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界限 第七章White date②

生存界限 第七章White date②

  距離千封居住的公寓大約十分鐘的路程,就是神鳴家的所在地。

  此刻門外站著兩個人在說話。

  「他先出門了?」

  「對。因為燿嗣纏著祐,要祐陪他練習,所以他們兩個人一起出門了。」

  那是亞澄和真雪。

  亞澄身上穿著楓央學園中等部的制服,不過平常套在制服襯衫外頭的薄毛衣已經換成針織衫。她將手藏在袖長超過半個手掌的針織衫內取暖,腿上的黑色長襪也換成有點厚度的樣式。

  「原來是這樣⋯⋯」

  「明明前一陣子還在吵架,真搞不懂男孩子在想什麼。」真雪用手托著臉龐,擺出一副傷腦筋的模樣,又繼續說:「對不起,燿嗣抓著他是很突然,但他應該要傳訊息告訴妳的⋯⋯」

  「沒關係,燿嗣肯和祐好好相處是一件好事。謝謝阿姨,那我去上學了。」

  「嗯,路上小心唷。」

  「好!」

  說完,亞澄向真雪道別,轉身踏上上學的路途。

  「亞澄——早安!」

  「唔噗!」

  一進校門,穿著排球隊球衣的西村雨汐便從正面撲上來⋯⋯不,應該說是撞上來並抓住亞澄比較貼切。因為她這個舉動,亞澄發出了一道不屬於妙齡女子該有的聲音。

  她忽然好慶幸祐不在自己身邊。她可不想被祐聽見自己發出這種聲音。

  「雨汐⋯⋯」

  亞澄撫著剛才被撞的肚子,隱忍痛楚的同時,惡狠狠地瞪著雨汐。

  「奇怪?神鳴呢?你們不是一天到晚黏在一起嗎?怎麼沒有一起來?啊哈~我知道了,你們吵架了是吧?不用想也知道是妳不好。記得道歉要趁早喔。神鳴雖然脾氣很好,要是妳太無理取鬧,小心他變心唷。」

  「⋯⋯雨汐,妳知道嗎?有時候我真的很懷疑妳到底是不是我朋友⋯⋯」

  「我是啊,所以我現在才會苦口婆心給妳忠告不是嗎?」

  「算了⋯⋯」

  亞澄嘆了一口氣截斷話題,她揉了揉自己的肚子,挺直腰桿後繼續開口:

  「我們才沒有吵架,他只是陪弟弟先來學校了。」

  「弟弟?燿嗣啊?」

  「妳認識燿嗣?」

  「聽逸翔提過。上次中等部的足球隊不是有跟初等部踢練習賽嗎?逸翔說有個前鋒很不錯,好像就是神鳴的弟弟。」

  逸翔是雨汐的表弟,同時也是以前在初等部時,和祐搭檔的前鋒。

  「這樣啊。有學長掛保證了。」

  「什麼意思?」

  聽亞澄突然說出一句意味深長的話,雨汐不解地問著。

  「燿嗣之前一直很懊惱,因為祐在球隊的影響太大了,所以隊上的人對他有很高的期待。」

  亞澄一邊說,一邊往排球社的社辦前進,雨汐看了也隨後跟上。

  畢竟待會兒就要上課了,雨汐得把身上的隊服換下來。亞澄好歹也是田徑隊的人,雖然為了加入月影,已經申請退社,她還是很清楚晨練之後該做哪些事,所以才會沒先詢問雨汐就開始移動。

  「可是妳看嘛,他踢的位置是前鋒,根本和祐不一樣啊。有人說他不像祐那樣會判斷情勢,我倒覺得拿中場的工作來要求燿嗣這個前鋒根本有問題。」

  「也不能這麼說吧?前鋒還是要多少觀察情況不是嗎?」

  「對。但妳也說是『多少』了。可是他們隊上的人是用祐的水準來要求他耶。」

  「哇啊⋯⋯」

  「他自己也知道不用在意這種事,但一直被人家說比不上祐,難免會覺得不開心。」

  說著說著,她們抵達排球社的社辦,雨汐首先開門走進去。

  室內放著一張長桌、幾張椅子,還有好幾個置物櫃。

  雨汐走到自己的櫃子前,她打開櫃門首先拿出書包放在桌上,然後一邊更衣,一邊開口:

  「要是我,我就拿球直接砸過去,叫他們先示範給我看,做到了再來嫌我沒用。」

  「妳的確會這麼做,哈哈⋯⋯」

  但燿嗣是好孩子,他不會這麼做。

  亞澄在心裡想道。

  「對了,我問妳。妳懷特節要去哪裡約會?妳跟神鳴約好了吧?」

  「懷特節?我們沒有約啊。」

  瞧亞澄輕描淡寫地回應,雨汐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沒約?你們有沒有搞錯?」

  「沒約很正常吧?我們又不是情侶⋯⋯」

  「約出去搞不好就會變成情侶了,妳懂不懂啊?」

  「懷特節是燿嗣的生日,他們家每年都會幫他慶生,所以祐不會跟我出門啦⋯⋯」

  「慶生會慶祝一整天嗎?拜託妳清醒一點。」

  雨汐的話句句戳破亞澄的藉口,讓她一時之間不知該說些什麼。

  她的確有想約祐的想法。但是同樣的,她也有不想約祐的想法。

  她認為祐頂多只把她當成很重要的家人,他們之間的「喜歡」意義不同。

  所以她很害怕,當她把自己的喜歡赤裸裸呈現在祐的面前時,恐怕會被他拒絕。

  「亞澄,我告訴妳一件好事吧。」

  「什麼啦⋯⋯」

  「我們還在初等部的時候,神鳴不是足球隊的風雲人物嗎?所以當時有很多人搶著跟他告白。妳應該還記得這件事吧?」

  「我當然記得。妳提這個做什麼?」

  正確地說,是想忘也忘不了。

  亞澄當時也和祐同班,加上兩人幾乎無時無刻走在一起,所以祐在什麼時候、被什麼人、叫去什麼地方,亞澄都很清楚。

  那些女孩子一次又一次說出口的告白,句句都像尖刺一樣,不斷刺激亞澄的心。亞澄還記得自己當時感到非常焦躁不安。

  一想到祐身邊可能會出現一個比自己重要的人,她不僅坐立難安,心裡更不是滋味。

  不過多虧如此,她才總算注意到自己原來喜歡祐。

  「我那時候輕描淡寫地問了一句:有這麼多人給你選,你好歹也選一個吧?」

  「妳這種說法實在是⋯⋯」

  雨汐總愛說亞澄沒有女人味,現在亞澄覺得她也半斤八兩。她們根本是物以類聚。

  「然後妳知道他怎麼回我嗎?」

  「我怎麼知道⋯⋯」

  「他說他一開始就選好了,選了一個他覺得最好的人。」

  「呃⋯⋯誰啊?我怎麼不知道?」

  雨汐聽亞澄如此反問,不禁皺起眉頭,在心中默默咒罵一句:遲鈍。

  她實在很想問亞澄:連她這個成天和祐混在一起的人都不知道人家有如此重視的對象了,她怎麼就不認為那是自己呢?

  雨汐扶著額頭,繼續往下說。

  「我也問他啦。我說,既然你有喜歡的人,那怎麼不跟她在一起?被這麼多人告白,你應該也覺得煩吧?」

  「然後呢?他說什麼?」

  亞澄將身子往前湊,焦急地提問。

  看她這個樣子,雨汐實在覺得好氣又好笑。

  「他說他不想造成對方的困擾啦。」

  「困擾?」

  「他說他不知道對方的心意。有時候靠得越近,事情就越是看不清楚。他不希望自己告白了之後,造成對方的困擾。」

  雨汐套上制服襯衫,逐一扣上扣子,繼續回答亞澄。

  但亞澄聽完,思索了一會兒,頭頂還是一堆問號。

  「靠得越近⋯⋯?他身邊有這麼一個人嗎⋯⋯」

  ——就是妳啦!

  更衣完畢的雨汐用力關上置物櫃的鐵門,強忍著心中這句吶喊。

  這個人到底要多遲鈍才甘心?

  「話說回來,這哪裡是好事啊?分明就是噩耗⋯⋯」

  得知祐有一個這麼喜歡的對象,亞澄只覺得心灰意冷。

  但這句話聽在雨汐耳裡,卻惹得她不斷冒出青筋。

  雖說她沒有明講,但有點神經的人都聽得出來祐話中的「她」是誰,所以祐當時還請求雨汐別告訴「她」。現在這位話中的女主角居然聽不懂,那她違背和祐的諾言,擅自說出這件事的意義到底在哪裡?

