撿到裸體幼女的二流冒險者25.終戰怒號

撿到裸體幼女的二流冒險者25.終戰怒號

  其實,我到底該堅持到什麼時候呢?

  正如我一開始對艾路戴克蒙說的,我來這裡只是想證明我能夠保護好自己,不會影響到迪莉亞。如果說真要打敗艾路戴克蒙的話,我也不敢想像。

  如今,我依然與艾路戴克蒙交鋒。

  艾路戴克蒙應該不曾想過我能夠辦得到這種事情吧?連我都覺得自己做得很好了。

  然而他只是一派輕鬆地要我投降,我實在不認為他會就此認同。

  那麼我也只能繼續下去了吧?

  更何況,我還有個底牌沒有使出來。

  至少這次要讓艾路戴克蒙真的大吃一驚才行。

  我揮出上鉤拳想要擊向艾路戴克蒙的腹部,然而他迅速地舉起雙臂擋下。

  我趁機使出短踢攻擊他的小腿,腳被踢歪的他身體搖晃了一下,我馬上趁機再出下一拳攻擊他的胸口成功擷取到魔力。

  然而艾路戴克蒙竟然藉著我的拳力趁機調整好站姿讓身體恢復平衡,接著馬上朝我臉揮出一拳,我及時躲開才沒被擊中。

  接著換成艾路戴克蒙趁此空隙連續揮拳,我勉為其難地運用龐大魔力硬生生擋下後反擊揮出正拳直擊他的心窩。

  和我判斷錯誤使用跳躍膝擊時一樣,這是不得已的狀況下才使出的抵禦方式,因為這也是消耗最多魔力的運用方法。

  所以那個時候我才馬上朝艾路戴克蒙胸口補上一拳。

  然而現在就算攻擊點有些偏離、擷取到的魔力較少,我也必須持續攻擊艾路戴克蒙的要害。

  「喔……呼……」

  即使是之前被我的攻擊打中也蠻不在乎的他,這次也不免因此停下攻勢伸手摀胸。

  我更是趁這機會攻向艾路戴克蒙的咽喉,然而艾路戴克蒙及時發現我的意圖,運轉龐大魔力包覆咽喉處,我的攻擊因此被削弱不少。

  「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但我還是死命揍下去,才總算突破他的防禦,拳頭終於命中。

  艾路戴克蒙不禁後退改成摀住咽喉,這次他連聲音都喊不出來了,我當然是追了上去繼續攻擊。

  要是艾路戴克蒙在意胸口的話,我就攻擊其他要害。

  等到他護住要害時,我再趁隙攻向他的胸口。

  道理很簡單、所幸艾路戴克蒙看來真的對肉搏戰一竅不通,才能一直發揮作用。

  ……儘管他看起來沒什麼損傷。

  雖然他對我的攻擊都有反應,然而實際看來被打到的地方都不要緊,只是讓他有皮肉之痛罷了。

  但我也只能持續下去了,這是一場比拚耐性的比賽。

  我必須讓艾路戴克蒙焦躁,才會有一絲勝機。

  我可不能先急躁了,否則只有死路一條。

  我朝艾路戴克蒙的臉揮出右正拳,艾路戴克蒙伸手想擋,然而這只是虛招。

  我再邁進一步,手臂劃出弧形拳頭往內縮、藉此使出右肘擊直攻艾路戴克蒙的下巴。

  然而艾路戴克蒙不為所動,甚至改用手抓過來,想要制住我現在露出的右肩、藉此克制我的動作。

  我連忙右肩往內縮,趁勢揮出左正拳攻擊艾路戴克蒙的胸口。

  但是艾路戴克蒙依舊沒有停下,甚至踏出腳步更加逼近。

  「嘖……!」

  我使出右膝擊攻擊艾路戴克蒙的腹部並且兩臂往內縮,被擊中腹部的艾路戴克蒙身子往內縮,這才好不容易制住他的進擊。

  接著我右腳踏步踩穩,順勢使出剛才內縮時續力的右正拳擊中艾路戴克蒙的顏面把他逼退。

  ……明明是我得要打肉搏戰才對,沒想到反而是我要拉開距離。

  艾路戴克蒙的打算,是想跟我打超近身戰。

  就算在拳腳功夫上艾路戴克蒙不及我,但只要黏住我,他就能夠運用超強的力量把我完全壓制住,晉時我的拳術完全無法發揮作用。

  明明只要全力跟我拉開距離用魔力攻擊,我就絕對會比他先枯竭,他卻改用另一種戰法嘗試攻略我。

  艾路戴克蒙是想讓我絕望逼我認輸嗎?

