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恆之星 第六章 初次的交手(下)

確認忒亞無事之後,弗蕾娜讓兩個孩子先回去房間休息,自己卻連午飯都沒有吃,一直默默陪伴在忒亞身邊。就這樣到了傍晚,意料之外的客人拉開了床簾。

「公爵大人,像這樣不打聲招呼就闖進女孩子的私人空間可是很失禮的哦?」

「失禮了,不過我還是有些事情想問問妳。」

諾瓦雙手背在身後走到床邊,看向坐在床旁以上的弗蕾娜。

「公爵請說。」

「雖然我答應過艾曼達不打聽妳們的身分,但忒亞今天展現的已經不是這個年齡層該具備的技術了。矮人族的煉金術、天使族的結界術、吸血族的封印術、幻獸族的陰陽術,都在她的身上被演繹的淋漓盡致。」

聽到這裡,弗蕾娜抬起頭從座椅上起身走到諾瓦身前,眼中蘊含著一些難以言喻的情緒。

「能否告訴我,妳們究竟是什麼身分?」

「對不起,我不想欺騙您,這個問題我沒有辦法回答。若是您還是心有疑慮,我們會離開這裡…」

「沒有必要,我來這裡只是想告訴妳們。將來若是遇到什麼困難,都可以告訴我,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我會盡力幫妳們的。」

「您難道不懷疑我們,不害怕惹禍上身嗎?」

「作為一個長輩而言,從目前的行為上來看,妳們贏得我這份信任與尊重。作為奧克亞帝國大公而言,妳們所展現出的才華,值得我如此攏絡。而我作為羅倫父母的摯友,妳們為她所做的也確實值得我以此相報。」

諾瓦說完後沒有多做停留,直接轉身離去。弗蕾娜看著他離開的背影,還是忍不住出聲將他攔下。

「當我們取回自己的東西後,一定會將您想知道的所有真相全都告訴您。」

「我等著那一天。」

留下這句話,諾瓦走出醫務室的大門。一直到了深夜,忒亞才從昏迷中醒過來。

「我……又敗了嗎?」

「修為差得太多了,就算還沒打破十珠的境界,六顆法珠的魔力差距和身體強度也不是可以單純靠技術彌補的。」

忒亞撐著虛弱的身體從床上坐起來,有些茫然的看著身邊的弗蕾娜。

「其實我早就知道了,可是就是忍不住的想試試,這件和服是用九尾妖狐的毛皮製作的,能夠大幅的增加魔力上限。我身上的空間戒指內留下的,也只剩下妳們過去送給我的那些東西,以及我們遊歷世界時一些的物品了。」

將魔力注入其中之後,忒亞手上那枚刻著龍紋的銀色戒指放出光芒。長寬高各有百米的收納空間中,除了之前買下的那些元素礦石之外,就只剩下數十套的衣物和少量的飾品、寶石。就連用忒亞自己的羽毛編織而成的法袍也只有最初所穿的那一件而已。

「早知道當初應該留下一些元素寶珠才對的…… 沒想到為了戰爭而做的保險最終竟然會害自己落到這般田地。」

「倒也不能這麼說,以我們現在的實力要是持有那些東西,只要一被人得知一定會惹出殺身之禍吧?」

弗蕾娜笑著吐槽,沉悶的氣氛也隨之緩解了不少。在這之後兩人又聊了一會兒,才一起回到房間休息。

隔天早上,當四人一起進到教室時卻發現班森和安娜兩人正在爭吵。

「我有說錯嗎? 身為墨洛溫王室的直系子女,卻沒能繼承『統御』屬性,不就是因為公爵娶了那個來歷不明的女人嗎?」

「不許你這樣詆毀我的母親!」

面對班森的挑釁,安娜終於忍耐不住。水藍色的魔法陣出現,五顆法珠環繞在旁,隱隱散發出一股純淨的魔力。

「哦? 想打嗎?」

班森抬起下巴,故意俯視著憤怒的安娜。在他腳下暗紅色的魔法陣和六顆法珠緩緩成型。

「注定繼承不了公爵之位的廢物,也只能像這樣在學校對比自己修為還低的同學展現自己的威風霸道了,真是可憐呀。」

「你說什麼?」

安娜輕笑一聲,隨後腳下的魔法陣瞬間消失,彷彿剛才的憤怒都是裝出來的一樣。至於班森,被剛才那句話戳到自己的痛處了。他身為公爵家的三子,與自己的兩位哥哥相差了十歲有餘,繼承公爵之位的可能性近乎於無。也正是因為這樣,他看到諾瓦公爵的獨生女安娜才會如此不順眼。

