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養魔神仔就上手2–第四章 魔神仔若回頭,不是抱抱就是報仇(8)

阿狂看到Yellow臉色越來越黃,連忙提議:「好了好了,我們再來練習吧!」

到了傍晚,虹翼告別了團員們,動身回餐廳工作。

由於Yellow在營業時間跑去大鬧,生意多少受了點影響,幸好店裡還有很多忠實客戶挺她們,加上Yellow沒有真的去檢舉,不久情況就穩定下來。

而湘玲也因為這次事件,作菜的時候稍微收斂了一些,虹翼認為這算是不幸中之大幸。所以她很認真投入樂團練習,希望至少上台不要漏氣。

這幾天連假,她一到下午休息時間就直奔練習室,結束後就直接回餐廳上班。

因為練習室距離太遠,每天都是由湘玲接送噹噹去文昌廟玩。但是昨晚的一件小事,讓她決定至少要自己去接他。

她跟噹噹說好了,為了拯救餐廳,她必須花很多時間練習,沒辦法陪他玩, 請他諒解,噹噹答應了。

虹翼原本擔心他只是隨口說說,脾氣一上來還是會不管三七二十一大鬧一場,沒想到他一次都沒抱怨。每天晚上她練習的時候,噹噹就在旁邊默默做自己的事,看完卡通就去畫圖,到了睡覺時間就自己換好衣服爬上床。

通常虹翼會記得跟他道晚安,但昨晚她太專心背樂譜,等練習告一段落,她拔下耳機準備就寢,一回頭才發現噹噹已經趴在地上睡著了。

他手上抓著一幅畫,畫著一個長頭髮的火柴人,懷中抱著一個連著長棍的大餅。虹翼看得出來,他畫的是在彈貝斯的自己。

他一定是對自己的大作很滿意,想拿給她看卻又不想打擾她,坐在旁邊一直等,等到睡著。他眼角有些濕濕的,顯然是想哭又一直忍著。

虹翼內心淡淡的抽痛,她小心地把那張畫放在床頭櫃上,再把噹噹抱上床。

「嗯……」噹噹迷迷糊糊地睜眼,「龍眼……」

虹翼在他臉上一吻,「圖我看到了,畫得很棒哦,謝謝。」

噹噹點點頭,又睡著了。這回他臉上帶著幸福的笑容。

回想起那個笑臉,虹翼長長地歎了口氣。

噹噹吵鬧的時候讓她一個頭兩個大,但是看他這麼懂事,她反而更心疼,真是矛盾。

最重要的是,魔神仔根本就不需要懂事啊……

「這個是空之魔法陣,結構比較複雜,你們要好好看我畫。中間這個圖案代表空氣精靈西芙,然後旁邊要畫三圈咒文圖……」

文昌廟廣場上,何睿哲正拿著粉筆,在水泥地上奮力地展現他的繪畫才能。

自從上次在自己家中,被噹噹和虹翼看到自己喪失中二魂的一面之後,他為了雪恥,更是變本加厲,卯起來宣揚他的「滅罪使命」。

小南瓜不耐煩地說:「大哥哥,畫這個好無聊,我們來玩踢罐子啦。」

「住口!剛才跳房子贏的人是我,所以我有權利決定接下來玩什麼,這是剛才說好的。妳想背叛神聖的誓約嗎?」

小南瓜無奈地歎氣,把希望放在噹噹身上。他正坐在廟前台階上,進入放空狀態。

「噹噹,你也想玩別的,對不對?」

噹噹沒有回答,只是呆呆地看著趴跪在地上畫魔法陣的何睿哲。

「噹!噹!你到底有沒有聽我講話?」

噹噹抬頭看她,仍舊眼神死。

「沒有。」

「那你到底要玩什麼?」

噹噹低聲說:「我要跟龍眼玩。」

「啊她就不在這裡啊!」

「我知道。」噹噹垂下頭,「龍眼要去練習才能救餐廳,救了餐廳我們才可以一直在一起,所以我不可以吵她。本世子說話算話,絕對絕對不可以吵……」說著眼睛又紅了。

小南瓜在他身邊坐下。

「這有什麼好哭?我從小到大都沒人陪我玩,我就從來沒哭過。」

噹噹伸手擦眼淚,「本世子才沒有哭哩!」

「給你。」小南瓜遞衛生紙給他,「用手擦不衛生。還有我跟你說,大人都是這樣,說什麼『爸爸要努力工作才有辦法養妳,妳忍耐一下』,其實根本就是懂得理你,你要是擺出一副很寂寞的樣子,你就輸了。」

「龍眼才不是那樣!」

何睿哲放下粉筆,「世子,老實說我小時候也覺得大人很辛苦,小孩要乖乖的不要吵,爸媽才會喜歡我。但是我後來才發現,如果你一直乖乖忍受,他就更不理你了。」

小南瓜點頭,「沒錯,就是這樣。大哥哥你一定也很寂寞吧?所以才這麼中二。」

「亂講,我一點都不寂寞!而且我還有偉大的使命要完成,根本沒有時間去想那些!妳才是,整天被丟在外面,一定每天哭整晚吧?」

「我才沒有哭呢!女孩子晚上要睡美容覺,怎麼可以哭?」

「是是是,妳很勇敢,有骨氣,拍手拍手。」

噹噹看著這年齡懸殊的兩人一來一往,忍不住發表感想。

「你們兩個感情好好哦。」

「哪有啊!」兩人又異口同聲反駁。

0 條評論
    知道你想搶頭香,還不快來搶!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Connect with: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