  還是說他也很享受這個過程呢?

  「再來啊戴斯!讓我看看你的能耐!」

  艾路戴克蒙再次逼近我,想用速度和力量克制我的反應。

  艾路戴克蒙的臉明明被我擊中那麼多次,卻連一點傷痕都沒有,即使朝我叫囂他的臉龐依然端正無暇。

  魔力過剩循環體質持有者果然異於常人……或著說,超乎常人。

  這也是我往後必須一直面對的事;只要我還想和迪莉亞在一起生活,就必須接受這件事實。

  我必須要去包容迪莉亞的一切、肯定她的存在。

  就算她未來變得再強、和老爹說的一樣倨傲……甚至如艾路戴克蒙猜想得般變得高大健壯,我也得繼續愛她。

  因為我自己說了,要當迪莉亞的爸爸啊。

  迪莉亞已經被無法自己選擇的家人拋棄了,我又怎麼能再次背叛她呢?

  我心頭一熱,決定使出我的殺手鐧。

  既然艾路戴克蒙自己朝我衝鋒,那麼正好。

  我將剩餘的所有魔力,全都釋放出來攻擊艾路戴克蒙。

  「什……」

  從我使出的魔力量看來,艾路戴克蒙大概也發現了我的舉止有多魯莽吧。

  最初我能夠趁隙擷取到艾路戴克蒙的魔力,是因為我事先附加過迪莉亞的魔力,運用那股魔力出奇不意發動攻擊,才得到了能跟艾路戴克蒙繼續戰鬥的籌碼。

  如今,我卻將所有的籌碼全都注入。

  這也是為了接下來的豪賭。

  艾路戴克蒙面對這種攻擊也只能停下腳步運轉魔力防禦,我則是手伸進衣服裡拿出我的殺手鐧。

  我出門前可是帶好了和艾路戴克蒙見面時要用到的裝備,怎麼可能真的什麼都沒用?

  我將那事物,朝艾路戴克蒙刺去。

  「……啊?」

  艾路戴克蒙看似訝異和困惑,他不清楚我這麼做到底有什麼用意吧?

