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恆之星 第十五章 擂台賽的準備(下)

回到家後,忒亞等人直接進到大浴場內清洗身體。雖然阿傑爾製作的石屋內姑且放置了廁所,但畢竟修為還不太足夠,實在沒有餘力再造出一間浴室讓眾人使用了。而且比賽的時候都全程都有光屬性的魔法師進行即時投影,想要到森林區域的小河中盥洗的女孩們自然不願意拿自己的名聲和貞潔去賭。

很難得的,這一次弗蕾娜並沒有捉弄忒亞,將身上的浴巾解開後一層黑幕瞬間遮蓋了她赤裸的嬌軀。她轉頭看了一眼已經跳進浴池中嬉戲的兩個孩子後,一層由魔力化成的薄幕將兩人包覆在其中。

「忒亞,你老實告訴我,擂台賽上你到底想要怎麼做?」

「既然他們都已經在創造賽上動手了,想必也不會這麼輕易的就放棄吧。擂台賽的場地雖然寬闊,但是卻沒有任何障礙物阻擋視野,他們想動手不會這麼容易,但…」

說到這裡,忒亞輕輕咬住下唇,沒有再說下去。

「也是,帶隊的老師修為再高也不過是七珠的修為,若是具備足夠的武力,在我們遠離城市時動手應該是最簡單的。只是他們為了抓你,去和一國的公爵,甚至上位龍族翻臉值得嗎?」

「如果只是想抓我的話當然不值得,但若是能將我所掌握的術式和祕法全部奪走,再將我們的伴生法器一併回收,妳覺得他們會不會做呢?」

弗蕾娜吃驚的摀住嘴巴,曾經統治一片大陸的二人所持有的伴生法器自然不會是凡品,只不過以他們的修為無法發揮其真正的威能罷了。

「要不,今夜我們先下手為強…」

「傻瓜,就算妳我聯手,想以四珠修為戰勝七珠層次的對手妳覺得成功率有多少? 更何況從創造賽的情形來看,他的身邊至少也有一個七珠修為的共犯。」

忒亞緊緊握著拳頭,臉色難看到了極點。對於曾經執掌整片大陸的他而言,被幾個只有七珠修為的人欺壓到這種地步實在非常屈辱。如果不計較任何後果,就算只有四珠的修為他也絕對能夠將娜些人全部屠盡,但作為代價他將永遠不可能再回到當初的境界,甚至會面臨元壽大幅縮短、修為盡失的下場。

「現在想這麼多也沒有意義,要是他們真的敢動手,我會讓他們付出代價的。」

忒亞說完便起身朝著門口走去。

「你要去哪?」

「稍微去找一個人談些事情,晚飯之前會回來的。」

弗蕾娜有些落寞的看著忒亞離去的背影,最終還是沒有出聲阻止他離去。

(你總是這樣,不論什麼事情都自己承擔,為什麼就不能多依賴我一些呢…)

一直到了晚飯前,忒亞才回到家裡。

「歡迎回來。」

弗蕾娜見到忒亞,帶著笑容和他一起來到飯桌上。讓他意外的是,今晚的長桌上,除了四人的餐點之外還多準備了另外兩人份餐點。

「安娜和阿傑爾應該也還沒吃過晚飯,我覺得大家一起用完餐再討論正事會比較好,你也可以休息一下。」

「說的也是,他們應該也快到了。」

忒亞話才說完,原本在庭院內休息的白岩巨犀站了起來,雙眼緊盯著大們的方向。弗蕾娜見狀面帶微笑走出屋子,前去迎接安娜和阿傑爾。

弗蕾娜熟潤的將胸章取下貼在大門旁的水晶板上,庭院的大門緩緩開起。讓她意外的是,門口停了足足四輛大型馬車,除了安娜和阿傑爾之外,還有隨行的二十名護衛與八名傭人。

「不好意思… 父親得知創造賽發生的事情之後,說什麼也不肯讓我自己出門了,硬是要我帶著護衛和隨行的女僕才讓我過來…」

安娜一臉愧疚的道出了實情,身為諾瓦公爵唯一的孩子,公爵自然不願意見到她身陷危險之中,會有這樣的安排也算是人之常情。因此,弗蕾娜也沒有責怪她,讓眾人一起進到庭院之中。

除去負責看管馬車的四名護衛之外,剩下的護衛和傭人們也守在屋外,只有兩位貼身女僕跟著安娜和阿傑爾進屋。

「安娜姊姊!」

「歡迎來玩!」

安娜一進到屋內,由依和羅倫立刻衝上前打招呼,安娜也笑著摸了摸二人的頭,被她們拉到飯桌旁的位置上。用餐前,安娜的貼身女僕用銀針一一插入她的那份料理,並拿出碟子試吃了一輪之後才讓安娜自行用餐。

