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當人類之後青春依然繼續I.死神的畫像(1)

你見過死神嗎?

他沒有雙腳,身穿一件黑色斗篷漂浮在半空中。布塊下的臉龐一片漆黑,唯有兩道代表眼珠子的寒光發亮。他手持一把大型的鐮刀,隨便一揮就能把你的靈魂輕鬆割走,不留一點情面。

這是我在兒時持有的一張不怎麼強的遊戲王卡上看到的死神模樣,至今依然印象深刻。就算沒有看過那張卡片,我想大家對死神的想像都差不多吧?

曾幾何時,鐮刀已經成了遊戲裡的女孩子才會拿的武器了呢?它們成了二次元美少女的時尚配件,意圖將那些扁平得跟紙張沒兩樣的女孩映襯得更加嬌小可愛。

現在,那種傳統的死神模樣一點都不酷。漫畫裡出現的死神都刻意迴避那個形象。無論是荒誕誇張或是刻意平凡都有,總之就是不要跟大家心目中的那個死神長一個樣就是了。那樣遜斃了。

那麼,現實中的死神又是長怎麼樣呢?

我曾經看過一張畫像,很多人都說這傢伙就是死神。畫中的死神長相平淡無奇,只是個普通大叔而已。

許多人大動干戈想在被他幹掉前解決他、四處尋覓又緊張得草木皆兵,可一但聽說他真的出現了又嚇得雙腿發抖。的確是個可怕人物。

不管他們怎麼說,我都不覺得這個人是真正的死神。尤其是在我跟學長陪他吃飯聊天過後,更是這麼想。

只要不計較他曾做過什麼,他真的只是個刻意裝年輕的大叔罷了。他會為了別人眼中不重要的東西抗爭、也會為家人的幸福感動落淚,就跟全國家庭的每個爸爸一樣。也可以說多虧有他,我才比較認同家裡那兩老吧。

就算他曾把多少人葬送黃泉,我都不怕他。反正,他也殺不死現在的我吧?我覺得我現在就算被卡車輾過,說不定都能活下來。

儘管我曾被一輛黑色轎車撞飛五公尺遠就此倒地不起,也是這麼想的。

那天,我應該能夠一睹死神的真面貌才對。可是沒有。我不僅活了下來,渾身沒一點傷痕,還成了某種不是人的東西。

怎麼會這樣呢?我也想問啊。可是沒有人回答我,甚至沒人注意到我的身體發生什麼變化。

自那起車禍過後都過兩個月了,我的生活還是沒有出現什麼戲劇性的變化。就算變成怪物,我依然是個高二生。

學生的本分就是上學跟讀書,就算我做得不怎麼好,也懂這個道理。

我就讀的學校,是一間最底層的公立高中。

這所高中沒有強大的師資、競爭的氛圍和什麼昂貴的設備,校舍更是老舊到處發霉,就只是個考試成績稍微好一點的人都能就讀的學校。腦袋更好更努力一點的人還能就讀資優班,我的話不過是普通班的其中一員而已。要說我讀這間高中有什麼好處的話,大概就是學費便宜吧。再怎麼說,這都是公立學校嘛。

暑假結束,升上高二的新學期也過一個月了。班上沒什麼變化,我也一樣,下課就跟另外兩個朋友聊天。

「這個暑假真開心啊,和很多人到處出去玩呢。」

把剪短的瀏海往上抓,一頭露額清爽髮型的型男笑著這麼說。其他人剪這髮型說不定會被笑是不是要去當兵,他倒是駕馭得很好,簡直像是電視上的韓星藝人一樣。

大家都叫他新,像偶像劇裡面一樣被人叫單名。這樣叫他也不會讓人覺得好笑或尷尬,反而很符合他的形象。

「我也破了很多款遊戲呢,之前囤積起來的庫存總算消化三分之一了。」

一身略有線條的橫肉,體型粗壯看起來就很有力氣的平頭男一臉心滿意足。

他叫做明仔,相當喜歡玩遊戲。不只是手遊,還有玩很多電腦遊戲,而且還是花錢買的。不過真的有玩的似乎是占少數,真是不可思議。

他也常常推薦我跟新一些有趣的手遊。新不一定會玩,我倒是每款都會碰碰看,可是都玩不久就刪掉。

「一有打折就忍不住買了,本來只是想買三款遊戲,回過神來已經買了二十三款。暑假時候出現的夏季特賣太可怕啦。」

明仔嘴上這麼抱怨,不過眼裡一樣閃閃發亮。他根本很享受吧?

