撿到裸體幼女的二流冒險者24.第二個勝機

撿到裸體幼女的二流冒險者24.第二個勝機

  仔細想想,我早就有了線索。

  明明早已發現,卻沒有深究。

  早在我第一次和迪莉亞見面時,我就該注意到了才對。

  魔力過剩循環體質持有者的魔力,並非圍繞全身循環。

  我給迪莉亞吃馬肉串後檢查過她拿的樹枝,那些樹枝表皮都有破損甚至於變短,那些就是被迪莉亞魔力破壞的跡象。

  然而當我嘗試觸摸迪莉亞的腹部時,迪莉亞拒絕了,並且撿起一支樹枝朝自己腹部戳去,結果樹枝連碰都還沒碰到迪莉亞就被破壞殆盡。

  是的,這次樹枝連碰都沒有碰到,迪莉亞的魔力就將其粉碎。

  要是迪莉亞的全身都充斥如此強大的魔力,那麼她也根本無法拾起樹枝自行品嚐馬肉串。

  也就是說,魔力過剩循環體質持有者身上,有一個真正的循環點存在。

  身體上其他部位的魔力,不過是運轉循環的波動之下流出去的餘波。

  就像把樹枝插進水裡攪拌,會從攪拌的點產生漣漪擴散到外圍的水面一般。

  連餘波的力量都強大到足以對事物產生破壞,這股力量到底有多強啊?

  至少除了魔力過剩循環體質持有者以外,我完全沒聽說過有人擁有那麼龐大的魔力,更別說是直接拿來戰鬥。

  昨晚我摸到迪莉亞的臉時,感覺擷取到的魔力量和第一次觸碰到迪莉亞的那個時候明顯得少。

  或許魔力的擴散也會盡量避開影響頭部,所以迪莉亞的頭髮上才不會有過剩的魔力駐留。

  當我從迪莉亞的腳掌往上摸到胸口時,我終於找到了答案。

  為什麼艾路戴克蒙會穿那種短外套又故意不扣起來?

