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殺了他》第六章 調皮的少女

《我想殺了他》第六章 調皮的少女

「啊啊啊啊!」

「喔喔這位兄弟你冷靜一點!」

焦急中帶點粗獷的聲音把曉天叫醒,嚴格還說是被巴醒的。

視野由朦朧逐漸轉為清晰,一名戴了頂大廚帽的大叔映入眼簾。身高約一米九,經過重訓的身材十分結實,雙眼炯炯有神,對任何事情都飽含熱情,與剛步入職場就心灰意冷的年輕人大相逕庭。

他是這間店的店長,我管稱之蔡叔。

曉天撫摸著兩側的臉頰,灼燒的感覺宛如剛泡過熱水。

「蔡叔,我跟你有仇嗎?」

「瞧你這幅蠢樣,肯定是肌肉不夠吧!」

應該是睡眠不夠吧?肌肉不夠是三小?維他命逆?

曉天臉上的表情相當失禮,但蔡叔毫不在意,並大力搖了搖他的身子。

「我剛才怎麼叫你都叫不醒,一直喊著某個人的名字,還打擾到其他客人用餐了!」

「名字?」

是誰呢?能讓我扯嗓大喊的,想必是很重要的人吧?

對了,剛才好像做了場夢,可是內容不記得了。

「我剛才說了甚麼?」

「啊啊啊啊啊啊……!像這樣。」

「我這是夢到必修科目被當了嗎啊啊!」

話說成績下下禮拜就會出爐,不知道現在移民好躲過追殺是否來得及?

曉天轉身望向後頭,發現針刺般的目光都聚焦在自己身上,看來此地不宜久留,更何況月底的晚餐都是蔡叔請的,想來更加過意不去。

「然後你還說『不要走!』。」

「!」

蔡叔剛補充完,曉天的內心馬上沉澱下來,反覆咀嚼著那憑空出現的感情。他試圖去挖掘夢裡的記憶,可是卻又像是被大腦拒於門外般徒勞無功。

「兄弟,我曾經也失戀過,可是自從上健身工廠後,我的心靈也跟肌肉一樣被填滿了,所以……」

「別騙啦,我是絕對不會成為會員的!廚房裡的老闆娘正在向你招手囉。」

「可是暑假有特別優惠啊!外加四個月的免費會籍喔!喂等一下!」

蔡叔抓住曉天的肩膀,本以為要留下繼續安麗,迎來的卻是瓶水珠沿著玻璃壁滑落的可樂。

「我請客!天涯何處無芳草,可別這麼輕易就放棄愛情啊!」

「就算你這麼說,我甚至不知道自己被誰甩了!」

「哈哈哈真是個怪人呢!」

「唯獨不想被你認同啊啊!」

此時餐廳的角落,也就是最靠近廁所的座位貌似浮現了個影子,但很快又消失了。曉天皺起眉頭完馬上裝作沒看見,畢竟十分討厭被關注的感覺。

原來如此,我在夢裡失戀了啊。

剛走出店門口,曉天便感受到深入骨髓的寒風。明明盛夏快來臨,忐忑不安的心情卻害得全身起雞皮疙瘩。

「本來計畫要去爺爺家,可是現在時間也晚了。等等,我去爺爺家幹嘛?」

試著去回溯幾小時前的經歷,觸碰到真相的瞬間卻又直接跳到醒來的畫面,彷彿那段過往被強制削去了般,叫人相當好奇。

然而空想也於事無補,若真萬分緊急,自己即便躺在床上,麻煩事也會自動找上門。

就算不招惹誰,災難還是會降臨在自己頭上。

發動完引擎,勁豪125的車頭燈照亮前方道路,醉人燈光打在頭上,深邃黑影和路過的情侶相比顯得格外可憐。蟲鳴於草叢間此起彼落,彷彿向他高喊著「Loser……」。

曉天索性仰天長歎,並朝催起了油門速速離開。

殊不知,沿途經過的路燈一盞接著一盞閃爍了起來。

回到租屋處的曉天左顧右盼,周圍沒啥太大變化,唯一詭異的是停車間特別乾淨,兩公尺外的塑膠桶堆滿了落葉,甚至連鄰居的份也清除完畢。曉天探頭探腦,驚覺到每片枯葉上頭皆有破洞,與其說被掃進去,倒不如說是貌似全被插成串後才收拾完畢。

