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鎧之都 6 眼前的白皙?

  斯卡蒂打了個冷顫,從沙發上醒來,對於自己怎麼回到家一點記憶都沒有,走到玄關旁打開暖氣,整個客廳內慢慢變的溫暖。

  斯卡蒂回到房間內,設計風格跟客廳差不多,一張床、一面鏡子、一個崁入牆面的衣櫃,簡約,但不失優雅,斯卡蒂看著鏡中的自己,衣服破破爛爛,臉上還有黑漬。

  「髒死了。」隨便從衣櫥抽了一件衣服,進入浴室。

  隔著浴簾,斯卡蒂的身影正在沖澡,纖細的四肢、曼妙的腰身,讓人想不到的是,正是這樣的女人,竟然可以拿起沉重無比的武器,直接用蠻力壓制敵人,宛如狂戰士般的存在。

  從整個屋子的擺設來看,廚房洗手檯只有一副餐具,客廳之外只有斯卡蒂的房間與浴室,應該是一個人居住,不過打掃卻相當仔細,沒有多餘的灰塵,整個屋子最髒的就是塔古。

  斯卡蒂離開浴室,身上穿著襯衫,隔著布料能隱約看到上半身突起的部分,走到廚房冰箱拿飲料,回頭才看到塔古趴在吧台上。

  「奇怪的男人,奇怪的戰鬥方式。」斯卡蒂回想之前塔古的戰鬥方式,依自己的了解,現在很少人會執著於攻擊關節,正確來說是使用這種技術的人大多都已經退休,原因是投資報酬率太低,透過配合直接用陷阱引爆鋼獸是更快的戰鬥方式,但這樣說又不太對,塔古的戰鬥方式比起技巧性的教誨,更像是本能,對肉體的了解嗎?屠夫?

  一連串的疑問在斯卡蒂心中出現,吸引她更靠近塔古,在塔古身上嗅了嗅,沒有屠夫的血腥味,讓斯卡蒂更加好奇。

  「我說啊,是玩夠了沒有?」塔古不知道甚麼時候醒來,看著斯卡蒂,醒來的時候發現她穿成這樣,就裝睡繼續欣賞,沒想到斯卡蒂的動作越來越過,白皙的胸口在塔古面前晃來晃去。

  塔古擦掉鼻血,無奈地看著斯卡蒂,完全搞不懂這個女人想幹嘛,嘆了一口氣。

  「誰教你的戰鬥方式?」

  「沒有人,我從戰場上存活,一點點從敵人那裏偷來的。」

  從塔古說的這點,可以應證斯卡蒂所想的部分,大部分的戰場老兵早就開始養老,新加入的人們又全部集中在與鋼獸的戰鬥上,塔古的戰鬥方式才會看起來非常過時,但卻有比他人更好的戰鬥底子,但如果這樣推測的話,塔古上戰場的年紀就是十五歲。

  「少年兵?」

  「算得真快,但能先請妳離我遠一點嗎?」斯卡蒂非常靠近塔古,只差直接黏在塔古身上,或許是母性本能導致的,畢竟十五歲的孩子上戰場怎麼說都算是可憐的存在,同時也說明為何手槍對鋼獸沒用,塔古卻一直帶著。

  斯卡蒂沒有理會,直接抱住塔古,把他的頭埋在胸口,一開始塔古非常反抗,沒多久後老實下來。

  「為什麼這麼做?」

  「好感?我不討厭。」

  塔古嘗試從這句話裡吸收東西,想著,連接到外面的人對她的態度,外人對斯卡蒂的態度確實很異常,比起害怕,更多的是想要遠離,為什麼想要遠離她?

  塔古推開斯卡蒂,雖然自己不太在乎以前的事情,但她不一定這麼想。

  「先這樣吧,謝謝妳。」塔古正要起身,領子被斯卡蒂拉住。

  「雇用我,跟你一起工作可能很有趣。」

  突如其來的要求讓塔古不解,先不說有沒有錢雇用,塔古本身不具備雇用落難者的資格,首先必須先建立搜索團,還需要通過相關單位認可後才能雇用落難者,而塔古連搜索團都沒有,更別說認可了。

  「妳知道要取得條件是進入古代區嗎?開甚麼玩笑?」

  「我不是落難者喔。」

  塔古驚訝的看著斯卡蒂,那種跟怪物一樣的蠻力不是來自落難者的能力,就算人類可以擁有,她那纖細的身體也無法承受。

  「正確說起來,我是感染者,我被施打過疫苗。」斯卡蒂轉過身,撥開頭髮露出後頸,上面有很明顯的一個黑點。

  疫苗的原理很簡單,就是把弱化的病原體注入身體進而促使製造抗體,那為什麼還會受到影響而擁有怪力?塔古想起打疫苗還是有機會引起身體反應,有些人對疫苗過敏,或者施打後發燒,是不是相同的概念?