  畢竟,我可是拿出短槍應戰。

  就算艾路戴克蒙為了抵禦剛才的攻擊有所消耗,但他身上還有殘存的魔力,此時此刻他的魔力量更是持續增加。

  純粹的短槍,根本傷不了艾路戴克蒙,這連我都很清楚。

  然而,我還有一項密技。

  這是身為體質持有者的艾路戴克蒙及迪莉亞,都無法使用的技巧。

  只有藉助我的祝福,才得以施展的伎倆。

  在我教導迪莉亞進行肢解時,迪莉亞手上的小刀有了驚人的變化。

  小刀上面包覆著迪莉亞的魔力,甚至發揮出超出小刀的鋒利切割肉體。

  照理來說,這是不可能的。

  明明早已發現,卻沒有深究。

  即使像魔力過剩循環體質持有者那樣,擁有足以直接拿來破壞戰鬥的龐大魔力,也不可能產生這種變化。

  畢竟所謂的魔力,本來就只是純粹的能量,不過是拿來發動祝福的媒介。

  然而只要讓我將迪莉亞的魔力附加在事物上,再驅使迪莉亞的魔力使用的話,就能發揮超乎想像的效果。

  雖然之前還不明所以,但在剛才,艾路戴克蒙給了我答案。

  ——這魔力就像是有意志一般強烈呼應持有者的想法,不論你想讓它做什麼,它都會以超越你想像的力量做出回應。

  因為有了艾路戴克蒙這番話做保證,讓我更有底氣使出這招。

  被附加上這種魔力的事物,也有了同樣的異質性。

  即使它自身沒有意志,也變得能夠呼應擁有同樣魔力之人的意志。既不會被魔力破壞,還能發揮出更強的效果。

  我昨晚整夜沒睡,就是為了練習使用迪莉亞的魔力模擬戰鬥和這種特殊用途的運用。

  我也曾嘗試過在附加之前就利用魔力包覆事物進行變化,然而我的小圓盾馬上被變得異常的魔力破壞差點整個毀掉,當時真的是嚇死我了。

  雖然那個時候還搞不懂,恐怕就是因為這魔力雖然強烈回應持有者的想法,卻無法在其他事物上做運用,那個時候它也只是回應了我想將魔力變得具破壞性的想法罷了。

  這是過去光是觸碰事物就會將其破壞、無人可敵無須武器、追根究柢也根本辦不到此事的艾路戴克蒙不可能想像得到的招數。

  我就是要用這招戰勝艾路戴克蒙。

  為了此時此刻,我早已有了準備。

  包含短槍在內,我全身上下的衣物早就事先附加過迪莉亞的魔力。

  和艾路戴克蒙見面當下,他也看不出我身上有迪莉亞的魔力,所以他是發現不到這點的。

  我擷取了衣服上迪莉亞的魔力。

  並且在短槍即將刺中艾路戴克蒙前,才驅使這股魔力觸發短槍上的魔力做使用。

  為的就是不讓艾路戴克蒙及時反應,殺得他措手不及!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短槍上的魔力瞬間爆發出驚人的氣勢,在那上面充斥破壞的氣息和銳度,直破艾路戴克蒙身上的魔力刺向他的身軀。

  「呼……嘶——」

  我彷彿聽見了,艾路戴克蒙倒抽一口氣的聲音。

  那是我剛才差點被艾路戴克蒙踢中時,同樣做出的,和死亡氣息掠過的反應。

  ——這也代表,艾路戴克蒙反應過來了。

  艾路戴克蒙腳下的魔力暴起噴發,瞬間和我拉開距離,並且在向後跳開的同時賞了我一發超大面積的魔力攻擊。

  短槍上的魔力終究只能作用在它周遭,我恐怕無法靠它來防禦,只能將自身的魔力轉為包覆全身抵擋。

  而這,也是最消耗魔力的使用方法。

  魔力的互相抵銷是如此的安靜,但我的狀況卻變得多麼嚴峻。

  擋下這一擊,我身上的魔力已經所剩無幾。

  雖然短槍和褲子上都還有魔力保存,然而萬事休矣。

  被艾路戴克蒙發現殺招的我,已經毫無勝算。

  艾路戴克蒙這時凝聚了比之前更多更強大的魔力,準備一口氣朝我轟過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像個亡命之徒,驅使身上僅存的魔力觸發短槍朝艾路戴克蒙刺去。

  艾路戴克蒙的龐大魔力射來,我一邊衝刺一邊將短槍往前遞,祈禱它能夠突破。

  時間的流逝變得緩慢,一切都像是慢動作一般。艾路戴克蒙的魔力緩緩逼近,我也一步步地朝死地走去。

  我就要死在這裡了嗎?

  明明跟兩位哥哥還有約定要回去呢。

  早知道那個時候還是該去見見爸媽。

  也該和露娜道歉才對,明明我害她這麼丟臉。

  才剛和希娜討論完冒險者的生死問題,結果馬上就應驗了啊。

  說得那麼漂亮請蒂亞等我回去,如今卻搞成這副德行。

  而且還有迪莉亞……

  迪莉亞在這之後還是能過得很好吧?

