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養魔神仔就上手2–第四章 魔神仔若回頭,不是抱抱就是報仇(1)

何睿哲站在舊公寓的門口,盯著門鈴,心中無比糾結。

他此刻正面臨人生最大的危機,和最沈重的任務:直搗敵營殺進魔女家中。而且目的不是和她戰鬥,是向她道歉。

昨天下午,普魯德公會(鳶鳴高中學生會)的菲克會長(學生會長周峻華)把他叫進辦公室,一臉嚴肅地告訴他,游虹翼向公會投訴,身為幹部的何睿哲居然唆使幼童玩火,差點燒死她。

何睿哲驚得眼冒金星,雖然試著辯駁他沒有叫噹噹縱火,會長卻完全不接受。

更糟的是,在可怕的「相撞照片事件」之後,周峻華拒絕跟他單獨談話,所以公會所有的幹部都在場公審他。大家紛紛對他投以不以為然的眼神,連平常對何睿哲最溫柔的香儂,也淚眼汪汪地對他說:「小哲,我對你太失望了!」

總之,公會的結論是他必須對魔女游虹翼道歉,並且賠償她的損失。

這也就是何睿哲站在虹翼家樓下的原因。

做為賠償,他買了新的遊戲機。這點錢是小事,想到要對魔女低頭道歉,他就恨不得買上一千台遊戲機把自己壓死。

他在公寓門口來來去去徘徊了半天,怎麼也下不了決心按電鈴,引來附近鄰居懷疑的眼神。

天快黑了,要是再不解決,可能會有人報警。他把心一橫,按下了電鈴。

「哪位?」

冷冷的女聲從對講機裡傳出來,正是游虹翼。

何睿哲深吸一口氣,維持著勇者的尊嚴,同樣冷冷地回答:「我是黑暗赤焰的……」

「找錯家了。」虹翼切斷了對講機。

喂!何睿哲的腦袋差點炸開。哪有人在客人名字只報一半的時候就掛斷啊?

他氣沖沖地又按了一次電鈴。

「哪位?」

「我是黑……」

「咔!」又掛斷了。

何睿哲實在很想使出他的「爆碎轟雷腳」把鐵門踹開,但他畢竟是來道歉的,做這種事就違背本意了。他只好含淚再按一次電鈴。

「我是何睿哲,請開門。」

門開了,他氣呼呼地上了三樓,魔女已經站在門前等他了。

她面無表情,完美的五官宛如雕像,全身上下罩著一層寒氣,讓他背脊發涼。

這就是……冰魄魔女的真面目嗎?

「有什麼事?」

還「有什麼事」!不就是妳去投訴要我來道歉的嗎?何睿哲心中大罵。

「我想找世子……噹噹。」

虹翼輕輕搖頭。

「他不想見你。」

何睿哲大驚。「為什麼?」

虹翼挑起一邊眉毛,露出嘲諷的笑。

「你還好意思問?當然是因為你騙他啊。你跟他說做那個儀式念咒語就會長大,他全心相信你所以照做,結果不但沒長大還引起火災,你覺得他是什麼心情?」

「我沒有騙他啊!我只是告訴他這個咒語可能會有效,沒有要他照做,更沒有教唆他縱火!」

「是嗎?我問過小南瓜,她說她有警告你不可以教噹噹玩火,你卻說『這不是玩火,是神聖的儀式』,有沒有?」

「……」何睿哲咬緊牙關。

「還有,你既然這麼堅持咒語有用,請問你自己試過嗎?」虹翼淡粉紅的櫻唇泛出冷笑。「你要打倒魔女,應該很需要升級能力脫胎換骨吧?為什麼自己不試?」

「我當然想試!只是……儀式需要龍血做的黑蠟燭,我找不到龍……」

「那你有沒有告訴噹噹,因為這裡沒有龍,這個儀式不可能實現,根本不用做?噹噹是很天真的,他根本沒有辦法分辨!」虹翼的怒氣頓時噴出。「你面對幼兒,都不曉得要對自己說的話負責任嗎?」

何睿哲衝口而出:「因為我根本不把他當成幼兒!他是我的朋友,跟我是平等的!」

虹翼翻了個大白眼。

「哦,你跟他平等?也就是說,你跟他一樣,沒辦法從一數到五十嘍。」

「……」

「噹噹哭了一個晚上,說你騙他。要是害他以後再也不敢相信別人,你負得起責任嗎?」

「所以我才要見他,向他解釋啊!妳幹嘛擋著我?」

「真抱歉啊,我是噹噹的監護人,有責任要幫他篩選朋友。之前我太不盡責,所以他才會上你的當。現在我要痛改前非好好把關,只有經過我認可的人,才可以靠近噹噹。」

「妳……妳根本就是想把他當犯人關起來!」

「那又怎樣?不服的話,你就來打倒我啊。還是說,」她微微偏頭,「乾脆再放一次火把我燒死?」

何睿哲心中一緊,狠狠地別開眼神。

聽到火災消息的時候,他的腦袋整個都空了,彷彿被重重敲了一棍。

一切都是他不好。他胡亂教噹噹點蠟燭念咒語,卻從來沒考慮危險性,結果……差點害死游虹翼。

雖然她很可惡,雖然她是魔女,但是他真的沒想過要殺死她啊。

現在搞成這樣,他也只好認命,負起應負的責任。

「妳要怎樣……才答應讓我見他?」

0 條評論
    知道你想搶頭香,還不快來搶!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Connect with: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