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邦的魔女 – 天空詩篇 第四章

☛ 前往連載的「第一章」

☛ 前往「上一章」的故事

☛ 到我的小說網站「狐騙堂」看看

 

說到底,討論不同時空下的兩個魔女之間的強度,本身沒有什麼意義呢。就好像在比較火槍與劍術的威力一樣,就算得到了答案也無法作為參考。

那、那麼,我換個方式問好了,學姊。

當時的艾莉森跟凱伊,認真打起來的話誰會贏呢?

哎呀,居然能想出這麼殘忍的問題,學妹妳該不會其實是個相當冷血的人吧?

——她露出了似乎很愉快的笑容,如此回答。

當然是艾莉森啊。

 

 

論及東京神秘學院不得不提起的特色,就要屬位於校舍深處、規模為亞洲第一的魔女圖書館了。

這間六層樓高回字型的建築,記至今日已經被使用了五十餘年。雖然外觀上還保留著昭和時代早期的面貌,但只要一走進大門,就能看見2012年整修過後的、現代風格的內部空間。

雖然無法與歐洲的古老魔女圖書館相比,但藏書量已經足夠稱得上驚人了。

除此之外,地下空間的自習室、多媒體放映室等等設備也非常齊全。甚至可以說,這間砸下重金整建的圖書館,相對於全校六百餘名的師生規模,簡直是一種明目張膽的奢侈。

這就是東京神秘學院,崇尚學術研究的校園風氣。

志向是魔女警察的卡蘿偶爾也會懷疑自己是不是進錯了學校。

雖然只有一次造訪過大阪魔女大學,但她確實覺得強調實務訓練的大阪魔大更加適合自己一些。當然,現在說這些不過是事後諸葛罷了。

別抱怨了,日本的魔女警察的確多數都出自大阪魔大,但京都魔大的師資也不會輸人——如此想著,卡蘿沿著下行樓梯,來到地下室。

圖書館的空氣總是那麼讓人沉靜。

沿著有些複雜的交通道路,穿過電腦房和會議室之後,位於深處的是一整排的租借用研究室。

只要持有東京魔大的學生證,就能夠以小時為單位租借一間四坪大的獨立書房。不僅完全隔音還附有各種複合設備,十分受到學生的青睞。

唯一的缺點大概只有從走廊外面看上去好像牢房一樣吧。

「向野學姊在……207。」

循著門口的編號,卡蘿走過轉角,卻看見207號室的外頭正站著一個人影。

「朝倉學姊?」

「噓——」

對方伸出食指豎在嘴唇上,示意她別出聲。

京之魔女,京都工房的朝倉千歲。

那是與向野璃世完全相反,在東京魔大幾乎沒有人不曉得的名字。

要說為什麼的話,朝倉千歲是東京神秘學院的校刊《見聞學訊》上最有名的學生記者。

據說從朝倉加入校刊後的那一年起,原本連學生都不太願意花錢訂閱的《見聞學訊》,變得連校外人士都會特地購買了。

與來自規模較小的築前工房的向野不同,千歲的母親朝倉水月是現任的京都工房師範,與當家(沒錯,京都工房的當家,站在日本魔女界頂點的那位大人)的關係更是親密。可以說朝倉千歲不管是實力或者血統,全都是貴族階級。

她就是那種早期少女漫畫裡常見的、女校裡的「王子大人」。

「哎呀。」

見到卡蘿來訪的朝倉學姊,漾起了她招牌的、讓人根本讀不出情緒的微笑。

雖說是眾人眼中的王子大人,但朝倉千歲並沒有與王子相襯的長相。

相對的,她的眼神有些嚇人。說是陰沉也不對,那只是單純的「難以捉摸」罷了,即便如此已經令人卻步。蒼白色澤的短髮加上消瘦的體態,在靜態之中露透出難以言喻的異樣感,就算將她放在一大群的學生之中,也無法消弭她的獨特氣質。

「妳是卡蘿琳‧哈里斯吧?遺物修復社的美國交換生?」

朝倉的聲音好聽得像新聞播報員,但又保持著難以言喻的距離感。

「是、是的!」

卡蘿壓根兒不覺得朝倉學姊會記得她的名字。連同社團一起被念出讓她心臟漏了一拍:

「叫我卡蘿就行了!學姊!」

「不是讓妳小聲點了嗎?這裡可是有很多需要專注學習的人吶。」

「抱歉……」

被責備了。

雖然對方的語氣聽起來很溫柔,而且表情看上去還笑笑的。

「那個、朝倉學姊!我讀了五月號的《見聞學訊》!我一直很喜歡您的文章!關於第二校區校舍的新建研究區域未被善用與地權糾紛問題,這些資訊對於學生們的權益真的很重要,謝謝您!」

「是嗎?那真是太好了。然而我不過是擔當了提出問題的角色而已,妳真正需要感謝的是與問題正面對抗的學生會喔。」

「還、還有!台灣魔女文化考察的專欄也非常有趣!學到了很多!」

「取材的過程也讓我相當樂在其中呢,當時在渡假就是了。」

「但最讓我最受益良多的果然是現役魔女警察的校友訪談了!知道了很多業界的事情,心裡的不安也舒緩了,非常感激!」

「校友訪談是例行內容……」

面對卡蘿壓倒性的感謝,千歲似乎回應到有點詞窮:

「別一直提我的事情,也說說關於妳的話題如何?學妹來研究室做什麼?」

「我來歸還這個!」

說著,卡蘿展示了一直抱在胸口的筆記本。

「璃世的小說?」

「朝倉學姊知道嗎?」

「我大概是地球上第一個知道的吧。」

朝倉微微一笑,看向207號研究室房門的圓形小窗:

「可惜現在的時間點不太恰當喔。」

「唉?」

「妳瞧。」

朝倉示意她往小窗子裡看。

卡蘿湊了過去,裡頭是空間並不算寬裕的書房。書桌前點著一盞鵝黃色的檯燈,几案上到處都是凌亂的工具和紙頁,向野就站在那張大桌前。

她正專注地測量著紙張,動作謹慎地裁切著。

「那些放在鋁盒裡的老舊書頁是?」

「步月館出版社1928年初成立時,第一批印刷的詩集《孤島夜路》。」

「步月館?現在主要發行女性流行雜誌的那個?」

「沒錯。」

「也就是說,學姊正在進行修復工作嗎?那本書很特別囉?」

「只是很普通的舊詩集而已。」

「普通的舊詩集啊……」

「——普通地從川端康成的書架上取下來的,舊詩集喔。」

「普、普通不起來!」

咦咦咦?

大文豪的遺物就這樣交給大學生修復真的好嗎?

而且這不是魔女該插手的工作吧!文史工作者們不阻止一下嗎?

「我的確聽說過向野學姊常常在修復古物,但還以為只是些私人收藏的常見物品……」

「那本詩集也是川端康成的私人收藏啊?」

「等級不同!」

卡蘿抹了抹額角的冷汗。

幾週前她還喝著啤酒、坐在帳篷裡取笑對方的興趣很冷僻呢。

「如何,很美吧?」

「什麼很美?」

「璃世修復著古物的模樣。」

朝倉學姊沒有移開視線,她一面注視著工作中的向野,一面用溫徐的聲音說著:

「我老是像這樣待在旁邊看著。唔,無論是拿著針線縫補,或者用畫筆輕輕補色的樣子都很吸引人。就這麼注視著的話,時間不知不覺就流逝掉了。」

「哈……」

卡蘿好像察覺到了什麼,踟躕了幾秒才說:

「那個——朝倉學姊會站在研究室的門口該不會是因為……」

「嗯,在參觀璃世工作的樣子。」

「附帶一問已經參觀多久了呢?」

「兩個半小時。」

好久!

妳就這樣把鼻子貼在小窗子上,瞪著人家長達兩個半小時?

好可怕!

「不不不不,我可沒辦法像朝倉學姊一樣站上兩個半小時。我要敲門了……」

「再等會,卡蘿。我和璃世約了待會一起吃晚飯,所以再二十分鐘她就要收工了,別打擾她。」

「既然約了時間就給我準時來!既然都到場了就給我打招呼啊!哪有人提前那麼久只為了偷窺人家的!」

「才不是偷窺呢。」

「鼓起臉頰裝可愛也沒用!不如說朝倉學姊妳的表情很難有明顯的變化所以裝模作樣一點效果也沒有!好啦!我再等二十分鐘啦!不要搖晃我的袖子!」

「呵呵,卡蘿學妹,妳就跟傳聞中的一樣很有活力呢。」

聽到想要的答案之後,朝倉馬上就收起了胡鬧的模樣。

果然很難知道她心裡在想什麼。

「我的傳聞……是從向野學姊那邊聽到的嗎?」

「嗯。老實說我很驚訝妳們會變成朋友,畢竟璃世一直都很內向呢。」

她說著,將視線從小窗上轉過來,望向卡蘿。

「卡蘿學妹,妳又是怎麼看璃世的?喜歡她的小說嗎?」

 

