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恆之星 第五章 初次的交手(上)

今天一早,學生們就跑到學院的教學樓門口查看分班。令忒亞他們意外的是,除了七大元素魔法和召喚魔法的分班外,還有另外一個僅有七人組成的特殊班級,而四人都被排進了這個班級之中。

「這是什麼意思呀,該不會諾瓦公爵有意針對我們吧?」

「應該不是,我們幾人的魔法屬性都十分少見。就算是『夜』屬性對普通的暗魔法也能起到很強的壓制作用,恐怕這個班級裡都是一些擁有特殊屬性的學生了。」

忒亞雖然也有些疑惑,但很快就推測出了這所學院的分班機制。只不過他並沒有將「恐怕我們幾個對學院來說也很頭疼,畢竟幾乎不可能找到擁有相似屬性的老師教導我們。」說出來。

幾人來到教室時,其他幾個學生都已經坐在裡面了。鐘聲響起,一名男子打開教室的拉門走了進來。讓幾人意外的是,這個人在幾天前才和自己近距離的談話過。

「今天是正式上學的第一天,大家不要過度拘束。雖然我想應該有些人已經認識我了,但還是稍微做一下自我介紹。我是萬族魔法學院院長諾瓦˙亞希伯恩˙墨洛溫,魔法屬性是『統御』,至於魔力修為…」

諾瓦公爵將魔力釋放出來,一個模糊不清的魔法陣出現在他的腳下。九顆法珠若隱若現的圍繞在魔法陣周圍,法陣中心卻沒有半點圖案。似乎是看出了忒亞的疑問,公爵開始解釋。

「大部分的人族,在魔法陣內都沒有刻劃屬於自己的傳承。因為人族的一生過於短暫,而且也不像其他種族一樣,有著『守護大海』、『捍衛天陵』之類的特殊的傳承。」

忒亞心頭一沉,如果真的照這樣來看,自己在和別人交手時如果先釋放魔法陣的話,就會立刻正確推斷出自己的魔法屬性。而自己卻只能從魔法陣的顏色來推測對手的魔法屬性,這對自己來說無疑非常不利。畢竟某些少見的魔力屬性具有麻煩的效果。

在這之後,班上所有人都輪番上台自我介紹

「我是安娜˙亞希伯恩˙墨洛溫,14歲,魔法屬性『聖泉』,五珠修為,請多多指教。」

一個留著水藍色波浪長髮的女孩第一個走上台,但她介紹完自己的名字之後,所有人不約而同的看向站在講台旁的諾瓦公爵。

「安娜是我的獨生女,平時有些被我寵壞了,請大家多多包涵。」

諾瓦公爵有些不好意思的抓了抓頭,把實情說了出來。大家雖然意外,卻也都接受了。在這之後,一個體型壯碩的青年走上講台。

「阿爾傑˙柏特萊姆,17歲,『山岳』屬性,六珠。」

壯碩青年用低沉的聲音介紹完自己後,直接回到自己的座位上,雙手交叉在胸前。而這時,另一邊的黑髮少年一臉陰沉的走上講台。

「我是古羅德公爵家三子班森˙古羅德,15歲『煉獄』屬性,魔力六珠修為。」

語畢,他轉頭向諾瓦公節撇了一眼,隨後大步走下講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而忒亞等人卻是一起走上講台,轉身面對台下的三位同學。

