩子把睡衣換下。都整理完之後,簡單的吃了一些東西,她們又和女孩們一起開始整理起那棟別墅。在整理到一半時,忒亞私下去找了艾曼達,向她詢問了採購相關的事宜。畢竟這座學院建立在已經廢棄的城市中,附近也只有零零散散的店家進駐。

據艾曼達所說,那些有實力的商人們都有意願進駐這座城市,但礙於時間還有供貨方面的問題,大約要到下個月那些商店面才會正式開幕。在那之前這座城市內的補給都是由諾瓦公爵領的軍隊負責。

「是嗎…」

忒亞沉思了一下,他的儲物戒指內確實放了不少的食材和調味料,但卻也只夠他們四人吃幾周的份量。上次那頭野豬是為了慶祝入學而準備的,自然不可能會有第二隻。

「如果是想要買食物的話,可以到城內的『獵者聯盟』分部提出委託。只要價格合理,就算是少見的食材也能替妳準備。」

向艾曼達道謝之後,忒亞轉身朝著獵者聯盟的分部出發。冒險者公會和獵者聯盟並列為中央大陸上的兩大民間組織,在各國的城市中幾乎都能見到它們的身影。前者主要是進行古遺跡和危險地帶的調查和搜索,後者則是以狩獵魔物和野獸的素材為主,據說在某些國家和城市中,協會會長的地位甚至比地方領主都還要高。

照著艾曼達所指示的路前進,忒亞很快就看到了一間磚造的大型建築物。穿過大門後,裡面有站著十幾位體型壯碩的獸族男性。櫃台前,有三個身上帶傷的男獸人正將一隻通體呈現淡綠色的狐狸從空間手鐲中取出來。

「這回真是虧大了,風狐的肉雖然也能賣錢,但是最有價值的毛皮卻弄成這樣。」

「這也沒辦法,畢竟是我們誤入牠的領地才被偷襲的。要不是一直用魔力強化肌肉和感官,恐怕會比現在更慘。」

「唉…」

忒亞看了一眼幾人手中的獵物,與其說是毛皮不能拿出來賣的狀態,倒不如說幾乎已經快要看不出這隻狐狸的樣子了。除了頭部還算完整之外,身上遍布著刀傷、箭傷不說,右後腿甚至直接被重物砸毀,只留下根部那血淋淋的傷口。

這個時候,又有一隊人馬抬著獵物從門口走進來。是一隻全身長滿棕毛,體型巨大的鹿,帶頭的男子肩上扛著一對異常巨大的鹿角,應該是從獵物身上切下來的。這隻巨角鹿被處理的十分乾淨,除了脖子上用來放血的傷口外,就只剩下胸口部分那個貫穿心臟的致命傷。與剛才的那隻風狐形成鮮明的對比。

「頭兒,你不把那對鹿角拿去賣掉嗎?」

「是呀,要是將那對鹿角也賣了,說不定就能買得起五公尺收納空間的手鐲了。」

隊伍中,幾個年輕的男子開始起鬨。空間手鐲、空間戒指對於獵人而言是非常昂貴卻又絕對需要的物品,內部的收納空間越越寬價格越高。他之所以會將這頭獵物的鹿角割下,就是因為自己這枚空間戒指內的空間不足以將那對鹿角和獵物同時收納進去。至於五公尺收納空間,指的是內部的收納空間為邊長五公尺的立方體。

「唉,巨角鹿是群居魔獸,能意外發現這隻脫離族群的個體也不容易。這對鹿角稍微加工一下至少也能夠做成一套不錯的鎧甲了。」

帶頭的男子無比糾結,隨著他們隊伍的實力上升,狩獵的魔物體型也越來越大。獵者聯盟的評定標準,會根據獵物的完整度、處理手法、稀有度等等進行綜合判斷,並開出合理的收購價格。像他們這樣把鹿角砍下來,是會讓獵物價值大幅下降的。

果不其然,在走去櫃台鑑價之後,這隻體型壯碩的雄性巨角鹿卻只能賣出普通母性巨角鹿的價格。

「這有些說不過去吧,就算雄性巨角鹿最有價值的鹿角被取下來了,但牠的體型也遠比母性的巨角鹿大,為什麼價格還這麼低啊?」

「非常抱歉,根據協會的評定方式,我們只能夠開出這樣的收購價格。若是不滿意的話,也可以考慮自行尋找買家。」

櫃台內的貓耳少女低頭道歉,這種事情在獵者協會內已經見怪不怪了。畢竟獵者協會也不是慈善機構,他們已經將最具價值的鹿角取走的狀況下,商品的稀有價值幾乎為零。即使接下這隻獵物,協會能得到的利潤也非常低。

