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真刺客傳122 尹遙飛不給同僚惹麻煩,但這婆娘就是陰魂不散

天真刺客傳122 尹遙飛不給同僚惹麻煩,但這婆娘就是陰魂不散

天真刺客傳122 尹遙飛不給同僚惹麻煩,但這婆娘就是陰魂不散

  雷驥虹為了盛宴能見到尹遙飛,她認真養傷,在床上便不時運氣行使內力。兩天後,她有自信下床活動筋骨,漸漸地能打拳,端起重兵器揮幾個套路,也不成問題。翻飛滾跳等困難招術一試再試,直到招招到位甚至遊刃有餘後,對自己的身體狀況甚至滿意,這時才停歇下來。

雖是專心練功,但她心中還是掛念尹遙飛,頻頻想打探,卻不得其門而入。真希望這幾天下來,衛司或是王奔能見到他,多幫自己說些好話。這樣一來,等到宴會那天,她看見尹遙飛時就不尷尬了。

因此,她每天不停對蒼天神明祈禱,希望這一生能長伴尹遙飛直到老,見到他時,自己就把身段放低些,想辦法跟他多說些好話。然而這些都只是自己的浪漫空想,屆時情況會是如何,自己可是一點兒把握也沒有。

***

宴會將再今天華燈初上時舉行。

雖說是盛宴,但基於虎嘯軍的性質極為隱秘,所以與會者只有虎嘯軍六人、官家、皇后、霍仲文宰執、樞密院大人,破例多了個余貴妃。由於官家囑咐殿前禁軍侍衛的層層保密守衛,其他人一概不知晚上集英殿的與會者有誰參與。

官家認為此次任務中有余貴妃和雷驥虹的策略,功不可沒,而余貴妃趁機向官家要求參與,官家疼愛余貴妃也就讓她共襄盛舉。

余貴妃能參與這場秘密宴會高興得整晚沒睡好,好不容易中午用膳後,小憩一會兒,趕緊命侍女們準備為她打扮,她喜孜孜地唱起小曲,誓必要打扮成全天下最漂亮的美人。

雷驥虹陪在一旁冷靜思量,她非常瞭解余貴妃,於是不忍心打壞余貴妃的興緻。直到她徹徹底底打扮完後,就等雷驥虹給她點讚賞時,雷驥虹還是忍不住還是開口說了。

「娘娘,那翡翠簪子拿掉吧。」雷驥虹直說。

余貴妃頗不以為然,張大雙眼、抬高聲調說:「這簪子價值連城,是官家送我的,我今日不帶,何時帶上?」她一心一意只想著女為悅己者容,迫切想讓官家欣賞自己華麗美豔姿色。

「您何時想帶以後再說,總之今晚不能帶。皇后在,妳戴著官家剛送妳的厚禮,妳雖達到炫耀的目的,但是這麼做對妳不利。」雷驥虹勸道。

「沒想到我這點小心思也被妳看穿了,拿掉可惜啊!我確實想趁妳這次立功,好好炫耀一番。」余貴妃嘟嘟嘴。

「娘娘,拿掉是為您好。只因為皇后賢淑,平常沒對您做出什麼壞事,要是她是個惡皇后,我早就想辦法讓您扶正了。

我們目前不能逆天行道,如果您不能服眾,將漸漸受到許多阻撓無法接近官家。後宮妳爭我鬥、七嘴八舌,您又不是不知。

今日您能參與盛宴是官家破例開恩,這事知道的人皆心照不宣,對您已很是肯定了,所以您再多的綴飾都是畫蛇添足。

我這麼說,您可知否?您低調些,官家肯定會更愛您更器重您一些。」雷驥虹苦口婆心地勸說。

余貴妃聽了明瞭事情的利益輕重,她雖微笑卻嘆了口氣,把頭上身上的裝飾仔細端詳一下,命侍女拿下一些,夾帶小抱怨地說:

「這樣夠樸素了吧?說妳平常活蹦亂跳,天真無邪。但論起事來,還是讓人服了妳。妳啊!究竟是沒心機還是有心機啊……」

雷驥虹淡笑說:「我沒您說的那般深不可測,您只是當局者迷,我旁觀者清。」

這話說得讓余貴妃服氣,雷驥虹委婉勸說終於成功,倆人笑了笑也就釋懷了。

***

雷驥虹看看天色,距離盛宴不到兩個時辰,她擔心自己對尹遙飛的思念和他見到自己的反應時會有落差,迫不及待想早點見到尹遙飛。

她跟余貴妃說:「我出去逛逛,待會兒直接到集英殿去,別等我了。」

雷驥虹步出冷翠閣,心想,該上哪裡找尹遙飛?