「我是忒亞˙瑞琪兒˙海洛伊絲,10歲『星辰』屬性三珠修為,龍族。」

「弗蕾娜˙佩兒˙海德薇格,9歲『夜』屬性三珠修為,魔族。」

「大家好,我是由依˙奧克塔薇爾˙莎碧娜,今年6歲,魔法屬性『月』,二珠修為。我是月兔一族,請大家多多指教。」

「我是羅倫˙菲蕾特˙莉雅… 年紀和由依一樣,魔法屬性『森林』,二珠修為,精靈族…」

當眾人都完成自我介紹後,諾瓦公爵滿意了點了點頭。隨後帶著眾人來到教室外面,一座邊長百米的石造擂台旁。

「雖然入學測驗時已經做過一些測試了,不過我還是想試試大家實際戰鬥時的情況。就從修為最低的由依和羅倫開始吧。」

諾瓦帶著和善的笑容,手背在身後走到擂台中央。由依也緊緊跟在他的身後。

「不用保留,抱著打倒我的決心上吧。」

「請多多指教!」

由依蹲低身體,銀月色澤的魔法陣在腳下出現,法陣中央刻畫著一個跪拜神殿的兔耳女孩。兩顆法珠也隨之出現,圍繞著魔法陣旋轉。下個瞬間,由依雙腿發力,朝著諾瓦的方向跳去,在空中抬腳踢向諾瓦的頭。

「碰!」

纏繞著魔力的右腳,被諾瓦舉起的左手擋下,不過因為大意反應慢了一拍的諾瓦卻皺起眉頭,模糊的魔法陣此時才出現在他的腳下,九顆法珠圍繞在旁。

然而由依踢完這一腳後卻沒有停下動作,利用攻擊被擋下時造成的反作用力,在空中轉了一圈。高舉的左腳用力朝著諾瓦的頭頂踏下去。

發現情況不妙的諾瓦向後退了一步避開了那一腳,隨後一陣狂風捲起,將由依拋回了最初的位置。然而他沒想到,由依竟然在被吹飛的瞬間,將所有魔力匯集在腳尖,化為尖刃的魔力將諾瓦那件大衣的墊肩劃開。

「呼…呼…呼…」

「到這裡為止吧,妳表現的很好。」

由依在空中空翻兩圈,穩穩地落在地上。剛才短時間內複雜的動作讓她的氣息十分凌亂,不過她的表現確實遠遠超出了眾人的預期。雖然有諾瓦大意的成分在裡面,但她在那短短幾秒的時間內就數次根據對手的應對變化了自己的攻擊方式,光是這點就已經足以證明她的戰鬥天賦。

擂台上的諾瓦有些尷尬,就算是切磋。被一個只有兩珠修為的孩子踢傷自己的衣服也是他史料未及的。在這之後,羅倫走上台去。

「叔叔,注意囉!」

羅倫將自己的魔力釋放出來,刻劃著一片密林的碧綠色魔法陣和兩顆法珠出現在腳下。

《播種》、《生芽》

在諾瓦的注視下,羅倫開始施展了自己的魔法。一株株翠綠色的植物嫩芽以她的身體為圓心長出,很快的便結出五顏六色的花苞。看到這些花苞的瞬間,諾瓦發動了魔法,在花朵綻放之前就全部折斷,羅倫的魔法也宣告失敗。

「叔叔好過分!」

發現自己計畫失敗的羅倫覺得很沒面子,氣呼呼地轉身走下擂台。創造那些花朵的媒介是忒亞送給自己的一種名為「迷幻花」的種子,這種花在盛開之後會釋放出使人陷入幻境的花粉。是忒亞幫自己想出來的方法,畢竟羅倫不可能像由依一樣,用那種方式戰鬥。

忒亞安撫了一下耍小孩子皮氣的羅倫之後,換上一套白色為底,繡有金色龍紋的和服,腰間掛上一柄長劍走上擂台。

「忒亞…… 加油。」

「嗯。」

弗蕾娜帶著微笑,看著忒亞走上擂台。走到距離諾瓦大約二十公尺的距離時,忒亞停了下來。

「請指教。」

語畢,忒亞從袖口抽出四張符咒丟出去。符咒在空中燃起銀白色的火炎,在擂台的地面上拉出一條長長火線。諾瓦見狀用力的踏向地面,魔力形成一道屏障向前方衝去,但火焰卻沒有如他所想的一樣被推開,而是直接穿過了魔力屏障像自己燒來。

