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逍遙遊

序:

  天下皆知美之為美,斯惡已。皆知善之為善,斯不善已。故有無相生,難易相成,長短相較,高下相傾,音聲相和,前後相隨。是以聖人處無為之事,行不言之教;萬物作焉而不辭,生而不有。為而不恃,功成而弗居。夫唯弗居,是以不去。

  不尚賢,使民不爭;不貴難得之貨,使民不為盜;不見可欲,使心不亂。是以聖人之治,虛其心,實其腹,弱其志,強其骨。常使民無知無欲。使夫知者不敢為也。為無為,則無不治。

 

 

 

  國中有一宰相,翩翩公子,其書五車,居高位而和顏,著華服,雄辯高談於朝堂而恢恢有餘,常四顧而下,躊躇滿志。

 

一日,大王休朝時,將他留下,談道。

 

  「聽說先生有一個寫故事的朋友,聽人家說他是個閒散之人,荒誕不羈,逍遙自在。最近有人告訴我另一個國家的國君要找他去當官。你這個朋友是個怎麼樣的人呢?」

 

  「他啊,」大臣沒多想就說。「他是個頑童,還是個好奇寶寶。還是頭喜歡在泥巴裡打滾的老烏龜。」

 

  「頑童?此話怎解呢?他不是天底下最聰明的人嗎?」

 

  「我並不否認這一點。但,大王,請想像一下,一個讀書人在鄉野間行走時,碰到一隻鳥就跟著它拿出彈弓窺伺它的動靜,一個讀書人出門會隨身攜帶彈弓嗎?」

 

  「聽起來像是小孩的玩具。」

 

  「是的,彈弓只有小孩或紈褲子弟才會隨身攜帶在身上。他那次還因為被當地的原因以為在偷摘果子被追著罵哩。大王你猜我這位朋友回去之後是什麼反應?」

 

  「他大概有非常之舉吧?」

 

  「他那天悶悶不樂的,還說給弟子們聽。他還跟我說他的寶貝彈弓被他慌忙之下丟在那一帶了,損失慘重。」

 

  大王聽得哈哈大笑。「沒想到這麼一個有名的學者竟然會有這樣的表現。就這樣一個人,怎麼能令和你齊名的公孫先生茫然地逃走呢?聽說那場辯論還是公孫先生佔了上風啊。」

 

  「因為我那同學看輕他,沒把他當回事。我這朋友之所以能穿梭於名士之間辯才無礙,除了頭腦清楚外,更重要的是他已經把握了天地之間自然的道理,而我們沒人能超出其右。凡是跟他辯論的人到最後都要懷疑自己的學問是否有問題。」

 

  「難道真有人的學問能超過愛卿不成?」

 

  「臣慚愧,我們學習大多來源於古今書本,而他學習卻是來取自天地之間。他又很喜歡問人問題,看到不懂得、沒看過的就去請教。他總說:『天地之間這麼大,一定有什麼能夠啟發我的。』因而到處遊歷。幸虧他不喜歡朝廷上的拘束,更喜歡遊歷山水,體察人生。最近他開始覺得辯論不過是小孩子的玩意兒,已經不太和人爭辯了。」

 

  大王點點頭,就讓宰相下去了。

  起初一片靜默,地上的砂礫擾動了,然後知大風遷徙,眾鳥優遊於天地,水流奔走向四海無窮。蒼天與水,似乎未曾一刻增減,生生不息,源源不止。不知從哪裡來,茫茫乎不知往哪去、何時才停止。昨日是否和今日一樣,今日又是否和明日一樣?

 

  沒有一刻不再變化。廣大啊,沒有一種東西不包含其中。深遠啊,沒有一種東西能夠測量。好像忽然抓住,卻又跑掉了。才開始是了,又一下不是了,根本無法窮盡。這說不出,道不明白,索性不知道,任期自然吧!這些話說了,是否又和沒說一樣呢?

 

  遙遊在這中間,飄飄忽,好像沒有歸宿的;一個遊者。他笑得真純,如嬰孩般燦爛,腰際上繫著把彈弓,就穿著一件補過的粗布衣服,穿著雙破洞的草鞋,到處探頭探腦,對什麼事都好奇。他看上去瘦削,卻精神飽滿,腿上快見不到肉了,卻四肢健全,似乎貧窮也不能擾亂他的平靜。鳥兒見了他也不避走,外物見了他也不能損傷。他行步從容,彷彿走在自己的後花園般,進退得宜,沒有一點能將之拘束。

 

  他在路上遇到一具骷髏,這骷髏靜默在荒郊野外,任風吹雨打也無人問津,拆筋折骨四肢不全,大概供養給其他動物了。遊者便用彈弓敲了敲。

 

  「先生是因為貪生悖理而死的嗎?還是因為國家敗亡而被刀斧砍死的?還是你做了不善的行為,對不起妻兒父母,羞愧致死的呢?還是因為飢荒災禍而死的?或者是年事盡了壽終正寢的呢?」

 

  說完,他帶著骷髏的頭骨,又說。「既然這裡只有先生與我兩人,不如我們結伴為友,互相切磋啟發如何?」

 

  於是頭骨便在他腰上晃盪著。途中,他舒緩的唱起歌來。

 

東臨碣石,以觀滄海。

水何澹澹,山島竦峙。

樹木叢生,百草豐茂。

秋風蕭瑟,洪波涌起。

日月之行,若出其中。

星漢燦爛,若出其裏。

幸甚至哉,歌以詠志。

 

  晚上,遊者找了一片空地,抱著一堆枯葉鑽入,把頭骨當枕頭便睡了。半夜,他夢到頭骨跟他說。「你說話就像個辯士。你說的,都是些人生的累患,死後就沒有這些憂慮了,你想聽聽死後的情況嗎?」

 

  「好。」

 

  「死了後,上面就沒有國王,下面就沒有臣民,沒有四季之變,從容的與天地共長久,就算當了國王也沒有這般快樂。」

 

  遊者不信,說。「那麼我叫神明恢復你的形體,給你骨肉肌膚,讓你回到故鄉裡,你願意嗎?」

 

  頭骨眉宇皺出愁容。「我怎麼能拋棄國王的快樂回到人間受苦呢?」

5 條評論
  1. 很特殊的寫法
    關注看看
    加油

    • 感謝大大的厚愛,黔驢之技,見笑了

  2. 文筆好棒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Connect with: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