自己總不能在大內裡衝出衝進飛上飛下,原本往南走去樞密院附近,她猜想尹遙飛會去那裡,但是真會去嗎?何時會去?或是不去?

她突然止步,向北走去左右翼軍那兒,叫幾個身手較好的親信幫忙打探尹遙飛的下落,自己掩人耳目偷偷跑去西北邊龍圖閣內,心不在焉地翻閱新進的藏書。

雷驥虹如坐針氈,頻頻往窗外看去,此時才真正感受到什麼叫度日如年。

彷彿過了三個秋天,閣裡的新書被她翻了又翻,再翻下去就要翻壞了。真是!一顆煩悶的心雜亂到想撕開胸口好好理一理。

好不容易,她聽見外面有腳步聲,趕緊跑到門口,親信進來密報。尹遙飛已出家門,看其路線會從東華門進來。

雷驥虹合上書籍,心跳加速,急忙跑到東華門埋伏。果真,她看見尹遙飛正騎馬往東華門漸近。

尹遙飛提早到了許多,他打算先去樞密院處理一些人事問題,等宴會開始再去集英殿,省得太早去集英殿,跟雷驥虹大眼瞪小眼。

尹遙飛進東華門後,下馬往西邊樞密院方向走。雷驥虹躲在宣佑門附近,尹遙飛離她越來越近,她一顆心早已怦怦跳,再不叫住他,就要失去機會了。

「尹遙飛!」雷驥虹鼓足勇氣叫喚他一聲。

尹遙飛走在大內偌大長街上,不用回頭,也知道是雷驥虹的聲音。想不到雷驥虹竟潛伏在宣佑門,混在待衛隊裡,他仍筆直往西走去。

該回頭嗎?

尹遙飛步履漸緩,卻沒停住。他仍然繼續往前走,突然左拐,轉到較小的長街去。

雷驥虹本預料他會停下來,怎麼突然轉向?是躲她,還是想到人煙較稀少的地方會會她?此時不容她多想,立即跟過去。

尹遙飛行走速度並不快,心中是有那麼一絲絲好奇雷驥虹找他做什麼?

雷驥虹走在他的後方十步外,好奇尹遙飛既然知道是她,為何不回頭?若不想見她,為何不躲開她?

兩人你猜我,我猜你,誰也不知對方究竟有何用意。

雷驥虹心想,既然是自己先叫住他,理當自己先表明來意。她大步邁向前去,雖貼近尹遙飛,卻不敢近他的身,她在他的背後輕聲帶似撒嬌的口吻說:

「許久不見,你未何不打探我?關心我?」

尹遙飛深吸一口氣,心想,這雷驥虹千金大小姐的脾氣看是到老死都不會改了。

他不得不轉身望著她:「妳不是正站在我面前,好好的?」

雷驥虹不料自己竟碰個軟釘子,但看尹遙飛陰森著一張臉,不給自己面子,她壓住心中的壞脾氣,忍住,得忍住,切莫使性子,她換個方式,說道:

「是,我是好了。你呢?胸前的傷,應不礙事吧。」

尹遙飛雲淡風清地說:「皮肉之傷,何足掛齒?」

他索性趁機開門見山問:「雷驥虹,妳怎麼還有臉來見我?妳殺了我母親,現在妳站在我面前,是想以妳的命抵妳父親的命?還是我找個機會把妳父親殺了,咱們倆互不相欠?」

雷驥中瞬時語塞,原來他們倆中間還存在這麼大的鴻溝,沒有任何人幫她填補,看來她是一廂情願了。

此時兩人僵在此處,尹遙飛有意要走,雷驥虹不想放他走。

尹遙飛這番話著實讓她肚裡燃起一盆小火,她心裡有數了,這鴻溝需自己處理了,但是該怎麼開口呢?

