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恆之星 第十二章 創造賽(中)

布置完四周的結界之後,忒亞等人開始建造自己晚上要居住的簡易小屋。這倒是讓負責策畫的教師們有些頭疼。在他們的計算之中,忒亞的小隊被歸類在會在短期間被淘汰的隊伍之中。要是真的就這樣讓忒亞等人開始進行防衛戰的話,後面的賽程勢必會受到拖延。

「事到如今只能將賽制劃分成兩個階段了,只要學生們能夠鎮守住自己的據點一個小時就視為第一階段通過,在那之後讓全部通過的學員一起參加第二階段的正式賽吧。」

「似乎也只能這樣了… 到底是誰把那幾個女孩排到淘汰組的啊?」

「正常情況下,你覺得兩個三珠、兩個二珠修為的孩子能這麼輕鬆的擊倒魔物嗎?」

負責策畫的教師們開始爭論,要是這一次的校內競技選拔賽不能完美落幕,對他們而言是非常糟糕的一件事。畢竟這種最基本層次上的錯誤,已經足以讓他們失去手上的工作了。

「無訪,讓她們繼續下去。」

「「「公爵大人!」」」

教師們看到諾瓦走進會議室,立即起身行禮。而諾瓦只是揮了揮手讓他們不必如此,自己走到會議室正中央的位置上。

「將學生入場的方式稍作更改,每有一組學員遭到淘汰,另一組立即補上。雖然本校四珠之上的學生並不少,但實戰經驗不足,能通過這層考驗的學生並不會像你們想像中這麼多。」

諾瓦的一句話,讓驚慌失措的教師們重新冷靜下來,並開始評估各個參賽隊伍的實力。見到這個狀況,諾瓦只能在心中暗自嘆息。帝國的陋習終究是流傳太久了,明明讓學生們各憑本事,展現出自身實力即可,卻非要像這樣讓弱小的學員先上場,來加以襯托那些在豐富資源下修為迅速提升的貴族子女。他之所以不事先和那些老師們告知忒亞等人的實力,就是想讓他們知道修為和身分並不能證明一個人的實力。

教師們在他的指示下,重新安排了整個比賽的流程。很快的,除了忒亞之外的十五支小隊都在魔物的襲擊下退場。

『緊急通知:

有鑑於各個小隊的實力差距太大,經過校內競技委員會的討論,將會針對賽制進行些微的更改。包括本場參與的學員在內,只要能夠在一個小時之內在魔物的幹擾下建立起防禦陣地,便能參加接下來的正式賽。正式賽的評分標準將會提高。學員必須在五天之內守住自己建立的據點,至於據點建立的時間,也必須要八個小時之內完成。此外,正式賽中出現的魔物等級,全部都將會是E級至C級不等,請學生們嚴加注意自身安全。』

這則消息一出,忒亞等人自然成為了第一個通關的小組,但他的臉色卻不太好看。

「公爵真的打算這麼狠心嗎……」

「怎麼了嗎?」

弗蕾娜有些不解的走到忒亞身旁,剛才的廣播雖然非常突兀,但跟『狠心』兩個字應該勾不上邊才對。

「之所以說他狠心,是因為改變賽制這件事情本身就是他計畫中的事情。以他對我們的理解,沒有道理把我們和那些淘汰組的學員排在一起上場才對。也就是說他根本就沒有告知過策劃的其他教師們關於我們的資訊,才會出現這樣的判斷錯誤……」

忒亞沉著臉開始解釋,對於諾瓦利用他們來更改賽制這件事情本身他並沒有什麼怨言,但是像這樣突然平白無故的增加了兩天的賽程,對於這些未滿十八歲的孩子們來說絕對不可能準備周全。雖然大多數的學生都擁有儲物戒指,但是裡面也不可能會平白無故的多備上兩天份的水和乾糧。也就是說,諾瓦的這個決定,會讓很多沒有事前準備的學生因為最根本的糧食問題無緣在正式賽程中得到應有的成績。

而且,魔物的等級也遠遠高出了他的預料。C級的魔物雖然肯定不會太多,但那些普通的二珠、三珠的學員遇到的話很可能會有生命危險。

至於忒亞等人,因為忒亞身上帶著各屬性的魔石,羅倫也可以用魔法加速植物生長製造果實,即使沒有攜帶水和糧食也能勉強撐上一週的時間。而魔物的話,以他們二人的實力至少也能夠保護好兩個孩子的安全。