「陰陽術…」

在擂台外觀戰的安娜感到十分意外,看著台上那幾張被火焰燒成灰燼的符咒。在小時候諾瓦曾經告訴她,除了人族所學習的二大魔法之外,世界的其他地方還存在著各式各樣的術法。那些術法都有著十分強大的力量,但於此同時對於施術者也有著更為苛刻的要求。

就像是忒亞現在所使用的陰陽術,雖然這些符咒在使用時所消耗的魔力只需要同階元素魔法的兩成,但在書寫符咒的過程中卻必須灌注1.2倍同階魔法的魔力。而且同一張符咒上,每一筆、每一畫所灌注的魔力不能有半點誤差,不然符咒會直接化為廢紙。

短暫的震驚後,諾瓦高舉右手,銀白色的火焰被狂風捲起,化為一個中空的球體將他包覆在其中。而此時,忒亞也從懷中取出兩枚苦無擲向被火焰包圍的諾瓦,銀色的苦無輕易穿過炎壁,刺向諾瓦的雙肩。

「鏘! 鏘!」

兩道金屬碰撞的聲音響起,銀色的苦無被長劍彈開,彈飛到擂台旁的土地上,銀白色的火焰也隨著風牆一起逐漸消散。忒亞的雙手不斷結著奇特的印,隨後用力拍向地面,無數的鎖鏈憑空出現,纏上了諾瓦的身體。

「哼,花拳繡腿。」

班森雙手插在口袋裡,冷眼看著台上奮戰的忒亞。他所受到的教育使他養成了這樣唯我獨尊的性格,從來都不會認同他人的表現。不過就連他自己也沒有察覺到,在自己心裡已經將台上這個年齡比自己小上五歲的孩子視為足以威脅到自己的對手了。

突如其來的攻擊雖然讓諾瓦倍感驚訝,卻還是憑藉著多年的戰鬥經驗,在一瞬間用配劍將周圍的銀色鎖鏈全部斬斷。忒亞見狀,拔出腰間的長劍衝了上去。

「鏘!」

兩把劍不斷碰撞,面對眼前這樣一位劍術高手,忒亞不斷變換攻擊時所站的位置,但攻擊卻總是被諾瓦擋下。很快的,體力有些跟不上的忒亞就落了下風。諾瓦也看準時機,一個橫斬將忒亞手中的長劍打落。銀色的長劍就這樣插進石制的擂台上。

「鎮!」

忒亞向後一跳,口中大喊一聲。諾瓦周圍那些在攻防之中忒亞所踩過的位置上,全都浮現出了一個個特殊的刻印。隨即一股異常的重力息來,宛如無數的石頭壓在他的肩膀上。緊接著,一柄銀色的金剛杵被忒亞丟到諾瓦頭頂的位置。

「散!」

隨著一聲嬌喝,銀色的金剛杵瞬間解體,化為無數碎片灑落在地。而那些銀色碎片也化為一條條足有小孩手臂粗細的鎖鏈,將諾瓦緊緊纏住。忒亞再次結印,八層半透明的白色障壁向諾瓦壓了下來。

「這孩子…… 連結界術都掌握了?」

阿傑爾原本靠在自己製造的岩壁上,此時也已經走到擂台的邊緣。任誰都沒有想到,這樣一個年僅十歲,只有三顆法珠修為的孩子能夠掌握這些難以控制的術式。身為皇室直系護衛的傳承者,阿傑爾的結界術自然也能像這樣一瞬間構築出八層障壁,但那也是他修出第五法珠之後才能夠如此精確的掌控魔力。