我也曾經問過他為什麼有那麼多錢可以買遊戲,沒想到他竟然說他是自己寫程式設計一些有趣的小APP放到網站上賣錢,真是厲害的傢伙。

這兩個人再加上愛看小說漫畫的我,就成了興趣迥異的三人組。從高一開始,我們就常常一起行動聊天。我們班上其實都是這種感覺,都是兩、三最多到四人組一起行動,沒什麼大團體。

「真好啊你們兩個,都玩得那麼開心。」

對於這兩人度過這麼充實的暑假,我不禁表示羨慕。

「那阿翰你呢?這暑假在幹嘛?該不會都在讀書吧?」

新隨口一問,我倒是大動肝火。

「我是看書、看書!誰要讀什麼書啊!」

「不,意思一樣吧?你應該都在看小說吧?」

「喔,是啦,只是最後一個月多都沒時間看。」

大概是因為以前常被爸媽喊著「快去讀書!」這樣的話吧?在我心裡一直認定讀書就是讀教科書。畢竟家裡兩老發現我看小說的話,也不會認為我是在「讀書」。

「哎呀,宅男阿翰終於也願意出外活動了啊?」

明仔調侃地笑道。這傢伙明明絕大部分興趣也是室內派的,因為還會打球健身就這麼跩。

「出外活動……是啦,其實也是散步而已,沒什麼收穫。」

說著說著,我臉有點紅。想到我外出實際是在幹嘛,我就相當害臊。

「散步幹嘛啊?下次跟我一起去健身算了!還比較有意思!」

「有機會的話,也可以啊。」

「真的?那我下次就邀你,你可別又推託!」

「好啦好啦。」

為了轉移話題,我只好一直附和明仔。於是話題終於又轉移到兩人暑假活動的詳細內容,我聽著他們的炫耀事蹟,有些心不在焉。

其實我在暑假發生一件大事,就是我出車禍了。

那天我跟往常一樣覺得家裡待不住,就往外跑在街上遊蕩。我們家本來就是在郊區,路燈不多光線昏暗,我又一直往小路裡走。

也不知道那台車開進小路又開那麼快幹嘛,當我注意到一台黑色轎車從叉路駛來,我就已經被撞飛倒地。

其實被車子撞飛並不會覺得痛呢,只是意識模糊、腦袋運轉不靈、明明醒著卻無法好好思考,身體也動不了。

在這樣半夢半醒的恍惚狀況下,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我忽然精神一振坐起身子。不只思緒變得異常清醒,也能夠馬上站起來靈活運動。

那輛轎車已經不在了,我也記不得車子的細節跟車牌號碼。只是莫名其妙,懷疑這是我做白日夢了。雖然那時候是晚上。

過了大概兩三天吧,我才發現我的身體出了狀況。

原本瘦弱又沒再動身子的我,力氣突然變得很大,整理房間時可以輕易抬起塞滿東西的書桌。平常的我總是精神不濟很想睡,卻變得總是元氣十足,甚至還因此有些失眠。

更可怕的是,當我不小心被美工刀割到時,我不只沒受傷,反而是美工刀片的刀鋒被我的皮膚磨平。

我嘗試將刀尖刺進我的指腹,一樣一點都沒刺進去甚至沒有凹陷,歇斯底里的我胡亂動刀歪曲,反而是美工刀片先被我折斷了。

這到底是什麼鬼?

