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界限 第九章Distressed②

生存界限 第九章Distressed②

  「確認全區避難完成!」

  「前鋒突擊部隊抵達現場!殲滅部隊,請回報狀況!」

  「輔佐部隊配置完成!」

  司令部在拉比尼斯警報發布後,就像往常一樣開始前置作業。

  該從什麼地方著手、按照什麼順序,這裡的人已經可以像反射動作那樣順利執行。但不知為何,空氣中卻瀰漫著一股異樣的緊張感。

  「怎麼辦啊?」

  映良一邊操縱眼前的終端機,一邊問道。

  而他提問的對象——不用說,就是站在他身後的神野狩刀總司令大人。

  但這位總司令大人明明聽見他人求助的言詞了,卻冷漠地回道:

  「硬著頭皮上啊。」

  這讓映良突然覺得頭好痛。

  「這種沒良心的話也只有你說得出來⋯⋯」

  「不然叫三帝上陣就有良心了嗎?」

  搬出現在都受了傷的人來堵住他的嘴,映良完全無法反擊。

  他嘆了一口氣,無奈地接受現狀。沒想到後頭卻傳來一陣怒吼:

  「所、以、啊!」

  只見千封坐在⋯⋯不,是被綁在狩刀身後的椅子上,不斷扭動身軀掙扎著。

  「既然情勢嚴峻,就不要把我綁在這裡,讓我迎擊!」

  「唉⋯⋯算了,幸好天夜還在⋯⋯」

  「不要忽略我的存在!」

  見映良連看都不看他一眼,千封的怒氣來到最高點。

  這時狩刀回過頭。

  「吵死了。連這點簡單的繩結都掙脫不了,還想上戰場?是要去送死啊?」

  「還不都是你⋯⋯嗚⋯⋯!」

  掙扎中的千封發出呻吟,看來似乎是弄痛傷口了。

  「該死⋯⋯左邊明明很鬆啊⋯⋯」

  聽見這句意料之內的感想,背對著千封的狩刀面無表情地吐出舌頭。

  畢竟他就是故意留給受傷的左手一點縫隙,把繩結弄得很像容易掙脫,其實更容易動到傷口肌肉的綁法。

  「放心啦,數量大概一百隻而已。以前沒有你們的時候,我們還不是挺過來了?」

  「那為什麼天夜就可以⋯⋯痛!」

  千封跺著腳發出「咚咚」聲響,繼續掙扎。

  「他沒有要上陣啦。他會在狙擊點負責現場指揮。那是他的本職,你忘了嗎?」

  「我才不相信他出去只會指揮⋯⋯啊——為什麼解不開啦!痛死了——!」

  聽到千封這聲氣急敗壞的怒吼,狩刀的臉上忍不住冒出青筋。

  一想到他現在不讓千封上戰場,任務結束後會引來議會彈劾,他就覺得千封大吼大叫的實在很煩人。他一邊伸出食指塞住自己的耳朵,一邊厭煩地警告千封:

  「你再不安靜一點,小心我拿東西堵住你的嘴。」

  「有種你就試——唔嘎!」

  話都還沒說完,狩刀就從懷裡拿出一顆研究中心正在開發的中型榴彈,直接塞進千封嘴裡,然後回頭看著螢幕。

  但他這般舉動看在映良眼裡卻嚇出了一身冷汗。

  「喂,那是真傢伙吧⋯⋯就算你再煩躁,這也太過火了⋯⋯」

  「那是空殼子,裡面沒火藥啦。別理他。死不了人。」

  「⋯⋯⋯⋯」

  就算這樣,有誰會拿那種東西堵住別人的嘴?這個人是恐怖份子嗎?

