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手教室 第二卷 授課開始 第十二章 童鬼

童鬼(凡人級):原本是一名活潑的孩童,因意外而死於非命,如今化為依附在玩具中的厲鬼,逼迫經過的人與他玩耍。

天賦:《幽鬼之體》(二星、無法升級)

技能:《憑依》(一星)、《硬化》(一星)、《夜視》(一星)、《猛撞》(二星)

「第一隻怪物已經出現了啊。」清賢不敢大意,擺出架式嚴陣以待,暗自擬定戰術:「先不急,看看他會怎麼動再說。」

雙方在黑暗中靜靜對峙,皮球依舊悠然自適的飄浮著,似乎不打算立刻進攻,清賢判斷黑暗對自己不利,右手放開劍柄,以不驚動對手的速度緩緩摸向手環,左手則繼續握劍,維持迎敵架式。

皮球對於清賢的動作無動於衷,只是默默的看著清賢取出火把,清賢趁著這一刻的平靜加快手上動作,準備將火把點燃。

為了體現出遊戲的真實性,點燃火把雖然不需要使用打火機,但卻需要用火把頭做出摩擦生熱的動作。清賢用火把向右方揮了揮,探了探牆壁的位置,然後將火把輕輕往牆上磨去。

雖然出力不大,但火焰依舊成功燃起,他的目光不可避免的被火光吸引了一秒鐘。

而就在這短短一瞬,皮球的飄浮驟然停止,以極速猛然衝向他的右手。

「好快!」清賢的感知這次恰好沒發揮作用,只有眼角餘光依稀看到殘影,連防禦都來不及,一股熱辣辣的劇痛就在右手炸開,逼他鬆開剛點燃的火把,黑暗再次襲來,狀況又回到原點。

在黑暗中他看不見自己的手,只感覺到溫熱的液體流過掌心,手指似乎被撞成不合人體工學的形狀,痛到快要失去知覺,顯然是骨折了。他咬緊牙關讓自己不發出哀號,一邊深呼吸平復情緒,一邊用僅剩的左手抓住劍,搖搖晃晃地指向球。

「右手不能用了,好痛!這裡的怪比外面強好多!」清賢冒著冷汗心想,同時也發現了這顆球的企圖:它不希望他能夠獲得照明,打算藉由自身的夜視能力來佔取巨大的優勢。看來它與一般遊戲的無腦小怪不同,是有著謀略能力的高智能AI。

現在球又不動了,它可能是在觀望情況,也可能是在等待清賢掏出下一根火把而露出破綻的時機,好讓它故伎重施,但如此謹慎的行為反而給了清賢喘口氣的機會,他勉強握著劍,努力思考對策。

從火把傳來的觸感可知,這裡似乎是一條狹窄的走廊,不方便做出大動作的閃躲,對這種橫衝直撞的小怪有巨大的優勢,但反過來說自己的攻擊也能更容易命中目標,而且自己的武器是大劍,攻擊範圍大,劈中它應該不會太難。

清賢打定主意,左手使勁握緊劍柄,受傷的右手撐住劍柄末端,一步一步慢慢向前,屏氣凝神,時時留意《危機感知》所帶來的警訊,準備在對方出手的瞬間回擊。

皮球並沒有讓他等太久,很快的,一股寒意竄上腹部,清賢毫不猶豫地舉高大劍,準備往下猛劈,但劍刃卻一動也不動。

「糟糕!」他大驚失色,劍尖竟然直直沒入頭頂的天花板,從來沒有在狹窄空間揮過劍的他現在才注意到劍刃過長的缺點,但為時已晚,一道尖銳的風聲逼近耳邊,腹部已經能感到襲來的疾風,皮球再次帶著破風之勢襲來。

「《微型護盾》!」危急之下,他迅速放出新學的防禦技能,皮球發出沉重的聲響重重撞在護盾上,被冷月強行提升等級的護盾不負眾望的擋住這一擊,不僅完全吸收這一擊的傷害,還在破碎之前將來勢洶洶的球狠狠反彈回漆黑的走廊深處,清賢趁勢趕緊拔出卡住的劍,站回原本的警戒姿勢,大口喘氣。

又看不到球了,而且右手受傷,左手又需要持劍,清賢無法空出手來點火把,他因此不敢追擊,只能繼續思考下一個對策。

對於一個只能用單手的人而言,大劍太過沉重,而且它的攻擊距離優勢在當前環境並沒有派上用場,但好消息是護盾的防禦力足以擋住球的衝撞,同時還很出人意料的能夠將球彈出去,這是在訓練過程中清賢所沒有發現的。

