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恆之星 第十六章 擂台賽(上)

在這之後的幾天,忒亞都安安分分的待在家裡養傷。一直到擂台賽開賽的日子,他和弗蕾娜牽著兩個孩子一起走進了鬥技場的登記處。

「忒亞,妳們來啦?」

「抱歉,為了準備由依和羅倫的裝備,花了些時間。」

「現在只有十支隊伍到齊而已,妳先去抽籤處那邊集合吧。」

忒亞向安娜道謝後,自己跑向抽籤處。大約又過了十幾分鐘,剩下五支隊伍的隊長也抵達了抽籤處。

「好了,各隊伍都已經到齊了。現在開始宣布賽制,因為隊伍數量正好是十六支,所以是採取最簡單的淘汰賽規則…」

所有學員聽完規則後,全都露出不滿的表情。相較於高難度的創造賽來說,這樣簡單粗暴的賽制自然簡單許多,但就慣例而言,擂台賽大多都是採取循環賽的形式,即使無法取勝,只要在比賽中展現足夠的實力,也有很高的機會成為校外實習隊伍的成員之一。

「那麼,準備開始進行抽籤儀式吧。」

負責說明的老師,說完就轉身帶著眾人一起走進了鬥技場中央的大擂台上。一見到這些參賽的學員出現,觀眾席上響起了熱烈的歡呼聲。

「現在開始進行萬族魔法學院,第一屆校外實習選拔賽第二階段『擂台賽』的抽籤儀式。」

老師說完,從儲物戒指中取出了一個裡面裝有十六顆金球盒子。

「這些球上的數字代表著你們各自的分組,魔法師之間向來都是以實力證明自己。想與誰成為對手,亦或是不想與誰成為對手,就靠你們自己的雙手掌握吧!」

話音一落,盒中的十六顆金球沖天而去,在離地十米左右的位置迅速亂竄。最早出手的人是班森,漆黑的魔法陣中十幾條由黑色火焰構成的鎖鏈衝向天空,將其中一顆金球包覆後拉到他的身前。

這時,一道白色的身影從空中閃過,叼著金球的白色老鷹拍打著雙翼,落在了一名男學員的手上。忒亞看了一眼兩人手上的金球,分別是『3-4』『2-2』,然而讓他意外的是,站在最前面手拿白色權杖的金髮少女卻始終沒有打算動手的樣子。

(想隱藏實力嗎…)

確定了對方沒有動手的打算後,忒亞取下隱藏翅膀用的墜飾,兩對雪白的羽翼瞬間抓住了觀眾們的視線。稍微觀察了一下後,忒亞飛向空中,將其中一顆金球抓在手中的同時,還在轉身時將另一顆金球用尾巴打向那名金髮少女。

然而,對方卻露出微笑,接住了打向自己的金球。還在接住之後輕輕提起裙襬向他致意。

在這之後,其他選手們各自展現本領將空中的金球一一奪下。

「好了,各位應該都看到球上的號碼了吧。至於比賽的順序…」

說到這裡,那名老師打響手指,觀眾席前以及選手們面前出現了光魔法投影出的賽程表。隨後,老師將手一揮轉身離去,眾人手上的金球全部飛回他手中的盒子裡面。

『下一場比賽,由琳奈小組對上阿道夫小組,比賽將在半個小時後正式開始……』

那名老師離開後,諾瓦公爵站上高台開始宣讀比賽順序,擂台上的學員們也全部回到備戰區。

「小亞,那個女生實力怎麼樣?」

「恐怕不比現在的妳差,而且她的性格也太沉穩了,明明擁有成為全學院首席的魔法修為,卻沒有過度的驕傲。另外,她似乎對能夠不展現修為就拿到金球這件事情非常開心。」

「畢竟就算都是七珠的修為,實力也會有極大的落差吧。據你估算她的掌控力到了甚麼程度?」

「讓人難以想像是『藥引』的程度,恐怕她自身也有意識到些什麼吧。」

弗蕾娜輕輕嘆了一口氣,忒亞評價他人修為的標準向來都是以戰爭時期作為基準,在這樣的和平時代得到過她這樣的評價,已經說明了許多東西。

這時,安娜也走了過來。

「唉… 這下有些麻煩了,如果照這樣打下去那三隻種子隊伍絕對都能進到複賽吧…」

「採用這樣的抽籤方式,這應該算是很正常的結果。」

「但是照這樣下去…」

「安娜,是誰告訴妳我們絕對會輸給那些種子隊伍的?」

忒亞的話瞬間點醒了安娜,他們和這幾支種子隊伍的實力雖然落差不小,但畢竟這只是比賽而非廝殺,對方再怎麼說也不可能一開始就用可能會擊殺他們的魔法才對。但想到這裡,安娜又不禁疑惑起自己剛才為什麼會認為這是一場必敗的比賽呢…

(看來這個學院的問題比想像中還要嚴重了… 既然能在諾瓦公爵不知道的情形下對安娜做出簡易的暗示。)

「畢竟比賽結果本來就是無法預知的,就算真的不敵,至少也要用盡全力不留遺憾。」

「嗯。」

在這之後,幾人來到了準備區。為了公平起見,整個準備區中並沒有進行比賽的投影。然而,才過了三分鐘第二組比賽的兩支隊伍就被叫上去了。

一時之間,整個準備區中議論紛紛,有人覺得是老師搞錯了,有人認為先上場的兩支組別中其中一支隊伍因為作弊等原因遭到驅逐下場。然而,沒有半個人覺得有隊伍能夠在三分鐘內結束這場比賽,畢竟大家都是經歷了創造賽後脫穎而出的隊伍。