  映良這個時候知道了一件事。

  當三帝全體出事的時候,和他有十幾年交情的這位月影最高總司令便會在任務時搖身一變,成為耐心盡失的可怕魔人。

  看樣子今天不能開他玩笑了。

  「唔嗯——!」

  映良一邊聽著背後千封發出的不滿吼聲,一邊告訴自己今天得乖一點。

  ※

  天夜現在站在輔佐部隊設為狙擊點的廢棄大樓頂樓。他一手拿著自動手槍,一手拿著電子望遠鏡觀察就快上岸的拉比尼斯。

  根據司令部的報告,這次襲來的拉比尼斯大概以七比三的比例分成甲殼型和甲蟲型。

  甲殼型的平均大小大概像中型球類那樣,牠們有著堅硬的外殼,以及水母型那般靈活的觸手,比一般拉比尼斯還要難應付。

  「偏偏挑我們兩個主力都受傷的時候殺過來⋯⋯」

  天夜放下望遠鏡。面對眼前嚴峻的狀況,反倒讓他升起一股鬥爭心。

  他知道自己比起祐和千封,能力並不強大。他無法一擊就讓拉比尼斯斃命,雖比普通人強悍,面對拉比尼斯卻未必能佔多少便宜。

  不過他很擅長細膩的操縱。

  當初發現能力值不會再往上升後,提出要開發應用技能的就是天夜。

  他率先完成風刃、鐮鼬等招式,也教千封學會這種應用技術——雖然整個過程讓他非常惱火。

  因為那個白痴根本不懂控制,不管做什麼,火焰的型態都不會改變,只會像舊時代的瓦斯爐一樣變大或變小。天夜當時一氣之下還大吼:才剛學會用火的原始人都比你聰明!

  因此就算少了那個白痴,天夜依舊敢這麼說:

  「別以為這樣就能越雷池一步。」

  天夜以無情的眼神瞪著前方,冷冷地說著。

  不過即使他自信滿滿,一般隊員還是因為平常打頭陣的人不在而心慌意亂。

  不知情的人以為炎帝之所以受傷不能上前線,是因為和雷帝起衝突害的。而且追根究柢,他們會起衝突也是因為雷帝妄想逃離月影的掌握。所以此刻每個人心中都塞滿了面對敵人的心慌,以及對雷帝的不滿。

  他們的情緒散布在空氣中,即使天夜和他們相隔甚遠,也能透過吹拂在身上的冷風感受到那份緊繃又壓抑的情緒。

  但這種時候才知道緊張,對天夜而言,卻是一種不快。

  此時蘭德走到天夜身旁向他報告:

