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恆之星 第十三章 創造賽(下)

半空中忒亞再次拔出腰間的長劍,轉身化為一道白光俯衝而下。

《流星》

「鏗!」

銀白的長劍深深刺入了那個已經布滿裂痕和凹槽的傷口之中,巨大的蠍子吃痛,瘋了似的開始橫掃四周的建築殘骸。忒亞輕輕一蹬,退回大家所在的位置。

「這隻蠍子很詭異,剛才那擊我瞄準了牠的大腦,但明明已經被刺穿要害那隻蠍子卻仍然沒有死亡,而且…」

忒亞看著手上的長劍,上面沒有沾上半點蠍子的體液。

「姊姊,這隻蠍子的身體從剛才開始就發出劈啪霹啪的聲音…」

這時,原本在一旁躲著的由依也走上前來,將自己的發現告訴忒亞。聞言,忒亞的臉色沉了下來,在弗蕾娜耳邊說了幾句。

弗蕾娜聽了之後沒有半點猶豫,握著長劍衝向那隻正在發狂的蠍子,用劍刺進忒亞擊穿甲殼的位置。下一刻,一股讓人心悸的感覺襲來,但轉瞬之間便消失無蹤,而那隻巨大的蠍子也向斷線的木偶一樣倒在沙漠之中。

「這隻蠍子確實和『他』製作的魔導機偶很像,但術式和精度都粗糙到令人髮指的程度。」

「不過材料的部分倒是不錯,要煉出這種硬度的合金至少也要接近七珠的修為了。」

弗蕾娜和忒亞兩人看著那隻蠍子的殘骸,都不約而同的回想起了某個熱衷於製作人型魔導機偶的朋友。不過最讓他們憤怒的是,這隻蠍子是依靠術式來啟動的魔導機偶,而不是魔物的這個事實。

這種魔導機偶是完全依靠術式行動的,本身並沒有自我意識。而剛才從那隻蠍子能使用致命的毒液和那揮舞的雙鉗就能看出,這隻蠍子並不是以考驗學員為目的而製作的產物。

「妳們還好嗎,沒有受傷吧?」

這時,安娜也跑了過來,手中的短杖發出光芒,微涼的水珠如雨滴般落在兩人的身上,回復著兩人在剛才那一戰之中流失的體力。

「沒事… 不過我覺得有些事情或許應該要問清楚了。」

忒亞輕輕拍掉沾在和服上的沙粒,走到安娜的面前。

「我明白了… 不過請妳給我一點時間,妳也不希望在魔物隨時可能出現的情況下談論那些事情吧?」

安娜說完,轉頭看向了站在後面的由依和羅倫二人。

在這之後,沒有發生任何意外,幾人終於在入夜之前將自己的據點建設完成。這間石制的小屋主要是由阿傑爾一人獨力完成的,由於魔法屬性受到限制的關係,羅倫並沒有加入建設據點的行列。

幾人進到石屋之中,裡面用放置了一些簡易的石桌、石椅等家具。安娜帶著眾人坐上圍在石桌旁的椅子上,阿傑爾則是站在她的身後。眾人都坐下之後,安娜開始說起了自己找忒亞等人組隊的原委。

「妳們應該都知道,父親是皇帝陛下的弟弟吧?」

忒亞和弗蕾娜對視一眼,一齊點了點頭。

「父親雖然身為文職,卻擁有這麼高的修為這點我想妳們也很好奇吧。其實父親他一直到十年前,都還是統領皇宮禁衛的將軍…」

安娜說出這番話時,眼神顯得非常落寞。諾瓦因為自身的修為和品行,擁有著大批的追隨者。

「當時,父親和母親都受邀擔任了皇家魔法學院的主任。結果在某一次的校外演習之中,某些不聽從指隨意行動的學員闖進了A級魔獸的巢穴。那些學員全都是有六珠以上修為的貴族子女,那個晚上父親和母親拚盡全力,雖然將魔獸擊退了,但母親卻身中劇毒,沒能活著離開那座森林…」