他的思索被再次浮現的寒意打斷,護盾還在冷卻中無法使用,清賢只能連忙將手上的大劍抵在地上當盾,自己緊緊躲在後面,準備承受衝擊。

「磅!」「磅!」「磅!」「磅!」沉重的衝擊一次一次襲來,每一次都重的讓他虎口發麻,每一下都震得他倒退數步,即使如此他依然咬牙忍住,不肯輕易鬆手。然而事情並沒有這麼簡單,隨著球一次又一次的衝擊,他的腳步已經被逼到一開始打開的紙門邊,手上的劍也一點一點產生不自然的彎曲。

「啪嘰!」突然,一聲清脆在清賢耳邊響起,他感到手頭一輕,低頭一看——

劍刃從中央斷成兩截。

「糟了!」清賢腦中一白,劍的耐久度歸零了,這是他在這幾天內不斷揮劍卻沒有拿去修理所帶來的必然結果,也是被通緝而無法回城找鐵匠所帶來的負面影響。

皮球不打算放過這機會,它沒有立刻出手,但清賢身上的寒意卻不降反增,他有預感下一波將會迎來最強力的一次進攻,而他必須要在短短幾秒之內想出反擊的對策。

「怎麼辦?」他看著手上的半截斷劍,咬牙苦思,「我的武器壞了,就算再用一次護盾也只夠擋住一次進攻,之後必死無疑,我該怎麼辦?」

他的腦袋高速思考,分析自己僅有的手牌:輕的無法依靠的斷劍、告知他死亡將至的天賦、只夠防禦一次的護盾……

似乎沒一個可靠的,要用來對付這顆外表像個球,內在卻無比強大的怪物實在是……

嗯?球?

位於走廊遠方的球終於要開始發起進攻,它先一路漂浮至走廊的尾端,找好位置後停下腳步,以《夜視》看清目標的位置,不疾不徐地調整適當的角度。

《猛撞》是一項簡單而粗暴的技能,唯一的效果就是用蠻力撞向敵人,但這招可以藉由加速而獲得更高的殺傷力,加速時間越長,破壞力就越是驚人。儘管已經占據了巨大的優勢,但對手具有能反彈自己的技能,為了確實破壞那層護盾,球這次的助跑距離是之前的三倍以上,可想而知威力將會有多麼驚人。

它在半空中旋轉身體,開始以破風之勢疾行,速度越來越快,摩擦空氣的聲音從口哨般的大小逐漸增幅,最後化為響徹整片走廊的尖嘯,球化為肉眼不可見的小型衝擊波,直直撞向手持空玻璃容器的清賢。

玻璃容器?球不解,但並這不妨礙它的進攻,在呼吸之間它又逼近目標了幾米,眼看就要把對手撞成一攤肉醬。

而就在雙方即將接觸的前一刻,清賢突然採取奇怪的舉動:他拋下容器,雙手埋進懷中,上半身壓向地面,整個人跪在地上,似乎認為這樣就能躲開攻擊。

愚蠢。球心想,不慌不忙的調整彈道,從直線轉為拋物線,朝著清賢的頭頂直直砸去。

「《微型護盾》!」不出球的預料,清賢果然放出了這招,但它沒想到的是,這次的護盾比之前厚實了不少。在《成長》的設定中,所有需要魔力的技能都能透過灌注超量的魔力來達到更高的效果,清賢先用藥水將魔力恢復至全滿,再將所有的魔力一口氣灌入護盾之中,讓護盾的防禦力提升至原先的五、六倍以上。

如何運用適量的魔力強化技能也是訓練的一環,但其實冷月曾耳提面命過不能一次注入所有的魔力,因為這會導致他短時間內無法使用其他技能,完全是孤注一擲的豪賭。

大幅加速的球與大幅提升防禦力的護盾激烈相撞,護盾如麵團般扭曲,裂痕在頃刻間爬滿整個護盾,但並沒有立刻崩潰,而是在那之前成功達成其最後的使命,將來勢洶洶的球重重反彈出去。

「嗚哇啊啊啊啊!」球在心中瘋狂尖叫,它強大的衝擊力帶著自己直直射進低矮的天花板,伴隨著磅礡的木板破碎聲,一路犁出一道長長的溝,直達走廊的盡頭。

清賢連忙站起,擦了擦額上流出的血,揮了揮被保護在懷中的左手,確認其沒有被未抵銷的傷害所傷,隨即撿起丟在一旁的斷劍,一路往前疾奔。

可能是因為多次使用的關係,清賢發現自己可以藉由《危機感知》得知敵人的攻擊與自己的距離有多遠,他由此確認這條走廊一路上都沒有其他障礙物,就像球可以衝過來一樣

,他也能夠不受阻礙的一路向前。

終於來到走廊盡頭的牆壁,他伸手探了探,摸到一小塊圓圓的表面,原來球這次又被卡進牆中,陷的比之前還深,完全動彈不得。清賢舉起斷劍,準備給它最後一擊,但此時卻看到一縷發著藍光的人影從中竄出,急急忙忙想要逃走。