  「天夜,都照你說的部署好了。」

  「知道了。」

  天夜壓緊耳機,對著領口的收音器發號施令。

  「鹽見先生、青先生,後面就交給你們了。」

  『是。』

  『沒問題。』

  這次天夜把狙擊點挪到最前線,讓前鋒部隊和殲滅部隊待在後面。

  這是為了因應雷帝和炎帝不在所做的配置。

  首先由高處的輔佐部隊狙擊手減少數量,再讓後面兩個部隊解決剩下的敵人。他認為這樣應該能多少避免一些死傷。

  當然了,他還是有另外安排兩個狙擊點掩護站在最後一道防線的殲滅部隊。

  「第一到第六狙擊點,準備。」

  天夜一聲令下,現場傳來槍械上膛的清脆聲響。

  「開始迎擊。」

  語畢,蹲在大樓側邊牆面的人們一個個開始扣下扳機。他們依照天夜事前的指示,優先瞄準較難纏的甲殼型拉比尼斯。

  子彈紛紛從槍管射出,快速飛越幾百公尺的距離,一顆一顆準確擊中上岸的甲殼型拉比尼斯,使牠們或是因外殼破碎而停止活動,或是因負傷而減緩活動速度。

  其餘沒被擊中的拉比尼斯則是繼續往前,一步步逼近鹽見率領的部隊。

  鹽見立刻下令舉槍。

  「射擊!」

  衝在最前面的是甲殼型拉比尼斯,牠們運用伸出殼外的觸手移動,靈活而且快速地左右跳動,一一避開鹽見這道防線射出的所有槍擊,轉眼間就來到鹽見眼前。

  「唔⋯⋯!」

  甲殼型拉比尼斯伸出觸手,襲向站在最前線的鹽見等人。觸手兇狠地刺入旁人的身體以及鹽見的肩頭,他忍痛悶哼了一聲。

  「可惡⋯⋯!」

  但鹽見沒有讓痛楚凌駕自己的知覺,他趁著拉比尼斯張嘴企圖咬住肩頸之前,快速舉槍,直接把槍管塞進拉比尼斯嘴裡連開兩槍。

  受到直接攻擊的拉比尼斯立刻停止活動,就這麼癱在鹽見身上。

  鹽見厭煩地扯下拉比尼斯的身體,隨意扔在地上,接著轉頭對隊員身上的拉比尼斯近距離射擊,再抽出腰間的短刀切斷纏著隊員的觸手。

  「別停火!今天可沒有幹部會來救人!再痛都給我忍住,繼續攻擊,別讓牠們突破這裡!」

  『鹽見先生。』

  此時,鹽見的耳機傳來天夜的聲音。

  『請不要太拘泥於殲滅牠們,你們後方還有青先生的隊伍和兩個狙擊點。因為位置關係,你們沒有狙擊手掩護,請務必注意自己的安全。』

  「可是⋯⋯!」

  鹽見回話時,接著蜂擁而至的甲蟲型拉比尼斯也來到他所在的防線。他於是舉起短刀,擋下甲蟲型拉比尼斯往下揮舞的鐮刀狀手臂,雙方僵持在原地。

  他的肩頭正發出侵蝕的痛楚,在無法好好失力的情況下,舉在眼前的短刀不斷被壓制回來,拉比尼斯那雙銳利的手臂也逐漸逼近鹽見的臉。

  『放心吧。今天我們的人力充足,做好份內的工作就行了。萬一你們受傷出事,今天休假的傢伙都會自責。所以請你們顧好自己。要是出了問題,我會負責調度。』

  「⋯⋯那好吧!」

  隨著這聲回應,鹽見用另一隻手舉槍射擊。但眼前這隻甲蟲型拉比尼斯卻迅速往後跳,鹽見射出的三顆子彈只命中一顆,而且並未打在要害上。

  「嘖⋯⋯!」

  鹽見趁著這個空檔,從胸前的口袋取出一顆中和劑,直接咬碎吞下。

  「聽好了,這是幹部的指令!專心在自己眼前的敵人和自己的性命!那些對付不了的,還有已經突破防線的拉比尼斯,全丟給後面的殲滅部隊處理!」

  鹽見大喝一聲,整個部隊隨即整齊劃一地發出「是」的回應。

  知道沒有後顧之憂,部隊的氣氛這才稍微緩和。他們很快便從拚死阻擋,變成盡力而為。

  不過卻有人有微詞。

  『鹽見,我都聽到了。天夜才沒說那種話。』

  耳機裡傳出青的聲音。

  他的部隊確實是清道夫,但可不是萬事屋。「丟」這個詞聽在耳裡,實在讓人不悅。

  「哈哈⋯⋯抱歉啦。現在士氣這麼低迷,這麼說讓人比較有幹勁嘛。」

  『算了,你記得請我吃烤肉。我要單點兩百迪倫起跳的那家。』

  說完,鹽見聽見耳機裡傳出一陣陣槍響,看來拉比尼斯已經衝到青那邊的防衛線了。

  話說回來了,要吃單點兩百迪倫起跳的烤肉是什麼意思?