 

「凱伊。」

「幹嘛啦。」

「……痛。」

「廢話,不痛誰還要打仗。」

「針給我,我自己縫……」

「躺好啦廢物,踢妳喔。」

凱伊把試圖將上半身抬起來的艾莉森壓回去,曲起手指彈了下她的額頭。對方咿咿呀呀地發出了掙扎的呻吟。

就結論而言,身中了兩槍的艾莉森頑強地活了下來,不愧是魔女。

然而傷口帶來的後患卻讓人憂愁。被子彈擊穿了神經密集的腹膜,就算在第一時間就疼得昏迷過去也不奇怪,何況這之後還有漫長的康復過程。

另外,腿部的傷害也讓她根本站不起來。

凱伊揹著意識矇矓的艾莉森,走了好一陣子的路才在附近的農家找到了能夠醫救她的場所。

這間房子的主人是名年邁的老婦,對於意外的來訪者表現得很親切。

另外,以牛津工房的飛行魔法類型,想要攜著艾莉森飛翔是不現實的。因此前往牛津的旅行計畫暫且被擱置了。

算上凱伊身上僅存的草藥資源,再加上「威倫道夫的維納斯」的效果,以及艾莉森那貧弱得可憐的小源用於自我修復,保守估計也要休息個兩週。

回工房的路途遙遙無期啊。

「這樣就行了。」

凱伊用熟練的手法,將已經清理乾淨的槍傷縫補起來。

無論如何,艾莉森也還只是個二十歲出頭的年輕女孩。她盡可能地避免留下太明顯的瘡疤,謹慎地選擇下針的位置。

但就算不這麼做——

「……」

「妳不問嗎?」

仰躺著的艾莉森,盯著天花板,平靜地說。

「問什麼?」

「這副身體的事情。」

「我可能沒什麼教養,但還沒有失禮到那個程度上。」

「……謝謝。」

「謝個屁,我沒做什麼值得妳謝的事,白癡。」

那是讓人完全無法笑著面對的肌膚。

究竟必須要經歷過什麼——或者單刀直入地說——必須要活過多少的爭鬥,才會留下如此可怕的模樣。

如果用「傷痕累累」四個字來形容的話,只會反而讓那個詞彙顯得蒼白而已。

對了。

——已經不可能被愛了。

並不是做為一名魔女,而是以一名少女來說。

那才是在凱伊的心中,幾乎是一瞬間就浮現出的,甚至讓她自己都難過得想要嘔吐的,最真實而直白的感想。

「混帳。」

她忍不住吐出了詛咒之詞,輕輕地將手放在艾莉森的腹部上。

從掌上傳遞過來,輕微凹凸不平的觸感令人寒顫。如果只是單純受傷的疤痕或許還不會如此噁心。

所有的反感,來自於疤痕之上的那個。

是刺青。

密密麻麻的刺青,好像扭曲的昆蟲匍匐著爭讓而蠶食,幾乎沒有留下完好之處,用英文文字組成的刺青。

沿著刺青的線條,是緊密地縫合在皮肉上的——人類的頭髮。

圖案的中心點位於子宮,由髮絲與深色的染料構築的圖騰,以剛好能夠用衣物遮掩、不容易被發現的程度填滿了艾莉森的軀體。

「凱伊,妳的臉色很難看喔。」

「那就別看,蠢材。」

凱伊抹了抹眼睛,但似乎沒打算放棄惡言相向。

艾莉森踟躕了片刻,才緩緩地說:

「抱歉。」

「莫名其妙,幹嘛道歉,呆驢。」

「……妳還是一個人先回工房吧。我之後也會自己回美國的。」

「我會帶妳去牛津。」

「真的?」

「嗯。」

「謝謝妳,凱伊。」

「給我安靜休息啦,王八蛋,我去煮湯給妳喝。」

 

 

「喜歡啊,學姊的小說。」

卡蘿沒有多做思考,下意識地回答。

「喜歡哪個部分?」

「呃?」面對朝倉學姊意料外的反問,她愣了半晌:

「劇情很精采,還有歷史知識很有趣。」

「這樣啊。」

朝倉的臉上掛著微笑,似乎是理解了什麼一樣輕點了點頭。

「那個……學姊,妳到底想問什麼就直接說,別讓我猜了好不好,拜託。」

「學妹不會對璃世感到好奇嗎?」

「好奇?」

「『艾莉森』的部分。」

她從卡蘿手上接過筆記本,緩緩地翻動字頁,說著。

「妳知道哪些有名的魔女呢?或多或少也聽過幾個吧?」

「不、不多。」

「例如西元1192年,影響第三次十字軍東征結果的魔女薇妮維爾,1944年領導流亡的法國魔女們收復失土的魔女理娜,2002在阿富汗戰爭中同時與兩軍敵對、解放魔女軍人的魔女『青色身影』——」

她闔起筆記本。

沒有任何情緒的雙眼投射了過來。那既不是質疑也不是辯駁,只有單純的提問。

「看,其實數量不少吧?」

「的確……」

「無論往前千年,往後百年,甚至是我們生活著的今日,魔女史中從不缺乏與艾莉森一樣偉大,甚至成就超越艾莉森的有名魔女。」

然而,當「向野璃世」這位對魔女史充滿興趣的日本大學生收集完資料、打算起筆撰寫她人生中的第一本魔女傳記時,

卡蘿學妹。

——妳難道不會有「為什麼是艾莉森」的疑問嗎?

「唔。」

「抱歉,一下子拋了奇怪的問題給妳。」

「不會啦……」

朝倉學姊的思考切入點有點傾奇,讓卡蘿的思緒短暫地停頓了一下。

不過,其實這才是她印象中朝倉千歲常見的模樣。

對方可是日本第一的學生記者。

「對、對了!」

卡蘿勉強想到了個不錯的回答:

「因為艾莉森影響了現代魔女吧?向野學姊說過她是『現代魔女之母』,憑這點就已經是無法超越的偉人了吧?」

「然而經院魔女風潮不也造成了傳統工房文化的浩劫嗎?從這個角度來看,艾莉森算是個善人嗎?」

「唉?」

「自從魔女開始以學院為中心組織學派,較弱小的工房往往就這麼被取代了。當然,這樣一來珍貴的工房知識也會被吞沒。」

團結當然也是有代價的。

從結果來看,稱得上受益者的只有那些規模夠大、話語權更強的大型工房家族吧?例如璃世的老家築前工房,也是在東京魔女大學成立之後短時間內就沒落了喔?某些秘傳的魔法,還有某些正在進行的大型研究也因此中斷。

這個現象在全世界都正發生著呢,傳統技術無人傳承的問題。年輕人都到學校去了嘛。

「直到現在還是有很多年老的當家抱持敵視學院的立場。即使如此,妳也想說艾莉森是個偉人嗎?不去顧慮那些被奪走了生存之道的人們的痛苦嗎?」

「嗚唔——」

卡蘿一時語塞,好像可以說點什麼來反駁,卻講不出話來。

「學姊,妳該不會很討厭艾莉森吧?」

「怎麼會?我很喜歡啊?不,比起喜歡更多的是尊敬吧。畢竟要說自己喜歡一個六、七十年前的古人感覺怪怪的。嗯……但璃世搞不好是真的喜歡。」

歷女的水深很深喔。

她笑著將筆記本還給了卡蘿。

「卡蘿學妹,妳可以再好奇一點也沒關係的。璃世最大的優點就是她對於資料的貪婪。相對的,如果卡蘿也培養出自己的貪婪心,一定能夠成為出彩的魔女。」

我們可是一群為了追求真理,把自己搞得既沒有國王(法律)也沒有神佛(道德)的魔女呢。她說。

正當卡蘿還想接點什麼話時,研究室的門被打開了。

「哇?好稀奇的組合?」

抱著皮箱的向野璃世一副驚訝的表情,手還握在門把上。

「等妳好久了呢,歷女。」

「哇~豆知識學姊。」

「妳‧們‧兩‧個!現在還聯手起來嘲笑我了是吧!」

 

 

 

 

 

