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界限 第七章White date④

  「你們在幹什麼!」

  「離他遠一點!」

  正當祐忍著痛,思考該怎麼辦時,他聽見遠方傳來兩道聲音。

  有兩位月影的隊員從一旁的小徑來到這片沙灘,舉槍威嚇著祐身旁兩個來歷不明的人。

  祐認得他們的聲音。他們是今天負責護衛的小隊長,楊英凱和利尼・瓦多。

  「舉起雙手,退後!」

  楊大聲喝道,並將槍口對準男孩。但男孩卻無視他的警告,轉身朝楊跨出一步。

  楊見狀,再度大喝一聲:

  「站住!不准動!」

  「呵⋯⋯不知天高地厚。」

  然而男孩完全不顯動搖,露出狂妄的笑容,繼續往前。

  楊見威嚇沒有用,立刻扣下扳機。

  子彈從槍口射出,快速朝男孩飛去。但男孩卻游刃有餘地伸出右手,他的身體瞬間浮現一抹淡淡的紅光,射出去的子彈來到男孩眼前就這麼失速靜止。

  「什⋯⋯!」

  「呵!」

  男孩輕笑一聲,彎曲手指,將擋下來的子彈加速彈回楊手上那把槍的槍管中。槍枝受到逆向的攻擊隨即炸裂,爆炸的力道直接傳遞到楊手上,在上頭留下燒傷與撕裂傷,碎片更是刺進楊的胸膛,劃過他的臉頰。

  「嗚⋯⋯!」

  「英凱!」

  利尼看到楊遭到攻擊,自己也舉槍對準男孩。

  「又一個不怕死的。」

  男孩瞪大雙眼,身上發出一股奇異的威壓,下一秒利尼手上的槍瞬間被肢解,化為一塊一塊單純的鐵塊,散落在沙灘上。

  看見這幅光景,倒在男孩身後的祐露出訝異的眼神。

  「那是⋯⋯」

  不過男孩還沒停止攻擊。他的手再度往前伸,手掌對著楊和利尼。

  接著——

  「呃啊⋯⋯!」

  「啊啊⋯⋯!」

  兩人的四肢無預警噴出大量鮮血,並因為那股衝擊無力倒地。

  「什⋯⋯」

  當下,他們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只覺得手腳忽然傳出一陣劇痛,雙腳更是莫名失去支撐力道,就這麼往前倒在柔軟的沙灘上。

  仔細一看,他們兩人的手腳上都是偌大的撕裂傷。那些傷口非常深,而且斷面粗糙,看起來就像被人硬是使力扯開皮膚和肌肉一樣,血更是止不住地不斷流出。每當他們策動手腳,一陣火熱又銳利的劇痛便會從四肢傳遍全身,他們就這麼倒在地上,再也無法站起。

  「咳咳⋯⋯浪費了無謂的力量。」

  男孩站在原地,掩嘴輕咳了兩聲說著。

  「雷⋯⋯帝⋯⋯」

  雙手、雙腳都已經無法動彈,楊使出身體僅剩的力量往前看著祐,似乎是想叫他快點逃。但陣陣沖上岸的海浪聲卻無情地掩蓋住楊這聲叫喚,將他的意念融入血紅的酸海中,帶離這片淺灘。

  看見前來搭救自己的人現在倒在血泊中,祐激動地從沙灘上起身。但他的雙手才剛撐起自己的身體,腹部便傳出一陣難忍劇痛,就像有千萬根針一齊刺入胸腹一樣,讓他又隨即倒地。

  「唔⋯⋯呃啊⋯⋯!」

  發覺倒在身後的祐似乎有什麼動作,男孩不疾不徐回過頭。

  「對了,我勸你最好別亂動。我剛才已經踢斷你的肋骨,讓它刺進你的脾臟了。」

  「呼呼⋯⋯!」

  「肋骨斷掉很痛吧?連呼吸都會痛吧?加上剛才的力道,你現在覺得身體裡一團糟吧?」

  「呼⋯⋯嗚!」

  男孩一步一步往回走,並繼續往下說:

  「我讓骨頭斷得很漂亮,也讓它很紮實地刺在脾臟上。脾臟沒有神經,不過有很多血管,而且非常脆弱。如果你亂動,卡在上面的骨頭說不定會把傷口越挖越大。然後會怎麼樣⋯⋯應該不用我說了吧?」

