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武俠】付劍其十一

六仔是這群護鏢之人中,武功最低的。

萬幸這萬里鏢局名號響、朋友多,行走江湖,靠的便這二樣。

六仔因為武功最低,做的便是推這鏢車的工作。

他有時會想,鎮日價這眼前的木輪滾動聲、無止盡的施力往前,會不會跟著他一輩子?

他不敢多想,但也厭惡了這一切。

步至翠逸林,大夥兒稍作歇息,六仔拿出水壺,咕嘟灌水。

正感舒暢間,一聲清脆笛聲入耳。

眾人正感奇異、但那笛音又有種放鬆功效,不禁個個隨之搖頭晃腦。

只見遠處一高瘦青袍之人,一面吹笛一面步近。

眾人此時才清楚見其面貌,只見清癯瀟灑、挺拔嶙峋。

「諸位安好,在下李若衣。」那人道。

領鏢之人是萬里鏢局局主萬里漠最信任之手下,名黃振。

「幸會!不知李兄有何指教?」

「魚有兩面,鏢無二趟,是不?」李若衣道 

「是。」

「是故,煎魚似治國,同意?」

黃振一頭霧水。

「魚翻面翻得多了,就會碎掉,義同治國,多令急躁,國必亡。」

黃振粗人一個,聞此言完全不明,只知眼前之人,欲奪鏢。

「說予你知,是要你知道我百玫宮內心真意,下黃泉也不枉。」李若衣說。

眾人一聽百玫宮,全都起身、手握兵器。

李若衣微笑,「時候到了。」

眾人在這「了」字未完的同時,皆感到李若衣的笛子劃過自己脖子上動脈,爾後眼前之景只剩一片紅色。

六仔躲在鏢車後面,心裡頭只有還未寄給雙親、自己省吃儉用存下來的薪餉。

「小兄弟,我可不聽你最後之言,別了。」

六仔只見李若衣的笛子在眼前一晃,旋即是「叮」地一聲。

李若衣已身在數丈外,瞪著眼前之人,「無花掌?」

白言一抹漫笑,「倒不知百玫宮欺侮起弱者來了?」

「這鏢我要定了。」李若衣說。

「你奪什麼鏢,與我無關,但你殺太多人,我看著不高興。」

「留這小子一命,鏢隨我,請吧。」李若衣道。

白言對蜷縮在地上的六仔說:「走吧。」

二人漸漸消失在樹林盡頭。

自此六仔便習武於白言。

————————————————————

付一劍覺得自己最近的狀態極度不佳,他常會聽到耳邊冒出奇怪的聲音。

這一日,被一群兇徒圍住。

他連自己怎麼會在這裡、甚至他們為什麼圍住自己都搞不清楚。

他只知耳邊那惱人的人聲不停出現。

「住嘴!」

這群兇徒看著付一劍對著空蕩蕩的空氣怒罵著。

「付一劍瘋了!砍死他!」眾惡人如潮般湧來,兵器招呼上了他。

他眼前的景象是,整個世界被切割成好幾個形狀不一的碎片。

但那之中隱約能看見刀尖劍尖正接近自己。

他直刺出一劍。

越來越多兵器跟招式朝自己而來,他就出一劍。

在惡鬥之後,他頹坐路邊,才知道。

自己竟然在發病同時,由敵人的攻擊自創了這永遠只出一劍的劍法。

不管來招為何,他就直挺挺地刺出一劍。

而這劍刺的方位永遠都一樣。

「竟然跟我的名字一樣。」他這笑容讓自己覺得人生真的是矛盾的。

那二十幾名兇徒的胸口,都有著一模一樣的劍痕窟窿,倒是來不及後悔自己為什麼招惹付一劍了。

2 條評論
  1. 終於看到新篇了

    • 感謝支持~~~:D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Connect with: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