自從意識到身體的變化之後,我感覺心靈方面也出現問題。

我總覺得,活了十七年伴隨我成長的這具軀體變得相當陌生。它成了一句徒有其表的皮囊,包覆我變化甚鉅的內在。看待事物的視角也變得很不一樣,我像是從身體深處的某個部位,隔著這具身體窺視四周。

說得更具體一點,我感覺我身體裡住進一隻大蟲子,而我自己就是那隻蟲子。

後來我又跑去我被撞的地點,也沒發現什麼蹤跡。那附近只有沒開發的荒廢地,沒看到什麼可疑的東西。

該不會是那輛黑色轎車上的人搞的鬼吧?我還以為他只是普通的肇逃犯。

在那之後我總是提心吊膽,想著會不會有什麼神秘組織來犯、或著有什麼人突然出現想強行帶走我或對我發出邀請。我每晚都窩在房間裡觀察窗外,注意那輛黑色轎車會不會又出現。不過想像這些事情的同時,我不只害怕也有點興奮期待。

白天我除了摸索自身能耐,也開始往外跑,探勘地形規劃住家和學校附近的逃跑路線。

我就讀的小學、國中、高中都在同一條路線上,只是隨著就讀學校的不同更改折返點。以前的我總是走同一條路線上下學,不然就是前往同條路上的補習班,也不曾走過這之外的路線閒逛。現在想想還真是有夠無趣又狹隘。

我開始每天外出走路,走遍所有我之前沒去過的地方,尋找各種小路思索哪邊可以進行躲藏或潛行。簡直就像是在冒險。我的世界也從住家跟學校往外擴張,這時我才總算知道我家附近有哪些事物,不再一無所知。

只可惜行走還是有極限的,雖然不會累,但考慮到折返我頂多走到熱鬧的市區邊緣,一樣沒能踏進去一步。畢竟就算我走進去了,我也沒錢只能像個鄉巴佬一樣閒晃啊。

我之前聽說我住的這個地方其實是大城市,但我家和學校都是在寧靜的郊區座落,絲毫不見一點熱鬧,所以都沒有實感。直到那時候,我才知道只是因為我沒接觸到這城市的活力地帶,所以才不曉得而已。

這裡明明是我居住的城市,我卻異常陌生。

除此之外,我也會暗自模擬如何應對到訪的人,想像哪種立場的人會說什麼,自己又該如何應對。

如果是要來攻擊我的人的話,我該乖乖投降還是奮力反抗?他們會不會有什麼可以克制我的東西?他們會直接攻擊我家,還是會殺來學校攻擊我?

或著是要來邀請迎接我的話,我又該如何應對?我是該接受他們的邀請拋開原來的世界,還是毅然決然地留下和他們對抗?他們又會怎麼跟我接觸?是會直接登門拜訪,還是會安排個美少女轉學生或年輕美女老師到學校,或著兩者都有?

我每天都妄想這些事情,心情忐忑卻又無比認真,不斷思考我到底該怎麼做。

一個月過後,暑假結束了。又過了一個月,新學期還是一樣什麼事情都沒發生。

妄想終究只是妄想,恐怕這世上沒有一個人發現我身上的變化吧!

當我注意到這一點時,我真的是羞恥到極點,真想殺了自己。雖然我也不清楚現在的自己該怎麼被殺死。

就算變成了某種不是人的東西,我依然平安地成為一名高二生。一名有了超級黑歷史的高二生。

我損失的,遠遠不止一個月的暑假時光而已。

總之,就算人出現了戲劇性的變化,人生也不一定會隨之改變這個道理,我算是切身體會到了。

要是我真想要藉此尋求刺激的話,倒也不是不可以。不過在我看過的漫畫裡,突然擁有強大力量拿來胡作非為的傢伙,好像都沒什麼好下場。

仔細想想,我也沒有特別想要幹嘛。就算真的跑去搶銀行,我也沒辦法躲藏生活過一輩子吧?我想警察還是很有本事的,而我只是一個空有一身怪力、又不容易受傷的普通高中生罷了。

不過,我現在缺錢是事實。

聊到一半,我感覺肚子又有點餓了,連忙拿了放抽屜裡的洋芋片墊胃。新跟明仔都很驚訝。

「阿翰啊,你第二節下課不是才吃過肉包嗎?怎麼現在又吃零食啊?等等午餐吃不吃得下啊?」

「真的是嚇死人耶,你怎麼食量突然變那麼大?記得你最近午餐也都添蠻多的?」

明仔說的沒錯,最近我仗著學校有提供營養午餐每次都添很多。班上營養午餐本來就很容易剩下一堆剩飯,幾乎都被我消化殆盡,這在同學之間也曾成為話題。

聽說有些高中是沒有提供營養午餐的,能讀這所高中真是謝天謝地啊!