「妳覺得會有人願意入贅給一個毀了容貌的公爵之女嗎?」

班森腳下的魔法陣散發出妖邪的魔力,暗紅色的火焰朝著安娜撲去。安娜也沒有想到班森竟然這樣大膽,想要再次釋放魔法陣也已經來不及了,只能看著那可怕的烈火燒向自己。

下一刻,一個漆黑的身影閃過,無數的劍光迎向那片煉獄之火,硬生生將其劈開。

「不論原因為何,像這樣從背後攻擊沒有防備的女孩子,是不是有些太沒風度了呢?」

弗蕾娜腳踏黑色魔法陣站在那裡,手上握著一柄黑色長劍,三顆漆黑無比的法珠環繞在旁。四周還有些許暗紅色的火焰散落在木製的地板上,尚未熄滅。

「怎麼可能…」

班森看到自己的魔法竟然被一個只有三顆法珠修為的女孩打散,震驚的不知道該說什麼。他雖然知道忒亞等人來歷成謎,卻始終認為他們之中最強的也不過忒亞一人。然而今天,自己雖然有留手,但這樣的魔法也不應該被一個三珠修為的女孩打破才對。

「全都住手!」

一陣狂風吹來,將灑落在教室各處的煉獄之火全部捲起,隨即匯聚成一顆風玉,將其泯滅。一位二十多歲的男性走進教室,隨後右手一揮,教室內被吹得七零八落的桌椅全部回到原位。

「我是本院風系主任蕭恩,希望剛才看到的狀況不要再發生,不然不論那個人是什麼身分我都不會輕饒。」

說完,蕭恩瞪了一眼班森,隨後又將視線轉向放出魔法陣準備與班森一戰的安娜。

「你叫班森對吧,把你的魔法收回去。」

「呿。」

班森一朝手,隱藏在弗蕾娜那柄黑色長劍上的暗紅色火焰紛紛飛回班森的手中。煉獄屬性的魔法對於器物有著嚴重的破壞性,尤其是那能夠隱藏並附著在器物上的能力最為棘手。他有自信如果繼續戰下去,不出三招之內弗蕾娜的那柄劍就會被自己熔毀。

安娜見狀,從虛空中取出一把水藍色的短杖,輕輕點在弗蕾娜的劍上。

《聖泉˙泉浴》

淡淡的水藍色薄膜覆蓋了劍刃,發出了淡藍色的光芒。很快的,水藍色的光芒逐漸轉紅,那層薄膜也化為暗紅色的液體滴落在地面上。班森見狀冷哼了一聲,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煉獄屬性在附著時會對武器本身造成損害,稍微淨化一下比較好。謝謝妳剛才出手幫忙。」

「沒什麼… 謝謝。」

弗蕾娜的語氣雖然有些冷淡,但那微微發紅的臉頰和揚起的嘴角已經把她出賣了。過去她也曾出手救助過他人,但換來的卻是無情的出賣。像安娜這樣真誠的謝意,對她來說是十分奢侈的東西。所有人回到座位之後,蕭恩開始進行今天的課程。

「雖然你三個人應該都已經知道了,但這我還是替年紀比較小的幾個孩子講解一下。修為達到四法珠是能與魔物一戰的最低標準,若是想與魔物戰鬥的話,輔助魔施展的器具絕不可少。至於法具的種類被區分為四種,擁有刀槍劍棍等型態的『魔武具』、擁有法杖、魔導書型態的『魔法具』、保護自己身體的『魔鎧具』,以及極為少見,具有煉製、探查等功能的』魔輔具』……」