此時的擂台上,最初的刻印已經開始燃燒,銀色的鎖鏈也逐漸崩解。忒亞沒有停頓,直接朝著諾瓦衝了過去,用纏繞著星之火焰的左手拍向諾瓦。

「碰!」

一聲巨響,忒亞被魔力的餘波轟了出來。用來構築術式的陣紋紛紛破碎。作為法陣中心的銀色長劍也應聲斷裂,狂亂的魔力在擂台上瘋狂肆虐。

弗蕾娜見狀向前踏了一步想衝上台去,但想到忒亞昨天夜裡對自己說過的話語,還是強忍住內心的衝動。

「真沒想到,我終究還是太低估妳了。煉金術、陰陽術、結界術,都被妳用到如火純青的地步,剛才要不是我將魔力提升到五珠之上的境界,已經敗在妳手裡了。」

忒亞撐著自己的身體想從地上坐起來,雖然諾瓦已經手下留情並沒有傷到他,但那些符咒和刻印早就將他的魔力消耗殆盡了。

「呵呵… 您別說笑了。就算做足了萬全的準備,我也不可能傷的了您的身體,修為的差距終究還是擺在那裡…」

「妳以三法珠修為對敵,能做到這種程度已經可以自豪了。方才我只壓低了魔力的強度和密度,體術、劍術、應變能力可都是貨真價實的。」

諾瓦抬手一揮,被捲起的沙塵被風吹散。當眾人看到他的樣子時,不約而同的深吸了一口氣。諾瓦的那件大衣在右手的部分,手臂以下的位置全都變成一片片的布條,上面還有一些被燒灼過的痕跡。

「妳的這個想法並沒有錯,既然三珠的魔法威力不足,那就重複加疊直到體現出威力為止。陰陽術的符咒、煉金術的法器、結界術的刻印都能大幅降低魔力的消耗。不過真正的敵人和魔物不會給妳做出這些的機會,所以千萬不要過於依賴這種戰法。」

忒亞最終放棄了掙扎,躺在地上大口喘氣,閉上了充滿淚水的雙眼。

「謝謝您的教導。」

留下這句話,忒亞的意識陷入黑暗之中。其實他心裡清楚,能夠鬥到這個地步已經是極限了。可是他接受不了這樣的結果,自己如此弱小,究竟該怎麼兌現與弗蕾娜的承諾…

而此時,弗蕾娜已經走上擂台,用自己的袖子抹掉了忒亞臉上的淚痕。

「我棄權。」

留下這句話,弗蕾娜輕輕將忒亞癱軟的身軀抱起,向學院的醫務室走去。由依和羅倫見狀也自然也跟了上去,擔憂的看著弗蕾娜懷中的忒亞。

「弗蕾娜,課程還沒有…」

「讓她去吧,雖然那孩子只是魔力耗盡而已,不過還是希望醒來時身邊能有個人吧。」

「父親…」

諾瓦出聲攔住了想上前阻止弗蕾娜離開的安妮,看了一眼離開的幾人,也沒有再多說什麼,直接繼續進行後面的課程了。

離開決鬥場地後,弗蕾娜抱著忒亞走進保健室並將他放在一張空床上,並將棉被蓋好。

「你怎麼這麼傻呢……就算不做這種事,你應該也很清楚三環和九環之間的差距。」

弗蕾娜的內心感到十分不捨,她十分的清楚,當一個人做出了如此眾多的努力,最終卻換得這樣的結果時,究竟會受到怎麼樣的傷害。也正因為如此,在忒亞走上擂台的剎那,她原本想要出聲阻止他。但在看到忒亞那決絕的眼神之後,她卻還是沒能把話說出口。

「為什麼你這麼執著於力量呢……你應該清楚的,十環之下無人能夠殺我…」

弗蕾娜的玉手滑過忒亞的臉頰,輕輕將他的下巴提起,看了一眼座在床旁椅上的由依和羅倫。下一刻,黑暗遮蔽了兩人的視線,弗蕾娜吻向忒亞的雙唇。

(這是你讓我擔心的處罰,可別怪我呦。)

確認忒亞沒有醒來之後,弗蕾娜將自己的魔法解開。

「姊姊剛才做了什麼!為什麼心跳變得這麼快!」

「太過分了! 姊姊怎麼可以突然把我們關起來!」

從黑暗中被釋放的兩人鼓起臉頰,對弗蕾娜表示不滿。對此,弗蕾娜只是靦腆的笑著,白皙的臉因為害羞微微發紅。

0 條評論
    知道你想搶頭香,還不快來搶!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Connect with: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