  只是,我好想再見她一面。

  「……咦?」

  瞬間,對面的艾路戴克蒙似乎愣住了。

  塞滯的時間讓我清楚看見他的錯愕。

  發生什麼事了嗎?我的短槍可還沒刺到你的魔力呢。

  ——瞬間,我的上衣整個爆裂開來。

  「……啊?」

  當我還在思索到底發生什麼事時,我的身體擷取到了龐大的魔力。

  這是迪莉亞的魔力。

  和我跟艾路戴克蒙的激鬥之中驅使的,特別壓縮過的魔力不同,這是純粹的魔力。

  即使它破壞了已經沒有附加迪莉亞魔力的上衣,也不會傷害到我。

  畢竟我的祝福,可是會自動擷取傷害我的事物性質。

「戴斯把拔——!」

  在我後方,傳來了迪莉亞的叫喚。

  這次沒有口吃了呢,我莫名心繫這件事。

  時間恢復應有的速度、魔力全速運轉。

  我沒有回頭見迪莉亞,而是為了回應她的心意繼續向前。

  我將迪莉亞賦予我的所有魔力全都拿來防禦、將希望寄託在自己的短槍上。

  我突破了艾路戴克蒙的魔力,踏進了短槍的攻擊範圍裡。

  這次,我不再吼叫提升士氣。

  因為我有了迪莉亞的鼓舞。

  從六歲開始持續練習的刺擊,如今也已經變得迅捷有力。

  短槍突破了艾路戴克蒙的魔力,這次就要刺中艾路戴克蒙的胸口。

  ————…………

  ——……

  —…

  …

  瞬間,白光從我刺向的目標那處炸裂。

  我的短槍被那道光芒蘊含的莫大能量打飛,就連我自己也被往後彈。

  迪莉亞賦予我的魔力全都拿來防禦消耗得精光,即使如此我還是受到了莫大的衝擊。

  在我的身子被彈飛往後仰之際,我隱約看見了迪莉亞跑過來的樣子。

  她似乎又變得全裸了。

  ——為什麼啊?

  這是我失去意識之前,腦海裡最後的疑問。

*

  「戴斯把拔!」

  不在乎自己又變得全裸,迪莉亞飛奔跑到已經倒下的戴斯身邊。

  她連忙確認戴斯的呼吸、脈搏、甚至將耳朵貼在戴斯的胸膛上,確定戴斯沒事了之後才鬆了口氣。

  迪莉亞剛才不顧一切地發出自己所有能夠輸出的魔力,甚至連魔力源頭裡尚未流竄出體內的力量都掏了出來,才會讓自己的衣服全都破掉。

  「真是的……還真沒想到會搞到這種地步啊。」

  聽到艾路戴克蒙的自言自語,迪莉亞連忙護在戴斯的前方面對艾路戴克蒙。

  這時的艾路戴克蒙,身上的短外套竟然也破了,如今也是裸著上半身。

  他也是為了擋下戴斯的絕招,才把自己搞成這副德行。

  不過他的魔力控制得還是相當精妙,所以只有上半身遭殃。

  一名全裸幼女護在一名倒地昏迷的半裸男子前面對另一名半裸男子,現在的狀況就是如此詭異。

  「果然本人來就是不一樣啊,我還是第一次被逼到這種程度呢……呵呵呵。」

  艾路戴克蒙今天可是有了各種初次體驗,驚奇得讓他連連嗤笑。

  在艾路戴克蒙小時候獨自生存、後來保護埃利翁商會、與吉利亞商會為敵,甚至於介入百年戰爭的時候,他都不曾被逼入如此絕境。

  這是他生平第一次在突發狀況下驅使如此龐大的魔力發動攻擊,讓他甚至顧不得身上的衣物。

  即使在這種狀況下,他也依舊毫髮無傷。

  然而迪莉亞到了,那可就不一樣了。

  ——我能夠明白虛張聲勢的人的心情。

  艾路戴克蒙那番話並非虛假。

  ——你能夠不讓她因為挑戰我白白送死嗎?

  艾路戴克蒙曾經這麼說了,可他其實也沒把握。

  事實上就連艾路戴克蒙也不知道,和擁有同樣體質的人認真對戰會變成怎麼樣。

  年齡、經驗、成長的肉體等等在過大的力量面前都毫無意義。只要和真正擁有莫大力量的人對戰,這些就派不上用場了。

  ——往後等到迪莉亞成長之後,恐怕也會變成所向披靡的存在吧?

  戴斯過去說過這番話,但他錯了。

  即使是現在,迪莉亞也同樣無人能敵。

  艾路戴克蒙靜靜地看著迪莉亞和戴斯,這時的迪莉亞依然保持警戒。

  「迪莉亞,你是怎麼知道我們在這的?」

  「聽蒂亞跟老爹說的。」

  迪莉亞流暢地回答,她的口吃似乎在剛才的全力叫喚後完全好了。

  迪莉亞相當聰明,她一發現戴斯不在老爹又一副氣急敗壞的模樣就知道情況有異。追問老爹和蒂亞知道詳情之後,就馬上趕了過來。

  「所以你在這之前,並不知道我是想來把你接走的沒錯吧?」

  「嗯。」

  「唉……所以才說——你太傲慢了啊,戴斯。」

  艾路戴克蒙搖搖頭嘆氣。

  「要是一開始和迪莉亞談過,了解彼此想法一起來見我的話不就得了嗎?」

  「嗯……?」

  對於艾路戴克蒙的感概,迪莉亞也不禁動搖和困惑。

  ——你知道這場戰鬥根本就沒必要進行嗎?