蕭恩在黑板上寫上了一行又一行的文字,開始說明這些輔助器具的功用,以及學院的何處能夠買到這些東西。忒亞他們也聽的津津有味,由依和羅倫二人自然不必說,忒亞和弗蕾娜也是聽的嘖嘖稱奇。在過去的年代,除了修為達到一定程度後有『伴生法器』覺醒,或是能夠以特殊的能力煉製出器皿的人之外,一般人是不會持有自己的武器的。

在這之後,蕭恩讓其他三人取出自己的魔武具,並實際讓他們到擂台體驗使用與未使用時施法的差異。不過忒亞對於所有人都只持有著武器型的魔具這點還是有些疑惑。彷彿是看出他的疑惑,蕭恩特別走到他們身邊。

「有什麼疑問嗎?」

「為什麼他們都是以武器為優先,難道魔鎧具沒辦法製作出來嗎?」

「並不是這樣,魔鎧具雖然可以大幅提升自己的防禦能力,但只要穿上就會消耗大量的魔力。相對而言,魔武具和魔法具則是只有在使用魔法時才會起到作用,而且施法速度與強度的增幅,也能很大程度的增加自己的生存能力。」

「原來如此…」

蕭恩臉上帶著淡淡的微笑,暗自讚嘆忒亞的成熟。雖然剛才忒亞問的那個問題非常基礎,但因為他的修為未到四珠所以即便不懂也很正常。不過他原本以為忒亞會接著問他「那只要輪替使用這兩種魔具就好了呀?」。然而他卻只是自己陷入思考,顯然不是那種只會不斷從他人身上索取答案的孩子。

其實他並不知道,忒亞之所以沒問只是因為他知道未達七珠修為之前,就算是他自己也不可能同時駕馭魔武具和魔鎧具。

接下來的三天課程,在都蕭恩用心的講解下告一段落。萬族魔法學院是採取五天上課五天休息的模式,除了降低師資費用的同時,也方便學生能有自己的時間修練。

這幾天下來,這座廢棄的舊城也漸漸熱鬧起來。尤其那些專門負責建造與維修的商人和工人們紛紛進駐到城市裡,畢竟這裡對他們來說永遠不會缺乏工作和客人。

而忒亞此和弗蕾娜時正坐在木製的辦公室內,和一個身型粗曠的熊人族男子對談。

「我說小姐,您這樣的材料若只是想建造在校時的居所也太浪費了吧。『星岩』和『夜岩』的硬度和隔絕魔力的能力雖然好,但切割起來非常麻煩。這麼大的建築、步道和圍牆要是都用這種材料完成,再加上庭院用的土壤。就算我們一百名工人一起動工,也需要半個月以上才能完成…」

那名熊人族男子右手撐著額頭,看向桌面上的好幾張圖稿。在他看來這完全就是不懂事是的貴族小孩在胡鬧。這兩種岩石的價格雖然不算高,但切割起來卻都非常麻煩,而且因為密度很高的關係所以重量也不輕。雖然這座舊城近郊就有星岩的採石場,夜岩在天諾城郊外也能採集到,但確實是吃力不討好的工作。要不是忒亞開出的價格讓他很是心動,恐怕早就將這兩人趕出去了。

「如果我們能夠將石磚備好,並運送到施工的地點呢?」

「要是真的照妳說的那樣的話,十天內我們就能全部完工。另外也能替妳把『香木』製的內牆地板和『鐵木』製成的外牆全部完成。」

「那就這樣吧,從明天開始動工,這是訂金。」

熊人族的男子看著忒亞將整整五百枚銀幣放在桌上,吃驚的張大嘴巴。但還是秉持著專業精神將契約書拿出來,確認內容無誤之後兩人簽上自己的名字。

離開了那邊之後,忒亞和弗蕾娜又搭著馬車從城內的星岩和夜岩原石買下,並放到那片預定要建成宿舍的土地上。看著眼前這一塊塊十幾米高的黑白巨石,弗蕾娜第一次露出無奈的表情。

「這麼多岩石你覺得就我們兩個做的完嗎?」

「如果是其他石頭或許沒辦法,但是這兩種的話肯定可以。」

忒亞走到其中一塊純白的巨石前,將自己的魔力釋放出來,並將其凝聚成一條條細細的絲線,劃過眼前的白色巨石。下一刻,原本聳立在地面上的白色巨石分崩離析,變成一塊塊大小相同的長方形石磚。

