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手教室 第二卷 授課開始 第十六章 副本結算

副本之外,天空依然陰暗,颯颯的陰風像是永不止息一般,一陣一陣的吹拂著副本的大門。

「躂、躂、躂、」

一陣腳步聲突兀地響起,伴隨其後的是一道高大的人影,步步邁向這駭人的庭院。

人影頭戴一頂斗笠,身披一件黑色披風,背上背著一把大太刀,腰間掛著兩把短刀,腳步踉蹌、身形搖搖擺擺,但依然堅持向前走,似乎正在執著地尋找著甚麼,卻又不知道所追尋之物位在何方,只是單純不願放棄。

若是側耳傾聽,可以隱約聽見他的喃喃自語:

「——雄英,你到底在哪裡?」

副本之中,三人討論著各自的經歷。

「你獨自打敗童鬼了?不錯啊!」孟喬佩服的說,「那東西可不好對付,飛得太快了,那裏又很黑,常常會在黑暗中直接被牠撞死。」

「啊哈哈哈!我也是運氣好啦,剛好有可以對抗牠的技能。」清賢傻笑,反問孟喬:「那你那邊又怎麼樣?我們都不知道你那裏發生了甚麼。」

孟喬向他們解釋自己的情況,他在竹林中也同樣遇到了一隻小boss,是一隻行動敏捷的靈狐,機動性極高,不擅正面作戰的他非常難以對付,但他靠著滑膩咒將場地變滑封鎖住對方的行動,在費盡千辛萬苦之後才成功獲勝。

「這個副本的設計就是這樣,每個人會被打散,分頭去對付最不利於自己的boss,然後獲勝後會獲得一塊鑰匙碎片。」他攤開手,展示自己手中跟清賢相似的另一塊碎片,「接著只要再把這幾塊碎片拚好,我們就可以去對付大boss了。」

「呃……那個……」一直沒說話的曉露突然開口,手中緊握著她的那一份碎片,低著頭,向孟喬發話:「那個……對不起,我這次——」

話音未落,孟喬突然把她拉到一旁,小聲在她耳邊笑著詢問:「你這次是為了要跟清賢在一起才沒帶信物的吧?」

曉露吃驚的抬頭:「你怎麼知道?」

「太明顯啦!你平常都不會犯這種錯的,一眼就看出來了,所以我才配合你報位啊。」

「你是故意的?那你怎麼不說出來?」曉露更吃驚了,虧自己還為這件事慚愧了半天,沒想到這人居然全都了然於胸,卻又瞞著自己不說,實在太壞了。

「當然不能說啊,這可是我們家曉露難得主動採取的行動,我非常欣慰呢!」孟喬假惺惺地抹了一把眼淚,看了如背後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的清賢一眼,臉上表情無比喜悅。

「這人真的越來越像老媽了。」曉露沒說話,心中默想。

他們兩人說完話,走回清賢身邊,對方正想開口詢問,孟喬直接打斷他的問題:「好了,各位,大家這次都很努力,不過我有個遺憾的消息。」

見他表情突然變的嚴肅,清賢只得把疑問吞回去,曉露問:「甚麼消息?」

「關於這次的boss……」他面有難色,但還是把話說完:「我們可能打不贏了。」

曉露似乎早有預感,只是輕輕點點頭,而清賢則一時愣住,沒反應過來他甚麼意思。

孟喬娓娓道來:「嗯……我原本在計劃要來這裡的時候有稍微評估一下我們的實力,我以為雖然清賢是新人,但靠著我們兩個老手的經驗應該是沒問題的。不過就如你們所見,我們連對抗小boss都很吃力,清賢的武器還斷了,而我戒指裡附帶的技能也快消耗光了——以防清賢不懂,我解釋一下,戒指裡的技能每天都有限定使用次數,今天的次數只剩一、兩次而已,我覺得到時候會完全不夠用。」

「可是孟喬,不試試看不知道吧?我們難得都打到這裡了,難道要放棄嗎?」清賢有些不能接受。

「對啊,至少讓阿清體驗一下吧!」曉露提議。

「我知道,我也不是說要現在立刻離開副本,我只是要提醒一下你們,待會我們可能會被boss給秒殺,所以——」他聳了聳肩,「輕鬆打吧,不用戰略了,就當作我們帶清賢來見見世面,反正在副本裡死了也只是被送出去而已。」