「啊哈哈這種特技人類不可能辦得到吧?」

「不過如果是我就辦得到唷。」

「怎麼可能,這種絕活鬼才辦得到……咦?」

剛才誰在說話?曉天趕緊回頭,卻不見任何人。

微風吹拂著冒汗的肌膚,接著胃漸漸感到不舒服,討厭的感覺越來越強烈,難以言狀之物正迅速逼近!

「幹幹幹!」

無奈現場太暗,曉天慌亂地在斜背包裡摸索鑰匙,早知如此當初就該固定位置。

終於,他取出了……穿過的襪子!

不對!為甚麼穿過的襪子會在裡面啊啊!

啊啊啊我要死啦!

「那……那個?我不會傷害你啦!」

少女般輕柔的聲音似乎沒有敵意,但人家早已進入混亂狀態。

「別煩我!沒看到我正在忙嗎啊啊!」

「呃……是這樣的,因為我現在沒多餘的陽氣,正處於全裸狀態……」

「嘿對!所以怎樣!」曉天把包包裡的東西全倒了出來。

「我能跟你要件衣服穿嗎?」

「隨便!就在後車廂裡!」

「謝謝你!」

過了一會兒後……

「喔喔喔!是體育外套!我會視作珍寶的!話說你的鑰匙還插在車上欸。」

「唉……拿給我吧。」

曉天無力地抱膝坐在門檻前,眼看著浮在半空中的藍底白邊夾克飄過來。透明的輪廓逐漸成形,站在眼前的是名流了頭齊肩短髮的女性,兩顆杏眼眨呀眨地,宛如剛上幼稚園的小孩般天真無邪。

重點是身材在外套的緊縛下意外地好,優美勻稱的長腿不斷挑逗著性慾,重點下面還是真空狀態。接著少女彎腰將鑰匙串遞給了曉天,然後蹲在旁邊哼著歌,似乎正期待著甚麼。

答案很明顯,她就是想進去。於是曉天默默起身,為了捍衛生命,決定採取慘無人道的行動。

他伸手,直接摸了少女的胸部。見對方反應慢了半拍,還附加揉這個動作。

「呀啊啊啊!」

眼看人家嚇得退後好幾步,曉天猛然轉身並掏出鑰匙串,行雲流水地抓住「正確的」鑰匙。

結果他奮力一插,竟卡在鎖外!

「哼哼,我早就料到了,所以事先把大門鑰匙取下來了。」

她怎麼知道是哪一把啊啊!

「咦咦咦咦咦咦!那……那機車鑰匙!」

「也在我這唷!」

「美……美女有話好好說!君子動口不動手!」

「是你先動手的吧!」

身後接連傳來少女可怕的笑聲,曉天絕望地摔倒在地上,他死命地退後。她拋著關鍵的鑰匙,同時悠然自得地走了過來。

「我……我都送你外套了!你還想怎樣!」

「不然我跟你做個交易,鑰匙還你,取而代之地你讓我吸~一點點就好。」少女十指交扣,低頭調皮地笑著。

怪了,這對話怎麼有點似曾相似?

曾經有個傢夥不顧我的同意並擅自做了決定,把我搞得好慘。

到底……是誰呢?而如今那個傢夥又上哪去了?