「主上!」

這時,站在安娜身後的阿傑爾突然打斷了她的話語。凌厲的眼神讓安娜把將要說出口的話又吞了回去。

「那件事情您並未掌握實證,若是像這樣隨意向外人說出,被皇帝陛下知道的話結果會如何?」

「阿傑爾,你也做下吧… 接下來我要說的事情,和你也有關係。」

安娜並沒有責怪阿傑爾打斷她說話,畢竟接下來她說出的事情,要是被人傳出去的話,恐怕會落個抄家滅族的下場。阿傑爾雖然疑惑,但還是坐到安娜旁邊的椅子上。

「當時那些死亡的學生幾乎都是上級貴族家的長子、次子,父親也因為這件事情被彈劾,失去了在皇家魔法學院的地位。而母親逝世,也讓父親決意辭去禁衛統領的職務,回到領地當一個閒散的領主,帶著我一起成長。」

安娜的眼淚終究還是沒能忍住,從臉頰的兩側滑落下來。

「事後,父親動用了所有的資源和人脈,發現那件事情其實並非單純的意外,而是有人故意設計想要除掉我和母親。母親她是自願離開『森林』的水精靈族,修為也高達八顆法珠的境界,父親又時常陪伴在她的身邊,想要除掉我們又何其容易呢?」

阿傑爾聽到這裡,已經瞪大眼睛轉向安娜。

「父親為了調查再次回到那片森林的時候,發現那隻A級魔獸的巢穴有受到強大的土系魔法攻擊的痕跡。而且還是極為罕見的『山岳』屬性的魔法攻擊。」

聽到這裡,阿傑爾已經說不出話了。『山岳』屬性是專屬於皇室守護者家族的魔法屬性,而家族之中在十年前擁有能夠挑釁A級魔獸又全身而退能力的,只有身為族長的父親,也就是當代皇帝的貼身侍衛。

「不可能… 父親他為什麼要這麼做?」

「並不是伯父想這麼做,而是因為對他而言有必要這麼做。父親他拒絕迎娶皇帝陛下挑選的女子,娶了母親這件事情在帝國內引起不少非議。而你的嬸嬸,就是那個被陛下選種的女子…」

講到這裡,安娜已經沒有必要再說下去了。如果公爵正妻和女兒雙雙去世,以諾瓦公爵的身分必然是會被要求再娶。而繼承了皇室魔法屬性的諾瓦公爵,與守護者家族的女子通婚,生出來的孩子不論繼承何種屬性,對帝國的忠誠都不需要質疑。

然而背後的主使者卻沒想到,十年前的那個晚上,公爵夫人引爆了自己身上的法珠,用自己的生命守住了懷中的孩子。最終,雖然成功除掉了公爵夫人,卻讓諾瓦和夫人的孩子留了下來。

在那之後,諾瓦回到了自己的領地,對安娜更是呵護至極。他婉拒了兄長派來的所有護衛,指派從小就住到自己家中和安娜一起長大的阿傑爾成為她的守護者。

「安娜…」

「這不是你的過錯,策畫這件事情的也不是你的父親,而是皇帝陛下。」

「可是父親他…」

「你們守護者一脈,自建國以來就與皇族訂下了永世的契約,絕對不會違背皇族的命令。況且你從很小的時候,就被父親接到家中了,對我來說你就像是我的哥哥一樣,我相信你的為人。」

安娜輕輕握住了阿傑爾的手,真摯的看著這個對自己宣誓效忠的少年。

「安娜,負責投射影像的人也是皇帝的人對吧?」

這時,忒亞也道出了自己的疑問。

「是的,這次投影魔法是由光魔法學系主任親自負責的,關於這邊的影像恐怕全都是經過處理的。也就是說不論我們遇到多大的危險觀眾都不會看到,直到我死亡之後,才會用偽造的影像製造我意外死亡的假象吧。」

「剛才那隻蠍子的劇毒也只對妳使用… 妳之所以找我們組隊,是因為這件事情嗎?」

「雖然這也是原因之一… 不過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妳們兩個人也在陛下關注的名單裡面。」

忒亞的臉色沉了下來,自己被一個國家的皇帝惦記可不是一件好事。換作是從前他還會在意這種事情,但現在修為只剩下四珠的程度,要是沒有處理好的話很有可能會造成致命的危險。