雖然在他人邀請的場合做出這樣的舉動十分失禮,但二人還不至於會因為這種事情去為難對方,畢竟這些日子諾瓦公爵對他們也是諸多關照。

晚飯並沒有持續太長的時間,不過最後端上來的藍色果實卻讓安娜十分訝異。

「蒼泉果?」

安娜瞪大眼睛看著眼前那顆被切成六等分,外型類似蘋果的果實。這種果實一般只會生長在魔力濃度較高的泉水旁邊,因此十分難以栽種。雖然過去曾經有人嘗試栽種並成功結果,但孕育這種靈樹的泉水中所含的魔力必須非常穩定。

過去,曾經有三位專門研究植物魔法的學者兄弟,利用自己擁有同屬性魔力的優勢,每隔一刻鐘替泉水灌注魔力,最終成功培育出這樣的果實。然而這只是侷限於學術領域上的嘗試,就她所知道的範圍內,這種果實還沒有第二個成功以人力培育的案例。

「這是我們之前去森林遊玩時碰巧發現的,雖然擁有回復水屬性魔力的能力,不過畢竟我們都不具備那樣的屬性,就像這樣大家分著享用了。」

弗蕾娜看出安娜的疑惑,不過得到這樣的解釋,安娜只想說這兩人真的非常『敗家』。像這種可以回復魔力的果實,不論是賣給那些煉金術師製成回復藥水,或是賣給那些專門做研究的魔法協會人員都能開出一個不錯的價格。

但像現在這樣,因為『不具備水屬性魔力,所以就把它吃掉。』這種讓人無語的理由,就將這個一顆動輒數十枚銀幣的果實當成普通水果食用,就算是出身於公爵家的安娜也不至於揮霍到這種地步。

「唉… 妳們還真的是……」

最終,安娜撐著額頭放棄了思考。感覺自己越來越不清楚眼前的這兩個孩子究竟是什麼來歷。

用完晚餐之後,安娜從女僕手中接過厚厚一疊的資料放在桌上。

「由於這次高標準的創造賽刷掉了大量的選手,剩下的隊伍幾乎都是具備實力的實戰派學員,平均修為幾乎都超越了五珠的程度。我知道妳們兩個擁有比擬六珠修為的實戰能力,但是擂台賽的賽程必須要在一天之內連續參加四場比賽,所以在比賽中的消耗也必須控制好。」

安娜說著,不斷翻找之前放在桌上的資料,從那堆資料裡面抽出了三份出來。

「目前我們隊伍在創造賽上得到了很高的評分,雖然沒有明確的公布過,但是帶隊老師是按照這三場比賽的成績成績高低為順序,由學生自行選擇的。妳們應該也知道,以目前的狀況來看,我們真正能夠信任的老師只有父親手下的兩位主任而已,也就是說…」

「如果要確保自己的安全,最好將成績放在前兩名是嗎?」

「嗯…」

忒亞接過安娜的話,心中也不禁感嘆在這和平的時代裡,雖然沒有了戰爭,卻也讓人們有了勾心鬥角的時間和精力。

「雖然還沒有進行分組,但是魔法學院的選拔賽也同時是所在城鎮的祭典。照以往的慣例來看,有實力的隊伍會被各自排到不同的分組,從目前的情形來看,被選為看點的應該是這三支隊伍。」

忒亞接過安娜交給自己的文件,上面清楚記錄了這三支隊伍成員的姓名、修為、魔力屬性等等資訊。

「這是…」

弗蕾娜好奇的湊過來一看,也驚訝地摀住嘴巴。這三支隊伍皆是由八人組成,其中一隊是由班森帶領著七名火屬性的學員組成,一支則是由八名六珠修為的召喚系學員組成,但最讓他們驚訝的是剩下的那支隊伍。

「琳奈,亞希伯恩˙墨洛溫,十八歲… 七珠修為?」

忒亞有些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的這份資料,在她的記憶中能夠在三十歲前突破七珠修為的人族已經可以算是天才級別,即使在上古時期,除了極少數的家族之外也沒有未滿二十就達到七珠修為的人族存在。

「她是奧克亞帝國第一公主,也是陛下和正妃所生的唯一一個孩子。恐怕陛下和娘娘用了一些禁術或是祕法強行將她的修為堆到這個程度吧…」

安娜有些不悅的替震驚的二人說明,這個堂姊和安娜在年幼時常常玩在一起,但自從母親過世之後現任皇帝開始疏遠諾瓦公爵,安娜進到皇宮的次數自然也就少了許多。在她的印象中,琳奈雖然有很高的魔法天賦,卻不是那種會悉心修練的人,而且琳奈向來最討厭和他人爭鬥,實在很難想像她是靠自己奮起修練達到現在這種超乎常識的修為。

