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隱瞞的秘密

  望著潔白的明月,在看著遠處一片漆黑的大草地,我不禁想起,如果能自由,那該有多好。

  前幾天的夜晚,接連不斷的刺激與名為快感的饗宴,讓我受盡不少苦頭,已經好幾天沒有睡飽了。

  雖然如此,每到深夜想睡著時,卻被女友時不時的喚醒,雖然不至於搞得太過疲勞,但一點一點的刺激感,長期累積下來可以很嚇人的。

  「櫻,這個印記應該有解開的方式吧?能不能解開啊?」

  雖然我覺得這個問題問了也是白問。

  「當然有解開的方式,只不過我不想解罷了。」

  櫻獨自坐在書桌前,激烈扭動手指打著她喜愛的手遊,躺在床上的我只能輕聲嘆氣。

  看著掛在牆壁上的時鐘時針已經指向十一點鐘,正想翻個身準備陷入沉睡時,櫻忽然開口:「你不是很喜歡上半身的刺激快感嗎?為什麼想要解開呢?」

  「喜歡歸喜歡,但是在我不想要的時候刺激我,我會感覺不舒服啊。」

  我轉回身去看著櫻,她仍不斷打著手遊,連轉頭跟我說話的力氣也省了。

  「你不知道嗎?那個印記可不是隨便拿刀刻上去就有作用的,我可是費了大半功夫才找到方法耶,不要浪費了。」

  我的天,為什麼不能正常一點就好,偏要弄個會強迫讓人無力的東西呢?

  既然她在打手遊,那我只好試著強迫她了。

  我掀開被子走下床,一步一步靠近她,然後在她的耳邊說著:「妳不幫我解妳的手遊可就不保了。」

  原本以為她應該會有所動搖,沒想到完全不在乎我這個威脅的話,反而打的更起勁。因為被無視而氣憤的我,伸出手指接連在手機上連續亂按了好幾下,過沒多久,一張臭臉對著我發怒。

  「你自己說,你要怎麼賠償我?」

  「我……我為什麼要賠償?當初妳刻印記給我也沒問我要不要就刻了,現在就這點小事也要賠償?」

  櫻猛力放下手機,一個勁兒將我按在牆上,語中帶著殺氣說道:「小事?你說我打手遊是小事?你知不知道平常我們的開銷支出全部都是手遊賺來的!你還說這是小事?」

  我被她這驚人的語氣嚇得發愣,整個人的大腦頓時像是斷了線般,沒辦法說什麼。

  「你的回答呢?」語氣咄咄逼人的她,第一次讓我覺得女人生氣起來可不是開玩笑的。

  「我不知道……我以為那是單純的手遊,並不知道那有多重要……痛啊!妳做什麼啦!」

  她似乎覺得我在敷衍她的話,便伸出一隻手起勁捏著我的敏感點,這跟平常的感覺截然不同,只有深到骨子裡的痛而已。

  「哼!我在做什麼?你自己有眼睛不會看啊?」

  她仍舊捏著不肯罷手,而我不甘示弱的回道:「那妳還捏著,還不趕緊放開妳的手!」

  然而,兩股強勢的氣焰,終究有一邊會輸。

  「好啊!我放開手行了吧?」

  「知道就好……等一下,嗚!痛……」

  櫻將捏著敏感點的那隻手放下,只見她稍微蹲低姿勢,將她那紅潤的唇瓣對準另一側的敏感點,接著一排牙齒亮出白光,便朝著敏感點咬去。這個痛楚可不是剛剛所能比擬的。

  「我放下手了啊,怎樣?還不滿意啊?」

  她將空出來的雙手,以右手手掌按在我胸口上那枚正在發亮的愛心,剎那間,前所未有的感覺傳遍全身,只差那麼一點我的意識就被奪去了。

  「這種快感還沒有嚐過吧,你這個變態的M。」

  櫻將失去力氣的我攙扶到床上,輕輕將我置於床上,那股令人感到恐懼的氣息,慢慢轉變成一股想要欺負人的感覺。

  「明明會感到疼痛的,為……為什麼會這麼舒服……啊!」

  「你該好好感謝這枚印記,不然剛剛那股力道咬到現在,你應該已經痛死了吧。」

  櫻從咬的狀態轉成吸吮的姿勢,持續攻擊著我的弱點。

  在我跟她第一次發生肢體親密接觸時,我已經跟她明確的表達了,自己不喜歡做,比較喜歡單純的刺激快感而已。

  所以她無論如何,有短暫的討厭我、恨我、欺負我,都不會對我的下半身有任何觸碰的跡象。

  「夠了……我快不行了,求求妳放過我吧!」

  已經接近臨界點的我,放低姿態求著她能放我一馬,不然每次高潮之後,都要換一件褲子和內褲,實在是有夠麻煩的。

  「我不要!我還沒吻夠這個可愛的櫻桃呢。」

  「哈啊……住手……求妳住手啊!」

  完全連一點求情的空間也沒有,我就這麼快速的被她引導至高潮。

  「……」

  我一口接著一口不斷喘氣著,剛剛的快感還迴繞在整個體內,但我還是想問一下剛剛問過的問題。

  「櫻啊……你到底能不能解除這個印記啊……」

  沒想到,僅存在我心中的最後一點希望破滅了……

  「不是我不想解除,我現在還沒找到方法可以幫你解除啊……呵呵呵……」

  我的眼睛瞬間翻成白色,如果哪一天被其他女生得知這枚愛心的作用,那我豈不是完蛋了?

0 條評論
    知道你想搶頭香,還不快來搶!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Connect with: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