  一個便當大概是三十到五十迪倫,光是單點一盤肉就要多四倍價錢,這根本是坑人。

  「那種高級的東西叫今天請假的幹部請客!」

  說完,鹽見再度舉槍,射出子彈。

  同一時間,站在前線狙擊大樓頂端的天夜介入他們的談話。

  「鹽見先生,請調三個小隊往北移動到I區,有漏網之魚。」

  『知道了!』

  「青先生,階級大隊長以上的人允許使用榴彈。請你們小心使用,否則大樓會倒塌。」

  『收到。』

  「另外『大家』想吃『拉沃爾』的話,我提議用雷帝的錢。」

  『就這麼說定了。』

  『哦哦,算我一份!』

  隨著鹽見這一聲興奮的叫喊傳來,後方也發出小規模爆炸的聲響。那是青他們依照指示,開始使用榴彈的爆炸聲。

  榴彈的破壞力較一般子彈強,但要是過度使用,讓這裡林立的建築物產生毀損或崩毀,隊員反而會有額外的危險,所以天夜才會限制使用人數。

  「接下來⋯⋯」

  天夜轉頭,將視線從大樓區移向沿海前線,本想確認狙擊狀況——

  「天夜!」

  但蘭德首先指著前方大吼一聲,瞬間奪走了他的注意力。

  只見大樓前方出現一群甲殼型拉比尼斯⋯⋯不,是五隻甲蟲型拉比尼斯夾帶成堆的甲殼型拉比尼斯當盾牌,朝這個前線狙擊點振翅飛來。

  面對拉比尼斯這突如其來的行動,狙擊手以及狙擊觀測員們紛紛瞄準牠們攻擊。然而在甲殼型拉比尼斯的保護下,甲蟲型拉比尼斯並未受到實質性的傷害,不斷逼近狙擊點。

  「嘖!」

  天夜看了忍不住砸嘴。

  他快速來到面海的大樓牆邊,然後切換無線對講機的頻道,做出指示。

  「停火。」

  ——在這種狀況下停火?

  所有人心裡在第一時間都浮現這道疑問,但還是不疑有他,停止扣扳機。

  天夜舉起右手的自動手槍瞄準前方。

  之所以沒有帶用慣的長弓,是因為他現在受傷,比起形狀特殊的弓,手槍更能使用較少的能量包覆武器發動攻擊。況且他現在也沒力氣拉弓,與其因此減少攻擊方式,不如拿原本就有殺傷力的槍械。

