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武俠】付劍其十二

【長篇武俠】付劍其十二

「或許成都的小鄉村裡,一個母親正打著小孩的屁股,因他偷糖吃;或是京城裡,聖上因錯誤的訊息,下詔處死了個忠臣,進而造成了民不聊生;或是……。」

「你到底想告訴我什麼?」何問因道。

「我也不知道,妳知道嗎?」付一劍道。

「這問題是我先提的。」

「我們一直在不知道很多事,但又一直在知道很多事。」

「是,你是否想告訴我,這世界的現實、和我們腦中的現實,其實很不一樣?」

「或許可以這麼說。」

「那有什麼辦法?」

「吃飽跟開心而已吧。」付一劍道。

「複雜的現實、舒服的音樂、看淡的往日情,怎樣都好。」

「我一直覺得,有個東西在『那裏』等著我,等我去把它找出來。」

「你覺得是真理還是命令?」

「我以前覺得兩者都是,但現在感覺,那好像是個『會讓我腦袋開個洞』的力量,可能在遇到之後,我就能輕鬆點了。所有舒服的東西都會流進來。」

「你是不是覺得『現實』是可以被量化跟計劃的?」何問因問。

「有時候會這麼想。」

「但當你專注在那計畫之中,你就跟世界沒有關係了,但又相當地有關係。」

「是。」

「那人的情感呢?這是最無解的東西。」

「是。情感危險、迷人,而且它天生就在那邊。」

付一劍望向天空,心想自己因無解的情感漩渦和脆弱時刻做出的不可逆之事,組成了現在自己的人生。

「妳認為人是什麼組成的?」

「經驗跟回憶吧。」

付一劍點頭,啜酒,爾後昏去。

———————————————–

莫書自從逃出生天、收到平帆那張二句之紙後

便匿於鄉間,改寫詩詞。

翠峰邈立、雲霧謎佈,倒是個激發文人靈感的好地方,是故

他藉這些詩詞的出售,生活過得不錯。

這日小酌於酒樓,一俊挺瀟灑之男子步近他,坐了下來。

「衝撞,請問是莫書先生麼?」

莫書見眼前之人清癯灑脫,但眼神之中竟有股哀傷。

「是,不敢請教大名?」

「在下易默。」

「易兄弟,一同飲酒,意下如何?」

二人歡飲、肥雞美肉啖之不停。

「莫兄可知前幾代有個名滿天下之人,名韓中?」

「知。」

「此人著書無數,江湖大小事,萬事皆錄。」

莫書瞇起了眼,道:「倒不知易兄弟真意?」

「在下受教於前代師父常修心門下,敝派祖師元淳之精於易術,是故,我們弟子們亦得修習此藝。」

「明白。」

易默啜了口酒,緩緩地道:「天下之事,怎非吾等關心?算了老半天,總算知道一些走向,但這付一劍,卻怎麼都算不出來。」

莫書點頭,心中有異感。

「在下誠心祈望莫兄,將付一劍這人之事記錄下來,說為將來借鏡或江湖野史都好,但在下覺得此人必錄。」

莫書點頭,道:「盡螻蟻之力,但必行!」

易默微笑道:「自知兄臺諾逾千金,共醉吧。」

在大醉的隔天,莫書想起那醺醉恍惚的情境裡,有這麼段對話。

「付一劍曾修習過向雨生的三掌,就快參透這艱澀的第三掌,卻在一次鬥毆之中,自創了『一劍』。」

「向雨生的三掌、三劍、三拳皆是進攻、防守與這難以參悟的第三式。但付一劍竟在快要參透第三式之前,就自創了劍法。」

「恩。」莫書回。

「他這一劍,已超越防守、進攻,甚或可說這第三式,不論對方出什麼招,盡皆一劍而出。」

莫書雖不明武功之類,但天生聰穎,聞言道:「這靠的莫不是內力?」

易默點頭,「莫兄果真聰明。」

爾後是冒上腦門的酒中米味。

0 條評論
    知道你想搶頭香,還不快來搶!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Connect with: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