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恆之星 第七章 悄然襲來的惡意(上)

回到城裡,忒亞等人和安娜道別,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你應該察覺到了吧?」

「野生的雷鷹絕不可能會放過我們,以牠高傲的性格,即使玉石俱焚也絕對會與我們死戰到底。那隻雷鷹恐怕是某個人的召喚獸或是使役獸吧…」

忒亞意味深長的嘆了一口氣,像這樣排除異己的行為,過了整整四千年卻依舊存在於這個世界上。

「那你覺得是哪一種?」

「那隻雷鷹應該是召喚獸吧。沒有受到契約制衡的使役獸不太可能會違背自己的意願放過獵物的。」

忒亞手抵著下巴,說出了自己的推論。召喚獸必須與施術者訂立契約,與其建立一道緊密的聯繫。在召喚者需要時,只需要根據契約魔獸的體型和強度支付所需的魔力,就能夠將其召喚到身邊。

至於使役獸則是被馴化過的魔獸,但因為並沒有訂立契約,沒有辦法召喚到身邊。但也正因為不用訂立契約,即使修為極低的貴族也能擁有強大的使役獸護身,雖然偶爾還是會傳出使役獸誤傷主人的案例,但相較於聘請大量護衛的經費來說,照顧幾頭使役獸顯然便宜許多。

「要查看看嗎?」

「沒有必要,這件事情讓安娜自己處理吧。畢竟那個人的主要目標應該不是我們,沒必要捲進去。」

「說的也是。」

談話結束,四人一如往常的吃完午飯。心情並沒有受到剛才那場襲擊的影響,用完餐後,忒亞向弗蕾娜表示自己有些事情要辦,就先行離去了。

(雖然說沒有必要捲進去,但像這種郊外暗殺貴族子嗣的行為要說沒有任何目的,我可不相信。)

確認無人跟蹤之後,忒亞再次出城回到他們遇襲的那座湖畔。

「想要收回召喚獸,至少必須將其召回自己身旁的百米範圍之內。如果那人的修為真如我所想的話…」

為了驗證自己的猜想,忒亞向天空灑出了大量的符紙。隨後,符紙幻化成一群散發著微光的蝴蝶向四面八方飛去,在以他為圓心的一百米範圍內翩翩起舞。

沒過多久,一隻小蝴蝶提著被灼燒過的羽毛飛回忒亞的身邊。

「帶我去找到羽毛的地方。」

查看了那根燒焦的羽毛後,忒亞對式神下令。一路上,他又從式神的手上拿到了幾根燒焦的雷鷹羽毛,並跟著這些羽毛的方向不斷前進。最終,他抵達了森林外圍一處雜草叢生的區域。

在這之後又經過一個多小時的搜索,忒亞終於找到一片被人清出來的空地,一旁的石頭上還殘留著幾滴鮮血。他解除了自己的術式,將式神的符咒一一收了回來,在這顆殘留著血液的石頭邊上猶豫了許久。最終,他取出了筆墨和白紙,開始在上面畫出了複雜的圖形。

在繪圖的過程中,忒亞腳下那個銀白色的魔法陣若隱若現,三顆法珠的形體也模糊不清。直到將整個圖完成之後,才消失無蹤。忒亞抹去了額頭上的汗水,將那顆染血的石頭放在中央。

將魔力注入之後,那個寫滿無數文字的正八邊形圖案發出光芒,一個個文字懸浮而起,在忒亞的面前重新排列組合。

「竟然是他… 為什麼要這麼做…」

看著這些文字,忒亞百思不得其解。那個人應該沒有傷害安娜的理由才對,做出這種事情對那個人也不會有半點好處。

忒亞回到了舊城時已經是傍晚了,然而讓他意外的是,弗蕾娜她們三人此時竟然站在杳無人煙的城門口等他。

「歡迎回來。」

「妳都發現啦?」

弗蕾娜回以一個無言的微笑,雖說他們現在修為盡失,但忒亞是個什麼性格她還是知道的。即使嘴上不說出來,但那些可能會傷害自己的人他若是不調查清楚絕對不會安心。

「知道是誰了嗎?」

「嗯,不過還有些地方沒能查清楚,等全部釐清之後再告訴妳。」

「天快黑了,先回去吧。」

忒亞見弗蕾娜沒有怪罪自己的意思,暗自鬆了一口氣。四個人用完餐後就回到自己的房間。接下來的日子十分平淡,諾瓦公爵被皇帝找去處理事情,還需要一個多月才能回來,蕭恩的課程依舊十分有趣,對忒亞他們來說也是受益良多。

