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手教室 第二卷 授課開始 第九章 決心

在清賢被打成黑炭的瞬間,地上的符文猛然發出白光,如蛇一般蠕動、伸長,瞬間封鎖住整個空間,將原本會被傳送進修羅道的他攔住,同時也讓他的傷勢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復甦,只留下一身的焦痕。

如此迅速的復活程序著實驚艷了清賢一把,但他還來不及感嘆,下一波攻擊就紛至沓來,小惡魔們看準他復活的那一刻默契十足地投出新凝聚的火球,反應不及的清賢再次被火球淹沒,又一次倒在地上。

「你給我認真點啊!我只有說過要活過十分鐘才算及格,可沒叫你傻傻地當活靶!」冷月大聲喝斥,聲音勉勉強強傳進正在復活的清賢耳中。

「不要、哈……當、活靶。」因劇痛而意識矇矓的清賢下意識重複她的話,勉力撐起身體,瞇著眼看向即將飛來的火球,深深吸了一口氣。

「那就要、躲開!」他強迫自己專心,將大腦運轉至極限,仔細觀察每一隻惡魔投彈的動作,同時磨利自己的感知,深入地分析《直覺》所帶來的預警。

然後再次被轟成焦炭。

「……我後來又被反反覆覆轟死了十幾次,直到她宣布訓練結束我才能離開,就拖到現在了。抱歉讓你們久等了啊!」清賢先為自己的遲到致歉,再抓了抓正在自然恢復中的臉頰,豁然大笑:「哈哈哈,結果她提出的存活十分鐘我還是沒能及格。好嚴格啊!真受不了,哈哈哈哈!」

在歷經了那樣的訓練之後,清賢再次了解到,自己與高手之間的差距可說是雲泥之別,那個當下自己幾乎甚麼都不能做,只能單方面的挨打。雖然早就心知肚明,但他今天再次體會到,冷月說的『變強去找人家報仇。』是多麼遙不可及的目標。

「實在無法想像自己跟他們一樣強的樣子啊。」笑聲漸歇,清賢低下頭,用兩人聽不到的音量自嘲,隨即又抬起頭,想問問今天的目的地,卻發現他們抿緊雙唇,額頭青筋直冒,雙手大力握拳,握到指節劈啪作響,握到連雙肩都止不住地發抖。

氣到發抖。

「她……她當她是甚麼人啊!怎麼能這樣對你!」曉露忍不住心中的憤怒,朝著不知位於何方的冷月大吼。

「……咦?」清賢愣住。

「……之前我以為他們是因為可憐你才讓你進來的,這麼看來,他們根本就是在把你當出氣筒吧!」孟喬盡可能保持冷靜,卻還是止不住話語中的怒意,他用力抓住清賢的雙肩,看著他的雙眼,眼神凝重,與之前的打鬧截然不同,「喂!清賢,你趕快離開那裏吧!那群人根本就是瘋子,說甚麼在幫你訓練,連續兩天把你打得不成人形,這會造成心理創傷啊!」

「呃、這……不……」清賢急急忙忙想解釋,但曉露不給他機會,她也靠過來,抓住他的雙臂,跟孟喬一起大力搖晃,「阿清你不需要這樣委屈自己,你明明就甚麼都沒欠他們,幹嘛要理那些神經病?」

「對啊——啊!還是說你怕離開那裏會被玩家追殺?如果是這樣的話也不用擔心,只要別進城就行了,反正根本就沒多少人知道你的長相,再來只要離玩家們遠一點,避免被鑑定到就行了。」孟喬以為他是顧忌這點才不願意走,連忙提出解決方案。

兩人一直晃他,晃的他頭昏腦脹,清賢趕緊拔出雙手,用力按住他們的頭,「你們冷靜點聽我說!我不是被強迫的!」

「嗚!」「嗯——」孟喬悶哼一聲,曉露面露享受。

「我會想要幫他們是因為我不想看他們被困在遊戲裡難受的樣子,不是因為我怕被其他玩家追殺。」清賢難得露出認真的表情

,就自己的動機侃侃而談:「如果只是怕被追殺,大不了就不要玩啊!又不是我被困在遊戲裡。」

「可是你跟他們又不熟,為甚麼要這麼挺他們?」頭被死死按住的孟喬問。

「對啊對啊,為甚麼?」曉露附和,臉上掛著同樣的困惑。

「……因為他們的處境讓我想起以前的我。」

此言一出,兩人瞬間沉默。

玩家們結伴往來於大道上,嘻笑打鬧聲不絕於耳,三人卻低著頭,面容苦澀,回想起不堪回首的往事。

「……你們還記得我以前的樣子嗎?」

清賢的悲傷一閃即逝,嘴角勉力揚起,露出純真的微笑,手掌在自己平坦的腹部前懸空畫出一道弧線,「你們還記得我們的老同學們是怎麼稱呼我的嗎?」

「……」曉露保持沉默。

孟喬猶豫了一下,還是老實說出口:「……孕婦、胖呆……吧。」

「你還記得啊,那些還是最好聽的喔!」清賢故作開朗,但聲音裡卻有一絲微不可察的顫抖,像是一個快要氣哭的人正在強顏歡笑,「其他還有很多呢!書呆子、肥宅也很常有人說,但更多的人根本就不想跟我說話,好像只要跟我說話就會感染細菌一樣……除了你們以外。」

「那是因為那些人根本就不了解你!你絕對不像他們說的那麼糟糕!」曉露大聲反駁,但清賢只是搖搖頭,「我當時的身材確實不好看,而且我也不是個擅長認識新朋友的人,這些是『事實』,而他們也只需要知道這幾項『事實』,就足以構成討厭我的理由,而這也是當時讓我最憤怒的事。」

說到這裡,清賢閉上眼,數年之前的記憶清晰宛如昨日,化為針一般的疼痛刺向他的胸口,痛得他喘不過氣。

他使勁深呼吸,像是要用空氣填補心中的空洞,壓抑住那心碎般的痛苦,再嘗試性的張了張嘴,確認自己已經不再顫抖,才睜開眼,平靜的說:「在那個時候,我非常希望能夠有人為我出頭,好希望有個人能夠向我伸出援手,即使只是來跟我說說話也好。而現在,希望塾裡的那些人也面臨相同的處境,他們被困在遊戲裡,與無數的大公會為敵,人們只想要他們的資源,沒有人真的願意救他們出去,所以我想要成為那個可以幫助他們的人。」

孟喬跟曉露再次沉默,他們很想反駁這番話,但他們也見識過當時的慘狀,那段艱辛並不是他人可以輕易否定的。

清賢把手移到他們的肩頭,誠懇地直視他們的雙眼,說:「我相信他們,我也相信他們要我做這樣的訓練是有意義的,你們可以支持我的決定嗎?」

兩人一同回應他的目光,四目逡巡,試圖從他臉上找到一絲勉強的痕跡,但卻只看見淡淡的悲傷與深切的堅定,沒有一絲一毫的偽裝。

他們彼此對視一眼,不約而同地露出苦笑,明白自己該如何回應他了。

2 條評論
  1. >我後來又被反反覆覆轟死了十幾次
    好慘

    • 真滴慘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Connect with: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