  「我們這種體質的人啊,在這世上根本沒人能夠動搖我們的事物,我們在任何人之上,沒必要聽人擺佈……即使對方是擁有同樣體質的人也一樣。」

  艾路戴克蒙一臉受不了地這麼說了。

  ——不,你不懂。

  「只要迪莉亞你是真心想和戴斯在一起的話,我自然就不會阻饒了啊?」

  早在昨日艾路戴克蒙聽迪莉亞述說戴斯的為人時,他就已經覺得讓戴斯繼續照顧迪莉亞也沒什麼不好。

  然而正如艾路戴克蒙和老爹阿德克所言,他們的共同生活依然藏著風險。也許哪天會有連艾路戴克蒙都不知道的敵人出現,干擾他們的生活。

  為此,艾路戴克蒙才威脅戴斯交出迪莉亞,事實上他的用意是想砥礪兩人的覺悟。

  在他的預想裡,不敵威嚇的戴斯會和迪莉亞說明這件事,到時候迪莉亞肯定會嚴正拒絕反過來說服戴斯,接著他們兩人就會一起來見艾路戴克蒙拒絕他的提議——經過昨天和迪莉亞的談話,艾路戴克蒙也早已確認了迪莉亞的心意,她肯定會執意追隨戴斯。

  沒想到戴斯竟然隱瞞迪莉亞這件事,魯莽地獨自來見艾路戴克蒙。

  ——唉……真傲慢啊。

  也因此,艾路戴克蒙才不禁如此感慨。

  只不過更令人想不到的,是戴斯竟然還真的能夠和艾路戴克蒙交鋒,甚至一度威脅到他的性命。

  然而,也僅止於此。

  「你的戴斯啊,可是真的很努力了喔?我從沒想像竟然有人可以做到這種地步,也根本沒人期待他能夠辦到這種事吧。即使如此,他也無法傷及我們。只要我們還有這種體質,就無人能夠達到甚至接近我們的強大。為此付出多少努力,就有多少無謂。一切都是白費工夫,無論再怎麼伸手,也始終靠近不了。」

  「……」

  迪莉亞靜靜地聽著。

  這不只是艾路戴克蒙對迪莉亞說的話,也是他一生的感慨,恐怕也是迪莉亞的未來。

  「——所以啊,迪莉亞你也得要伸出你的手才行啊。」

  艾路戴克蒙話鋒一轉,看著護在戴斯面前的迪莉亞,他的眼神充滿溫馨。

  「對接近我們的人親切、並對抱有惡意的人嚴厲;身為一切中心的同時,又主動去接觸萬物。只要能夠辦到這些,我們就無人能敵。迪莉亞,要是你能夠靠近戴斯的心,並且保護他不讓他被任何事物傷害,你就能和他一直在一起。到時誰都擋不住你們,連我也不例外。」

  「……」

  迪莉亞沒有回應。

  只是細心地吸收艾路戴克蒙的教誨。

  他的話語是如此沁入心脾,讓迪莉亞甚至放鬆了警戒不自知。

  「雖然有很大的意外……不過這個結果也算好吧?就算迪莉亞表明決心,我也不清楚戴斯的覺悟有多深,這次正好見證了他的心意呢。」

  艾路戴克蒙兩手一攤,雖然對戴斯還有些不滿,但他的覺悟更讓人印象深刻。

  獨角馬家族受到敵襲時會因自身的定位做出不同的處置。

  如果小馬受襲,另外兩隻都會留下來保護小馬;母馬受襲的話,公馬會讓小馬逃離留下來保護母馬;公馬受襲的話,母馬就會帶領小馬逃離。

  戴斯又是哪一種?

  他已經自己證明給艾路戴克蒙看了。

  正如戴斯自己所領略的,他並不是什麼聰明人。遇到困境時總是無法想出最好的方法,只能拼命去做、努力嘗試。

  ——然而這樣的他,也總是能解決問題。

  「——就讓你和戴斯繼續生活吧。」

  艾路戴克蒙帶來的議題,最終也由他下決案。

  「要是可以的話,你們就繼續住在阿姆斯壯鐵匠鋪吧。這樣的話我也能夠透過阿德克了解你們的狀況,說不定未來還可以幫上你們的忙……當然,要是你們還願意的話啦。」

  艾路戴克蒙走了。正如他唯我獨尊地到來一般,他也逕自離去。

  得到允許的迪莉亞則是待在戴斯身邊,守候著等待他醒來。

  就像過去他為迪莉亞做的一樣。

0 條評論
    知道你想搶頭香,還不快來搶!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Connect with: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