至於那位挺形壯碩的男獸人,猶豫了片刻之後還是決定放棄交易。畢竟成年的公巨角鹿可以賣到80銀幣的價格,母鹿卻只有40銀幣。這一倍的價格差距還是讓他選擇放棄。

男子將獵物收回自己的空間戒指內,帶著自己的隊伍離開。而忒亞見狀也跟在他們身後,走出獵者協會的大門。

「請稍等一下。」

出了大門之後,忒亞出聲將他們攔了下來。走在最前頭的男子轉頭一看,發現來者竟然是剛才站在門邊的孩子,頓時感到有些困惑。

「怎麼了嗎,小妹妹?」

「如果您能夠幫我將那頭巨角鹿的肉切割好,我願意用60銀幣的價格買下。」

忒亞很快的就說明了自己的來意,但獵人隊伍裡的人們卻皺起眉頭。處理這頭鹿對他們來說自然沒什麼問題。但就算是和家人一起吃,這麼多的鹿肉絕對不可能吃完,只會浪費掉。更何況,就算放在空間戒指、空間手鐲中,時間還是會照常流動的。要是短時間內沒有食用完,這些鹿肉很快就會腐壞。

看到幾人的態度,忒亞只能無奈的開始解釋這是要和同學們一起吃的,讓他們不需要為自己擔心。這筆交易並沒有進行太長的時間,忒亞爽快的把60枚銀幣交給男子之後,他們就帶著忒亞到遠處的一個廢墟旁的空地。眾人熟練的將巨角鹿懸掛起來,獵人小隊的成員紛紛取出了不同大小的刀具。看著他們行雲流水的將鹿肉一塊一塊的拆解下來,忒亞的眼中充滿驚奇。

在這之後,忒亞將別墅的位置告訴了他們,並轉告他們如果還有不錯的獵物可以到別墅找自己,他願意以市價來收購。簡單的道別之後,忒亞也踏上了回去的道路。

路途中,忒亞先進到了一個殘破的建築內,從戒指中取出一個沉重的白色石箱。

「真沒想到竟然還有用的上這東西的時候。」

忒亞推開石箱的蓋子,一股寒冷的氣息從裡面溢出來。忒亞迅速的將剛才買下的鹿肉分別用油紙包裹後一個個全部放進裡面。當他回到別墅的時候,已經接近正午了。眾人都已經在用餐了。

「你怎麼去這麼久,遇到麻煩了嗎?」

「沒什麼,晚上再告訴妳。」

忒亞沒有立刻回答弗蕾娜的疑問,因為那個白色的石箱裡面放著在中央大陸上絕對採集不到的物品,實在不太方便在這麼多人的面前拿出來。吃完飯後眾人又開始動工,一直到了晚上,忒亞將銀幣交給大家之後,所有人才一起走回女生宿舍。

進到房間之後,忒亞將那個白色石箱取出來放在房間的地板上。弗蕾娜看見後有些驚訝,隨即也揚起嘴角露出淡淡的微笑。

這樣子的白色石箱一共有五個,是過去忒亞和自己遊歷世界時做出來的東西,內側放著許多在『冰封大陸』上十分常見的玄冰石,能夠將箱中的溫度恆久保持在零度以下。在過去,他們如果發現美味的靈樹果實,都會多採一些放到這些箱子裡帶回南方,果實吃完後便會嘗試將種子種植到皇宮內的果園中。

「只可惜神戰之前,我們都將那些稀有的天才地寶收進地底深處封印起來了…」

「是呀,不然有一座上古時期的修練場,修為提升的速度會快上很多。尤其是妳,適合修練那種魔力屬性的寶物實在太少了…」

「還是算了吧,你現在的修為要是碰了那些東西,恐怕瞬間就會化為塵埃了。」

兩人不約而同地露出苦笑,當年為了打造專屬弗蕾娜的修練場地,兩人幾乎將整個世界翻遍了。而那幾件作為法陣中心的寶物,無一不是會引發重大災害的東西。

「現在想這麼多也沒有用,早點洗澡休息吧。」

「也是。」

弗蕾娜並沒有糾結太久,在她的眼中那些東西雖然好,卻遠遠比不上能夠相伴在自己身旁的人們。而這一天,在她的強烈要求下四人久違的一起進到浴室洗澡。當然,所有人身上都圍著一條浴巾。

很快的,五天時間過去了。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忒亞他們的宿舍已經成為一片平坦的土地。這一晚,忒亞拿出了準備好的鹿肉、點起營火,和大家一起舉辦了一個燒烤晚會。當晚,忒亞從夏曼達那邊借來了紙筆,將自己理想中的宿舍外觀畫了出來。

一切結束之後,幾人回到自己的房間。

「明天就是正式開學的日子了,大家早點休息吧。」

「「「好。」」」

聽到弗蕾娜和兩個孩子一起回答,忒亞忍不住笑了出來。結果自然是又被弗蕾娜捉弄了一番。

2 條評論
  1. 下一步應該要分組

    • 請問… 分組是什麼…(新人上路 不太懂…)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Connect with: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