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家難念相國經-4

 「教授。」偽王歡迎道。「教授不遠千里而來,必有利於我國的計策吧?」

 

  「大王何必談利益呢?大王如果要問:『怎樣能利於我的國家?』那麼他底下的人民就會問:『怎樣可以利於我身?』追利而無義,國家就危險了。試想今天有人出五千萬買別人父母給自己嗑一個響頭,必定有大批小人爭相要讓自己的父母嗑頭。為利而賣義者多,那麼國家無一處磚瓦不會被人給出賣。所以何必談利益呢?」

 

  王皺起眉頭,喚一旁的惠斯登來,悄聲問。「登,這可怎麼辦啊?」

 

  「他是著名的大學者,一呼而天下應,大王還先耐著性子。」

 

  王回頭。「先生要說的可是上古的帝道嗎?寡人願安承教。」

 

  「那麼,我想請問大王,用刀或木棒殺人,有何區別?」

 

  「沒有區別,都是殺人。」

 

  「那用刀或者苛政殺人,有沒有差別?」

 

  「我想如果人民處於水火,那沒有區別。」

 

  「那好,今天有君上,廚房有肥肉,馬廄有肥馬。他的卻人民臉黃肌瘦,路有凍死骨,這難道不算率獸食人嗎?」

 

  「為政,總難免會有不盡人意之處。」

 

  「可是為政者,率獸食人,這哪裡像百姓的父母呢?仲尼曰:『始作俑者,其無後乎!』這些木偶太似人形,先生都予以譴責,何況讓人民餓死呢?」

 

  見王面有愧、怒之色,久久不言。惠斯登走下台階,對曰。「教授先生,您可聽過朝令夕改嗎?」

 

  「聽過。」

 

  「朝令夕改的核心人物,他;算不算當世英雄豪傑?」

 

  「令國家昏庸,如何能算當世豪傑呢?」

 

  「但是他推行的王田制,不就是你們想復興的井田制度嗎?他的立意充滿善意和良好。還有他的廢奴運動,這個也是好的。但為什麼會留得千古罵名呢?」

 

  「政策不徹底,考察不詳細,優柔寡斷,導致窒礙難行。這是他失敗的原因。」

 

  「我不認為這是他失敗的原因,我認為他失敗的原因是沒有了解當時的社會環境。他的失敗,是因為他太過理想了。他並不了解,當時的社會無法實現那些他腦中的理想。

 

  「學者滿口仁義道德,可是他們真正深入思考過的問題本質是什麼嗎?如果方法可行,我們會不實行仁政?誰不願意當個受人愛戴的好國王?你們的知識和問題本身是分離、甚至是脫節的。你們想恢復禮制,但問題首先該問,今天這塊大陸還適不適合實行禮制?方法一旦和現實脫節從來只會造成可怕的災難。先生還是請回吧!」

 

  教授氣憤的走出宮殿。臨走前說了一句。「今天人類的語言被認為是瘋子的語言,而瘋子的語言被認為是正常的語言!」

 

  王嘆曰。「登,你太急啦。教授說的並不無道理。」

 

  「臣知罪,臣只是想讓這些無所事事,只會動張嘴皮子的學者知道大王為政的難處。」

 

  「百姓辛苦我哪不知道呢?誰不希望戰爭早早結束,大家過上安居樂業的生活。大家生活都不好過,我已經在想辦法啦,可是兩全其美的辦法太難想啦啊!現在是內憂外患,國家前途茫茫,不知道未來的方向。算了、算了,就由他們誤解去吧。」

 

  「是啊,」惠斯登淡淡有感而發。「做父母的哪個不知道孩子辛苦呢?」

 

 

 

  老周回到下榻處,演講總共要辦三場,於是他今晚便想體會一下大梁城的繁華絕代。

 

  「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

 

  興致一來,唱道。「結廬在人境,而無車馬喧,問君何能爾,心遠地自偏。」

 

  他發現,有人和他一同欣賞著城間靜謐昏暗的斑斕水面。

 

  「年輕人,你這也叫欣賞散心?」

 

  「你吵死了,流浪漢!」

 

  「世上只有貧賤者可以傲人,富貴者安敢傲人。國君傲人者失其國,大夫傲人者失其家。我建議你說話和氣一點。」

 

  「你是哪來的流氓,信不信我揍死你?」

 

  「你這話好像我打擾你了,你怎麼不這麼想,我以天地為家,日月為我的裝飾,萬物為我的衣賞。你在我家愁眉苦臉,怎麼說也是你打擾到我啦!」

 

  「我不跟你吵,有多遠滾多遠。」

 

  「你幾歲啊,小朋友?」

 

  「要你管?」

 

  「你模樣實在太難看了,不如我請你喝酒如何?枕麴藉糟,無思無慮,其樂陶陶。快哉,酒也。」

 

  「我父親知道我出來肯定要罵我,要是讓他知道我喝酒,那還不抽死我?」

 

  「你父親管得有道理,不過呢,人該哭的時候就該哭,該笑的時候就該笑。難過的時候就好好難過一番。」

 

  小兄弟就這樣被老周騙到酒鋪前,痛飲了幾杯後,酒後見真情。

 

  「老周,都我一個人在喝,你怎麼都不喝咧?」

 

  「喝酒傷身、誤事,我明天還有一個演講要忙,還是不喝的為好。」

 

  「你是不是男人?老周。喝碗酒扭扭捏捏的,是朋友就乾了這一杯!」

 

  老周無奈地拿起酒杯。「你喝多啦。」

 

  「沒,我才剛喝而已。而且有人請客不是嗎?」

 

  「我現在有點後悔了。」

 

  「嘿嘿嘿,」小子笑道。「我告訴你,我真的太痛苦啦!你說,父母為什麼要逼孩子念書呢?」

 

  「嗯……你覺得是什麼呢?」

 

  「我……我想……唉,還是算了……我不知道,不知道……」他說。「我想……他們是愛我的吧?啊?」

 

  「一定的。」

 

  「那他們這是什麼意思?你有孩子嗎?」

 

  「跟你差不多大了。」

 

  「嘿!那你會不會逼他們讀書?」

 

  「我知道這是一件無奈的事。這個世界……還沒有完全放棄讀書還能逍遙自在的例子。」

 

  「你和他們一個樣!都不是好……東西。」他又斟了一杯。「你知道我最想要的是什麼嗎?」

 

  「不要讀書?」

 

  「那是當然!但是……還有一點,我想讓我父母為我驕傲……但我不讀書,一讀書我就頭疼!我想當大將軍……大將軍多威風啊……我槍法可準了!」

 

  「的確威風。」

 

  「可是他不願意啊!他逼著我讀書,好像我不讀書會死似的。我不是他,他會讀書我不會,我讓他很失望嗎?他為什麼要逼我?我到底是為他讀書,還是為我自己讀書?」

 

  「普天之下人人是聖賢那就好囉。」

 

  「爹,你讓我很失望你知道嗎?什麼狗屁宰相……連個兒子都教不會!談什麼治國!百姓辛苦,你看到了嗎?這一切為了什麼、為了什麼?」

 

  老周放下酒杯。「我也許……能夠跟你父親談一下。」

 

  「真的嗎?」他一臉驚喜,但隨後又哭喪著臉。「唉,你的好意我心領了。誰都講不贏他,他可是……你知道嘛……就是……」

 

  「我說我可以,你要不要試試看?如果你答應的話,首先,你先把它放在你的房間。」

0 條評論
    知道你想搶頭香,還不快來搶!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Connect with: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