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武俠】付劍其十三

「不要做危險的事。」沐雯道。

付一劍知道,已漸漸遠離自己的沐雯,只能用此悲劇英雄式的自殘,才能讓她記住自己。

是故他獨力挑了潮幫、弄殘了黃河三閒的手腳。

在這之後,他甚至想要潛入宮中,盜得三品官傅承最鍾愛的水墨畫,只因他覺得這樣沐雯會再青睞於他。

「一切其實都來不及了。」他想。

「我們是很渺小的。」

「是。那才是人類。」何問因道。

————————————————————–

「說說你那次的奇遇。」空空道人道。

付一劍啜了口茶,「那日在翠逸林突遇白言,他欲與我相鬥。」

「冤家路窄這詞兒便是用在這裏。」空空笑道。

「我與他隔空對峙許久,卻沒發現遠處步來一高瘦的灰袍之人。」

「繼續。」

「那人出言譏笑白言,白言無花掌朝他胸口打去,那掌勁卻像從他身子穿過。」

「喔?可奇了。」

「後來白言一見他面容,竟一溜煙的跑掉了。」

空空神情肅穆道:「那是壺子『未始』的面容,你遇到高人了。」

「其人何名?」空空問。

「他說他沒有姓名。」

「他跟你說了什麼?」

「他說,人生一是無求,二是求虛。」

空空點頭,「倒是箴言。」

「道長,我有諸多問題,思之無解,欲求教於您。」付一劍道。

空空起身,從劍鞘中拔出一劍,付一劍見其冉冉璘光、鋒利無匹,讚道:「好劍!」

空空道:「此乃我武當鎮派之寶『玄真劍』,付公子,你欲問之問題,咱倆以劍法互鬥之間來問答吧。」

付一劍微笑:「甚好!」

七日後他獨坐武當獨峰,靜思間突然回憶起當時相鬥。

他刺出一劍,其問為:「人生意義?」

空空的玄真劍回刺,答:「活著。」

付一劍再一劍輕挑空空眉目,問:「情之無解?」

玄真劍與他手中之劍互擊,答:「順性與時間。」

接下來諸多問題,他於受空空之邀留於武當山之時,亦不斷回想。

武當山確是能靜人之思,他在這裏感到前所未有的平靜;但內心裡總有股慾望想去江湖上繼續受苦,他覺得那比較像自己。

「玄真劍贈公子,莫回絕。」憶起空空這句話。

一番長達二個時辰的推卸,他雙膝跪地,空空亦坦然接受此禮。

「公子拿我派這劍,是世間之幸。」

「玄真劍到哪都是鎮派之寶,但要跟對人。」空空笑道。

4 條評論
  1. 很不錯
    關注了

  2. 久違的更新啊

    • 總要來點拖稿,比較像富堅XD

  3. 哈哈~加油!!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Connect with: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