直到艾莉森能夠下床自由走動為止,不知不覺間早已度過了十日。

「威倫道夫的維納斯」雖然是性能極強的遺物,然而畢竟不是萬靈藥。能夠在如此的時間內恢復槍傷已經謝天謝地了。

可惜腹部依舊隱隱抽痛。

唯一稍微令人感到振奮的是再次出發的時間敲定了,後天她們就要上路。

近午時分,閒不住的艾莉森如往常一樣在廚房裡幫忙。

「婆婆,調味已經做好了喔。」

「謝謝妳啊。」

「怎麼會,小事而已。」

她從老婦人的手中接過湯碗,替三人盛了午餐的份。廚房裡氤氳著料理過後的熱氣,奶油的香味給人安心的感覺。

這幾日的飲食相當簡素,雖然這麼說,也遠遠好過在外面吃著罐頭的日子。

不管對於普通人或魔女來說,充足的睡眠與熱食都是不可缺乏的呢。

「艾莉的手很巧,幫上大忙了呦。」

「怎麼會,」

她苦笑了笑,看著正從烤爐中夾出熱麵包的老婦人:

「沒給您添麻煩已經是萬幸了。」

「如果有像艾莉這樣的孫女,我這老人家的生活一定不會無聊的。」

「婆婆說過您有一位女兒不是嗎?」

「很久才回來一次。一直住在城市裡,做些工廠生產線的工作。」

時局不好呢——

老婦人喃喃地說著,一面切開熱氣蒸騰的圓麵包。

「艾莉,去幫我叫那孩子回來吃飯吧。剩下的就交給我。」

「凱伊不在屋子裡嗎?」

「她今天一直待在車庫,不知道在做什麼。」

「我去找她。」

艾莉森應完話,脫下圍裙走出了廚房。披上外套,戴起帽子推開了玄關門。

經過幾日,冬季的跡象越來越明顯了。

落葉使得地面變得斑斕起來,然而朝天伸展的黑色枯枝同時也添增了一絲蕭瑟。雲層總是令人舒不開眉頭,偶爾的天晴也彌足珍貴。

穿上鞋後,她順手帶上了靠放在鞋櫃旁的李.恩菲爾德步槍。

這幾天她花了點時間清理,除了將小源魔法造成的植物纏繞給剷除乾淨以外,順道也做了保養。

待會得一併物歸原主才行。

凱伊並不在車庫裡,不過找到她並不費勁。她跑到了房屋稍遠處的矮丘上,獨自一個人站在樹下。

與剛見面時那副憔悴得好像破產的投資者一樣的慘況不同,她已經換上了乾淨的衣服,傷口也重新包紮過了。髒兮兮的頭髮梳洗、整理過後,綁上了新的髮飾。乾淨的金髮與婆婆給她的髮圈很班配。

艾莉森走近時,山丘上的凱伊正拉著小提琴。

明明才剛完成不久的義手,現在已經習慣到能夠靈巧地按壓琴弦了。她側著臉頰,閉上眼睛聚精會神地拉著巴哈的曲子。

 

 

 

 

直到這時候,艾莉森才真正體認到了——凱伊即便在牛津工房之中,一定也是個不可多得的天才。

單純的博學可沒辦法製作能夠如此精密操作的義手。況且還不是在自己的工房裡,而是從普通的農家收集材料。

由艾莉森來做的話,充其量只能拼出一支堪用的鉤子吧。

但,為什麼這樣的重要人才會離開工房,獨自出來新立門戶呢?

艾莉森並沒有打斷她,在一旁席地坐了下來,靜靜聽著。

凱伊拉琴的動作十分從容,但與優雅不同,那是平靜平淡而不投入太多感情的、為了測試義手的性能而做的單純演奏。

從老婦人家裡借來的古舊小提琴流洩出和緩悠長的聲音。巴哈穩健的、正面跨步前進一般--即便如此也絲毫不失細膩的樸質風格,或許正是適合牛津魔女演出的曲目。

「……」

凱伊很快就注意到了艾莉森。

像是在避開觀眾的視線似的,她稍微側身過去,面向冬日伊始的原野,繼續律動著琴弓。

終於,最後一抹弦音消逝在冷風之中。

她轉過頭來。

「……六十元。」

「什麼東西?」

「表演費。」

「別說傻話,午餐準備好了。」

「喔,謝了。」

凱伊將小提琴放回琴盒裡,這時才注意到了艾莉森背上的步槍。

「妳修好了?」

「對啊,還給妳。」

「先放鞋櫃旁邊吧。」

「等等,凱伊!」

她逕自地走下了山坡,背對著艾莉森往屋子走去。但從身後傳來的聲音停下了她的腳步。

「我來教妳這把槍正確的射擊方法,還有保養槍枝的知識。相對的,作為交換,妳能教我拉小提琴嗎?」

「……沒什麼不行的。可以啊,聽起來很公平。」

「真的嗎?嗯嗯,說定了喔!」

「啊——對了,」

她側過臉,看向艾莉森因為緊張而繃起的表情。

「也教教妳飛行的魔法好了。在去牛津的路上告訴妳吧。」

「咦?可、可是……」

艾莉森低下了頭:

