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周遊列國之後~騎士團成立原因

  什麼是騎士精神?

 

  我想講一個故事會比較好理解。

 

  世上人們好像出生時就被詛咒一般。一個叫做孤獨的詛咒

 

  人好像是孤獨的,而且應該永遠孤獨下去。好像逃離不了這巨大命運。

 

  我們是彼此的矛盾,我們就生活在彼此這巨大的矛盾之中,充斥著仇恨、歧視、不公不義。卻因為生存的原因,不得不將彼此勉強束縛在一起。

 

  這樣一個巨大可怕強迫的牢籠,任何人都不能離開這裡。

 

  人們在這巨大的牢籠,生活如此艱難,一個人的自由不是自由,需要他人存在才能在自然中自由,可是,他人的存在又必是個人自由的制肘,因為一切他人的自由是我們自己自由的前提。人們就這樣承受著彼此帶來的無盡苦難。

 

  最後,這樣彼此拉扯之間,凡人奴役著天才,最後變成天才來著奴役凡人。這些天才最後成為了神人,而神人和凡人出現了藩籬、隔閡,這群神人並不愛人,選擇獨善其身。

 

  

 

  但有人站出來了,這個人也是個神人,面對著這個世界的苦難,他不忍心、也丟不開。他選擇神人的命運而不是加諸在他身上先天的榮耀。

 

  他說,這是不對的。這些神人在自欺欺人,他們並沒有打破命運,他們不也同樣了陷入了詛咒的怪圈之中嗎?他和奴役的人一樣可悲。全體人類的命運並沒有被打破,並且還因為這些神人加深了,人們總有一天會被這個詛咒給吞噬掉。

 

  在巨大悲劇、無可奈何的命運面前,他決定反抗。承擔起所有人類的命運,試圖找到一個對抗命運的方法。

 

  命運也許可以打倒人,但絕對打不敗人。

 

  他抓著旗幟,像個傻子。在所有人都冷眼看著世界時,宣揚美德、仁義的大道。

 

  這一切看起來沒有一點意義,他注定是要失敗的,你若是看過這個世界就會知道,似乎一切都沒有改變。但他仍然高歌猛進,說:你難道沒看到他身邊的人聚齊起來了嗎?你難道沒注意人們心中那個嚮往彼此和諧相處的人類大道嗎?你難道沒看到人們有衝破命運的可能嗎?儘管只是轉瞬之間的自由,但的確可以做到。

 

  這驕傲的車隊,只追求努力而不追求成功,也許有過徬徨、無措,但即使他也知道最後會失敗,他仍義無反顧,因為他這麼做,已經向命運證明了人類有偉大的可能,人士可以偉大的,而且可以是善良了,不只可以善良,為了他人是可能的,他不就是那個證明嗎?

 

  他描繪了一個理想世界,是人類打破自身詛咒的世界。這樣的世界裡人人平等,自由自在,神人和人類跨過了藩籬,彼此相互依存合作,神蹟在這一刻展現。他說,這才是人類古老故事裡人神關係的正確解釋。他相信這件事總有一天會成功。他要搭起這樣一座溝通的橋樑。

 

  可惜在他死前,還是沒有成功。世界好像沉默了、聾了,聽不見他的傳遍全天下的吶喊。神明並沒有回應他。

 

  但他果真沒有成功嗎?

 

  神明最終還是聽到了。

 

  你不是一個人在戰鬥,你的聲音我們都聽到了。

 

  對。

 

  所以你可以好好休息了。你的理想我們替你守護。

 

  這樣熾熱的火焰,我們會替您傳到整個天下。

 

  一個騎士,一個真正的貴族。他喚醒了其他人心中的騎士精神,對人道的熱情,濟世的情懷。

 

  他不是為了自己的利益去考慮的,而是為了守護人類在自身命運前的尊嚴。

 

  人們也許會誤解你的理論思想,但不會誤解你偉大的精神。

 

  這個世界會變得更好,因為你/我們來過。

後記:

  我想這裡說一下,把騎士團精神濃縮成政治主張,也是我最近的想法,卡謬的那本反抗者給了我很大的幫助,我同樣看過了道家的學說,我也不避諱地說我看了馬克思的學說深受感染。

 

  首先我解釋了我認為人的惡如何形成。

 

  為什麼今天的社會會變成這副德行?人和神是如何形成隔閡的。我們該做什麼,怎麼做。

 

  首先,什麼是善、什麼是惡呢?

 

  惡如何形成?人是獨立的,也是孤獨的。人們為了生存彼此合作,卻因為獨立而先天互相矛盾。我們是彼此的矛盾,這巨大的矛盾使我們分離。我們既想獨立又想結合。沒有彼此,我們沒有自由,可是在群體中,我的自由又被壓制。每個人都想要超越這個群體,獲得超越群體的自由,漸漸的人們陷入這惡性的怪圈。

 

  人們總說上位者很可惡,壓迫他人而獨善其身。其實又有誰不獨善其身呢?是少數的天才奴役凡人,還是廣大的凡人奴役天才,這根本上都是種獨善其身,本質上一樣的壞,不過是角色交換而已。

 

  因此能解決這個問題的方法,是試圖引發人們對同胞彼此的友愛和認同。也是騎士團的指標。首先必須有人跨出第一步,相信人類有能力打破自己自私的命運輪迴,大眾必須跟著響應這個為他的善舉,否則光拿而不做,這樣的善舉不可能長久。

 

  藉由由下而上的互助行為,在騎士精神意識覺醒之下,人們自發性的行動解決彼此的問題。當人們有能力自己解決問題,民主才能是可能。

 

  民主的前提是人們要自由,國王施捨給人民的自由不是人們從自身散發出來的自由,只有當人們可以把握自己的命運的時候,這個自由便不能由任何人奪走。

 

  這裡並不是要說國王就一定不好,如果國王能夠愛他的百姓,那麼百姓自然能夠放心的把自己交給國王。但這種愛可遇不可求。

 

  我認為任何的政治制度都是種人類社會的必要之惡,我們需要它,但我們太依賴它導致它可以為所欲為。我這裡要提的不是種善惡對抗,更多時候善惡必須調和,人們才能夠坦然直面自己的命運。重點不是哪一種制度的好壞,重點還是那個國王有沒有好好愛人民。

 

  但人們至始至終必須和惡為伍嗎?也許吧!但我們只離開上帝兩百多年,我們雖然還沒找到,但應該對自己保有信心。自古而來,人們會在苦難中成長,這些苦難讓我們更有智慧,行動更加有力量,更聰明。我們面對自身的問題會不會找到答案呢?我們給上帝一千七百多年的時間。我們應該對自己更寬容些。

 

  我們今日站在這位偉大的慈父的肩膀上,我們相信自己能夠在他的教導下做的更好。

 

  那麼,就要有人傳播這樣的思想,這就是騎士團的宗旨。

0 條評論
    知道你想搶頭香,還不快來搶!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Connect with: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