  天夜集中精神,以手槍為媒介發動能力。下一秒,所有拉比尼斯就像撞上一面無形的牆,全停在離狙擊大樓前五十公尺的半空中。

  那是天夜施展的風之障壁。

  拉比尼斯被擋下的瞬間,天夜便扣下扳機。

  子彈經過能力的強化,輕鬆穿過風之障壁,一一射穿五隻甲蟲型拉比尼斯的腦袋,在牠們的頭上留下三個彈痕。牠們被射中後立刻失勢,和甲殼型一起往下掉。

  解決了前方的威脅後,天夜解除能力,原以為如此一來,就算度過一個危機了。沒想到——

  「嗚!」

  一隻觸手突然由下而上快速竄出,打掉天夜手中的自動手槍。

  「什麼⋯⋯!」

  天夜定睛一看,這才發現他們用來當成狙擊點的大樓盤踞著眾多甲殼型拉比尼斯,正集中爬上他們所處的頂樓。

  而且不只他遭到攻擊,就連並排在大樓牆邊的狙擊手們也陸續遭到觸手攻擊。

  「天夜!」

  蘭德大喊一聲,突然上前用整隻手臂環住天夜,將他的身體往後拉,千鈞一髮躲過從旁而來的觸手攻擊。蘭德順勢將天夜護在身後,開槍殺死直撲他們而來的拉比尼斯。

  「剛才那是怎麼一回事!是佯攻嗎?」

  蘭德不可置信地大吼。

  這種針對狙擊點的攻擊,就像去年遇上的那隻巨型拉比尼斯一樣,怎麼想都不像是拉比尼斯會有的行動。

  蘭德以為他經歷過一次,不會再對這種事大驚小怪。沒想到現在遇上了,還是讓他驚愕不已。

  「看來今天得多費點心思了⋯⋯」

  天夜在站蘭德身後,按著胸口的傷說著。剛才那一下激烈的閃避,似乎動到他胸前還未痊癒的傷了。

  但天夜忍著痛,瞬間轉動腦袋思考。

  他們是在警報發布、確認拉比尼斯的數量之後,才做了現在這種配置。換句話說,拉比尼斯看了現場配置,即席採取這一連串的行動。

  這代表這群個體裡存在著一隻首腦。

  「嘰嘰嘰!」

  天夜思考的同時,拉比尼斯還是不斷逼近。牠們把天夜、蘭德和其他狙擊手隔開,似乎想個別擊破。

  天夜從懷中的口袋拿出一枚彈匣,按下卡楯後,一口氣退出所有子彈。

  「看招!」

  他操縱子彈,一個個對準拉比尼斯射去。

  但用能力操縱的子彈只是破壞力較強,速度不會比從槍枝射出來的子彈還快。這對行動敏捷的甲殼型來說,可說是極易閃避,天夜的攻擊只擊中少數幾隻甲殼型拉比尼斯。

  「嘖,司令部的那個笨蛋現在鐵定在說我的壞話吧⋯⋯」

  天夜不耐煩地小聲呢喃,策動因傷不是很靈活的身體閃避拉比尼斯的觸手攻擊。

  他一邊閃避,一邊觀察狀況。

  目前爬上大樓的拉比尼斯粗估約有三十隻,而且還在不斷增加。但他所在的這個第一狙擊點包括他和蘭德,總共只有十二個人,要對付行動比一般拉比尼斯還要敏捷的甲殼型,無疑有些吃力。而且大部分的拉比尼斯一爬上大樓頂端,就往天夜和蘭德衝去,似乎早已鎖定了目標。

  「衝著我來嗎⋯⋯」

  由此判斷,他們的群體之中不只有個首腦會判斷情勢,甚至很清楚天夜是部隊的中樞。

  「哼⋯⋯別以為這樣就能扳倒我們。」

  幸好其他狙擊點並未受到拉比尼斯入侵,這或許是不幸中的大幸。

  身上沒了其他武器的天夜冷不防貼近蘭德背後,不由分說就抽出對方用皮套固定在大腿上的短刀。

  「請借我一下。」

  說完,他將短刀擺在眼前,握緊刀柄發動能力。

  「風刃!」

  他大聲喝道,刀身旁的空氣隨即凝聚成一道道尖銳的殘月形風刃,那些無形的刀刃就這麼直撲眼前的拉比尼斯,將牠們逼退到有效攻擊範圍外,同時也為了下一個行動佈陣。

  「第三、第四狙擊點,立刻攻擊第一狙擊點!」

  『收到!』

  天夜下令後,狙擊的子彈便陸續灑落這個第一狙擊點,拉比尼斯紛紛中彈。

  第一狙擊點位在最前方的廢棄大樓,因為靠近海岸,有強風吹拂,建築本身蓋得不高,是天夜這次挑選的狙擊點中最低的地方,正好利於其他狙擊點攻擊。再加上天夜用能力清楚劃分出拉比尼斯與自己人的界線,更便於狙擊手放心射擊。

  趁著狙擊手剿滅、牽制拉比尼斯時——

  「蘭德先生,我現在要專心尋找敵人首腦的位置,這裡的指揮和攻擊就麻煩你了。」

  「好是好,可是你要怎麼⋯⋯」

  天夜不等蘭德把話說完,直接透過無線電呼叫戰鬥指揮中心。

  「木下小姐,請給我所有拉比尼斯的位置。」

  『咦?可是⋯⋯』

  『等等,你想做什麼!你該不會是想學祐⋯⋯』

  在指揮中心聽見天夜這句要求的狩刀,間不容髮跳出來插嘴。

  但天夜現在可沒有餘力跟他解釋。

  「我哪學得來!別問了,快點!」

  『好⋯⋯好的!』

  知道木下允諾,天夜立刻閉上眼睛。儘管耳際不斷傳出槍響和拉比尼斯的嘶吼聲,他還是將現場狀況全權交給蘭德處理,自己專心在搜索上。下一秒,他的腦海浮現一張立體地圖,他可以很清楚看見所有拉比尼斯的位置。

