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特企】橘頌少年

  在遙遠未來的傳說裡,有這樣一篇散落的故事。在濮水這一帶,有兩位楚國的官員奉命出差。這差不是讓他們來這裡釣魚,而是為了見一個人。

 

  兩位官員中,一位身形高、瘦,修長,年輕的那位。他頭髮及肩,素衣、潔白如玉,身上飄著淡淡的蘭花香,手中剝著橘子,不時咬下一片。豐神朗秀,可謂一名不世少年。這位楚國的明日之星,不過二十出頭,已經顯露出未來國家總理的氣質:聰明、自信、激情。與之相比的隨行官員就相形失色許多,更像他的陪襯,而非上司。

 

  「大人,我覺得王真的太過相信民間謠言了。依我之見,他不過是個喜歡批評時政,辦學興教的宗教份子。他只能待在山上、水裡。治國遠非他所長,更何況他並沒有任何實績。」

 

  「公子,大王是求才若渴。他的學說是楚國正統。而且你所講的那些謠言可不是空穴來風,這人可以跟魏國總理齊名,又在辯論會上擊敗過辯論家公孫先生。加上他是目前學者們公認學問最接近邱聖人的人,怎麼能說沒有治國才能呢?」

 

  「那些不過是那位魏國總理吹噓他朋友的溢美之詞。還有,人人皆可紙上談兵,但幹實事可不是隨便哪個人都能來,必須有真本事。而且你說學者公認學問最接近邱聖人的這句話就更有毛病了,因為那位臭屁的老孟第一個不同意。」

 

  「那麼依你看,當今誰最接近邱聖人呢?」

 

  「自然是我屈平囉。」

 

  他一點也毫不謙虛,但這份傲氣卻並未讓人不快,反倒是十分真誠,足以另周圍的人佩服點頭。他們已經來到江邊,見到那位釣魚的中年人,和照片裡長的幾分相似。老的官員正要開口,誰料釣者率先發話。

 

  「是誰打擾我池塘裡的魚啊?」

 

  老官拜了,那位少年可沒拜。他挺起身子,不屑的瞧著這憔悴釣著魚的老傢伙。

 

  老官表明身分後說。「我們大王希望將楚國總理委託與先生。」

 

  釣者頭也不回,淡淡說道。「我聽說楚國有隻神龜,已經死了三千年了,你們大王把它盛在竹盒裡用布包著,藏在廟堂之上。請問這隻烏龜,寧可死了留下一把骨頭讓人尊貴呢?還是願意活著拖著尾巴在泥巴裡爬?」

 

  老臣沒多想,道。「當然是活著在泥巴裡打滾囉!」

 

  「那麼請便吧!我正打算活著享受在爛泥打滾的滋味呢。」

 

  見釣者久久不回,像真把兩人當空氣。少年忍不住開口了。

 

  「你這傢伙神氣什麼?你又有什麼了不起的。」

 

  釣者這次回頭,瞇著眼睛打量著少年。「呦,我今日是不是見到了初出的雄鷹啦?」

 

  「而我卻看到了一隻垂頭喪氣的鳳凰。」少年說著。「這鳳凰有志卻不伸,疲困交加,雖大而無所用。滿腹的才學在肚中,卻不打算經世致用,救民於水火,反倒想擺著等爛掉。這樣的鳥能算祥鳥嗎?」

 

  「您說的好像有點道理,但且讓我說個故事。從前有一種鳥,名叫意怠。這種鳥,飛行很遲緩,好像沒什麼力氣的樣子。跟在隊伍裡飛行,不敢出頭也不敢落後,吃東西時不敢爭先,都撿剩下的,所以牠在隊伍裡不受排斥,外人終不能傷害到牠,因此牠可以免於禍患。」

 

  「哼,那對任何人又有什麼好處呢?」

 

  「至少我不用智慧來擾亂人心,不耍詭計來顛倒黑白。制定出來的制度難道不也是種工具嗎?刀劍無情,人卻有情。有情者就難保他不會心生歹念,利用刀劍去攻伐天下。你們這些誇耀自己德行的人就好比製造刀劍的人,是天下的大罪人啊。」

 

  這位少年並沒有動搖,聽罷反倒哈哈大笑。「我以為先生必有高見,沒想到不過也是個避世之人。士人想明哲保身又何其容易?不過安貧而樂道,見天下蒙難冷眼旁觀。現在討論的不是刀劍的問題,而是有歹人使用刀劍,這些歹人不會因為你的荒謬之言而羞愧地放下刀劍。滔滔者天下皆是,誰來改變他們呢?所以必須有所謂的正人站出來與之對抗,承受大眾所受的苦難,使天下恢復秩序而不再受到這些歹人掌握。這才不致愧對身上的才學。你的境界還不夠高呢!」

 

  兩人眼神交會,互不相讓。老臣感到這不僅是一次對視,而更是一次意念之爭。兩種正義的碰撞,要辯個真理出來;要開闢一條可以引導人們前進的大道前進。只是這兩條路會有高低、能有對錯之分嗎?今日你的對也許會是對,可明日也許就不一定對了。士人一次次偉大的犧牲,能換得什麼呢?但沒有人願意犧牲,這個天下難道真的能夠僥倖太平嗎?這是一道難題,一道可能沒有答案的題目,人們試著回答這樣一個無解的題目。

 

  「既知其不可為,就該安身若命。」

 

  「既知其不可為,為了蒼生應當為之。」

 

  或許我們面對的命運實在太強大了,強大到不論我們是反抗它或者投降,都能證明人性之中的偉大。

 

  「罷了罷了,既然你問心無愧,那就去做吧!」

 

  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索求。

 

 

 

  兩位楚國使者終究不能動搖釣者的意志,最後只得悻悻然地離開。

 

  又有一人來到江邊。

 

  「老周啊!你約個什麼鬼地方釣魚啊?草這麼長,蚊子特多。喲!這次你小子終於有閒錢買飲料啦?」

 

  「老惠。你剛才有碰到那兩個楚國使者嗎?」

 

  「什麼?」惠斯登抓起飲料喝。「喔,你說剛才路過的那兩個穿西裝的人嗎?其中一個人好像是屈平嘛!」

 

  「你覺得他怎麼樣?」

 

  「人中之鳳。只可惜嘛,生錯了地方。楚國已經沒救了,而他已將自己的命運綁在楚國上。現在真能拯救天下,像個明君的人在秦啊。」

 

  「那你魏國怎麼辦?」

 

  「魏國嘛,跟你說也無妨,我們這些做臣子的只是盡力去做罷了,它已經失去了它稱霸的機會。但我必須報答魏王的恩情,鞠躬盡瘁,如此而已。到最後嘛,還是得看開一些,有些事即便我們去做也不見得會有結果的。只能隨波逐流,與事推移,盡量享受這段不長的旅程。」

0 條評論
    知道你想搶頭香,還不快來搶!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Connect with: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