「這樣好嗎?我除了殺人以外,沒有什麼專長能拿來交換了。」

「那麼告訴我吧。」

——這一次我會好好地聽的,所以請妳也仔細地說。

 

「告訴我吧,艾莉森,妳來到英國真正的目的、妳在追尋的東西是什麼?」

 

 

<待續>

 

 

 

向野學姊的魔女史筆記

 

簡述日本魔女大學

日本的魔女大學總共有兩所:較早成立的大阪魔女大學,以及東京神秘學院。相較歐洲來說資源較少,即便如此在亞洲也已經算是魔女教育相對興盛的國家了。

過去的魔女大學通常會向十四歲的年輕魔女發出入學邀請,然而由於被工房控訴太早入學導致影響到工房家庭教育的成形,1995年之後改為十八歲入學。

日本魔女大學仿照歐洲體制,為六年制。並沒有明確的科系劃分,大多數課程都屬於選修學分。不過,魔女大學流行以教授為中心組成小組。學生在一年級的必修課程結束後,會尋找自己中意的指導教授,開列課程菜單並且逐步開發自己的專業。

筆者的指導教授是東山道的魔女,近江工房的佐佐木守子女士。

 

遺物

關於遺物的使用歷史雖然眾說紛紜,然而能夠確定的是,這門魔法技術直到二十世紀才開始被深度開發並且普及化。

使用具有象徵性意義、特殊指涉性質的物件,通常是古老物品作為術式的輔助品,藉此減輕甚至是省略發動魔法的繁瑣步驟,或者增強魔法的效能。雖然難以一概將遺物的種類介紹完畢,但必須知道遺物的性能強弱上下幅度很廣,能夠以僅僅一件便撐起整座工房施法需求的強力遺物也是實際存在的。

之前提到,遺物魔法與篡寫魔法的向性極佳,能夠大幅提高對於靈性觀察的掌握度。要注意的是,越是侷限於某種文化的遺物,能夠發揮的篡寫效果就越是有限。例如相較於基督教的十字架、聖人遺骨等等,古希臘時代的藝術品較沒有被特定的文化文明制約,因此對魔女來說用途更廣。

歐陸地區的遺物普及起步較晚,引領了遺物研究的是美國與蘇聯。由於能夠作為工房的土地稀缺,並且國內應用派魔女勢力眾多,因此更加依賴使用遺物來取代工房或是小源的作用。

由於遺物的方便性與強大能力,二十一世紀的現今遺物的管理已經是魔女界不可輕忽的問題了。

 

歷女

意指喜愛歷史的女性,是一個於2009年左右開始流行的造語。雖然說並未強調是日本或他地,但通常是喜愛日本歷史者。(摘自維基百科)

筆者認為身為一名歷女也沒什麼不好的,用這個詞彙來嘲笑別人非常不對。

  

 

 

 

   

異邦的魔女 - 天空詩篇

 

歡迎參觀連載網站「狐騙堂」:

https://sites.google.com/view/hptreading

以及臉書粉絲專頁:

tps://www.facebook.com/%E7%8B%90%E9%A8%99%E5%A0%82-107921124010179/?modal=admin_todo_tour

 

 

12 條評論
  1. 世界觀好大,而且還是跟真實世界綁在一起
    很難發揮的感覺
    好厲害

    • 的確需要花點心思蒐集資料,不過果然還是有趣最重要呢

  2. 建議去作者的網站看看喔
    那裡的進度都是最新、熱騰騰der~

    • 嗚嗚謝謝推廣
      不過doling這邊馬上要跟上進度了

  3. 很棒耶..推一個

    • 很高興你能喜歡

  4. 好棒跟故事
    關注了噢

    • 謝關注,會繼續更新的

  5. 世界觀有點大
    大大加油!!

    • 我會加油!
      有點擔憂世界觀會不會過大讓人閱讀體驗太沉重(汗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Connect with: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