「我就是餓啊沒辦法,放心啦,今天午餐我一樣把飯菜都吃得一乾二淨。」

「夭壽骨喔,你可別把大家的份都吃了!」

「不會啦。」

對於明仔的調侃,我回答得有些心虛。

唉,我現在變得很容易餓。就算我克制自己沒有使用怪力,還是一樣沒有改善,真是頭痛。光憑我貧乏的零用錢和積蓄,能撐過這兩個月簡直就是奇蹟。

可是下個月開始,我就沒錢了。到時候我就得縮衣「增」食了!但又能撐多久呢?

上課鐘響,我們回到各自的座位上拿出英文課本。不過我倒是無心上課,拿出了從圖書館借來的小說。

自從我放棄讀書考試之後,我就整天往學校圖書館跑。沒想到這所公立高中看起來一副窮酸樣,圖書館書本倒是很多甚至還會添增,不知道是撥經費買來或是接受捐贈得到的。總之,這間圖書館讓我獲益良多。

每天課堂上都沉迷於小說的我,大概一兩天就能看完一本,有時候甚至也可以一天兩本,端看小說長短或著值不值得反覆回味。現在我在看的書很難讓我提起勁回味,不過看個一次乾過癮也是很棒的,就算還沒看完我還是翻回開頭看好幾次。

我正在看的是《摩登時代》,我說的是日本人寫的推理小說,不是那部我沒看過的老電影。

日本推理小說很特別,大多其實都是藉著推理的骨幹披上一層說書的皮。除了解決犯罪事件以外,更多看到的是一個精彩有趣的故事。這也讓日本的推理小說在世上獨樹一幟,很多這種推理小說都有拍成日劇或電影,我特別喜歡這種故事。

起初我在圖書館裡看到《摩登時代》時,真的是嚇到了,他厚得簡直像本辭典一樣。一翻開來發現裡頭竟然是兩頁的文字上下擠在同一面紙上,更是讓我震驚得合不攏嘴。要是照正常的排版,這本書會有多厚啊?

然而當我嘗試閱讀開頭,馬上就被裡面的爆笑內容吸引住。被老婆請來拷問主角是否有外遇的打手,還有讓部下們瘋狂加班、想讓大家超越極限覺醒超能力的上司都相當有趣。這作者的書我以前也看過幾本,他真的很擅長表現那種活靈活現的幽默,這次放在開頭卯足全力逗人發笑,的確讓我能夠忘記後續內容的厚度繼續看下去。

反正我現在時間夠多,不如就借這本書吧!借了這本書後,我花了一個五天才總算快要看完。一個禮拜的上課天就這樣過了,真是可怕。

「座號……26號,起來回答這一題!」

當我正準備朝結局全速衝刺時,我的座號被叫到,於是我闔上書收進抽屜起立。

「這句英文該怎麼翻譯?」

英文老師指著黑板上寫下的一句英文句子。

「『前方直走後右轉就能抵達公園了』。」

「嗯,很好,坐下。」

我坐了下來,看著課本上面印的同個句子有點感慨。

從以前開始英文就是我的弱項,要叫我翻譯更是解釋得結結巴巴的,說不出一個通順的意思。

現在,我卻能當場回答老師的提問了。其實不是因為我懂了,只是老師上次才在課堂上解釋過目前章節的英文文章意思,我都記下來了而已。當然,那時候我還是顧著看小說。

還記得我曾提過,我感覺自己成了一隻躲在身體裡生活的蟲子窺探外頭。

我這隻蟲子,感官可以說是非常敏銳。就算是我沒有注意、無心觀察的事物,我都能夠專心做我自己的事情同時捕捉到周遭的動靜,甚至擅自吸收理解,簡直像是腦袋裡分了一部位出來專門處理這些情報一樣。