  「不是,妳跟我說這些做甚麼?」

  「晚上跟我吃飯,我告訴你不用進入古代區的辦法。」說完,斯卡蒂進入房間,留下一臉錯愕的塔古。

  塔古回到家中,看到夏和冬還在家裡,頭痛的捏著太陽穴,自己完全忘了這兩個人的存在。

  「塔古先生!您把大象打倒了嗎?」冬看見塔古立刻起身,宛如騎士對主人般恭敬,夏在旁邊低頭行禮,沒有看到塔雅菈。

  「塔雅菈呢?」

  「出門了,去暴龍雜貨店。」暴龍雜貨店是達卡的店,他的招牌是一隻暴龍拿著箱子。

  「收錢。」夏幫冬補充。

  「所以妳們為什麼還在我家?」塔雅菈直接讓這兩人顧家是鬧哪樣,塔古不在一個晚上,她倆跟塔雅菈達成了甚麼協議嗎?

  「請你雇用我們!」

  塔古搓了搓臉,退出門口,來到頂樓抽菸,完全搞不清楚現在是甚麼情況,金屬公司龍頭的當紅小姐,加上斯卡蒂,怎麼都黏著自己說要雇用,塔古很清楚自己沒有條件去雇用她們,而且自己想做的事終究會拖累他人。

  「流星,我該怎麼做?」塔古躺在地上,看著灰濛濛的天空,嘗試呼喚身邊的劍,結果沒有任何反應,拿下耳機,靠在圍牆上甚麼都不想。

  「已經變成了浪漫的男人?開始對流星許願了?」蘭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就當是那樣吧。」塔古丟下手中的菸蒂,又點起一支菸。

  「你就沒想過蕾莉希望你擁有自己的生活嗎?」除了蕾莉,跟塔古相處最久的應該就是蘭。

  蘭是蕾莉最早救下的人工落難者之一,而塔古一直幫忙蕾莉做這件事,知道蕾莉死的時候已經是好幾天之後,蘭依舊記得塔古那時候空洞的表情,宛如死去般失去光澤的眼睛,肯為了讓塔古活下去只能用仇恨迫使塔古恢復正常,這也是塔古對於報仇異常執著的原因……

  但,從蘭看來早就該放掉那種無聊的事,就是因為塔股太過執著,才會甚麼都沒變,一切都沒有變,為了報仇活著;為了活著而下井,不管如何,塔古都需要結束那無聊的堅持。

  「沒有。」塔古再次點菸,不想討論這個問題。

  「五年了!蕾莉已經死了!報仇她也不會復活,到底還要這樣多久?」蘭長久以來的感情爆發,希望塔古注意到自己的想法,但塔古始終執著著報仇,一直無視蘭。

  「正是因為已經死了!難道就能一句話忘記嗎?她媽的在開甚麼玩笑?」塔古大吼,回頭看著蘭……眼角的淚水已經快要滴下來,他從來沒有看過蘭露出這樣的表情,一時之間說不出話,轉身翻下圍牆。

  斯卡蒂騎著重機來到塔古的家門口,一熄火就聽到了上方傳來吵架的聲音,抬起頭一看,一個黑影落下,下意識地伸手接住。

  「幹甚麼?」斯卡蒂看著手中的塔古,放下,非常困惑的看著他。

  塔古沒有回答,這時候甚麼都不想說,斯卡蒂見塔古沒有回答,一手把他抱上重機,自己也翻上重機。

  「抓穩,要走了。」語畢,油門直接催到底。

  「靠!給我機會說不要啊!」塔古的慘叫逐漸遠去。

  兩人來到內城中心,燈火通明的街道與外城完全不同,戰前這樣的繁華城市到處都是,塔古很清楚戰爭沒有對錯,但即使是曾經為軍人的他也厭惡戰爭,虛偽的正義只是為了少數人的利益,而眼前看似文明的城市,卻是因為戰爭而建立。

  「你很討厭這個地方?」斯卡蒂注意到塔古的表情。

  「非常,帶我來這裡做甚麼?」

  斯卡蒂停好重機,帶著塔古進入一間西餐廳,普通,卻讓塔古感到陌生,他很久沒有來到這種地方。

  「斯卡蒂,另一位客人到了嗎?」服務生上前來,聽到回答後帶著兩人來到座位。

  座位上已經坐著一位約六十歲的老人,有著跟斯卡蒂相同的銀髮紅瞳,塔古認得這人,轉身想要離開被斯卡蒂拉住。

  「你這孩子還是分不清場合。」老人開口,看來也認識塔古。

  「老子就是分太清楚,才會失去最重要的東西。」
  
  「坐下吧,你幫我一件事,我就告訴你金龍財團總裁的行事曆,如何?」

  塔古聽到關鍵字,立刻回頭拉開椅子坐下。
  

異鎧之都 6 眼前的白皙?

  

2 條評論
  1. 關注了

  2. 故事還不錯耶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Connect with: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