然而,並不是所有人都能像他們那樣冷靜的思考。沒過多久,聽到消息的學生們已經亂成一團,在那之中甚至有些人直接開出高價向一些修為較低的隊伍收購乾糧和飲用水。

由於選手被分成『未參賽區』『淘汰區』『通過區』三個區域,而且彼此不能互通,所以自然也不可能向那些失敗的隊伍索要糧食。況且,那些重在參與的二珠、三珠學員們是不是真的會攜帶糧食和飲用水進場也是個未知數。

最終,除了遭到淘汰的208人和通過的忒亞他們4人之外,剩餘的548人之中,絕大多數的隊伍都因為擔心或是將手中的乾糧賣掉而退出了比賽。

忒亞看到那些離場的小隊時,發現絕大多數的小隊裡面都有修為不滿三珠的孩子,顯然是因為害怕危險而放棄了。

接下來的賽程十分精彩,由於賽制的改變,留下來參加的學生幾乎都是對自己的能力十分自信的實力派。場內的低階魔物被迅速的清除,觀眾們的熱度也到達最高點。

其中,最有看點的兩個小隊也是出自於特別班的學員。不論是安娜在阿傑爾製作的岩之堡壘中用水屬性的魔法精準的奪去了魔物的性命,又或是班森的煉獄業火將成群魔物化為灰燼,都將魔法的強大表現的淋漓盡緻。

比賽一直持續到中午,參賽的兩百多個隊伍之中,僅有二十四個隊伍成功進入正式比賽。而這時,安娜再次走到他們身旁,做出了一個令所有人都出乎意料的舉動。

「忒亞,請你和我組成團隊吧。這場比賽對我來說非常重要,如果你有什麼要求的話,只要是在我的能力範圍之內我會盡量答應的。」

安娜屈膝提起裙襬,彎下腰向忒亞行了一個九十度的鞠躬禮。在十分重視階層和禮儀的奧客亞帝國,有資格讓她行這種大禮的僅有帝國皇帝和皇後,以及太子三人而已。而現在,安娜卻向一個不知身分,不明來歷的外族女孩行這種大禮,自然吸引了眾人的注意。

「安娜,我應該和妳說過了…」

「我知道妳有自己的想法,所以這次我不是以同學的身分邀請妳參加我的隊伍,而是以朋友的身分請妳和我一起組成團隊。」

安娜依舊低著頭,站在一旁的阿傑爾也別過頭去,不願意看見安娜這副樣子。忒亞猶豫了許久之後,在安娜的耳邊說出了自己的要求,並詳細說明了原因。安娜聽了也不禁露出猶豫的表情,轉身去和靠在柱子上的阿傑爾談了一陣子之後,答應了忒亞的要求。

一個小時候,由於部分的隊伍合併或重組,一共十六支隊伍分別站在鬥技場的十六個方位。而這一次,十六支小隊分別進入哪個區域是由老師們決定的。而忒亞他們這次被規定必須在『遺跡』區域設立據點。至於班森則是『森林』區域,顯然是有意針對,讓學生們都進入自己不拿手的區域建設防衛據點。

「相信你們都已經知道了,正式賽的難度遠比預選時高出許多。而且在四個區域之中都有C級魔物鎮守,如果對參賽還有疑慮的話,可以現在退出這場比賽……」

艾曼達站上高台,開始宣讀了這一次的比賽事項。聽完之後,絕大部分的學生都緊張起來,畢竟C級魔物擁有相當於六珠修為的魔力總量,再加上魔物強健的體魄,只會更加難以對付。在這之後,忒亞等人也進入了結界之中。

進入結界之前,安娜特別將阿傑爾拉到一旁,說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訴他。

「阿傑爾,如果等等真的出了什麼事,優先保護那兩個孩子。」

「大小姐,您這是…」

「我總有種不祥的預感,忒亞、弗蕾娜和我們都擁有自保的能力,而且…」

安娜沒有繼續說下去,但話語中的意思已經非常清楚了。阿傑爾深吸一口氣,默默的點了點頭。

「您是我的主人,必定會竭盡全力達成您的期望。」

阿傑爾單膝跪地伸出雙手,接過安娜伸出的右手後輕輕的在手背上吻了一下。由於只有在於騎士認定某位女性為主,並宣示一生追隨時才會使用這樣的騎士禮。因此在場的學生們紛紛為二人獻上掌聲,畢竟能得到這樣一個青年騎士的青睞,已經讓眾多女孩子羨慕不已了。