這段時間,只要有空他們就會到那間別墅的工地幫忙,羅倫也照著忒亞的指示,在庭院中種植了不少的花草樹木,並細心的照料著。即便是上課日,只要一到放學她就會開開心心的跑來這裡,替植物澆水施肥。

終於,在十天之後,忒亞他們的新宿舍終於完工了。外牆全部都是以白色的星岩磚製成,鏽跡斑斑的大門也被拆除,換成以合金製成的精品。宿舍本身則是一棟兩層樓高,附有地下室和空中庭園的大型建築,建築面積高達了一千兩百坪。在忒亞的要求下,屋頂的部分全部採用尖形的設計,雖然對於不會下雪的諾瓦公爵領來說沒什麼意義,卻多出了幾分美感。

由於建築外部和內裝都使用木材覆蓋起來,幾乎看不出這其實是一間石造的建築,要不是建築本身過於宏偉,還真有種林中小屋的意境。

庭院的部分,在羅倫的努力下也布滿了青綠色的草坪,各式各樣的靈樹幼苗也被種植在陽光最為充足的幾個地方。就連見識過無數貴族府邸的熊人族工頭都不禁感嘆這間別墅的設計者,雖然他當初認為這間別墅的作工過於複雜繁瑣,不太願意接下這份工作。但見到如此完美的成品,身為這間別墅的建設者之一他的內心感到無比的驕傲。

「這些日子辛苦您了,這是尾款。」

「如果有機會,還希望能夠再次與妳合作。」

工頭收下15枚金幣之後,帶著工人們向四人道別,離開了這個地方。忒亞拿著自己的胸章劃過門旁的水晶板,鎖上的大門就這樣被打開了。仔細一看,那個學校頒發的胸章上鑲嵌了一顆透明的水晶。

「不論是圍牆那邊的大門還是這裡,只要對胸章上面的元素水晶注入魔力就可以進來了,胸章和水晶板上面我請人刻上特別的術式,除了我們自己之外沒有人可以使用。不過元素水晶非常昂貴,千萬小心不要弄丟了哦。」

忒亞說完,將三人的胸章還了回去。每個人胸章上的元素水晶顏色各有不同,都是從他提純後的元素魔石中精挑細選出來的高級品提煉而成。而那位加工者,諾瓦公爵麾下一位德高望重的煉金術師。最終兩人敲定,以一顆10枚金幣的金額將忒亞手中的四顆元素魔石提煉成元素水晶。

(要不是把元素魔石提煉成元素水晶需要七珠的修為,到真的不用花這筆冤妄錢了… 看來不趕緊把修為提升上去果然不行呀。)

忒亞暗自嘆了一口氣,這幾日的花費已經超出他的預料,原本的500枚金幣如今只剩下150枚左右,這還在節省了許多雜支的前提下。

「都先進去吧。」

甩開腦中的雜念,忒亞帶著眾人進到別墅裡面。踏進室內,一股木頭特有的清香撲鼻而來。寬敞的大廳中央放著一張長木桌,旁邊放著六張有靠背的椅子,另一邊放著一套共八人坐的沙發和矮桌。

在這之後,忒亞又帶大家著大家參觀各自的房間。

弗蕾娜的房間幾乎都是以黑色為基調,庭院的方向有一面落地玻璃,能夠直接看見庭院的景色。絲綢做成的床單、睡簾及蚊帳,以及用黑曜石雕製而成的水晶燈具無不顯現出設計者的用心。

「我知道妳不喜歡太亮眼的顏色,所以就特別叮囑要用暗色系的布料和家具,還喜歡嗎?」

「嗯…」

弗蕾娜臉頰微微泛紅,嬌羞的點了點頭。這些日子忒亞一直沒有准許其他人進到屋內,為的就是能夠給她們一個驚喜。不過在這之中,只有這個房間的窗簾整天都是緊閉的,弗蕾娜幾次想用魔力探進去都被阻止,如今看到忒亞為了她做出的種種努力,心中的感動不言而喻。尤其那一架鋼琴上的金色墮天使少女,顯然是由他親自繪下的。

這個二十坪大的房間內,還有一個石製的小平台,上面刻畫了直徑三米左右的魔法陣,在那個魔法陣的中心和八個方位上,都鑲有大大小小的暗魔石,陣法中心還有一個與胸章形狀相同的洞。

「修練的時候記得把胸章放上去,這個魔法陣的術式才會啟動。以目前的狀況應該能將暗元素的濃度提升十倍以上,雖然暗屬性的元素和妳的魔法屬性不完全契合,先忍耐一下吧。」

「已經很夠了。」

另外兩個孩子的房間都設置在二樓,其中,由依的房間設計的十分簡樸,除了在上面有一個圓形的彩繪玻璃之外,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不像弗蕾娜的房間有種奢華高貴的感覺。不過只要關上門窗,外面的聲音幾乎無法傳遞進來。月兔一族隨著修為提高,聽力也會逐漸上升。在這之前她都是靠著忒亞的隔音結界才能入眠,如今終於不用這麼麻煩了。