  祐一邊喘著氣,一邊聽著男孩的話語。

  「如果你聽懂了,就別再浪費我的力氣,乖乖被我們抓走吧。反正你本來就不屬於這裡。」

  「你在⋯⋯說什麼⋯⋯?」

  「你應該很清楚我在說什麼。」

  男孩來到祐的面前,伸手抓住他的脖子,用不知哪來的力量將整個人抓起。祐因為已經無力支撐自己的身體,就算現在雙腳都跪在地上,還是覺得脖子就像被吊在半空中那般難受。

  「咳⋯⋯!」

  因為脖子被抓住,祐反射性咳了一聲,卻意外地把不知身體內部哪裡的出血咳了出來。原本就有斷骨的疼痛在折騰他,現在又被抓住脖子難以呼吸,加上剛才咳出的血不慎流入氣管內,這下子更難受了。

  「這裡沒有人把你當人看待吧?他們都只想到自己對吧?就連你所屬的組織也是,他們只是擔心自己沒了對付拉比尼斯的手段,所以才會護著你。」

  「嗚⋯⋯」

  才沒有這回事。

  他屬於這個地方。

  這裡的人也都愛護著他,甚至不想讓他上戰場。

  從七年前來到這裡開始,這裡就是他的歸所。

  「你⋯⋯錯了⋯⋯」

  「哦?」

  「他們⋯⋯才不是⋯⋯」

  祐舉起自己的手,攀上男孩掐著脖子的纖細手指。

  可是不管他使出多少力氣,男孩的手指還是紋風不動地抓著自己。

  這種情況確實如男孩所說,只能使用能力突破。

  但是祐辦不到。

  一想到眼前站著的是活生生的人——他就怕得不敢使用能力。

  「唔啊⋯⋯!」

  這時,男孩用了更多力道掐緊祐的脖子。

  「那就向我證明你所言不假。」

  男孩瞪大了眼睛,尖銳的憎恨從那雙令人戰慄的瞳孔深處不斷射出。祐在模糊的視線之中彷彿也能窺見男孩的執念,讓他的背脊發出一陣惡寒。

  「我倒要看看有哪個醜陋的人類會來救你。」

  「——喝啊啊啊!」

  男孩的話才剛說完,便有一道吼叫從上空慢慢往地面接近。當吼叫變得清晰可辨,男孩抓著祐的手腕立刻遭到一把利刃切斷,瞬間斷成兩截,祐也因此脫離男孩的掌控。

  緊接著下一秒,他們之間刮起一陣狂風,硬是逼迫男孩與祐拉開距離。

  「唔⋯⋯!」

  男孩往後退一步,抬起手抵擋狂風與沙塵。站在後頭的男人則是上前用斗篷護住男孩。兩人就這麼看著眼前這陣不自然的旋風數秒。

  等旋風平息,前方景色逐漸清晰,他們看見一抹人影出現在眼前。

  這個人站在距離兩人三步以外的地方,一手緊握炎獄,用刀尖指著他們,另一隻手則是抓著祐,讓他靠在自己身上。

  「不准動。否則我直接砍人。」

  祐緩緩抬頭,勉強出聲叫出他的名字:

  「千⋯⋯封⋯⋯」

  「你撐著點,我馬上——」

  『白痴!不要一聲不響就跳下去!你是猴子啊?要不是有我用能力幫你緩衝,你早就摔死了,白痴!』

  話還沒說完,千封的耳機裡就傳來天夜的咆哮。

  祐這才注意到正上方有一架正在盤旋的直升機。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罵聲,千封也回嘴:

  「你叫誰白痴啦!結果好不就好了!」

  不過看來罵人的標準是猴子可以,白痴不行。

  「你們怎麼⋯⋯」

  「鹽見接到楊的緊急通知,說你在這裡遇襲,所以狩刀派我們過來。」

  千封簡短地解釋,祐聽完這才鬆了一口氣。

  看千封穿著便服,想必是中斷和柚月的約會趕來的吧。

  祐在升起罪惡感的同時,心中湧現了更多暖意。

  因為這代表他沒有信錯對象。月影不會拋棄自己,更不會把自己當成道具。

  天夜手握長弓天羽,從直升機跳下,他利用自己操縱風的能力緩衝下降的速率,平穩地落在沙灘上。三名護衛小組的成員也在天夜降落後,運用繩索垂降。

  天夜首先對他們發出指令:

  「楊先生和利尼先生就拜託你們了。盡快離開這裡,不要靠近。」

  「是。」

  說完,天夜和隊員們分頭行動。隊員們往後移動,查看楊和利尼的傷勢,並準備將他們帶離現場;天夜則是往前來到千封身後,他接過祐之後,一邊警戒著男孩,一邊小心翼翼護著祐往後退。