「真的一點點?」

「嗯嗯!而且透過肌膚就可以辦到了。」少女猛然點頭。

「那……好吧,看在你還算有禮貌的份上。」

語畢,少女伸出右手撫摸曉天的臉頰,猶如溪水般冰涼的觸感蔓延全身,由於幾分鐘前受到太多驚嚇,他緩緩地閉上雙眼,進入夢鄉。

結果一覺醒來,他發現自己身在熟悉的彈簧床上。

而本該消失的少女此刻竟衣衫不整,後仰著小蠻腰,晃動著發燙的身子,嘴角還掛著屈服於快感的口水。

嗯,為何我完全不感到意外呢?

「啊……啊……腦袋一片空白!咿!」

似乎高潮了這傢夥。

「才吸一點點……就讓我變成這樣,你要……負起責任喔?」

「怪我囉!」

然後她握緊曉天的雙手繼續擺動翹臀,小穴瘋狂吸允著曉天的肉棒,肉壁的擠壓伴隨著溫暖的包覆感,眼前閃過五光十色,宛如場盛大的晚宴。少女的呻吟聲更是大幅增長了原始慾望,甚至讓曉天產生反抗的念頭。

「別太囂張啊啊!」

曉天抓準時機把對方推倒並將按在牆邊,形成標準的背後位。少女吐露出舌頭,眼神非但沒有恐懼之色,反而滿懷期待。

「讓我……讓我看看小天男人的樣子!」

「喔喔喔!」

堅挺的兵器猛然插入肉穴,即便裏頭已氾濫成災,還是為她帶來了直通天國的快感,大概短時間內無法忘記這般甜蜜又安心的感覺了吧。

「啊……啊……要壞掉了啊啊!」

與沉浸在做愛的少女相反,曉天此刻腦中閃過許多畫面。曾經有個女人,她眼神空洞,倒映出的僅僅是深不見底的黑暗。為了守護那個懦弱的男子,她單憑一把長刀就擊敗了強大的敵人。只是為了確保男人能活下去,她犧牲了自己,沒能逃出由尖刺所構成的地獄。

而那個人……那個人的名字是……!

「明明跟我行魚水之歡,腦中卻在想別的女人,這樣不行喔。」

「嗚喔喔!」

少女鬧起彆扭,再度把曉天反壓回床上,堵住了搔疼的洞口,繼續搾取著男人的精華。結著,少女的力量大幅上升,壓地曉天無法動彈。

眨眼間,褐色的髮絲間摻雜著刺眼白光,就像清晨的太陽般耀眼而美麗!

「這是……最後了!呀啊啊啊!」

「!」

曉天好不容易才忍住放聲嘶吼的衝動,噴射出的元氣立馬將少女裡頭染得一蹋糊塗。

而後髮梢綻放出鎂帶燃燒般的光芒,並不斷向空氣延伸,直到垂至那赤裸裸的胸口。

他詫異地瞪大雙眼,收縮自如的長髮總算成了突破口,將那段記憶尋回來了,包括她的名字,以及另外一個熟悉的人。

「妳……妳是!」

「總算……認得我了嗎?」

少女甩動著散亂卻不失優雅的長髮,手按住胸口後露出潔白的牙齒,歪頭一笑。

「我才是張雅婷喔,請多指教。」

接著靠近男人的耳邊,她輕聲說道:

「謝謝你……保護了我的朋友。」

「我才……沒有保護到任何人,那時候……我完全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回想起那段痛苦的經歷,曉天眼淚不禁奪眶而出,明明抵擋住了性的誘惑,卻抵擋不了內心的無助與悲傷。

「每件事都存在極限,我覺得作為生人,你已經幹得很好了。」

「可是我……嗚!」

雅婷抱緊曉天的頭,半瞇著眼,宛如母親正在安撫孩子。她選擇沉默不語,輕拍著肩膀,成熟的微笑似乎早已訴說著一切。

寧靜的房間,最後僅剩下自責的哭喊聲。

5 條評論
  1. 終於出新的了

  2. 讓我看看多調皮

  3. 大大小說多久一更啊

    • 很遺憾目前尚未固定下來QQ

  4. 蠻不錯
    關注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Connect with: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