  那是因為——魔力過剩循環體質的源頭就在持有者的胸口。

  正確來說,是胸部以下、腹部以上的那個部位。

  縱使艾路戴克蒙已經能夠控制得住餘波的擴散,也無法抑制源頭處強烈的魔力。

  這個線索,就是我的勝機。

  對於逼近過來的我,艾路戴克蒙直覺地揮動手臂想把我逼退。

  這沒有注入力氣的直覺反應我連擋都不用擋,直接再朝他的臉賞一拳。

  「嘖……」

  艾路戴克蒙的頭稍微往後仰,正要回來時我雙手抓住他的後腦勺,把他的頭抓下來賞給他一記膝擊。

  「呃……」

  不過太勉強了,反倒是我自己覺得效果很差。

  艾路戴克蒙的身高太高力氣又大,我沒能把他的頭扳下來,向上蹬的膝擊也因為高度差距沒能發揮得當。

  施展完攻擊的我落下,這段時間更是給了艾路戴克蒙反擊的機會。

  艾路戴克蒙揮出拳頭,運用其肢體動作噴發出強大的魔力朝我襲來。

  而我則是將魔力包覆全身硬生生擋住這波攻擊,避開他那呼嘯而過的拳頭朝他胸口揮拳。

  「噗哦。」

  艾路戴克蒙被我揍得岔氣,我趁機朝他的中心線打出連續正拳。

  「嘖!」

  艾路戴克蒙踢出一腳,但準頭太差,我稍微側身便閃過,並且趁機拉住他的腳想將他絆倒。

  沒想到他另一隻腳馬上往前蹬、被我抓住的腳配合地彎曲膝蓋不阻擾他的身體走勢,上半身整個飛撲過來就想把我抓住。

  我連忙鬆開他的腿往後翻滾,稍微和他保持距離。

  這時的艾路戴克蒙也已經悠哉地落地。他剛才分明在突發狀況下做出如此不協調的動作,卻能夠安然落地沒有一點搖晃。

  就算艾路戴克蒙真的沒有和人肉搏戰的經驗,他的身體控制能力也讓我望其項背。

  即使我現在擁有了足以和他抗衡的魔力量,體格也差得實在太多。要是剛才我真的被他抓住,我就完蛋了。

  而且他始終很冷靜,沒有因為剛開始的震驚自亂陣腳,就像剛才一樣不慌不忙地尋找反擊的方法。

  即使我為了讓他慌亂說出那種挑釁話語,他也不為所動。

  我看似和艾路戴克蒙持平,卻還是背負那麼多的不利條件。

  所以我只能抓緊我的優勢猛攻。

  下定決心之後,我再度向前進攻。

  我揮出一記正拳被艾路戴克蒙的手臂擋下,他正要用另一隻手打過來時,我馬上使出膝擊攻擊他的腹部。

  「嘖呃。」

  艾路戴克蒙再度被我打得後退,我使出一記上鉤拳朝他凹進去的腹部再打一拳,接著又朝胸口揮出一擊。

  手感非常扎實,這兩記攻擊都有將我的力量發揮出來。

  然而艾路戴克蒙猛踏住腳沒有繼續後退,地面甚至因此碎裂還有些搖晃。

  我大感不妙,沒有貪拳馬上往後一蹬。

  「——……嘶……!」

  一道垂直上踢朝我面前呼嘯而過,死亡的氣息是如此的接近,讓我不禁倒抽一口氣。

  接著艾路戴克蒙一腳往下蹬,我能看得出過於龐大的魔力從他的腳裡往下竄。魔力擴散到四周,艾路戴克蒙周遭的地面瞬間被破壞得佈滿裂痕和溝槽。

  「嘖……」

  糟了。

  我的戰技,很大一部份都需要腳步站穩甚至於站好馬步才能發揮出最大力量。

  雖然不是必要的,可要是我還想對艾路戴克蒙造成實際傷害的話,那就必須如此。

  否則我就算擁有了和他比擬的魔力,我的拳頭依然無法傷害得到他。

  艾路戴克蒙難道也是看出這點才這麼做的嗎?

  只見艾路戴克蒙悠哉地伸展筋骨,像是在說我至今為止的攻擊都沒有效果。

  「這樣你就不能輕易靠近我了吧?該輪到我進攻了喔。」

  艾路戴克蒙全身上下凝聚強大的魔力,隨時從何處射出攻擊都行的狀態。

  我在心裡大喊不妙,這簡直太糟糕了。

  艾路戴克蒙的打算很單純,他是想跟我打遠程戰。

  「我說你的祝福,只有觸碰得到才能發揮效果吧?」

  艾路戴克蒙一臉倨傲,直接指出了我的祝福特點。

  「我看得出來,你還需要一直碰到我的胸口發動祝福才能維持這股力量,對吧?」

  「……」

  艾路戴克蒙說對了。

  我的祝福,確實能夠擷取得到等同於魔力過剩循環體質持有者本身的魔力量。

  然而——那是當下的情況。

  在魔力過剩循環體質持有者的胸口裡、來自於那個連我的祝福都無法觸及的地方,其源頭一直持續製造更多的魔力。

  而我擷取得到的魔力,一旦消耗光就沒了。

  所以我才只能一直攻擊艾路戴克蒙的胸口。

  不只是因為那是人體的要害之一,也是因為我必須一直碰到那裡進行擷取,才能夠維持得住我的戰力。

  那個源頭到底又是什麼呢?

  為何能夠源源不絕地製造出如此龐大的魔力,甚至影響魔力流向讓其循環渤渤流動?