孟喬難得會說出這麼不理性的話,這透露出他對這場戰鬥有多悲觀,清賢暗暗覺得可惜,難得能夠與真正的大boss一戰,卻無法盡情享受,實在有些遺憾。

想到這裡,他突然想到自己獲得的戰利品,連忙取出那隻口琴、黑繩跟木握把,問兩人:「你們知道這是甚麼嗎?這是我在童鬼附近找到的。」

兩人一看到那三樣物品頓時雙眼發光,異口同聲大喊:「喔喔喔!那是特殊裝備部件,你竟然能打得到!」

「特殊裝備部件?那是甚麼?」清賢歪著頭問。

「那是有極低機率可以在寶箱或是怪物身上獲得的材料,一旦湊成完整的一套,就能夠用來作出高水準的特殊裝備。」孟喬感嘆,「你運氣可真好啊,竟然第一次來就能弄出完整的三個部件,接下來只要在城裡找NPC解析,再去找一個厲害的工匠玩家就能……」

「等一下,阿喬。」曉露插嘴,「他不能進城啊,這樣沒辦法解析。」

「啊,對喔!」孟喬拍了下腦袋,但隨即又想到方法:「不對,沒關係啊!我們幫他拿進去解析就好,這不構成大問題。」

清賢也覺得這是好主意,正要同意,但隨即腦中靈光一閃,想到希望塾裡那個滿頭亂髮、身穿圍裙的男人。

鎧造在第一天展現出其製造頂級特殊道具的強悍實力,可見他很有可能是專精於技藝的玩家,那是不是可以請他來幫忙呢?

為了確認這個想法,清賢詢問:「孟喬,除了NPC之外,玩家有可能解析裝備嗎?」

「玩家?玩家也可以學啊,只是比較少人會學,畢竟拜託NPC會比較方便,學了反而還要花時間去練。」孟喬說,揚起眉毛反問:「你問這個幹嘛?」

「因為我認識的人可能會,所以我想拜託他看看。」

「是希望塾的人嗎?」依然對他們抱有成見的曉露皺起眉頭。

「嗯,他們說會幫助我變強,那應該會願意提供一些裝備的諮詢吧。」清賢聳了聳肩,「如果不願意幫也沒關係,到時候再請你們進城去處理就好。」

鎧造曾經清楚的表明自己對清賢並不信任,這讓清賢一直耿耿於懷,所以他希望能夠透過這個機會跟鎧造有進一步的認識,說不定能夠成為一個突破口,化解這層不必要的誤會。

孟喬沒想這麼多,只是點點頭:「好!到時候再告訴我們結果如何就好。」

三人商量完畢,將各自的鑰匙碎片碰在一起,碎片立刻互相吸引,被神秘的力量聚集在一起,自動組成一支完整的鑰匙,靜靜躺在孟喬手中。

他們邁步走向庭院中央,隨著距離一步步縮短,清賢才真正感受到這石碑給人帶來的震撼。石碑極大極高,上面繪有某種神祕的文字,密密麻麻的沿著石碑邊緣繞了一圈,令人不由自主感到一陣毛骨悚然。

石碑的正中央有一處小小的鑰匙孔,孟喬舉起鑰匙對準,向清賢提醒:「這把鑰匙插進去boss就會出來了,做好準備喔。」

「好!」

他將鑰匙插入,然後輕輕一轉。

「喀啦!」

一道機關聲輕輕響起,圍繞四周的文字發出微微顫動,從下到上以逆時針順序一字一字發亮。很快的,整個墓碑被字發出的光亮所籠罩,而且光線不斷加強,直到照亮整座庭院。

三人的手不約而同擋在眼前試圖遮蔽刺眼的白光,清賢透過手指縫隙竭力想看清藏於光中的墓碑,卻只能隱隱約約看到它的表面冒出細小的裂痕,而且裂痕還在逐漸蔓延,一瞬間就布滿整個墓碑。

下一刻,墓碑爆炸了,光線隨之消逝無蹤,只留下漫天的煙塵牢牢蓋住三人的視野

,知道這意味著甚麼的孟喬跟曉露立刻擺出戰鬥架式,而清賢儘管沒搞清楚狀況也還是同步架起斷劍,死死盯著前方。

只因那刺入骨髓的瘋狂寒意。

煙塵逐漸散去,一道高大的人影從中走出,牠光是外型就令人印象深刻:整體而言是人型,但足足有三米高,身上穿著厚重的武士鎧甲,臉上帶著鬼的面具,肌肉虯結的手臂多達三雙,其中一雙緊握著一根猙獰的狼牙棒,背上亂七八糟的掛著各式各樣的兵器,弓、太刀、長槍一應俱全,每一樣都被鮮血染紅,濃重的鐵銹味遠遠地刺激著清賢的神經。