「一般而言,小孩身上的魔力屬性會傳承自父親或母親。所以人族的貴族們才會迎娶或是下嫁那些擁有強大魔力,或是擁有特殊魔法屬性的人。但是『天光』並不是特別強大的魔力屬性,雖然也有治癒之類的能力,但相較於擁有『統御』的太子來說並不是特別值得如此培養的對才對,莫非……」

說到這裡,忒亞和身旁的弗蕾娜互相看了對方一眼,隨即明白了帝國如此培養這個女孩的緣由。

安娜發現二人的表情有些不對,不過並沒有多加追究,催促忒亞繼續討論手中的資料。琳奈的隊伍中,剩下的七位隊員分別是風、水、火、地、暗、雷屬性的各系首席,以及光魔法學系的第二高手,修為已經達到六珠巔峰的侯爵家長子。

如果說班森和那支召喚系的隊伍還能勉強找到機會力拼一場,琳奈的這隻隊伍卻根本讓他們看不到任何一絲機會,眾人一起陷入沉默。

「罷了,與其想這些沒有用的事情,不如好好商量一下該怎麼應對明天的比賽吧。」

另外五人聽了,都默默地點了點頭。幾人就這樣一直討論到半夜,忒亞和弗蕾娜才送安娜他們離開。

安娜一行人走遠後,忒亞就讓兩個孩子先去洗澡睡覺了。至於弗蕾娜則是和他一起坐在客廳中,重新泡了一壺紅茶放在桌上。

「小亞,你還是一樣藏不住心理的想法呢。」

弗蕾娜輕輕一笑,坐在了忒亞對面的椅子上。而忒亞則是有些訝異的看著她,轉生之後這將近半年的時間裡,弗蕾娜對自己的一直都是直呼其名,『小亞』這個愛稱從來沒有出現過。弗蕾娜見到忒亞的表情,掩著嘴輕聲笑了起來。

「對不起,自從轉生之後,我們都失去了大半修為。雖然你什麼都沒有跟我們說,卻自己一個人在各個組織間徘徊,利用那些魔石和許多組織的高層都建立了關係吧?」

「這…」

「而且,就連今天也是。為什麼不跟我說清楚呢? 難道妳覺得我會希望你什麼都不說,為了我們自己去冒險的嗎?」

忒亞看到弗蕾娜略帶怒意的眼神不禁語塞,雖然他並不是無法解釋今天瞞著弗蕾娜的原因,但是被她這樣一瞪也確實有點心虛。

「抱歉…」

沉默了許久,忒亞老實的低下頭向弗蕾娜道歉。並約定好以後有任何事情都不會瞞著她,才終於平息了弗蕾娜的怒火。

「把你的上衣脫下來,然後把隱藏翅膀和尾巴的首飾也拿下來。」

「不需要這樣吧…」

「現! 在! 馬! 上!」

忒亞有些無奈的退去了自己的上衣和首飾,純白的羽翼上沾染著無數塵埃不說,上面還有些許乾掉的血跡。而忒亞的後背上也出現了些許大小不一的傷痕。

「你到底去了多深的地方呀…」

「大概已經到中間部分了吧,再怎麼說我也不可能以四珠的修為進入森林的核心區域嘛…」

弗蕾娜並沒有回應忒亞的解釋,只是心疼的看著他身上的傷痕。隨後將手出,一條黑色的毛巾出現再她的手中。

「可能會有點疼,忍一下哦。」

說完這句話,弗蕾娜將藥水撒在毛巾上,開始替忒亞擦拭身體。雖然這只是用治癒魔法便能輕易治癒的傷口,只不過要是被問到這些傷口的來歷也很麻煩,而他們對安娜也還沒有全盤信任,因此沒有請她幫忙。

「幸好傷口很淺,身體上不至於留下傷痕…」

「我說… 妳該不會把我當成女孩子了吧…」

「哎呀,我是這種人嗎?」

對於忒亞的質問,弗蕾娜輕笑一聲避開那隻抓向自己的手。雖然她不會真的將忒亞當成女孩子看待,但是也不禁想難得忒亞有著這麼漂亮的臉蛋和身體,要是留下傷疤也實在是太可惜了。

———————————————————————————————————————–

由於疫情原因,學校期中考改成下週… 這邊先把上禮拜應該出現的更新補上>/////<

5 條評論
  1. 讚,等了兩週啦

    • 讓您久等了>/////////<

  2. 很棒的故事
    加油!

    • 謝謝大大! 我會努力加油的!! >/////<

    • 謝謝大大的關注>////< 我會好好加油的!!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Connect with: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