「星岩雖然堅硬,但是卻能輕易的被星辰屬性的魔力劃開,夜岩也同樣如此,只需要細線一般的魔力劃過就會被一刀兩斷了。」

弗蕾娜也照著忒亞所說的做了一遍,果真如他所說的,黑色巨石就像豆腐一樣被輕鬆劃開,就連劍都不必使用。

「擁有這種屬性的種族大多都不會出現在中央大陸上,所以那些人族恐怕也不知道這件事情吧。不然絕對不可能拿星岩作為城牆和城堡的材料。」

忒亞笑著解說的同時,又一塊巨大的白色岩石化為無數石磚灑落下來。兩人就這樣一起忙到深夜,當他們回到宿舍時由依和羅倫都已經睡著了。

隔天一早,那名熊人族的男子帶著百名工人來到約定的地點,看到那些堆積如山的黑白石磚,每個人都有揚起一股無言的感覺。

「頭兒,你說這些磚頭到底是怎麼在一天之內運過來的…」

「管這麼多做什麼,開工!」

於此同時,忒亞等人正開開心心的跟安娜一起漫步在森林中。

「終於自由了,因為父親被召見的關係傭人們都不肯讓我出來。今天趁著女僕長休息,好不容易才溜出來呢!」

安娜今天穿著一件在森林中非常顯眼的水藍色佯裝,踏著輕快的步伐走在最前面,完全沒有在教室見面時那乖巧的模樣。

「其實公爵也沒有做錯,畢竟就算是近郊的森林還是會有魔物出現。」

「哼,別遇到D級以上的魔物的話根本就不會有問題!」

「說的也是」

忒亞回想了前幾天課堂上蕭恩所講述的關於魔物的資訊,魔物被依照魔力總量的不同,分為F-S七個等級,D級魔物以魔力來看大約與3-4顆法珠修為的人族相同,擁有五珠修為的安娜自然不太擔心。

幾人一路開心的聊著天,終於走到一座清澈的小湖邊。

「哇!」

「姊姊!可以玩水嗎?」

由依和羅倫兩人一看到小湖,興奮的拉著忒亞的衣袖。對此,他也只能面帶苦笑,將四張符咒丟出去,在岸邊隔絕出一片五公尺左右的安全的區域。

「不可以超過符咒的範圍喔。」

「「好!」」

兩個女孩一聽,開心的跳進湖水中嬉戲。

「雖然之前就知道妳很厲害,不過這些符咒真的很難寫呢,上次在家裡試著寫了幾張,差點把自己的房間淹沒了。」

「我是因為家族的因素才被強迫學習這些術法的,在這樣和平的時代裡面與其學習術法,不如像這樣自在的遊玩。」

忒亞將雙腳泡在湖水中,仰望天空,語意深長的說出了這番話語。

「真是的,妳明明年紀比我還小,怎麼總和父親說著類似的話呀。」

似乎是不滿意忒亞的態度,安娜有些不滿的嘟起嘴,去找湖中嬉戲的二人玩了。

「你沒有必要那樣說的…」

「有些時候,力量只會招致災難和毀滅。不論是在戰亂還是和平的時代,擁有過於突出的力量都不會是件好事。」

「忒亞…」

弗蕾娜坐到忒亞的身旁,輕輕摟著他的肩膀。兩人就這樣看著在湖中相互潑著水的三人。突然,原本在戲水的由依拉著另外兩人朝岸邊跑來。

「姊姊!有好多野狼朝這邊跑來!」

聞言,忒亞和弗蕾娜迅速的穿好自己的鞋子,把三人護在身後。而安娜也用魔力將三人身上的湖水抽乾,拿著水藍色的短杖和忒亞他們站成一線。

「羅倫,用纏藤保護好你們周圍的區域,不管發生什麼事都不要出來。」

「由依妳也是,如果有遺漏的魔物就在牠被藤蔓纏繞後,用那把短刀直接朝脖子砍下去。」

二人聽從忒亞和弗蕾娜的指示,在周圍布置起自己的防禦陣地。很快的,一群銀色長毛,身長二米左右的狼群的身影紛紛出現在視野之中。但下一刻,那些狼群卻像是沒有看到忒亞他們一樣,直接朝遠方跑去。

