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恆之星 第十章 校內競技(下)

接下來的這幾天,忒亞除了到學校上課以外,幾乎都窩在自己的房間裡面準備校內競賽時要使用的物品。羅倫也沒有閒著,她從自己房間的櫃子中找出了附有各種效果的植物種子,分類之後分別放在儲物戒指內的小盒子中。

另一邊,由依和弗蕾娜每天下課之後,都會在庭院訓練體術,為了方便練習,忒亞幫由依打了一把太刀,讓她隨身攜帶,甚至為了應對可能發生的魔物戰,還在她的鞋底上裝上能彈出刀片的機關。

幾人都用自己的方式做足了準備,一直到校內競賽開始的前一天晚上,忒亞約了弗蕾娜到庭院進行比試。

「只比劍術,不能使用魔力哦。」

「真是難得,你不是認為魔法凌駕於各種武技之上嗎?」

「畢竟現在修為大不如前,不如趁這個機會把過去沒有掌握的技巧練熟。」

「我可不會放水哦?」

「求之不得!」

兩人相視一笑,各自轉身向後方走去。忒亞身上依然穿著那件白底金繡的龍紋和服,而弗蕾娜今天也換上了一套黑色為底,用銀線繡著熾天使的和服。一黑一白,擁有絕世容顏的兩人再次轉身,而這一次他們的手中卻握著各自的伴生法器。

忒亞手中的長劍上,七顆寶珠如同天上的星星一般閃爍著;弗蕾娜的配劍,劍刃的部分變成了翡翠般的顏色,上頭刻畫的魔法文字散發出一股無形的壓迫力。

「由依,看好了。」

「羅倫,感受草兒們傳達給妳的訊息,讓幻魔花盛開吧。」

羅倫輕輕點了點頭,生命的氣息迅速的遍布在庭院的各個角落,一朵朵淡藍色的鮮花在夜空下綻放。

在花朵綻放之後,花粉飛散在庭院之中,形成淡淡的藍色霧氣。

「你還是這麼謹慎,我們不過就是比比劍術而已,需要用到幻魔花嗎?」

「幻魔花盛開時能夠擾亂周圍的魔力波動,就算有七珠修為也探不出庭院內的動靜。不知道為什麼,最近我總覺得有點不安…」

「我覺得你有些多慮了…… 不過要是幕後黑手真是你手中的那個人,這樣的防備還挺合適的。」

「時間不多了,開始吧。」

「小心了!」

話音一落,弗蕾娜身形一閃,碧綠色的寶劍毫不留情的揮向忒亞的脖子。

「鏘!」

忒亞左手持劍,將弗蕾娜最初的一擊架開,兩把劍在半空中摩擦出大量火花。隨後,兩人各自向後退了一步,再次舞起手中的劍。

此時,由依和羅倫兩人已經目不轉睛的看著在庭院中揮舞長劍的兩人。由於過招的速度過快,他們的動作已經很難用肉眼跟上了。由依一對白色兔耳已經高高豎起,以聲音辨別兩人的位置和動作;另一邊,羅倫站在翠綠的魔法陣上閉緊雙眼,消化著庭院內的花草樹木反饋給自己的訊息。

雖然忒亞和弗蕾娜已經說過不使用魔力的規則,但兩人卻都讓自己體內的魔力快速運行,藉以強化自身的行動速度和身體能力。

二人的劍技十分優美,時不時會配合轉身和跳躍的動作,但卻完全不妨礙揮劍的節奏。與其說這兩人在比試劍技,更像是在表演一段劍舞。碧綠與銀白的寶劍、漆黑與雪白的身影不斷交錯。

過了一個多小時,比劍的兩人才終於停了下來。

「呼… 果然還是比不過妳,劍術的造詣差太多了。」

「你也沒有盡力不是嗎,雖然平時在學校時需要偽裝起來,但是比劍時應該沒有必要吧?」

「說的也是,已經這樣兩個多月,都成習慣了。」

忒亞說完便直接將胸前的掛墜扯斷,背後那兩對白色羽翼和尾巴再次顯露出來。為了不讓別人發現自己的變化,忒亞平時都戴著刻有『隱藏』、『迷幻』效果的胸墜,將自己的翅膀和尾巴隱藏起來,只有在洗澡時才會取下。