我對這個世界變得有些距離感,隨之好像一下子看透許多事物。我能夠瞬間對世間萬物做出一定程度的窺探,看穿其中的本質。

說得那麼跩,其實就是我對周遭任何事物都有了初步印象,不再是沒有興趣便毫無認知。我的腦袋擅自運轉,替我為接觸到的事物分門別類。而我再藉此,偷偷在心裡對這世界的一切大肆批判。

其實我對我批判的那些事情根本就沒有深度了解,只是想到什麼就覺得正是如此罷了。儘管有所自覺,我還是認此不疲。

畢竟僅憑第一印象和拙劣的推理想像,就對自己完全不了解的事物評頭論足,可是連那些了不起的大人們都沉迷其中的低級樂趣。

我大啖營養午餐,今天一樣讓班上成為了沒有留下剩飯的模範班級,只可惜這種事情是不會得到表揚的。不,還是這樣就好,這樣受人表揚反而很丟臉。

多虧如此,下午的課總算順利撐過去,我也終於看完了厚厚一本的《摩登時代》。接下來就是周休二日,帶回去再讀一些有趣的段落也不錯。

說是這麼說,其實我回到家其實就不怎麼看書了。在家裡我只會玩手機,書什麼的都提不起勁看。到底為什麼我這麼喜歡書,卻只有在課堂上或著長假期間才會想看呢?真是不可思議。

自從考上一個讓父母失望的高中,大吵一架就此訣別補習班和晚自習生涯之後,我總是直接回家。我感覺所有東西都很無趣,所以在外也沒什麼好遊蕩的。回到家除了吃飯就是窩在房間裡,家裡真待不住的話再外出散步。

不過食量變大之後,我非得在外面吃點東西不可。家裡面吃飯時間都七、八點實在太晚,等到那麼晚再吃我會先餓死。

之前的路線探勘倒是讓我發現不少便宜好吃的小攤販或店家,現在放學我都會繞路或甚至朝返家路的反方向走,先在外好好吃一頓再回家等待開飯。

放學也都五點了,就算中午吃得比以前還要多好幾倍,現在卻也比過去都還要餓。我本來就處於生長期特別容易餓啊!

一想到生長期,我才想到該不會我那突變的內在也是處於生長期吧?所以才會食量暴增?我的確也有感受到體內那隻蟲子的份量日益增進,我暴飲暴食的營養大多都給了它吧?

這樣我是該為了這種情況總有一天會停止開心,還是該為它的成長憂心?話說真的會停下嗎?該不會它能無限增長吧?

「阿翰?」

當我還在胡思亂想,街上突然有人叫了我的名字,我驚得停下腳步。

「小林學長!」

眼見好久不見的人出現在我面前,我忍不住叫出聲來。

原本在學校總是中規中矩的三七分髮型和整齊打扮的小林,現在的他變化大得嚇人。如今他身穿一件看得出材質極棒卻又傷痕累累的深灰色皮褲、燙得平整的白襯衫上披了一件無袖白灰色西裝外套,頭頂更是染得漂亮的銀髮。不只顏色自然,他的髮質依然柔順。

小林學長比我大兩歲,我們國小、國中、高中都是同一所學校,我從小二開始就認識他。雖然家長彼此不認識,但他也是被父母要求專心讀書的乖學生,所以我們很快就交好。他也一直沒讓家裡人失望,學校成績一直都是第一名。

雖然國中跟高中,我和他都只有一年的相處時間,但我們還是相當熟捻。當我跟他訴說和家裡人因為考上這所高中大吵冷戰後,他也說他當初考上這所學校時家裡人也很不滿,所以他只好拚命念書,在學校拿第一名讓他們閉嘴。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小林學長真的是大考運不好,考大學的時候他的成績依然不算很好。聽說為了上台大,他只好選擇了成績勉強能上的社工系,後來我也沒再聽說他的事情了。

「別叫我綽號又叫我學長啦,跟以前一樣叫我小林就好。」

「喔,小林。為什麼你會在這啊?你不是去台北念書嗎?還變得這麼多!」

「早就不念了啦,我存了一筆錢又申請學貸跟獎學金,自己跑回來轉唸這裡的大學了。上禮拜我就打扮成現在這副模樣回家報告,把家裡人氣得半死,真爽!」

小林大呼過癮,比起以前個性隨和卻總是鬱鬱寡歡的模樣,現在的他看起來開心和有自信多了。

話說他還真是幹了一件大事啊!可以說是破釜沉舟吧。不過學貸有那麼好申請嗎?可以自己一個人辦好?