  「反正!」

  雨汐又大力敲了一回置物櫃,藉此截斷亞澄的負面思考,然後伸手指著她的鼻子。

  「妳趕快約他!約就對了!」

  「妳⋯⋯妳生什麼氣啊?」

  「因為我受夠了!拜託你們哪個人快點告白!」

  「什麼啦⋯⋯跟我說他有喜歡的人,還慫恿我告白⋯⋯妳真的是損友⋯⋯」

  「是摯友!」

  雨汐大吼一聲,抓起書包,打開社辦的大門,再用力甩上。只留下亞澄滿臉問號呆站在原地,內心還是覺得莫名其妙。

  ※

  「哥,你什麼時候才要跟亞澄姊姊在一起啊?」

  「噗——!」

  陪燿嗣練完球的祐正坐在球場邊的草皮喝水,同樣坐在他身邊攝取水分的燿嗣突然沒頭沒腦問出這個問題,讓他把喝下去的水全噴出來了。

  「咳⋯⋯你在說什麼啊!」

  「問你什麼時候才要跟亞澄姊姊在一起啊。」

  燿嗣還是面不改色一邊喝水,一邊發問。

  但祐並不是要他再說一次問題。

  「怎麼連你也問這種問題啊?上次千封和天夜也是這樣⋯⋯」

  「這就證明我們大家都覺得你笨手笨腳,連追女生都追成這樣。」

  「你講話可不可以客氣一點⋯⋯」

  「所以呢?你不告白嗎?還是你窩囊到要等人家告白?」

  才剛叫他說話要客氣,馬上又射出一記冷箭。祐真想教教自己這個弟弟什麼叫做溫柔、客氣還有同理心。

  「為什麼你要以亞澄喜歡我為前提來談這件事啊?你又不會讀心術,怎麼知道她喜歡誰?」

  燿嗣聽見祐說出這句話,忍不住轉過頭,用不可置信以及鄙視的眼神看著身旁這個人。

  「嗚哇,你這是什麼眼神?我覺得好受傷⋯⋯」

  不過能用眼神表達這麼多情緒,祐也覺得燿嗣挺厲害的。

  「這樣都看不出來,我看你乾脆別當人了。」

  「這句話也讓我覺得好受傷⋯⋯」

  祐覺得自己已經被攻擊得體無完膚了。

  「好,先不說亞澄姊姊喜不喜歡你。至少你喜歡人家吧?」

  「⋯⋯⋯⋯嗯。」

  「那幹嘛不告訴她?」

  「喜歡她⋯⋯就一定要說出口嗎?」

  「難道你不想跟亞澄姊姊交往嗎?」

  「⋯⋯⋯⋯」

  燿嗣側眼看著不說話的祐。

  陷入沉默是祐用來逃避問題的一種手段,是希望對方知難而退的信號。

  但燿嗣才不管那麼多。

  「你覺得自己沒那個資格嗎?你害怕亞澄姊姊知道你的真面目後,會和那些人一樣離你而去嗎?你不想再被重要的人拒絕了嗎?你更怕這件事傳開,會波及到爸爸、媽媽和我嗎?」

  「⋯⋯⋯⋯」

  幾乎全對。

  燿嗣不愧是自己的弟弟,很清楚自己的心思。

  「我也不是不懂你為什麼會有這些顧慮啦,要是我也會猶豫。不過你要不要再多想一件事?」

  「什麼?」

  「你不怕亞澄姊姊被別人搶走嗎?」

  聽完這句話,祐整個人定格。燿嗣則是不理祐,逕自拿起水瓶喝水。

  從他的反應看來,他完全沒思考過這種問題。

  果然是個笨蛋。

  「如果你會怕,那你要不要試著懷特節約她出去約會?」

  「啊?」

  「先別說你要不要告白,至少你那天約她出去,我保證你會知道她的心意。如果這樣還看不出來,那你也別喜歡人家了。」

  說完,燿嗣抓著水瓶,丟下祐,自己往社辦前進。邊走還邊碎碎唸:

  「我們都以為你不會再有喜歡的人了,所以既然喜歡上了,就不要放棄啊,笨哥哥⋯⋯」

  ※

  事情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

  到了緊要關頭,祐才覺得騎虎難下、進退維谷、無法回頭。

  這裡是城市東邊的沿海公園。

  祐坐在白色的長椅上,他的背後是一片青綠的草皮,眼前與腳下則是一條紅磚道、漆成白色的沿海護欄,以及一片猩紅的酸海。

  說到他為什麼會心神不寧地坐在這個地方——因為他約了亞澄在這裡見面。

  而今天——正是十二月二十五日,懷特節。

  兩個星期前,因為燿嗣那番話,害祐整天都意識著懷特節這個節日,一看到亞澄的臉,他的腦海裡就會自動出現「喜歡」、「吿白」、「交往」、「懷特節」、「約會」等感情相關字眼,別說交談了,他根本沒辦法好好直視亞澄。

