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手教室 第二卷 授課開始 第十三章 鏡鬼

時間回到稍早之前。

單獨一人行動的並非只有清賢,三個人都被打散了,孟喬在竹林,而曉露則是在另一間宅邸探索。

「計畫一切順利!」曉露舉著火把,臉上露出竊笑,「哼哼,我故意沒帶信物,就是為了要讓我們三個分開,這樣就可以獨自去找阿清了!」

沒錯,一切都是她事先策劃好的陰謀,連孟喬都在不知不覺的情況下參與其中的陰謀。

在沒有攜帶信物的情況下,副本會自動將參加者分散至等距離的相對位置,也就是說若將三人的出生位置相連,其呈現在地圖上的圖形將會是一個三邊長相等的正三角形。基於這點,再加上愛擔心的孟喬一定會主動報上自己的位置,熟知地圖的曉露就能夠得知清賢身在何處。

「再來,只要打敗這裡的小boss,就能夠去找他了。」曉露哼著歌,熟練的漫步於迴廊之中,「清賢是新手,打boss必然會陷入苦戰,到時候我再對他施以援手,他一定會對我刮目相看!」

一想到清賢用崇拜的眼神看著自己的樣子,她的步伐就變的輕快,臉上也不自禁的揚起一抹微笑。

直到她推開某一扇大門。

這個副本幾乎沒有小怪,取而代之的是幾位實力略遜於菁英級怪物的小boss,牠們各有各的地盤,戰鬥方式跟能力也各不相同。以前曉露跟孟喬都是跟路人一起組隊攻略副本,信物也會確實帶好,每次眾人都會以人數優勢一步一步攻下每一個地盤,輕鬆獲得勝利。

由於以前打的實在太順,曉露一時之間忘記小boss們的實力有多強悍,也忘記這個副本裡存在一隻在相性上極度克制她的怪。

此刻,她來到一間寬敞而明亮的房間,某種未知的光源從頭頂撒下,房間裡佈滿無數高大的鏡子,它們依循某種規律排列,化為無法跨越的牆壁,將房間分割成一個巨大的迷宮。

曉露看著鏡子,只見鏡子裡有無數跟她一模一樣的鏡像,戴著一樣的帽子、腰間掛著一樣的短劍,跟她一起面露驚慌。

因為在看到這些鏡子的瞬間,她就明白自己的對手是誰了。

「鏡鬼……」她喃喃自語。

像是在應和她的話,其中一個離她最近的鏡像的表情如雪一般消退,化為一張毫無感情的撲克臉,直直盯著她。

這只是眾多鏡像的其中一個,所以曉露沒有發現牠正慢慢的走向鏡面,舉起右手,臉上裂出一道大大的笑臉,向前一抓……

抓住曉露的小腿。

「嗚哇!」曉露驚呼,腿上突然傳來一股巨力將她拖倒在地,摔的她頭昏眼花,緊接著一隻漆黑而銳利的鬼爪用力揮向她的小腿,撕拉出五道腥紅的血痕。

「嗚哇啊啊!滾開!」曉露揮劍逼退那隻手,急急忙忙站起,朝房間中央跑去。她沒有選擇走回大門,因為她很清楚門會在人進去之後自動鎖上,只有往鏡子較少的中央跑才有一線生機。

那道鏡像此時已經恢復正常,但曉露知道這只是假象。果然,才拖著傷腿跑沒幾步,另一隻鬼爪就從身旁的鏡子中伸出,她險之又險的閃過並揮劍反擊卻揮了個空,對方的反應實在太快,沒有提前預防根本打不中。

她費盡千辛萬苦好不容易來到較為空曠的中央,但這個空曠也只是相對而言,曉露並不期待能讓對手打不到,她只希望能夠延長鬼手伸長所需的時間,讓她有能力進行反擊。

她心中感到無比焦慮,不是因為對手強悍,而是擔心繼續糾纏下去清賢會自己突破困境,到時候她小小的陰謀將自動化為泡影。

她從不擔心她喜歡的男生會沒有能力自己突破困境,更不擔心他會被自己的計劃給害死。

「嗚嘎!」思索間,又一隻鬼手從背後襲來,猝不及防的抓了一把又縮回去,沒有感應能力的曉露根本來不及反應,背上就多了一道傷。然而她卻不敢使用雷擊,因為她很清楚在這裡使用雷電魔法會發生甚麼事。

她這次蹲下身子,企圖獲得更好的視野,但這依然沒有多大幫助,所有的鏡像都長的一模一樣,本體只會在攻擊的瞬間現出原形,同時牠也非常有耐心,默默地待在鏡子裡等待機會。

過了半晌,曉露咬牙,用力撐起受傷的腿,搖搖晃晃地站起,心想:「再這樣下去會被牠磨死的,現在要去幫阿清已經不可能了,但我絕對不能死在這裡。」

「我不想要被他拋下!」

她右手抽出劍,但是沒有更多的行動,而是頹然無力的垂在右側,既不使出攻擊技能,也不用技能防禦,只是閉上眼,靜靜的等待。

雖然很微小,但是鬼爪的攻擊帶有一點點風聲,在視覺來不及跟上的情況下曉露決定利用聽覺來捕捉攻擊,這也是她孤注一擲的豪賭戰法,將所有的勝算賭在一次反擊之中。

房間裡的空氣很沉悶,因此也沒有風聲,此時處於絕對的寂靜,鏡鬼也在慎重地挑選時機,打算以雷霆之勢拿下眼前的玩家。

又過了不知多久,鬼動了。

一道幾不可聞的風聲在曉露背後響起,她用力握緊劍柄,大喝一聲:「《雷擊》」,一道電光從劍上泛起,射向鬼爪,希望能將其麻痺。眼看電光即將碰到爪尖之際,鏡鬼反應極快,先是轉了個極為刁鑽的彎避開雷光,然後才迅速縮回鏡中,而雷光則是慢了一步才跟著擊中鏡面,爆發出璀璨的光芒。

看到這一幕的曉露臉色蒼白,她知道自己賭輸了,沒有在鬼爪縮回去之前將其麻痺,而同時她也明白,後果很快就要來了。

《雷擊》並沒有對鏡子造成任何破壞,先前發散的雷光在下一刻被某種力量凝聚、壓縮,直到它化為鏡中曉露手中的一顆球,在鏡中世界隱隱激射出微微的電芒,然後被鏡鬼如棒球一般投出。

這過程只花了一瞬間,電球在出鏡面的瞬間重新化為雷擊,直直向前射出,曉露連忙蹲下閃躲,電光射向她背後的另一面鏡子,又被不知何時移動過去的鏡鬼給接住,再次射出,被曉露翻滾再次閃過,於是又射進另一面鏡子,又再次反射。

反射、閃躲、反射、閃躲……這過程不斷重複,直到曉露累的再也動彈不得,以為要就此死去時,反射的角度發生了些許偏斜,導致這枚被反射了無數次的《雷擊》轟破破舊的屋頂,化為黑夜中的一道白光。

看到此情此景,就算是曉露也能明白不能再逞強了。於是她打開通訊功能,發出一封讓她羞憤難當的求救訊號。

2 條評論
  1. 現在雙週更嗎?

    • 對,一周更兩次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Connect with: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