「所以… 妳是想和我們站在同一陣線?」

「陛下雖然信任父親,但是卻總是將我視為眼中釘。父親也曾經計畫過讓我離開國內,不過…」

「妳們國家的那位皇帝陛下應該派人緊盯著諾瓦公爵的動向吧?」

「…」

安娜沒有回答,但她的神情已經說明了一切。之前諾瓦只不過將她帶到位於帝國邊境的伯爵領遊玩,就發現至少四人以上的監視者在暗中跟隨著。

「妳打算跟著我們一起離開這個國家? 先不論在這之後可能會引發的麻煩,以我們現在的修為也不可能保護的了妳。更何況,我們還沒有打算這麼快就離開奧克亞帝國…」

「我知道這個非常無理請求… 但是為了活下去,只能拜託妳們了。」

安娜說完,深深的低下頭。忒亞和弗蕾娜紛紛嘆了一口氣,若是放在過去,庇護一個孩子這樣的事情根本不需要考慮就能夠答應,但如果是現在,安娜無疑會成為她們很大的負擔。

「這樣吧,我和弗蕾娜大約再過二年之後會離開奧克亞帝國。如果到時候妳仍然沒有改變主意,我們就帶著妳一起離開。」

「忒亞…」

弗蕾娜欲言又止,可終究還是把話嚥了回去。其他人不清楚忒亞答應的原因,但她怎麼可能會不明白呢?

這時,忒亞在弗蕾娜耳邊輕聲說道。

「我說過,讓我證明擁有守護妳的能力。若是連一個國家都無法抗衡,又如何能從這個世界守護妳呢?」

聞言,弗蕾娜緊緊握住了忒亞纖細的小手,將頭靠在他的肩膀上。坐在對面的安娜神色怪異的看著二人的互動,雖然她剛才沒有聽見忒亞在弗蕾娜的耳邊說了什麼,但這樣兩個絕美的孩子做出有如情侶般的互動,讓從小就接受傳統貴族教育的她有些不太自在。