  他覺得自己在別人眼裡鐵定表現得很可疑。

  果不其然,馬上就有人開口問道:

  『祐,你發什麼神經啊?一下子發呆,一下子慌慌張張的。』

  『呃⋯⋯哪有!沒有啊!我很正常啊!』

  即使知道自己可疑,還是要死鴨子嘴硬,說自己很正常。

  但用比平常高了八度的音調強調自己很正常,大概只有傻子才會相信他說的話吧。

  話說回來了,說到可疑這件事,提問的人覺得亞澄也不太對勁。感覺好像比平時慌張、焦急。一叫她的名字,她就會整個人跳起來,像小動物一樣,變得很容易受驚嚇。

  比如說⋯⋯

  『櫻庭,妳也怪怪的。』

  『什⋯⋯!我我我我我哪裡怪了!沒沒沒有啊!』

  就像這樣。

  『而且你們今天沒有一起到校,是小倆口吵架了嗎?』

  『才才才才才不是!什麼小小小小倆口⋯⋯!』

  明明沒說什麼,也沒做什麼,只是關心一下,問一句「有沒有吵架」,兩人的臉卻莫名其妙漲紅。

  簡直可疑到了極點。

  那人看他們這樣⋯⋯

  『喂,祐。你這小子⋯⋯終於出手啦?』

  『嗯?什麼手?』

  『少裝蒜了!』那人繞到背後,鎖住祐的脖子大吼:『你終於跟櫻庭在一起了吧!』

  因為他這麼一叫,連原本處在教室另一端的人也跟著起鬨。

  『什麼?真的假的!』

  『午間肥皂劇總算劇終了嗎!』

  『終於解脫了!』

  『開香檳慶祝吧!』

  『白痴,未成年不能喝酒啦!』

  他們一個個擠過來,都想知道這個已經持續多年的八卦是否成真。

  『祐,快點從實招來!』

  鎖著祐的脖子的人依舊沒有放手,反而加重了力道,繼續逼問祐。

  『你告白了對吧?然後牽手了嗎?有抱在一起嗎?還是接吻了?』

  『唔唔⋯⋯!』

  但是想當然耳,都快不能呼吸了,祐哪有餘力開口?他現在只顧著努力扳開那人環繞在脖子上的手臂。

  沒想到祐的「不回答」,竟被對方解讀成「已經進展到羞於啟齒的那一步」,那人在驚訝之餘,不經意放鬆了手上的力道。

  『慢著!你們該不會是做⋯⋯!』

  『放手啦!』

  正當他要繼續往下做出未成年不宜的揣測時,祐搶先一步掙脫他的束縛,並打斷他。

  『不是你們想的那樣啦!』

  『你少騙人了!別想瞞過我的眼睛!』

  『你這個死現充!』

  『我都說不是了!別鬧啦!』

  就這樣,無聊的男生們沉浸在有個人可能越線的八卦中,整天只顧著捉弄這兩個人,結果祐和亞澄整天談話一直搭不上線,不只斷斷續續,有一搭沒一搭,在回家的路上更經歷了史上最長的一段沉默。祐如坐針氈,幾乎以為自己快被那股尷尬的氣氛弄到窒息了。

  但是無關那些男生起鬨,該說的話還是得說清楚。

  『那個⋯⋯!』

  最後,當他們要進家門前,祐終於鼓起勇氣喊出聲音。他隔著神鳴和櫻庭兩家的圍籬,叫住已經打開門鎖就要開門的亞澄。

  不過一路上都沒派上用場的喉嚨突然這麼用力發聲,他的聲音理所當然分叉,聲調還滑稽地向上揚起,聽起來非常可笑。那份可笑就像一把適時的利刃,輕鬆劃破了兩人之間的尷尬。

  『噗⋯⋯哈哈哈哈哈!』

  首先笑出來的人是亞澄。

  『對不起⋯⋯可是⋯⋯!因為你⋯⋯哈哈哈!』

  祐整張臉紅到耳根去,低頭看著自己的鞋子,不想面對亞澄。因為用想的也知道,她現在鐵定是抱著肚子失控大笑中。

  祐可以保證,這絕對是他這輩子最窩囊的時候。

  為什麼雷帝的威嚴這種時候偏偏派不上用場?祐覺得自己已經羞愧到快哭出來了。

0 條評論
    知道你想搶頭香,還不快來搶!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Connect with: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