「對了你不是很乖都會直接回家嗎?怎麼跑來這附近?」

當我還在思索,小林就開口反問我。

「來買東西吃啦!家裡太晚開飯了,直接回家我會餓死。現在我食量變很大喔!可惜因為這樣,我零用錢也都快花光了。」

「是嗎?不然我請你吃東西吧,順便敘舊。」

「好啊好啊!」

多虧小林的熱情邀約,我能省下一筆錢了。

順便打聽他的台北生活感想似乎也不錯呢。

小林帶我來的是一家傳統小吃店,沒什麼特色美食,就只有哪邊都能看到的炒飯和麵食。裝潢也像是一般住家的一樓空間直接拿來開店而已,不知道好不好吃。

「你儘管點吧,我看你多會吃。」

「好!這是你說的喔!我要兩盤大份蝦仁炒飯!兩盤炒麵跟一碗大碗的豬血湯!」

我拿起菜單馬上畫單,肚子都快餓扁了!小林則是傻眼看我。

「你真能吃那麼多啊?先說好我可沒辦法幫你吃太多喔?」

「沒問題!儘管來吧!」

「好吧。」

小林半信半疑,最後還是同意我這麼點了。

菜餚一上桌,我就馬上開始狼吞虎嚥,小林一邊要了個小碗裝些跟著吃,一邊目瞪口呆看我的吃相。

「你是有參加運動社團喔?忽然那麼能吃。」

「最近同學找我健身啦,最近都有在練身體。」

其實我還沒跟明仔一起去健身過,這邊就先拿來當擋箭牌吧。

「是喔,看來動得很多才會這麼餓,真的有在練喔!」

「是啊,我最近力氣也變大很多喔!」

雖然還不知道會不會曝光,總之先自己提一下也好吧。

「這樣啊。」

小林不可置否,改天有機會表演給他看好了。

「小林你回來這裡不可惜嗎?難得算是上了台大吧?在台北玩也不錯不是嗎?」

小林一聽我這麼說,眼神忽然變得兇惡。

「在台北玩?我在那邊根本沒什麼好玩的!那邊演唱會跟什麼文化展覽的東西是很多啦,可是演唱會門票對我來說太貴,我也沒什麼特別喜歡的歌手。雖然很多免費展覽可以去,但我也沒興趣。尤其家裡匯來的錢很少,他們根本不知道在台北光是吃飯就多花錢吧?我都只能窩在學校裡,就算沒人關住我,我也出不去。後來同學們都會來邀我去玩,可是出去就算只吃東西也很花錢。跟家裡人講他們也不肯給更多,我只好出去打工。打工賺來的錢也不多,全都花在我沒興趣的活動上。就這樣過了半年,我就覺得受夠了。反正我以前就沒關注過社工系,也不知道畢業後能出去幹嘛。與其硬撐待在這裡沒有作為,還不如放手一搏。之後我就自己準備了轉學考跟申請學貸,成功考上這裡的大學回來了。」

小林說完一大串台北生活感想後又拿起小碗就口細嚼慢嚥,看來他在台北真的過得很不開心。

而我一邊聽著也已經把桌上的菜解決一半以上,本來情緒低迷的小林見狀不禁嗤笑。

「還真的很能吃啊!難怪你會說自己沒錢……家裡晚餐又怎麼樣?」

「……我不想和他們說話,感覺很彆扭,所以也沒提。」

「是嗎?」

小林跟他家人大概算是鬧翻了,而我則是正在鬧騰中,我們都對這話題沒興致繼續聊下去。

「好!反正你現在稍微晚點回去,家裡人也比較不會管了吧?那麼不如你來我這打工吧!」

「幫小林你打工?你不是也還在唸大學嗎?」

小林的提議實在讓我嚇一大跳,只見他一臉得意的壞笑。感覺今天一直看到過去未曾見過的他。

「雖然不是熱門科系,我考上台大也是事實,就有遠房親戚聞風找我幫他做事。他在家族裡本來就沒什麼存在感,過年也沒回來,自己跑出去闖盪後賺了很多錢一樣保持低調。這次也是他主動連繫我,我又跟他聊了很久見過幾次面定下來的。學貸也是他幫我處理的喔!」