「時間也不早了,大家早點休息吧。由依她們還小,守夜就由我們四人輪流沒有問題吧?」

「嗯,今晚我和阿傑爾守夜,妳們先去休息吧。」

「麻煩你們了。」

安娜主動提出要先守夜這點,二人並未感到意外。畢竟早上的戰鬥在其他人眼中看起來,他們二人的消耗無疑是極大的。

在這之後的幾日,並沒有再出現像是那隻蠍子一樣的魔導機偶,都只有一些弱小的魔物出現在據點周圍,但忒亞的心中的不安卻沒有減少半分。

一直到了最後一天的晚上,那隻蠍子的遺骸突然迸發出強大的魔力。

「娜兒…」

「看來,幕後的那個主使者似乎打算在這個賽場裡面把安娜連同我們一起清理掉呢…」

站在屋外守夜的二人眼神凌厲的看著在夜幕之中向這緩緩靠來的魔獸身影,一齊拔出了腰間的長劍。

「怎麼回事?」

這時,安娜和阿傑爾也走出屋子,看著那具釋放出龐大魔力的蠍子遺骸。

「阿傑爾,你有辦法封死左右兩邊的通道嗎?」

「可以,但是如果這麼做的話,我就無法分神參加戰鬥了。」

「麻煩你了,安娜跟在你的旁邊守護據點,我和弗蕾娜會先削減掉魔物的數量。」

忒亞說完,化為一道白光衝進魔獸群內,一劍斬下了一頭鼠型魔獸的頭顱。弗蕾娜見狀輕嘆一口氣,和忒亞一起將那些弱小的魔物一一斬殺。

由依和羅倫也已經走出小屋,觀察了一下四周的局勢,羅倫發動了自己的魔法。綻放著淡黃色光芒的花朵在四周的殘壁石牆上盛開起來,照亮了小屋周圍。

「安娜姊姊,十點鐘方向有兩隻一米以內的魔獸,三點鐘方向的那個塔的後面有一隻大概三米左右的。」

由依的話語雖然讓安娜有些疑惑,不過還是朝向她指示的方向釋放了魔法。魔法落下的那一刻,傳來了一生狼嚎和老鼠的慘叫聲。

「妳還真厲害。」

「弗蕾娜姊姊說過,要善用自己的能力。如果能將自己的能力發揮到極致,就算面對比自己還要厲害的對手,也有很高的機率能夠生存下來。」

「是嗎…」

安娜有些無語,由依今年也不過才七歲而已,但是對於魔物戰的理解似乎遠比自己還高,讓她都開始懷疑自己在修練上是不是有些過於散漫了

「姊姊! 十二點方位,體型應該有十米以上,很重…」

突然,由依大叫一聲,原本在前方清掃魔獸的忒亞和弗蕾娜迅速返回。安娜看了阿傑爾一眼,心神意會的他立刻又製造出了幾層岩壁。

「碰!!!」

下一刻,一個巨大的身影進入了眾人的視野之中。一頭巨大的犀牛撞碎岩壁衝了出來。粗壯有力的四肢踐踏著這一片區域,滿地的尖石沒能刮傷灰白色的皮膚,直接被踏成粉末。

「岩鎧犀牛… 不對,是白岩巨犀!」

安娜驚呼一聲,隨後將水流急劇壓縮成一柄兩米左右的長槍朝犀角射去。巨犀不屑的看了一眼,任憑安娜的魔法擊中自己,水槍擊中犀角之後化為無數短劍向四面八方爆開,卻沒能傷到巨犀半分。

「作為對手來說太糟了… 在C級魔物之中也是以擁有最高別級的防禦能力著稱的,即便有七珠的修為也很難突破牠的防禦力。」

安娜有些頹然的垂下雙手,幾天前的那隻蠍子就已經證明了外面的投影畫面中是絕對看不到他們幾人的,也就是說明天正午活動結束之前是絕對不會有人來幫助他們的。

弗蕾娜轉頭用眼神向忒亞詢問,卻看到他輕輕的搖了搖頭。

「現在不能暴露妳的力量,我來吧。」

說完,忒亞緩緩向巨犀走去,舉起長劍指向巨犀。於此同時,安娜突然變得臉色蒼白,一股冰涼的感覺從胸口蔓延到全身。

「如果你還是個男人的話,用自己的力量守護好你心愛的女孩子。」

留下這句話,忒亞揮動羽翼朝著犀角重重砍下。這看似平淡無奇的一擊,卻讓那隻巨犀向後退了一步。一劍結束之後,忒亞回到地面。宛如心臟被利刃刺穿的感覺,瞬間壟罩了阿傑爾。

「別試圖感受我身上的氣息,會死的。」

忒亞留下這句話,再次衝向巨犀,再次斬向牠的獸角。這一劍過後,巨犀向後退了幾步,喘著粗氣癱坐在地。

「追隨我吧,就算我無法突破你的防禦,光是用殺意也足以讓你無法行動了。」

巨犀死死瞪著忒亞,粗壯的前肢撐在地面上想要站起來,卻怎麼也無法對前肢注入力量。

忒亞將纏繞在自己身上的殺氣釋放出去,巨犀也不甘示弱的用頭頂的犀角撞向忒亞。

「哞!!!」

隨著一聲悶響,忒亞的身體撞碎了四周的建築殘骸,重重撞在被撞碎的岩壁殘骸上。

「咳咳…」

吐出一口鮮血,忒亞從岩壁上重新站起來,拖著沉重的步伐走到巨犀面前。

「這樣,你滿意了嗎?」

「吼…」

巨犀再次低下頭,用角輕輕碰了忒亞伸出的手。

「犀類魔獸對於力量強大的對手十分崇拜,但是忒亞明明沒有在力量上壓倒牠,為什麼…」

「因為恐懼,忒亞剛才釋放的殺氣動搖了那隻巨犀的心神,又刻意用自己的身體去承受了巨犀的全力一擊。雖然沒有完全承受下來,但是卻也足以讓巨犀認同他了。」

弗蕾娜走上前解答了安娜心中的疑惑。另一邊,忒亞和白岩巨犀的召喚契約也締結完成,輕輕撫摸著巨犀的頭部。

8 條評論
  1. 不錯耶
    關注大大了

    • 謝謝大大的關注>/////<

  2. 私心想看看主角的人設啊XD

    • 圖片在此ψ(`∇´)ψ

    • 畫工還不太行 之後會好好修正的(附上群裡大大幫我重修的圖搞

  3. 可以呀(這是我畫了好幾個小時的男主角草圖\(≧▽≦)/)


  4. 大大畫的也很棒
    關注了

    • 謝謝大大的關注(///▽///)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Connect with: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