「怎麼回事,那些森林狼是攻擊性很高的D級魔物,沒有放過我們的道理啊?」

安娜對這突奇來的狀況皺起眉頭,一臉不解的向忒亞詢問。然而,此時忒亞只覺得背後一涼。從懷中取出八張符咒丟出去,化為八隻頭頂燃燒著白色火焰的白鴿朝四面八方飛去。

「快跑!」

說完,忒亞帶著眾人轉身就跑,安娜雖然感到疑惑,但還是跟著忒亞一起逃跑。但沒過多久,一道黃色閃電劃過天空,將忒亞放出去的八隻式神全部燒成灰燼。

「為什麼雷鷹這種C級魔物會出現在森林外圍呀!」

「別問了,快跑!」

忒亞的臉色非常難看,C級魔物擁有相當於5-6珠的魔力,而且加上身為魔物的霸道體格,只會比人族更難對付。只不過身後的雷鷹完全沒有放過他們的打算,魔物對於魔力高的個體異常喜愛,只要對方的魔力不超過自己太多的對象都會試圖捕食。

天空中的雷鷹觀望了一下,似乎認為幾人沒有危險,突然收起翅膀俯衝而下。對此,弗蕾娜和忒亞同時轉過身向上方跳去。

「「鏘!」」

一黑一白的長劍與雷鷹的爪子相交,擦出了些許的火花。以兩人豐富的戰鬥經驗,自然知道自己的斬擊對雷鷹起不了效果。於是下一刻,弗蕾娜在空中扭動身體,將魔力灌注在腳上踢向雷鷹的左翼;而忒亞也將連接著一串符咒的銀色苦無刺進雷鷹的身體。

「噫!」

雷鷹吃痛,用力揮動翅膀回到空中。符咒上的白色火焰沿著苦無,灼燒著雷鷹的羽毛。

此時,安娜也反應過來,高舉手中的短杖,身後出現數十柄由水凝聚而成的長槍,在槍尖部分有著急速的流動的水流,將殺傷力提高了許多。隨著短杖揮下,安娜身後的水槍全部向前射去。

大量的羽毛從雷鷹身上落下,雷鷹吃了大虧之後也沒有繼續追趕,直接轉身朝著遠方飛去。

「呼… 幸好沒有繼續追下來。」

「妳們沒事吧?」

落在地面上的忒亞和弗蕾娜看了一眼身後平安無事的幾人,都鬆了一口氣。但此時安娜卻有些不淡定了。

「妳們兩個到底怎麼回事! 雷鷹有多可怕妳們不知道嗎,竟然直接拿著劍去砍,腦袋裡到底在想什麼呀?」

兩人相互對視一眼,感覺有點莫名其妙,然而下一刻忒亞卻笑了出來。

「就算是妳找我們出來玩的,遇上魔物也只是運氣不好。即使我們因此受傷,也不會怪妳的。」

「我才沒有…」

被一語點破的安娜顯得有些尷尬,今天她溜出來之後覺得無趣,才跑去找忒亞她們一起到森林探險。遇上這樣的事情她的內心自然十分愧疚,尤其是忒亞他們在知道雷鷹的目標很可能是自己時,卻義無反顧的轉身迎戰讓她非常過意不去。

「反正也沒有出什麼大事,不過這件事情可絕對不能讓公爵知道哦。」

「要是父親知道就完蛋了,絕對不能讓他知道!」

弗蕾娜這樣一說,安娜緊張的抓住她的雙手,不斷說明諾瓦知道此事的話自己會有怎麼樣的後果。而這個時候,由依開心的拿著幾根雷鷹掉落的淡黃色羽毛走來。

「姊姊,這個送給妳!」

「謝謝。」

弗蕾娜輕輕柔了柔由依的的頭頂,將她交給自己的雷鷹羽毛收起來。幾人不敢多作停留,整頓好之後立即朝著舊城的方向出發。

0 條評論
    知道你想搶頭香,還不快來搶!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Connect with: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