「這樣啊?不過到底是要做什麼工作啊?怎麼聽起來好可疑。」

「安啦事情都是我在做啦,只是他還借他房產下一個辦公室給我用,我只是要你幫我把那邊打掃整頓好而已。」

「喔……」

聽起來還是很可疑,不過我好像只要做清潔工的工作就好。這樣好嗎?

「那邊閒置很久積很多灰塵,我還要搬很多東西進去,這也要你幫忙。我們白天都還要上課,還要考慮到不能留你太晚、最多到八點,可能要忙一個禮拜。這禮拜的價碼我想想……就給你五千怎麼樣?」

「成交!」

每天大概忙兩到三個小時,持續七天就可以領五千元!這價碼甚至遠遠超越基本薪資了!對我來說是再好不過的條件。

「好,既然決定了,那明天下午我就去你家找你!我禮拜六也塞滿了課,大概五點半才能到,你還是先跟家裡面的人說一聲吧。」

「喔,好吧。」

要我跟家裡知會我要打工,心裡還是有些疙瘩,不過我還是決定遵從小林的指示。反正只是一個禮拜而已,他們如果又有什麼意見就無視算了。

這個時候的我,既沒想過拿到這五千塊過後是否還要找別的打工賺錢,也沒想像得到我竟然就這麼在小林的辦公室定了下來,甚至還另外得到一份正職工作,讓我今後不必再擔心挨餓。

在這之前我每天都看著快速消瘦的錢包心慌,如今財政終於得以舒緩而心花怒放。我是完全意想不到,這次打工竟然成為開拓我未來出路的契機,還讓我遇見了現實存在的死神,也徹底改變了我的人生歷程。

誰又能想像得到,這份聽來輕鬆簡單的打工竟然會牽扯出這麼多事呢?

吃完飯後,我和小林道別,慢慢走回到家。今天回來得特別晚,晚餐竟然已經上桌了,我也就繼續吃下一頓。

餐桌上還是一樣寧靜,沒人敢說話。自從高中放榜那一天開始,家裡好像都一直是這種氣氛。過去我總是戰戰兢兢,如今卻很自在。看來心境變成怪物也有很多好處呢。

吃完飯後我就馬上洗完澡窩到房間裡了。原本我都是很懶得洗,直到很晚十一二點才會洗澡的人。可是高一之後發現只要先洗好澡就可以躲回房間不出來,所以就養成了吃完飯馬上洗澡的習慣。

我拿出手機,開始玩起之前明仔介紹的手遊《鐵頭英雄》。這遊戲很單純,就是點擊螢幕讓只有一顆正方形頭顱的英雄前進。中途沿路開啟寶箱,得到並且強化武器,藉此擊倒路上的正方形獸人過關斬將。不過比起被這些獸人壓扁,其實更容易掉落於每塊地形之間的空洞、或著被旋轉的風車葉片殺死。這遊戲就是一條直直往前的單行道,沒有回頭的選項。

這遊戲其實很容易死在那些自然地形陷阱裡,每次都很快結束。不過我現在反應也變快了,不再那麼容易死去,甚至一路突破紀錄比之前都還要強。這反而忽然讓我覺得這遊戲變得很無聊,於是我遊戲還沒結束就直接關掉程式,躺在床上發呆。

現在的我比之前都還要強,不只力氣大、不容易受傷、感官靈敏、反應迅速。還會一些讓人毛骨悚然的,我自己都不知道該怎麼解釋的特技。即使如此,沒有目標的我還是一事無成,什麼都沒做。

如果這是美式電影的話,現在的我恐怕就已經成為超級英雄了吧?可我也沒興致幹那種吃力不討好的事,不如說我沒拿這本領胡作非為就不錯了哩。

說了那麼多藉口,其實就是我沒半個真心想做的事而已。

唉,還真是爛泥扶不上牆。

隔天假日,我就窩在房間裡面打發時間,只有吃飯才出來。

吃中餐的時候,我才突然想到我還沒有提過,我要去幫小林的忙。

「今天開始這一個禮拜,我都要在外面忙喔。放學不會直接回來,最晚八點半到家。」

「你要做什麼啊?待這麼晚。」

老媽開口問了,總覺得好像很久沒跟她說話過了。

「幫畢業學長的忙啦,他也會給我錢,算是打工。」

「打工?是要幹嘛?」

老爸這時也插話,語調有些上揚,是對打工這詞敏感嗎?