  「小鬼,你是誰?想幹嘛?」

  千封用炎獄指著眼前這名身高還不到自己胸口的男孩,釋出無情的眼神和冰冷的口吻。

  但男孩並未動搖,反而一臉不屑地仰望千封。

  「還真的有人來啊⋯⋯真麻煩。」

  男孩看了看千封,然後滿不在乎地彎腰撿起自己的斷肢,一愣一愣地看著不斷流出大量鮮血的手腕,再看看手上的斷肢,然後將斷肢扔給男人。

  「庫雷,他們是誰?」

  男人從容地接住男孩的斷肢,接著湊到男孩的傷口上。

  「我想應該是第一階段的實驗體。」

  他一邊回答男孩的問題,一邊伸出手指,輕輕順著手腕上的切口抹了一圈。

  就這樣,原本斷成兩截的手腕竟快速接合,瞬間恢復原狀。

  男孩看了,甩了甩手確認恢復情形。現在他的手腕除了血跡還留在上頭,看起來已經沒有大礙。

  男孩於是滿意地握拳輕敲男人的腰際道謝:

  「嗯,謝了。」

  「那是能力⋯⋯?」

  慢慢準備退出這片淺灘的天夜,還有位在近距離的千封都不敢相信他們剛才看見了什麼。

  瞬間修復斷肢的能力——是治癒能力?

  而且那個男人剛才說了什麼?

  ——第一階段的實驗體。

  難道這兩個人⋯⋯

  「嗚⋯⋯咳⋯⋯咳咳!」

  正當他們兩個人還沉浸在驚愕之中時,天夜懷中的祐突然從嘴裡咳出大量鮮血。

  「祐!」

  「啊,差點忘記正經事。」

  男孩就像想起一件稀鬆平常的事情一樣,看見祐咳出血來,這才回過神。

  他首先蹲低姿勢,身體周遭再度發出紅光,然後腳用力往前一蹬。

  男孩原本站著的地方揚起砂塵,轉瞬間就不見了蹤影。

  「呃⋯⋯!」

  千封和天夜完全跟不上他移動的速度,等天夜發現,男孩已經快速穿過千封身旁,來到自己的眼前。

  那張狂妄的笑容頓時放大了好幾倍。

  「他是我的。」

  天夜只聽見男孩說出這句話,下一秒,他的胸口就像遭到某種看不見的東西強烈撞擊一樣,讓他整個人往後飛出去,在沙灘上滑行了好幾公尺。

  「天夜!」

  千封聽到背後有聲響才知道回頭,他根本沒看見、也沒感覺到男孩移動,完全慢了一拍才有反應。

  當他回頭,天夜已經倒在遠處,祐也理所當然被拋在沙灘上,男孩則是站在天夜剛才站的地方,維持揮完拳頭的動作。

  「——臭小鬼!」

  千封立刻轉身,舉起炎獄朝男孩衝過去。

  男孩聽見千封的大吼,不疾不徐地轉過頭看著他,勾起嘴角那抹猖狂的笑,就這麼看著炎獄對著自己的頭頂劈下。

  但是說也奇怪,原本應該將男孩砍成兩半的刀刃,竟被某種看不見的力量擋在半空中,停在男孩眼前。

  「什⋯⋯!」

  相較於千封驚愕的臉龐,男孩依舊是那張得意又狂傲的表情。他伸出手對準千封。

  「這是回敬你的。」

  男孩說完,千封手上的炎獄就像受到外力操縱一般,突然彈出他的手掌,刀尖更是快速轉向,對著千封的顏面直衝。

  「唔⋯⋯!」

  千封幾乎是靠反射動作閃避,雖然左頰被劃出傷口,卻也算是有驚無險閃過攻擊了。

  只見炎獄擦過千封的臉頰後,順勢飛向空中,就這麼停在半空中不斷轉圈。下一秒,它停止翻轉,刀尖再度正對千封,唰的一聲快速從空中向下墜落。

  面對這突如其來又莫名的攻擊,千封雖看得很清楚,身體卻無法及時反應,刀尖就這麼刺入他的右大腿。

  「嗚⋯⋯!」

  「還沒完呢!」

  男孩大聲喝道,才剛刺入千封大腿的炎獄宛如附和男孩的聲音般,粗暴地抽離他的身體。隨著鮮血濺出,千封更感覺到一股難忍的刺痛從腿上擴散開來。但是他現在無暇顧及腳傷。因為炎獄又再度對著他飛過來了。

0 條評論
    知道你想搶頭香,還不快來搶!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Connect with: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