撿到裸體幼女的二流冒險者短篇~最強之人的交流

撿到裸體幼女的二流冒險者短篇~最強之人的交流

  起初收到聯絡的時候,艾路戴克蒙以為自己聽錯了。

  「……你再說一遍?」

  「我說,我這裡來了一個和你有同樣體質的小女孩,名叫迪莉亞,是真的。」

  艾路戴克蒙手持一塊發光的活字版,聽著從那裡頭傳來的話語,一時之間還是無法置信。

  他清楚對方沒那個膽子騙自己,但還是有些難以接受。

  這塊活字版是艾路戴克蒙過去幫助過的一個人留給他的東西,這塊活字版方便讓對方利用自己的言靈祝福做遠距聯絡,是個相當好用的祝福。

  在艾路戴克蒙還只是少年時,他曾經出力扶持埃利翁商會成為全世界最龐大的經濟體,如今他的職務也是埃利翁商會的涉外部長……儘管這只是個掛名的職位,事實上他根本沒有任何業務需要處理。

  在這過程中,艾路戴克蒙也曾與另一間巨大的商會吉利亞商會為敵。目前正和艾路戴克蒙通訊的這號人物提供的情報,就是瓦解那間商會的至大關鍵。當時這個人也是用這塊活字版提供些許助力,這東西就這麼留在艾路戴克蒙手中,以便不時之需。

  十幾年過去了,還真的沒聽過對方連絡過幾次,沒想到竟然有天會收到如此勁爆的訊息。

  「到底是怎麼回事?」

  「幾年前提過我這裡供個叫戴斯的冒險者住,就是那個人撿回來的。他知道女孩的體質,但他也有意思照顧那個女孩,女孩也很親近他。」

  「……喔?」

  艾路戴克蒙回憶過去,似乎沒什麼人能夠讓他親近的,這讓他連帶好奇那個冒險者的為人。

  「那個冒險者是什麼樣的人?」

  「這個嘛,腦袋可能算不上靈光,可是謹慎小心,也很努力上進。雖說是新登錄的冒險者,但也沒有被其他人帶壞而是持續做冒險者的工作,現在城裡的人們也都認同他了。」

  「侯喔……謹慎小心卻想照顧有這種體質的小女孩嗎?」

  「所以說他腦袋算不上靈光嘛。我原本還想把我女兒蒂亞許配給他、讓他繼承我的衣缽,可他竟然說想要繼續當個冒險者,真是傻啊。」

  那個人雖然語帶貶意,不過從語氣聽得出來他其實也很喜歡那個冒險者。

  這也讓艾路戴克蒙更想接觸那名冒險者。

  不過更重要的,是擁有同樣體質的那個女孩。

  她說不定會是艾路戴克蒙一生唯一碰到的同伴……或著說同類。對那女孩來說,說不定也只有這次機會能夠和同類接觸。

  無論是為了自己或是那名女孩,艾路戴克蒙都覺得應該去見她一面。

  「我知道了,我馬上過去你那邊一趟。」

  「了解。」

  艾路戴克蒙馬上動身,前往那個人所在的西瓦特公爵領。

  過去艾路戴克蒙曾經為了擊垮和他敵對的那個商會,因此介入了他們在背後操作的,帕梅歐王國和吉利亞帝國之間的百年戰爭。

  那場戰爭西瓦特公爵領更是首當其衝,當時他們的當家也是總指揮,因此艾路戴克蒙也曾和他照過面。

  西瓦特公爵應該還很怕他吧?可得盡快結束才行。

  於是艾路戴克蒙連忙趕路,在隔天一早就抵達了西瓦特公爵領。

  艾路戴克蒙稍微威脅了一下門衛,希望能讓他把自己的意思傳達給西瓦特公爵,這樣才能避免不必要的麻煩。

  身為埃利翁商會的門面,艾路戴克蒙威攝力十足。但也因為其實力和影響力過於強大,所以無法隨便出面行動。也因為這樣,所以他才會沒有需要處理的業務。

  絕對不是因為本人不想工作的緣故。

  艾路戴克蒙非常強調這一點。

  在前往那個聯絡人所在的地點時,越接近艾路戴克蒙就越心慌,甚至罕見地籌措起來、一度停下腳步。

  儘管是無敵又年近壯年的他,面對這種時刻還是不免緊張。

  「加油啊你……」

  艾路戴克蒙人生首次為自己鼓勁,下定決心後再度前進。

  他抵達了那個人經營的鐵匠鋪,那個人正和那名女孩在庭院裡玩耍。

  那女孩是多麼的天真活潑啊,這讓只有肅殺童年的艾路戴克蒙簡直無法想像。

  艾路戴克蒙甚至感到有些羨慕,這似乎也是他第一次有這種感覺。

  過去艾路戴克蒙只覺得自己和其他人無法相提並論,儘管曾遇過一些在某方面天賦異稟的人士,他也只會敬重對方的才能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想法。

  如今看著這名和自己有同樣體質的女孩,在這年紀竟然能夠如此開懷笑著,這才觸動了他的心。

  「你就是迪莉亞小妹妹嗎?」

  也因此,艾路戴克蒙才迫不及待地和迪莉亞搭話,想更早點了解她的經歷。

  「跟我聊聊天好嗎?迪莉亞?」

  似乎是從髮色和氣質感受到了艾路戴克蒙是同類,迪莉亞也興奮地答應了。

  那個人也就是鐵匠鋪老爹、或稱阿德克很識相地自行離開進屋,接著兩人便坐在鐵匠鋪門口開始交流。

  最初,兩人戰戰兢兢地嘗試碰觸對方。沒想到當艾路戴克蒙也稍微釋放一些魔力到四肢後,他的魔力和迪莉亞渾身上下的魔力碰觸後也沒有互相傷害,讓兩人都鬆了口氣。

  「你好迪莉亞,我是艾路戴克蒙。」

  「我是,迪莉亞!」

  迪莉亞開朗地笑著,這笑容耀眼得令人炫目。

  就是那位戴斯讓她能夠笑得如此陽光的嗎?