「姊姊偏心! 弗蕾娜姊姊的房間漂亮多了!」

「因為姊姊還幫由依準備了小禮物呀。」

忒亞小手一揮,儲物戒指裡面放著的三十多隻大大小小的兔子玩偶一個一個被取出來放在地上。在這之後,他又將房間角落那塊蓋著的布掀起來,裡面放著兩隻渾身雪白,眼睛呈淡藍色的小兔子。

「小兔兔!」

由依看到之後興奮的跑過去,蹲在籠子前面看的目不轉睛。忒亞看著籠子裡面的兩隻小兔子,臉上掛著淡淡的微笑。這是被歸類在E級魔物的『雪兔』幼獸,因為不具備攻擊性,因此時常被當作寵物飼養。

「上次教妳的魔法還記得嗎?」

「嗯!」

由依在忒亞的注視下唸起咒文,和眼前的兩隻雪兔訂下了召喚獸的契約。雖然雪兔不具備攻擊性,但畢竟還是屬於魔物,所以為了保險起見還是簽訂召喚契約比較妥當。在叮囑由依在晚上修練時必須坐在那個彩繪玻璃的下方之後,他便帶著羅倫離開了。

最後,二人終於來到羅倫的房間,在裡面放著各種大大小小的盆栽,就連陽台上也開滿各式各樣的花朵,與其說是房間倒更像是植物園。

「這些植物大多都是比較稀有的花卉或是靈樹的幼苗,如果要修練的話就到陽台去,在靈樹氣息的滋潤下修煉速度會比平時快上許多。」

「我會好好珍惜的,謝謝姊姊。」

羅倫給了忒亞一個大大的擁抱,把頭埋在他的胸前,直到心滿意足才放開他。

結束之後,忒亞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這個房間足有三十坪,一個石製的檯子上放著各個屬性的元素礦石以及提純用的器具。此外,一旁還整齊的排列著數百張已經完成的紅色符咒和清洗乾淨的硯台、毛筆。如果有人來到這裡,恐怕會將這裡當成武器庫吧。

和弗蕾娜的房間相反,這個房間的色調幾乎都是白色或金色,就連棉被和床簾上都有忒亞親手繡上的龍紋圖樣,顯得無比高貴。在房間的一角,和弗蕾娜房內相似的陣法上擺放著好幾顆大小不一的石塊。

「唉… 雖然幫她們把各自的修練場都做好了,自己的修練場卻毫無進展…」

忒亞走到法陣中央,不斷交換著石塊的位置,甚至還用上不同屬性的元素魔石,但無論怎麼嘗試都沒辦法將魔法陣的術式啟動。若是論刻印與術式上的造詣,他有信心絕對不會輸給任何人,但現在的狀況卻是苦於沒有適合的材料打造星辰屬性的修練場。

「果然,高山上受到星光沐浴的石頭,就算用上『增幅』的刻印也沒有真正的『星殞石』一成的效果呀…」

嘗試了許久之後,忒亞還是選擇了放棄。星殞石顧名思義是失去了魔力,成為隕石墜落在地的星星。上面附著了濃密的星之氣息,對忒亞的修為非常有幫助。但卻也因為十分稀有的緣故,價格昂貴不說,還具有一定的收藏價值,即使有錢也不一定能夠買到。

即使透過艾曼達和天諾拍賣場的關係,最終他也只得到了一顆拳頭大小的星隕石,也就是現在鑲嵌在胸章上面的這顆『星之水晶』。

「罷了… 即便不借助外力,距離四珠也不遠了。」

輕嘆一口氣,忒亞將桌上那些紅色的符咒整理好,一個人走進庭院裡面,在各處貼上符咒和自己煉製的器皿,一直忙到傍晚,他才將東西全部布置好。

回到屋內,悅耳的琴音傳來,優美的旋律中帶著些許哀愁,如同身在優美虛幻的夢境之中,無比幸福卻又虛無縹緲。忒亞走進弗蕾娜的房間中,默默聽著她的演奏。

「很美的曲子。」

「對不起,讓你一個人去做那些…」

「這並不是妳的錯,今晚就要突破了對吧?」

「嗯… 修為有些壓不住了,其實早在八天前就該晉升四珠的,只是…」

弗蕾娜一臉歉然,真要說她不緊張是絕對不可能的。不論隱藏的再好,在突破境界時她真正的魔力屬性必定會顯露出來。而這,也是讓她舉世皆敵,流亡逃竄的最根本原因。

「我都明白。」

忒亞走上前去,輕輕摟住她的肩膀。弗蕾娜這般懦弱的樣子他並不是第一次見到,最初相遇時弗蕾娜也是這樣壓制著自己的修為。無奈在眾多敵人的追殺之下,她終究是在戰鬥中不斷突破,最終還是達到了俯視眾生的高度。

