傀儡遊戲第十五章:苦提葉

  完蛋了…… 

  我不死心的再次翻找我的背包,但不論我再翻幾次,背包仍沒有任何食物。 

  我又轉頭再次研究我眼前的兩種植物。 

  離我最近的、只到我膝蓋的是個葉子是網狀脈、開白色小花的植物,上面結了一些小小顆深紅色的果實,莖上有些細小的毛。 

  而另外一個比較遠的,一樣也有網狀脈的葉子、白色的花,莖上也有白白長長的毛,唯一明顯不同的,它的果實相較另外一個植物的紅的顏色較淺了些。 

  但是我無法從這不一樣的地方去分辨誰才是白花果。 

  沒錯,白花果。一個生長在名為白植的植物所結成果實。 

  知道這個果實,是在上戰鬥生存這門課時學到的。 

  沒逃出之前我為了逃過考試沒考過就得斬斷其中左手的危機,因此可努力的背了所有深山能拿來用的植物的特點,到現在依舊刻骨銘心,只是書上可沒寫有另外一種長的像白植的植物,更沒說他的果實是深紅還是淺紅啊! 

  所以就算我找到了形似白植不植物也沒辦法吃,畢竟誰知道吃到的會不會不是白花果而是有毒的植物? 

  唉……,背果然比實際來的簡單。 

  我們才逃出半個月,就遇到瓶頸了。 

  算了,放棄……。 

  慢慢的站起身,我又不死心的看了那兩種植物幾眼後才失望的離開前去找楊和軒。 

  「大隻的怎麼樣?你有收穫嗎?」我帶著一絲絲的期待問蹲在地上的楊和軒道。 

  但卻只見楊和軒搖搖頭,臉上寫滿「失望」二字激動的道:「沒有!沒有沒有沒有啊!有些植物不是不認識,就是不能吃!唉唉!你有收穫吧?」 

  「……白花果的果實是深紅的還是淺紅的?」我抱持著最後的希望問道。 

  「嗯……,是紅色的。」楊和軒皺著眉露出奇異表情答道。「深紅跟淺紅不是一樣嗎?」 

  「啊啊啊!沒救了啦~~」我絕望的大吼道。這人真是!虧他很聰明我本來還想說他可能會知道是什麼樣的紅的說,結果!啊啊!果然是該死的臭男生!深紅和淺紅明明差很多!(……好像也差不多……。) 

  「我會餓死的!真的會餓死!才逃出去半個月,結果竟然要餓死嗚嗚嗚!」我悲憤的道。 

  我的人生……或者說傀儡生怎麼那麼苦啊! 

  「唉……,你怎麼那麼『有~用』呢?連找個果子吃都辦不到,真不愧是豬。」楊和軒搖搖頭,嘆一大口氣道。 

  「你是有找到東西哦?」我翻了個白眼道。 

  「你現在會站在這全都多虧誰?嗯?」楊和軒挑釁的朝我微笑道。

  ……楊和軒。我頓時無話可說了。 

  「唉!這下就只能吃……」 我和楊和軒看向楊和軒背包上唯一有的收穫…… 

  黑色的葉子,被名為世界上最苦的植物—苦提葉。 

  ……我好想念我的沙丁魚罐頭。 

  夜深時,我靠在一棵大樹上如此想道。 

  再看著放在背包上堆積如山的苦提葉,我心裡波濤洶湧。 

  衷心希望明天能找到其他的吃的,否則我活不下去了啦啦啦! 

  心裡吶喊著,我和楊和軒一齊咬下第一口— 

  「%#©~!苦死我了啦!水!水!我要水!」「啊呸!這甚麼苦味!水!給我水!」 

  我和楊和軒大叫,跌跌撞撞的一齊奔向溪水大喝特喝。 

  今夜就在大聲抱怨度過了。 

  ……還加上令我想哭的苦提葉。 

  我好想念我美味的鮪魚罐頭啊啊啊啊~~ 

3 條評論
  1. 大大多久一更?

    • 欸要看情況,盡量會一星期更一次,太久沒更會愧疚的放兩章

  2. 良藥苦口啊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Connect with: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