「好好看看你第一個遇到的boss吧,清賢!」孟喬早知毫無勝算,但依然故作開朗的大喊:「牠是『鬼武士』,是新手會遇到的第一個大boss,雖然只是凡人級,但牠卻比普通的菁英級還強!」

像是在印證他的話,鬼武士一句廢話都不說,毫不猶豫地邁出神速的一步,瞬間來到三人面前,高舉狼牙棒,朝嚴陣以待的三人揮去。

又回到了那片熟悉的漆黑。

在火把的映照下,三人眼神呆滯,精神恍惚,方才的戰鬥還在腦中回放。

他們並沒有如孟喬所說的隨意應戰,而是拿出自己的最高水準與鬼武士周旋,然而敵人實在過度強大,具有風一般的速度、鬼一般的蠻力以及精湛的武藝,牠連其他武器都沒拿出來就將三人一個一個擊殺,行雲流水的送回副本入口。

「啊啊啊啊啊啊!好強啊!」清賢首先回過神,高舉雙手,抓狂地大喊。

「哈、哈啊——以前真的太依靠人數了,絕對要把技能練起來!」曉露疲憊的打了個呵欠,不甘心的握緊拳頭。

看著兩人不甘願的樣子,孟喬默默心想:「我們真的來太早了,就算曉露沒鬧事我們也打不贏。」

在線上遊戲的世界裡,多人組隊挑戰強敵是一種非常理所當然且高效率的做法,不知是幸運還是不幸,願意帶新手挑戰副本的老手玩家人數意外的多,所以孟喬跟曉露在升級的過程中並沒有遇到太多阻礙,但也因為如此,很多新手應該經歷的挫折他們都沒有靠自力解決,導致他們對這個副本的實力嚴重低估。

鬧鬼庭院是一種少數精銳型副本,怪物實力不多但各個實力堅強,是設計來給新手一記當頭棒喝的地方,讓他們深刻的體會到這款遊戲的獨到之處:不能像其他遊戲一樣單純依靠攻略過關,而是要踏實的培養實力,並且靈活地隨機應變才能獲勝。

自己的思慮不周讓孟喬感到有些氣餒,但他還是打起精神,拍了拍手,向大夥說:「好了,我們的副本之行結束了!大家……早點回去睡覺吧,時間也晚了。」

三人既疲倦又懊惱,已經不是能繼續遊戲的狀態了,曉露揉了揉沉重的雙眼,向兩人說了聲晚安就打開手環的選單,下線休息。

「清賢,我也要去睡了,你還要繼續嗎?」孟喬一邊打開選單一邊詢問。

「嗯,我想要先去希望塾問問看裝備的事,你先睡吧。」清賢對那些特殊部件很在意,想要先去找鎧造問問,反正他們也不會下線。

「那就明天見囉,別玩得太晚,小心弄壞身體。」拋下一句老媽般的叮嚀,孟喬的身影消失在原地。

朋友們都下線了,清賢轉身走向希望塾。

盡管精神非常疲倦,他還是對特殊裝備滿心期待,腦中對新裝備浮想連篇:「黑色繩子、口琴、木頭握把,這三樣東西竟然能組成裝備?真是難以想像做出來之後會是甚麼樣子。不過不知道鎧造會不會願意幫忙。」

他一邊把玩著手上的部件,一邊舉著火把向前走,雖然視野不佳,但他的危機感知依舊發揮著作用,讓他能夠躲避野怪,避開不必要的戰鬥。

不知走了多久,天色逐漸明亮,原本的陰雲漸漸消失,他發現自己已經走出副本區,便收起火把,悠然欣賞久違的晴空,鬱悶的心情稍稍被這片蔚藍所化解。

「時間不早了,趕快問完趕快下線吧。」抱持著這樣的想法,他加快了腳步,但戒心也因此而稍稍減弱,而就在這個瞬間——

他的左小腿被打穿了。

「嗚呃!?」事情發生得太突然,清賢只感覺一股劇痛竄上骨髓,不禁痛地發出哀嚎,一個踉蹌撲倒在地,他本能地往小腿看去,只見大量血液汨汨流洩而出,卻看不見攻擊自己的兇器是甚麼。

「不對。」他一邊喘息,一邊凝神細看,一道輪廓逐漸從傷口浮現,形狀又長又尖銳,竟然是一根鋒利的冰錐,受到某種技能的影響而化為透明,一直到現在才現出其真身。

在經歷第一次副本之行後,來自人類玩家的惡意朝著清賢再次襲來。

0 條評論
    知道你想搶頭香,還不快來搶!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Connect with: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