用完晚餐之後,忒亞將由依和羅倫二人帶到弗蕾娜的房間,此時在那個小小的魔法陣周圍已經擺放了無數的器皿,四個方位上各有一個裝有符咒的木盒。兩人討論了許久,覺得既然遲早會隱瞞不下去,不如早點讓這兩個孩子知道真相。對此,弗蕾娜雖然不是很願意,卻還是同意了。她並不希望一直到彼此親如姊妹,無法割捨之後才因為這種事情反目,與其這樣還不如早點讓她們自己做出選擇。

「妳們等等站在我的後面,絕對不要超過我的位置。」

「「好。」」

兩個孩子有點緊張,忒亞找她們過來之前已經向她們說過,看完今晚發生的事情之後讓她們自己做出選擇。留下來在自己和弗蕾娜身邊,或是收下一筆金錢,離開他們。

雖然她們年紀還小,但也正因為這樣才更感到不能理解。至少在她們的印象之中,忒亞從來沒有如此嚴肅的和自己說話過。

「開始吧。」

弗蕾娜跪在法陣的中心,將胸章鑲入那個孔洞中。黑暗迅速的覆蓋了她的身影,一股妖邪無比的魔力肆虐起來。

「起!」

忒亞嬌喝一聲,雙手結印。四個木盒中那些血色的符咒騰空飛起,在空中排列成好幾個圓環,遏止住四散的魔力。身後的兩個孩子見狀直接坐倒在地,剛才溢出的那一絲魔力喚醒了她們最根本的恐懼,彷彿只要接觸到一點點就足以讓自己灰飛煙滅。

突然,又一陣魔力波動爆發出來,十幾張符咒瞬間化為灰燼。忒亞不斷操縱木盒中的符咒填補空位。隨著時間推進,符咒消散的速度越來越快,就連法陣中用來防止魔力溢出的器皿都開始崩解消散。

「羅倫,用斷魔藤圍住那裡!」

羅倫聽到忒亞的聲音,舉起她那顫抖的小手發動魔法。無數的青綠色藤蔓一層層交疊起來,將弗蕾娜所在的位置包裹成一個繭。而忒亞此時也因為過度使用魔力,嘴角溢出一絲鮮血。他腳下的銀白色魔法陣和其中兩顆法珠已經出現裂痕,但他還是忍著疼痛,將前些日子準備好的法器全部拋出,三十六支金剛杵被射向以綠繭為圓心的各個方位上。最後,他取出一柄銀色短劍看了一眼,用力擲向弗蕾娜所在位置的的面上。

「娜兒……別顧忌了,趁現在把第四法珠凝煉出來!」

忒亞吐出一口鮮血,腳下的魔法陣也即將破碎,他用盡了最後一絲力氣鼓勵自己曾經的戀人。下一瞬間,包裹著弗蕾娜的藤蔓、法器、符咒,全部回歸虛無,消失在黑暗之中。而此時,弗蕾娜踏著漆黑的魔法陣,手持一柄墨綠色劍刃的長劍,身上散發著一股危險的氣息。

四顆法珠繞著黑色的魔法陣旋轉,魔法陣內那名少女所站的地面已然崩解、山巒斷裂、河水乾枯,變成了一幅有如末日般的景象。

「咳咳……成…功了…」

忒亞癱軟在地,再次咳出一口血,直接暈了過去。弗蕾娜此時也閉上雙眼,那股陰邪至極的魔力逐漸變的柔和,慢慢回復到了平時看到的樣子。

「我知道妳們有很多事情想問,等忒亞醒來之後,我們再一起說明,好嗎?」

「「嗯…」」

兩個孩子還有些驚魂未定,那股轉瞬之間就會被吞噬的恐懼依然在心中揮之不去。弗蕾娜忍住眼淚,抱起忒亞癱軟的身軀放到自己的床上。

4 條評論
  1. 看了幾篇
    決定關注看看

    • 絕對不會讓大大失望的! 如果有哪些需要改進的地方還請大大賜教m(_ _)m

  2. 好像沒看到有屬性分類

    • 屬性分類嗎? 請問您是說下面的標籤嗎?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Connect with: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