她不會被尹遙飛那仇恨的思緒帶著走,她的目的,就是想化解開尹遙飛心中的悲憤,她心中早想了千百萬種情況。在見到尹遙飛那一瞬間,自己一定要放下身段,柔情似水,語氣嬌媚來感動這個鐵漢子。

雷驥虹清清喉嚨一本正經地說:「尹遙飛,你應知我的苦心,當初在遼國我不願告訴你,是因為你一定會阻攔我。難道…回宋後,我義父、衛司都沒跟你說我用心良苦嗎?」

尹遙飛聽雷驥虹這番話,胸中火苗一觸爆發。

要不是現在在大內,他必定大開殺戒,他怒喝道:「最毒婦人心!我這隊長算是被妳出賣徹底了。別再跟我多說,命妳立刻消失在我眼前!」

雷驥虹一番勸說竟得不到尹遙飛一絲絲轉念,她仍不放棄,驅步向前,再勸說道:「你有沒有想過我……」

尹遙飛已經憤怒到極點,他希望雷驥虹知難而退,沒想到這個一向潑辣女子竟厚顏無恥還敢進一步跟他說話,他咬緊牙,緊捏拳頭,勢必重炮一拳推走雷驥虹。

雷驥虹眼尖,她見尹遙飛肩膀隱約移動,見這氣勢是要對她不利,在尹遙飛倏地躍飛至她面前欲掌推她時,她已洞蠋機先,向後滑退幾步,擺起防衛架勢。

「哼!既然知道要跑,就快滾!」尹遙飛紅了雙眼喝道。

雷驥虹見尹遙飛這般蠻橫不聽勸說,她也拗起脾氣,面有慍色說:「我不走!」她大喊一聲之後,心裡頓時後悔,不是說好不發怒嗎?今日不在晚宴之前把心中話全說出,恐怕將來更難處理兩人之間的事情。

她隨即穩住性子,拉下臉,把聲量放低,將心中的主要目的說出:「尹遙飛,你聽我說,我心中早有底,我為了國家,也為了你的未來,在遼國做的事情,我負責到底。我想說的是……」

接下來的話是:我願陪你一輩子,天涯海角都會陪著你。

這句感性的話在雷驥虹的心中早演練過上百次,但端看尹遙飛那張猙獰鐵青的臉,一時之間實在沒法子說出這般甜言蜜語。

然而這句話,今天橫豎是要說出來,她心急如焚,欲言又止。

尹遙飛見雷驥虹一句話說的結結巴巴,更是怒氣沖天:「妳是理虧嗎?想說什麼?卻說不出口?不說也罷!」他不再追雷驥虹,逕走自己的路。

雷驥虹紅漲著一張臉,她不讓尹遙飛走,卻不能讓他近她的身,自己的底限好歹也該有個防備。她大喝道:

「你別走!」

尹遙飛再也忍無可忍,他衝過去,大怒道:「妳還有臉想說什麼?我一直忍耐,難道妳看不出來。非要我殺妳抵我母親的命?我殺了妳輕而易舉,在這裡殺了妳,帶上殺人罪名我也心甘情願!」

尹遙飛邊說邊挪步擒拿雷驥虹,必定給她個教訓。

雷驥虹有備而來,她早不讓尹遙飛近她的身。尹遙飛一個箭步即近雷驥虹身邊,想賞她一掌。雷驥虹早躲到旁邊榆樹後。尹遙飛追,雷驥虹施展輕功躍飛。

她心中有底,深知自己敵不過尹遙飛幾招,但量他也不敢在大內對她如何。

尹遙飛見雷驥虹想來個鷂子飛天,他沖出拳欲抓雷驥虹的腳。雷驥虹縮腿不夠快,心中一急,拔出腰間的刀欲嚇阻尹遙飛。

兩人過招一來一往,引起巡守侍衛的注意,侍衛立刻前往制止。

尹遙飛立刻拿出腰牌,待衛們一看,這殿前捧日禁軍的官職,他們是惹不起的,但又不能讓尹遙飛跟雷驥虹在大內長街上放肆,侍衛長面有難色看著尹遙飛。

尹遙飛知情,不給同僚惹麻煩,但這臭婆娘就是陰魂不散的,怎麼辦?

索性把她引到后苑去,那裡人少,容易教訓她!

昔日雷驥虹那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的誘人妸娜之姿,在他心中早已煙消雲散,尹遙飛下定決心,不再手下留情。

0 條評論
    知道你想搶頭香,還不快來搶!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Connect with: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