  有在這棟大樓頂端攻擊著隊員的拉比尼斯,攀爬在大樓牆面上的拉比尼斯,以及在地上與第一、第二道防線交戰的拉比尼斯。

  在所有群聚行動的拉比尼斯中,只有一隻離得很遠,而且完全沒有移動。

  「找到了!」

  天夜瞬間睜開眼睛,抬頭往上看。

  只見幾百公尺⋯⋯甚至幾千公尺的高空上,有著一個突兀的黑點。

  那就是這群拉比尼斯的首腦。

  「居然不躲也不藏,杵在那麼顯眼的地方⋯⋯」

  話雖如此,若是沒有木下的感應能力,天夜恐怕也不會觀察天空是否有敵人,更別說對方遠得只能看見一個小黑點。

  不過這樣正好,天夜原以為要耗費一段時間才能找到首腦,這下子不必過度傷神了。

  蘭德照著天夜的指示,在他搜尋首腦的期間,控制住頂樓的戰局,現在這裡已經沒有還能活動的拉比尼斯,狙擊手們也開始集中對付攀爬在大樓牆面的拉比尼斯。

  危機暫時解除後,他順著天夜的視線抬頭,眼裡同樣捕捉到遠方的一個小黑點。

  「就是那個嗎⋯⋯可是那種地方除了雷帝之外,根本沒有人攻擊得到啊⋯⋯」

  蘭德的口吻充滿無助,天夜則是有些煩心地皺起眉頭。

  「⋯⋯看我的吧。」

  「你要怎麼做?如果牠不攻擊我們,我看乾脆別理牠⋯⋯」

  「不行。我猜牠不只是首腦,大概也是來收集情報的。所以不管怎麼樣,都得把牠打下來。幸好今天我們沒搬出主力⋯⋯」

  天夜說完,將手中的短刀丟還給蘭德,然後閉上眼睛集中精神發動能力。蘭德瞬間感覺到身旁的空氣開始緩動。

  「擴大干涉範圍⋯⋯」

  『等一下!你在幹什麼!不用媒介就發動能力,你找死嗎!』

  身在指揮中心的狩刀一見情況不對,立刻發出氣急敗壞的吼聲,天夜的耳機頓時傳出微幅的震動。儘管那讓天夜覺得很是刺耳,他依舊選擇不予理會,繼續集中精神在能力上。

  狩刀會發怒情有可原。因為天夜和千封使用能力的先決條件是必須透過媒介。若是不透過媒介發動能力,原本應該向外釋放的能力就會在體內亂竄,進而傷害身體。

  「鎖定座標⋯⋯」

  但天夜現在無暇解釋,何況解釋了之後,狩刀更不會同意自己的行動。

  他是月影的幹部。

  是三帝之一。

  他不想讓眾人認為世界非得靠另外兩個人才有辦法守護。

  如果他現在不動手,如果再讓這個世界過分依賴另外兩個人——

  他一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

  天夜身邊逐漸捲起更強的狂風,他抬起頭來,直瞪著天空的黑點——

  「鐮鼬!」

  此時原本平靜無風的上空,憑空出現數不清的殘月狀風刃。那些風刃無預警從拉比尼斯身邊冒出,牠根本來不及反應,轉瞬間就被快速襲來的銳利狂風切成碎片。

  牠的身體碎裂成數不清的肉塊,就這麼隨著地球引力往下掉,鮮紅的血水也灑了下來,形成一陣小範圍而且極為短暫的血雨。

0 條評論
    知道你想搶頭香,還不快來搶!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Connect with: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