「他在這附近租了一間辦公室,剛搬進去要整理,東西好像很多。有點像是幫忙搬家吧?」

「喔……他是做什麼的?」

「不知道耶,好像是幫人家處理什麼業務吧?反正我只是幫忙搬東西而已。」

「嗯……」

老爸不知道在想什麼,這時又輪到老媽開口。

「你說畢業學長,他是幾歲啊?怎麼認識的?」

「就你們之前也見過的小林啦。」

「小林?考上台大那個?他不讀了嗎?出來工作了?」

「他好像是轉學到這裡的大學,今天也有上課,算是半工半讀吧?」

「唉……明明考上台大了,真可惜。」

「……他說是他家裡人逼他讀台大的,選了個社工系他也不知道畢業出來後可以做什麼,就自己辦轉學了。」

「……嗯。」

這話題跟之前的家裡大吵也算是息息相關,頓時餐桌又陷入沉默。

總之他們好像都沒有反對的意見,就當作是他們同意了吧。不知道他們見到小林染銀髮會有什麼感想?說不定還會以為他是學壞了呢。

撐過尷尬的午餐時間,我就躲回房裡滑手機等小林來訪。當我肚子又要開始餓時,就聽到門鈴響。好久沒聽到家裡的門鈴發揮作用啦。

我迅速換好黑色排汗T恤跟短褲的運動休閒套裝就下樓。現在這個時代對男生真方便,運動服飾的品質都很好,直接穿出門也不奇怪。

我下樓就看到小林正站在門口和應門的老媽說話,小林一身成套的黑色運動套裝,上面還有貴氣的燙金紋路,和他的銀髮相映襯。老媽一邊回應小林眼睛卻是瞪得老大,果然小林那頭銀髮也嚇著她了吧?真是有趣。

「阿翰你下來啦?準備好了?」

「嗯,我們走吧。」

「那就這樣,我就借你們家阿翰一個星期囉,伯母再見。」

「啊……嗯,再見。」

眼看老媽還一副傻愣的模樣,我連忙換好運動鞋就推著小林往門外跑,走遠一段距離才爆笑出聲。

「噗!你那頭銀髮有夠誇張的,果然嚇到我媽了啦!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伯母反應真的很好玩。」

我得意地大笑,小林倒是富饒興致地看著我。

「總覺得你比以前還要從容多了,是健身後得到自信了嗎?」

「嗯?……有嗎?」

小林剛提到健身我還一愣,後來才想起是我自己說的。真是的,明明課堂內容都能記住,我卻差點忘記自己說過什麼。

「以前你遇到剛剛那種狀況只會尷尬低頭,和我會合後也會不發一語臉還有點臭吧。」

「大概吧?我這樣好多了對吧?」

「是啊,大概你國一那時候開始吧?你整天死氣沉沉又垮著一張臉,見到你進高中那時候也是一樣。」

小林搖搖頭,一臉受不了的模樣。

「從以前開始,你就很容易接觸到別人的弱點,發現他們最在乎的事物是什麼。可你既不靠近也不拉開距離,只是一直保持在微妙的距離輾轉籌促,讓人心煩又沒辦法對你說什麼。說真的你高一那時候,我好幾次都想打爆你的臉。」

「真是個過分的學長啊!」

我們兩個邊笑邊走,前往預定的工作地點。


2 條評論
  1. 咦?新故事嗎
    關注支持

    • 巴哈那邊發表過的作品會慢慢搬過來,畢竟只貼連結叫人過去看也怪怪的。

      為了避免洗版一天搬一篇,要想早點看可以看我個人網站連結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Connect with: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