  也不知道算不算幸運,因為我純粹只是擷取到魔力,並不會像真正的體質持有者一樣胸口的魔力循環流動,所以我身上的衣服才不會破。

  不過這些都不是現在要考慮的事。

  「你有沒有很訝異呢?雖然我的拳腳功夫的確不算好,可你也怎麼樣都傷不到我,是不是很受傷?想知道原因嗎?」

  不知道是不是想回擊我開場時的挑釁,艾路戴克蒙竟然開始就這件事聊了起來。

  「不就是因為你體格好嗎?天生就有那麼強大的魔力也不需要再練習什麼祝福了,聲名大噪沒事做之後就開始鍛鍊身體了是嗎?」

  「不,你錯了。我根本沒有鍛鍊過身體,我的身體和肌肉都是擅自成長的。」

  「啊?」

  艾路戴克蒙到底想說什麼?我開始疑惑了。

  「你能夠感受得到,這股魔力的異常之處嗎?這魔力就像是有意志一般強烈呼應持有者的想法,不論你想讓它做什麼,它都會以超越你想像的力量做出回應。雖然很聽話,但也很可怕,最初我也不怎麼敢亂用它呢。因為我一直覺得,搞不好這魔力真的有自己的意志,只是它剛好聽令於我而已。產生出這種異質魔力的體質,更是讓我倍感不祥。」

  「……」

  我的確能夠感受得到,這股魔力比我想像中的還要強。

  每次我運用它要做什麼的時候,它總是能超乎我的期待,卻也因此讓我不好調整消耗量。

  我還以為是我沒駕馭好,原來這股魔力原本就那麼特別嗎?

  「身體成長了之後,我更是越來越有違和感啊。明明也沒吃多少東西,身高卻成長得飛快、也沒做什麼鍛鍊,各個部位的肌肉都長了出來。簡直像是這副身軀擅自變強一樣啊!我過去一直有一種猜想,或許這體質的真正目的是想把持有者不斷改造變強。之所以會有那麼強大的魔力,也只是因為這樣才符合強大的標準,過剩的魔力不過是這體質的副產物而已。」

  「……你到底想說什麼?」

  雖然這些話題事關迪莉亞本身,但也不是現在該說的話吧?

  我沒想到艾路戴克蒙接下來說的話,的確是針對迪莉亞。

  艾路戴克蒙有些嗤笑地這麼說了——

「我想說的是……那個和我擁有同樣體質的小女孩,會不會也跟我一樣擅自長高又渾身長出肌肉呢?」

  「……啊?」

  在那個當下,我真的完全愣住了。

  所以我才沒能擋下艾路戴克蒙突然射出的魔力攻擊。

  「咳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也不知道是不是想回擊我至今的猛攻,艾路戴克蒙攻擊的地方正是我的胸口。

  我整個人被打飛得往後翻滾,變得氣虛胸悶。

  「呼……嗯……啊……」

  我勉強地調整呼吸站了起來,然而腳步還有些虛浮。

  「戴斯啊,這下該怎麼辦呢?」

  艾路戴克蒙一臉壞笑,悠然自得地踏步靠近我。

  「你唯一勝過我的拳頭傷不了我、續戰力比我差,甚至連心理戰都敗給了我,這樣的你還有什麼勝算嗎?」

  「……有啊,我接下來就證明給你看。」

  我再度擺好架勢,準備抓緊時機撲上去跟艾路戴克蒙進行接近戰。

  艾路戴克蒙自己離開了剛才破壞的地面,這樣我就能夠再度靠近他攻擊。

  我可還沒輸呢。

  「我能夠明白虛張聲勢的人的心情。你可別太逞強了,隨時投降都行啊。」

  艾路戴克蒙射出似曾相識的藍光球體,記得迪莉亞也是用這招擊殺魔鬃野豬的吧?明明才幾天前的事情我卻有些懷念。

  我射出同樣的球體將其抵銷,再度接近艾路戴克蒙。

  艾路戴克蒙說錯了。

  我並沒有逞強。

  我的確還有第二個勝機。

  我在心裡惦記著這件事,再度與人類最強的戰士展開激鬥。

0 條評論
    知道你想搶頭香,還不快來搶!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Connect with: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