「已經不需用了嗎?」

「嗯,畢竟法珠是不可能隱藏或是偽裝的,如果認真戰鬥的話,這個祕密終究還是會暴露的。與其讓他人猜測為什麼要特意隱藏,倒不如當成突破時的自然狀態更為合適。」

聞言,弗蕾娜露出淡淡的微笑。幾天前,忒亞終於將那些刺客背後的主人身分說了出來。起初,羅倫和由依還不願意相信,但聽忒亞把事情的原委和利弊全部說明出來之後,她們還是相信了忒亞的話。只不過在忒亞解釋那些人想把自己綁走,讓自己生下帝國皇室的子嗣時,就連弗蕾娜都忍不住笑了出來。

「不過現在諾瓦公爵回來了,就算那個人想要耍手段,也不可能在明面上針對我們了。」

「是呀,畢竟這所學院中地位最高的,還是諾瓦公爵嘛。」

「好啦,今天的訓練也差不多了,去洗澡休息吧。」

忒亞說完,就直接向屋子的方向走去。

「可以呀,我和你一起洗澡吧!」

弗蕾娜帶著兩個孩子追上了忒亞的腳步,但她說出口的話卻讓忒亞的腦袋瞬間空白了一下,甚至回想起當初弗蕾娜擅自闖進浴室時的那一幕。

「說…說什麼傻話,別再開這種玩笑了!」

忒亞紅著臉頰,迅速的進到屋內。由於當時為了追求浴池的性能,忒亞動用了大量的火魔石和水魔石才將這座媲美私人澡堂的浴室建好。也因為這個原因,整間別墅只有這裡能夠進行盥洗。至於洗手間,忒亞則是在每個人的房間都配置了,他還記得由依她們看到那個能夠以水流沖掉排泄物的馬桶時那個驚訝的表情。至於那些被沖掉的排泄物,則是暫時性的儲存於庭院的某處,並以術式將其分解後成為花草樹木的養分。

拖著疲憊的身體,忒亞走進了大浴場並脫下和服。對鑲嵌於壁面上的兩顆魔石注入魔力後,溫熱的水從上方灑落下來。稍微沖洗了一下之後,忒亞進到了浴池之中。

「唉… 當初真的應該將這裡分出男女使用的區域的。」

忒亞靠在浴池的邊緣放鬆全身,腦袋裡不禁想著這間別墅還有哪些可以改進的地方。過去的這幾個月,他幾乎每天都會將之前囤積的元素礦石進行提純,並交由艾曼達進行拍賣。而且每一個元素魔石的品質都極高,成為了天諾拍賣場的熱門拍賣品。也因為這個原因,現在忒亞已經完全不擔心生活開支的提了。

只要是元素礦石,想要提純使其成為元素魔石並不困難。但是元素魔石之中,只有一成可以加以精煉成為元素水晶。而這之中最主要的原因就在於想要得到高品質的元素魔石,高品質的原石和提純者的功力缺一不可,有很多高品質的元素礦石因為在提純的過程中受到損壞,永遠失去了成為元素水晶的資格。

而那些擁有足以將元素魔石提煉成元素水晶的煉金術師們,基本上也不會特意買下大批原石進行提純。畢竟如果不先將原石進行堤純,就無法確定那些裡面是否有能夠在提純後進行精練的高品質原石。

正當忒亞沉浸在這些想法之中時,一股不祥的預感油然而生。他瞬間睜開眼睛,十二張符咒從戒指中飛出,在浴場的大門封了整整三層結界。隨後,又從戒指中取出了一件純白的棉質浴袍穿在身上。

下一刻,在朦朧的霧氣中,一個黑色的身影走進浴場。當她觸碰到結界的瞬間,形成結界的符紙瞬間崩解消散,三層結界彷彿完全不存在一樣被輕易突破了。

「真是的,需要害怕到這種程度嗎?」

「要是妳平常也像這樣,我就不用這麼緊張了…」

弗蕾娜輕笑一聲,身上穿著一件黑色棉質浴袍走向旁邊的淋浴區。

「畢竟穿著衣服入浴比較沒有這麼舒服嘛,而且我都不介意了,反倒是你異常在意,明明以前…」

「以前我們從來沒有一起入浴過,而且妳也從來沒有在我面前更衣過好嗎!」

「不過以前我洗澡時都在你的魔力感知範圍內,以你當時的修為應該可以清楚的感知到我的一舉一動吧?」

「…」

忒亞別過頭去不再說話,過去他確實都會確保弗蕾娜睡覺和洗澡時都待在自己的魔力感知範圍內,因為在做這兩件事情時也是弗蕾娜最沒有防備的時候。但是這麼做的初衷是為了要保護弗蕾娜,可現在被這樣子一講到真的是有理說不清了。