「謝謝…」

安娜有些害羞的道了謝,隨後便和忒亞他們一起走進結界之中。

「現在是午後一點左右,距離入夜應該還有四個多小時的時間,黃昏之後視野太差了,在三個小時之內完成據點的基本建設應該會比較好。」

忒亞皺著眉頭,向大家指示了接下來的工作。對此,安娜和阿傑爾都沒有反對,畢竟他們那次去森林發生的事情安娜已經全部告訴阿傑爾了。

由於遺跡區域的路線十分雜亂,又有許多四處林立的斷垣殘壁,幾人這次並沒有太過冒進,只前進了一段距離之後,就開始建設自己的據點。

「遺跡地帶對我們來說實在不太友善,沙塵拍擊那些破碎建築的聲音會很大程度的掩蓋掉魔物的心跳聲和腳步聲。羅倫的植物魔法在這種沙漠地形中也很難發揮…」

「不只如此,這種不穩定的地面對用劍的我們來說也很麻煩,地面不穩固很難一擊貫穿魔物要害。」

「受害的不只妳們幾個… 這裡的水元素和普通的沙漠地帶差不多,應該是動用了數名元素魔法師才造成的結果吧。父親大人的性格真糟糕。」

正當忒亞和弗蕾娜在討論時,安娜也走了過來,開口就是嫌棄諾瓦這次的比賽方式。不過其他人都聽的出來,她並非真的在責怪自己的父親。

「來了…」

忒亞說完,立即轉身向其中一個轉角衝出去。下一刻,一隻長達三米的褐色蠍子從轉角處走出,揮動巨螯將周圍的建築殘骸掃開。

「水箭!」

安娜見狀,揮動手中的法杖,無數箭矢向那隻蠍子飛去。然而,下一刻讓所有人都不解的事情發生了,那隻蠍子的甲殼竟然將安娜的魔法全部彈開,只留下些許痕跡。

「星貫。」

在眾人錯愕的神情之下,忒亞也發動了自己的魔法。手中的長劍上七顆寶珠閃耀,化為一道白光射向蠍子的頭部。白色的光束紮實的命重了蠍子的頭部,卻也只造成了一個小小的傷痕。

「好硬…」

忒亞退了回來,也和眾人一樣皺起眉頭。照魔力來計算,這隻蠍子也不過是D級魔物,但防禦能力卻高到異常。

「你的魔法放四珠的所有魔法之中,貫穿力已經是最高等級了,這頭蠍子究竟是怎麼回事…」

「速戰速決吧,由依、羅倫妳們兩個退到後面。如果一個魔法殺不死牠,那就再多試幾次!」

忒亞說完,再次使用魔法。白色的光束精準的擊中了剛才造成的傷痕。將那個傷痕加深了些許。弗蕾娜見狀也一躍而起,六道黑色劍氣畫出,全數飛向蠍子頭部的傷痕處。

然而那隻蠍子似乎被眾人的行為激怒了,抓狂般的揮舞手中的大螯,充斥著劇毒的尾巴朝這安那刺去。

「山屏!」

站在後方的阿傑爾將手中的長槍刺入地面,由砂岩形成的四面牆壁阻擋在蠍子和安那之間。劇毒的尾刺插入砂岩之中,冒出了紫黑色的煙。

「腐蝕性的劇毒…」

「娜兒,速戰速決。」

弗蕾娜臉色十分沉重,她不明白如此明理的諾瓦公爵怎麼會在測驗中放入這種隨時可能奪取學生性命的魔物。忒亞也不再保留,全身散發出耀眼的光芒,手指、手軸、膝蓋、羽翼、尾巴都長出了由魔力凝聚而成的刀刃。

《龍牙˙天之舞》

下一瞬間,忒亞衝向了蠍子頭部的傷痕處,利用全身的刀刃不斷攻擊先前造出來的傷痕。在攻擊的過程中,因為忒亞的魔力無法將刀刃的硬度發揮到極緻,無數破碎的刀刃化為光芒消散在天地之間。但不論是何處的刀刃斷裂,忒亞都能在下個瞬間重新補齊。

看到這一幕,阿傑爾終於理解為什麼自己的主人會對這幾個孩子如此重視了。忒亞現在所展現的魔力雖然和那些剛步入四珠修為的人差不多,但操作的精度卻可以媲美那些七珠,甚至是八珠的宮廷法師了。

巨型蠍子用力甩動頭部,想要將忒亞甩下來,但頭頂上這個嬌小的身軀卻怎麼也甩不開。憤怒之下,牠用巨鉗重擊了自己的頭部。忒亞見狀沒有戀戰,向前一躍閃過蠍尾,飛到離地十米左右的位置。

4 條評論
  1. 天選之子

    • 謝謝大大來留言(///▽///)

  2. 關注了
    大大加油!!

    • 謝謝大大! 我會努力繼續寫的(不過這學期課業蠻重的⋯⋯原本想一週2羹有點難⋯ 盡量保持至少每週一更(´・_・`)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Connect with: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