清賢沒有忘記孟喬的吩咐,趕緊從物品欄中取出鹽,灑向這團靈體,靈體立刻凝成一團靜止不動的泥塊,被他一劍劈碎。

「終於、哈、哈、贏了!」清賢左手扶膝,雙頰通紅,大口喘著粗氣,一回想起剛才的激戰就神情激動,久久不能自己。

過了好一會兒,他好不容易才緩過來,慢慢走到童鬼死掉的位置,檢視它的掉落物。

掉落物有兩個,一個長的像方方正正的冰塊,泛著詭異的藍光,還不斷發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呢喃;另一樣是一條光滑白皙的條狀物,非金非木,上面有一根根長短不一的突起。

童鬼的魂格(凡人級):靈魂的核心,為童鬼消散後所留下,依稀保留本人生前調皮貪玩的性格。由於形成不易,魂格的價值不菲,可做為武器的素材,賦予武器初級意識。

神秘的鑰匙(碎片):某把鑰匙的一部份,若湊齊所有碎片,似乎可以開啟鬧鬼庭院某處的大門。

「素材跟鑰匙?」清賢饒有興致的把玩著它們,魂格裡提到的初級意識是甚麼他不清楚,但鑰匙他就懂了,想必這個副本裡還有其他的鑰匙零件,需要全部集齊才能使用。

「等到會合了再給他們兩個看看吧。」清賢將東西收起來,見右手還沒完全回復,只好艱難的用左手拿出火把,點燃,開始尋找出口。

此時他終於能夠以雙眼視物,如他先前所料,這裡確實是一條走廊,只見地上撒滿了來自天花板的木頭碎屑,左右兩排都是紙門,裡面也是漆黑一片,不知道藏著甚麼。

為了探索方便,清賢先在原地稍作休息,靜待右手痊癒,然後一手持斷劍、一手持火把,深吸一口氣,繃緊神經,小心謹慎的打開離他最近的門。出人意料的,裡面只有一個木箱,並沒有其他怪物,剛剛那顆實力強悍的球似乎就是這裡的小boss,還是說這個副本的怪物本來就這麼少?

清賢不知道,但也沒想太多,他率直走向木箱,由於箱子並沒上鎖,他很輕鬆地就將其打開,裡面的東西卻讓他有些意外。

裡面放了一些金幣,總共500G,他毫不猶豫的就納入囊中;但除此之外還有一根斷掉的木質握把,一綑烏黑亮麗的繩索,以及一隻吹不出聲的酒紅色口琴。出於好奇,他拿起來一一查看屬性:

神秘的手柄(凡人級):屬性不詳,需要使用《初級解析術》進行解析。

神秘的跳繩(凡人級):屬性不詳,需要使用《初級解析術》進行解析。

神秘的口琴(凡人級):屬性不詳,需要使用《初級解析術》進行解析。

「……看不了。」清賢失望,決定暫時擱置不管,隨手把它們塞進物品欄,起身查看其他的房間。

一路翻下來只有一開始那一間有特殊物品,其他房間都只有零零散散的一些金幣,加上一開始的全部也只有2000G,差不多只比藥錢再多一點,看來這棟房子並非副本的重點區域。

全部搜刮完花了清賢一些時間,他此時站在最後一扇門前,這扇門是唯一的木門,無疑就是房子的出口。他回頭看了看童鬼的『屍體』一眼,又轉回來面對大門,想起自己之前一開門就遭到偷襲,不禁感到有些緊張,右手握緊唯一能依仗的斷劍,小心翼翼的推開門。

門推開了,甚麼事都沒發生,門外是一片遼闊的大宅院,像是日本古裝劇裡的富貴人家會居住的地方,可以看見其他的宅邸、精心修剪的花園、錦鯉悠游的小池塘、橫跨池塘的石橋以及遠處茂密的矮竹林……

至少以前應該是這樣。

現在花枯萎了、池塘化為一片汙檅的漆黑、石橋塌了一半、竹林時不時發出鬼哭神號,原本充當路燈的石燈裡發出詭異的鬼火,連唯一比較像樣的宅邸也年久失修,遠遠望去都能看到諸多破損。

而最引人注目的是位於庭院正中央的一塊大石碑,造型方方正正,足足有七八米之高,上面似乎寫著甚麼,只是太遠了清賢看不見。

「好了,該去哪裡呢?」清賢暫時收起火把,環顧四周,心想:「孟喬說的石碑應該就是那個吧?不知道他們到了沒。」

他決定先去石碑跟他們會合,再來討論下一步該怎麼走。

「轟隆隆隆隆!」

突然間,一陣雷鳴在另一棟宅邸上空炸響,一道巨大的雷擊從屋頂竄出,照亮了整個灰暗的天空。

同時,清賢的手環震動,一封訊息隨之而來。

「阿清、阿喬救命!我快死了!」

0 條評論
    知道你想搶頭香,還不快來搶!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Connect with: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