當然,弗蕾娜並沒有認為忒亞是為了偷窺自己的隱私才這麼做,就只是想稍微捉弄一下他而已。

沖洗完身體之後,弗蕾娜也進了浴池中,坐到忒亞旁邊。

「你覺得我們有可能擠進前50名嗎?」

「如果我們都動用實力的話肯定沒問題,但考慮到那個人在場,只拿出五成左右的實力比較妥當…」

忒亞說到一半就陷入沉思,如果可以的話,他是真的想帶弗蕾娜和兩個孩子到外界去看看。去見識那些壯麗的山河美景、去感受那些不同的風土民情。

「忒亞,要不然我去…」

「不許再說這種話了,知道嗎?」

弗蕾娜深吸一口氣,終於鼓起勇氣說出了內心的想法。但才剛剛開口,一根纖細的手指已經輕輕抵住了自己的雙唇。她有些訝異的看著手指的主人,卻發現忒亞的眼神中隱隱透著些許的怒意。

「現在已經不是那個戰火連天的時代了,如果敵人主動出手的話到是無訪,但我們絕對不可以成為先出手的那一方。這裡是人族的國家,那個人在這個國家之中恐怕也有著相當的威望。要是他離奇失蹤,恐怕就連帝國王室都不會安靜的看著了。」

「我知道了… 對不起。」

「倒也不是妳的錯,只不過是有些人為了自己的仕途而將他人白骨作為台階的這種行為妳無法理解罷了。」

弗蕾娜像是個做錯事的孩子一樣低著頭,忒亞倒也沒有責怪她,只是伸手摸了摸她的頭頂。這時他才注意到,弗蕾娜頭頂的左右兩側,各有一個不明顯的突起。

「果然… 妳也和我一樣,會隨著修為提升回到自己原本的型態對吧?」

「嗯… 角的部分應該要七珠之後才會長出來,但是……」

弗蕾娜沒有說下去,在浴池之中站起來背對忒亞,解開了自己的浴衣。將她潔白如玉的背部露了出來,肩胛骨的部分已經長出不少黑色的羽毛。

看著那些彷彿能夠將光亮全部吸收的黑色魔羽,忒亞終於明白了弗蕾娜心中的擔憂。擁有這樣漆黑羽翼的種族,除了極其罕見的墮天使之外,就只剩下最上位的純血魔族而已。

「雖然當時大多數的種族對魔族都不太有好,不過都已經過去四千年了,難道安娜對妳不好嗎?」

「我知道… 可是心裡就是有些不安,你又不是不知道…」

「嘩啦!」

弗蕾娜帶著眼淚轉過身,然而忒亞卻直接滑了一跤落到水中。幾秒鐘後,忒亞怒氣沖沖、滿臉通紅的在浴池中站起來。

「不要在沒穿衣服的狀態下轉過來呀!」

聞言,弗蕾娜低頭看向自己赤裸的上半身,頓時小臉一紅。

「你可不可以不要總是在意這種事情啊!」

弗蕾娜嬌喝一聲,將自己的黑色浴袍重新穿好。而這個時候,由依和羅倫也進到浴場了。

「姊姊,我們也進來囉!」

「洗澡了!」

兩個孩子進來之後,熟門熟路的跑到淋浴區去了。浴池中的兩人四目相對,不約而同的笑了起來。

「晚上… 一起睡嗎?」

「可以呀,好久沒有一起睡了。」

弗蕾娜笑著答應了忒亞的提議。兩人幫由依和羅倫洗完頭髮之後,就先離開浴場了。深夜,弗蕾娜整理好自己的物品後,換上一件睡裙進到了忒亞的房間中。

「妳來啦,稍微等我一下哦。」

忒亞坐在石製的檯面旁,在一柄銀色主體的短劍上刻出一個個上古密文。在旁邊的檯面上,數百張的符咒和十幾支銀色金剛杵整齊的陳列在上面。

「明天開始的創造賽,以妳和羅倫的能力想要得到好成績並應該不難。但是後面的擂台賽對我們很不利呢…」

「是呀,我們的修為只有四珠,那兩個孩子只有二珠。擂台賽越到後面比賽的間隔時間越短,不論是魔力的總量還是回復魔力的速度都比不上那些五珠、六珠的團隊。」

「看來必須思考該怎麼節約魔力了呢…」

在這之後,兩人又討論了諸多的戰術和策略,一直到深夜才睡去。

2 條評論
  1. 不錯的作品
    加油!關注了

    • 謝謝大大的關注>////< 我會繼續加油的!!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Connect with: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