  「迪莉亞,戴斯在哪裡?我也想和他聊聊。」

  「戴斯拔!出門冒險!快回來了!今晚或明早!」

  迪莉亞說話斷斷續續的,恐怕不只是因為過於興奮的緣故,原來她有口吃嗎?

  迪莉亞開懷地笑著,十分期待戴斯回來。

  她好像很喜歡牽手的感覺,抓著艾路戴克蒙的手晃啊晃的,看起來相當高興。

  「迪莉亞喜歡牽手嗎?」

  「嗯!力量出來,之後,只牽過,戴斯拔,的手!」

  「這樣啊。迪莉亞還沒辦法控制好力量嗎?」

  「嗯……」

  講到這個話題,迪莉亞就有些低落,她肯定也為此苦惱許久。

  「不過,戴斯拔,幫我!我可以,穿衣服!好棒!」

  「是啊,還真棒呢。」

  艾路戴克蒙確實也為此替迪莉亞高興,但也有些擔憂。

  他過去也是幾經苦惱和無數嘗試之後,才發現了該如何控制魔力的方法,這樣下去迪莉亞真能掌握得到訣竅嗎?

  想要不讓魔力流漏到四肢的話,就得全力將自身累積的力量全都發洩出去才行……然而這可不是說說那樣這麼簡單。

  就像人只有在危急時刻才能使出深藏不漏的全力一般,即使是魔力過剩循環體質持有者,也無法輕易地將所有魔力一次輸出。不如說,就是因為力量過於龐大才難以實行。

  不然艾路戴克蒙早就試過將魔力全部耗光再控制的方法了,然而每次都因為身體馬上再度製造大量魔力而失敗。

  他是將歷經無數失敗累積的焦躁,在一次受人敵襲狀況下徹底爆發,才終於將所有力量一次掏光,趁機掌握了方法。

  現在的迪莉亞還辦得到這種事嗎?

  「不過迪莉亞也不想一直依靠戴斯把拔吧?要不要過來我這邊一趟?我教你控制魔力的方法。」

  即使如此,艾路戴克蒙也不想放棄,他也想為擁有同樣體質的迪莉亞出份力。

  「教、我?艾路,會嗎?」

  可能是因為口吃或是嫌饒舌,迪莉亞竟然以艾路這種愛稱叫喚艾路戴克蒙,讓艾路戴克蒙不禁為此暖心。

  「我會喔?你看我現在也能正常穿衣服,也可以直接和其他人觸碰喔?現在的迪莉亞還沒辦法碰別人吧?」

  「嗯……」

  迪莉亞一臉糾結,看來她也很想學習這方面的訣竅。

  「不必,了。我想跟,戴斯拔,在一起。迪莉亞,自己學。」

  最後,迪莉亞拒絕了艾路戴克蒙的提議。

  「為什麼?我只是要你來一陣子,不會讓你跟戴斯把拔就此分開啊?」

  「迪莉亞,不喜歡。」

  迪莉亞低下頭,似乎有些沒落、又有點害怕。

  「……戴斯拔,出去冒險,不一定,回得來。想盡量,在一起。」

  艾路戴克蒙震驚了。

  他沒想到迪莉亞竟然想得那麼多,也抱著戴斯總有一天會突然逝去的覺悟。

  即使如此擔心,她也送戴斯出門冒險、決心和戴斯在一起生活。

  「戴斯拔,訓練,迪莉亞,當冒險者!我要跟,戴斯拔,冒險!保護他!」

  「……嗯,這麼想很好。」

  迪莉亞的決心是如此堅定,艾路戴克蒙知道他無法動搖迪莉亞的想法了。

  能讓迪莉亞這麼想的戴斯,也是個不錯的傢伙啊。

  讓他和迪莉亞繼續一起生活,說不定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不過戴斯有足夠的覺悟面對和迪莉亞共同生活的難題嗎?

  他真的知道和迪莉亞一起生活會有何風險嗎?

  艾路戴克蒙必須讓戴斯知道才行。

  至於不足的覺悟,就由他來砥礪吧。

  晚點等戴斯回來,就威脅他交出迪莉亞吧。等到戴斯和迪莉亞提到這件事後,再讓迪莉亞支持戴斯反抗艾路戴克蒙的提議。

  沒事的,迪莉亞已經那麼成熟堅決了呢,一定沒問題的。誰都無法扭曲迪莉亞的決心,她一定辦得到。

  艾路戴克蒙一邊在心裡籌劃這種壞心眼的計畫,一邊和迪莉亞東南西北地聊了起來。艾路戴克蒙也見過不少世面、看過不少事物,他隨口說的故事就足以讓迪莉亞兩眼發亮地專注聆聽。

  這時的艾路戴克蒙,還不知道戴斯明日會帶給他更多的初次衝擊,讓他一度措手不及。

  這說不定也算是某種現世報吧?

0 條評論
    知道你想搶頭香,還不快來搶!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Connect with: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