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人的無過之悔12.抽絲

兩名強大的操術師在狹窄的廚房裡對峙,被夾在兩人之間的克羅夫只能癱坐在地上,動彈不得。

「看你那麼從容,想必外頭的人都被你解決了是吧,泰德?你還真是擅長殺人啊,換作是我還沒辦法那麼容易解決呢。」

馬列爾語帶嘲諷地稱讚泰德的本事。

「唉……既然都知道我們實力有差距了,你又何必一直試著殺我呢?」

泰德嘆息,也不再沉默以對。

「『辦不到』、『不該做』可不是阻止人行動的理由,弒師的你應該是最清楚的吧?」

「……」

「我說,你當初到底是怎麼殺掉師父的?」

馬列爾一臉訕笑。

「那時候剛結訓成為操術騎士沒多久的你,到底是怎麼打贏那位德高望重、同時又是最強騎士長之一的師父?你到底做了什麼?是不是跟我一樣用言語挑釁令他失去冷靜?還是拿了什麼做要脅?用那種卑劣的手段殺掉師父的你,到底又在想什麼?又有什麼目的?明明你和希薇亞也是被師父照顧長大——」

忽地,重錘砸地般的巨響傳出,泰德猛力踩破地板,一臉齜牙裂嘴。

「夠了!不要再跟我提到他!」

「哈!」

在泰德憤慨之際,馬列爾手中延伸出一條黑暗的觸手,抓住了克羅夫。

「嗚!」

克羅夫還來不及反應,他的身體就被觸手纏在半空中移動。茫然錯失的他瞥見上方的月光,才注意到他現在的位置是在外頭。

「容易動怒的傢伙,這下不就會造成騷動了嗎?」

馬列爾喃喃自語,接著繼續拖著克羅夫沿著牆像壁虎往上移動。爬上屋頂後,便像電影一樣從樓頂往一個方向奔跑向前,克羅夫只能緊抓住自己的帽子、身子被他拖著走。

也不知道泰德怎麼了,始終沒看到有人追上來,馬列爾自由地穿梭在樓頂上。

「就這麼把你帶走也不錯,泰德就交給我的雇主吧。」

也許是因為覺得自己處於優勢,心理稍微鬆懈一點的馬列爾隨便向克羅夫說了些什麼。

這給了克羅夫發揮的機會。

「你的雇主,是西昂對吧?」

跳過另一個屋頂的馬列爾在落地時急煞車,一臉詫異地回頭。

「……你怎麼這麼想?根據是什麼?」

還真的被克羅夫猜中了……話說泰德這師弟可真老實。

……泰德的本性說不定也是如此。

「哪有什麼根據,是泰德這麼說的,要問就問他吧。不過這麼想也很正常吧?我才待在泰德身邊沒多久,就看得出來西昂特別看泰德不爽,也很可能設計陷害他。」

克羅夫胡說八道,將責任甩給泰德後說出自己的立場會有的看法。

馬列爾以觸手把克羅夫拉近,端詳他的面貌。

「你和他聊了很多?」

「是啊。」

「……那麼,他有提到為何他會殺掉自己的師父嗎?」

馬列爾的語氣有些期待、卻又有點怯弱。

這大概就是馬列爾來到黑街生存、實力不及泰德也拚命糾纏;即使拋棄正常人能有的生活,也想要得到的答案。

「……我才待在他身邊沒多久,他怎麼可能跟我提啊。」

克羅夫沒辦法撒謊;不是因為他憐憫馬列爾,只是沒有更多情報得以編出合理的謊言。

「什麼嘛……」

馬列爾一臉失望,卻又像是鬆了口氣。

馬列爾到底想從泰德口中聽到什麼答案呢?和兇手及被害者都至關深切的他,是否也能窺見真相的麟毛一角?

「……不過泰德他,大概一直都很懊悔吧。」

「啊?」

眼見一直為此所苦的馬列爾,克羅夫脫口而出。

同時,也是為了拖延時間。

雖說克羅夫也不清楚泰德到底會不會來救他——

「泰德他總是一副生無可戀的模樣……那不是為自己的作為得意的人會有的表情啊。」

克羅夫想起了和泰德在老爹餐廳吃飯的情況。

當時的泰德即使是在用餐期間,也沒一絲欣喜,而是雙目空洞。

那是和克羅夫同樣的眼神;和被人破門而入抓住也不抵抗、心靈毫無波瀾的克羅夫如出一轍的模樣。

為了實現夢想,克羅夫的犧牲實在太大,讓他覺得怎樣都好;是泰德的那副模樣讓他清醒過來,令克羅夫重拾希望和求生的意志。

可是泰德一直都沒走出來,他還被困在過去,無法向前。

馬列爾又把克羅夫拉得更近一點。

「那麼……泰德有跟你提到他妹妹怎麼了嗎?」

這次馬列爾的眼神只有迫切,亟欲渴望知道真相的心意從他眼裡傳出來,沒有一絲猶豫。

克羅夫明白了——啊啊,這才是他最大的動力啊。

泰德的妹妹……就是剛才出現在兩人對話裡的希薇亞吧。

克羅夫對此一無所知,但他為了繼續拖延時間,不能表現出來。

因此克羅夫只是瞥開視線,裝成欲言又止的模樣。

「喂!你知道什麼對吧!有什麼線索也好!快跟我說啊!」

馬列爾這次用自己的雙手抓住懸空的克羅夫肩膀用力搖晃,想讓克羅夫吐出話來。

馬列爾不只抓得大力、搖晃的力道也很強,克羅夫一下子就頭暈目眩。

接著,克羅夫被馬列爾丟了出去。他差點滾下樓頂落地,所幸最後一刻停在樓頂邊緣。

「喝……呼……哦……」

身心被連連摧殘的克羅夫勉強地爬離危險的邊緣地帶,但他只是稍微離遠一點就沒了力氣,最後的力氣只能勉強坐起身子。

差點將克羅夫丟下樓頂的馬列爾沒有靠近,原本一臉動搖困惑的他再度恢復成憎惡的表情。

「泰德……」

馬列爾以面對殺父仇人般的語氣,喃喃說著這個名字。

被呼喚名字的那人站在樓頂中央,依然穿著長袍的他,傲然地面對著自己的師弟。

0 條評論
    知道你想搶頭香,還不快來搶!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Connect with: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