約莫過了一個多小時,終於輪到忒亞他們的隊伍上場。

「由依、羅倫,如果有危險的話立刻舉手宣布棄權,場邊的裁判老師會出手保護妳們。」

「「知道了。」」

交代完後,忒亞和弗蕾娜一起替兩個孩子把胸甲和腰假穿上。由於魔法競技的意外發生率非常高,因此像這樣穿戴輕薄的護甲保護重要部位也是被公認允許的行為。

確認都沒有問題之後,六人一起踏上了擂台賽的場地。

『現在開始擂台賽第六場比賽,由忒亞小隊對上哈維小隊。』

「雙方退到底線,比賽開始!」

裁判話音一落,無數的石劍石槍向忒亞他們飛來。阿傑爾見狀也發動了魔法,前方的地面隆起意圖擋下對手的攻擊。但就在他魔法生效的前一刻,一黑一白兩道身影已經飛奔而出。

「哇!」

下一刻,觀眾席傳來陣陣歡呼聲。忒亞和弗蕾娜兩人以手中的劍將飛來的魔法一一擊落,為了分散攻擊的密度,兩人之間刻意拉開了十公尺以上的距離。

就在這時,由依也跳上阿傑爾做出的石壁,隨後用力一瞪朝空中跳去。

「綻放吧,柱藤花。」

羅倫站在石壁後面,將手中的種子丟出去。一顆顆種子在天空中爆開,化為一根根有如柱子般的藤蔓。由依以這些藤蔓作為墊腳石,在空中靈巧的閃避對方魔法的同時,也在確實的接近對手。

「別讓她們靠過來,所有人護住這裡!」

敵方隊伍的成員同時用雙手拍向地面,一個半圓形球體將他們整支隊伍包覆在其中。

在空中的由依用力一蹬,朝著腰間的短刀灌注魔力後,用力砍向那個半圓形的岩石障壁,然而不僅沒有砍傷半分,還差點被岩石上突然冒出的尖刺戳傷。忒亞和弗蕾娜兩人也是相同的狀況,完全無法傷到這個由高濃度魔力製造的岩壁半分。

「能夠自動反擊攻擊者的防禦能力嗎…」

「這個硬度想要破壞有點麻煩呢,你覺得有可能讓他們自己耗盡魔力嗎?」

「這個魔法只有創造石壁的時候需要消耗大量的魔力,讓他們長時間待在裡面別說耗盡魔力,恐怕還能回復不少魔力吧。」

在幾人陷入兩難的時候,阿傑爾和安娜也走了過來。

「八個五珠到六珠的人一起施展出來的魔法,硬度恐怕已經可以媲美七珠魔法的程度了吧…」

「雖然不願意承認… 不過即使用盡魔力恐怕也打不穿這個石殼吧…」

「在繼續商討下去也只是浪費時間,既然這樣的話…」

幾分鐘後,幾人圍著這個半球型的石殼站成一圈。

「這麼做實在是有違騎士精神…」

「唉… 恐怕比賽後會被父親訓斥一頓…」

阿傑爾和安娜有些不情願的看著忒亞,隨後又像是放棄一般釋放出了自己的魔力。

「都準備好了吧,第七靈階封印術。七星咒縛!」

忒亞掏出四十九張符咒撒向天空,化為七層七星的咒印緩緩烙印在眼前的石殼之上。每印上一層,石殼上的魔力流動就緩慢幾分,一直到第七層印上去的瞬間,巨大石殼上的魔力流動徹底靜止,成為了單純擁有高濃度魔力的石塊。

魔法結束後,阿傑爾單膝跪地,安娜也癱坐在地上。相較他們二人,忒亞和弗蕾娜雖然氣息凌亂,卻還是能夠站在比賽台上,這點也讓許多觀眾和評審完全看不明白。

「小亞… 這樣算不算作弊呀…」

「嗯… 反正本來就是遲早會發現的事情,或許諾瓦公爵已經看出來了也說不定。」

「本場比賽,由忒亞小隊獲勝!」

裁判上台後檢查了一下,確認哈維小隊無法自行從石殼中掙脫後,宣讀了比賽結果。

幾人下場之後,果然發現諾瓦公爵正朝著他們走來。

「忒亞,如果可以的話我想和妳談談。」

「好的,我在選手準備區等您。」

諾瓦走上擂台,一個巨大的石斧拔地而起,輕易敲碎了那個相當於七珠魔法的半球型岩石。

「公爵大人!」

「這個魔法本身可以說是非常優秀,但是如果用在對人戰的時候卻不是一個很好的魔法。由於這些石壁必須受到攻擊才會展開反擊,所以只要拉開距離以火魔法加熱石壁,或是像忒亞她們這樣封印表層的石壁,你們就會困在裡面無法移動了。而且,這個魔法大約消耗了你們七成左右的魔力了吧? 如果像這樣被封印,或是被破壞了,你們剩下的魔力足以反擊對手並致勝嗎?」

幾人聞言,都露出悔恨的表情。這個魔法原本的設計是用來對付那些具有強大攻擊魔法的隊伍,但忒亞他們的戰鬥方式實在太另類了,直接拿的刀和劍擋開魔法後朝著自己逼近。

絕大多數的人族魔法師,對於進身戰都十分生疏,因此他們才被迫先用出了底牌。

「謝謝院長指點。」

像諾瓦道謝後,幾人從另一側的路口離開了。而諾瓦本人則是親自到選手準備區將忒亞和弗蕾娜一起叫到會議室裡面。

「雖然詢問他人的隱私和修為有失禮儀,但能不能告訴我妳們的『魔力密度』是多少呢?」

諾瓦說完,一股龐大的魔力立刻充斥著整間會議室。

0 條評論
    知道你想搶頭香,還不快來搶!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Connect with: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