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手教室 第二卷 授課開始 第十七章 賞金獵人

在不遠處的樹林,有一道人形的『輪廓』。

『輪廓』呈透明狀,如持槍一般舉著一根魔法杖,躲在茂密的樹叢裡,雙眼緊盯著眼前倒下的清賢。

「很好,獵物中彈了。」輪廓心想,他就是之前的藥水店老闆,現在身上穿著貼身的漆黑法師袍,嘴角露出一抹猙獰的笑,「不枉我躲在這塊森林這麼久,這裡是回城必經之地,無論他們成功抵達庭院的『後門』,還是死回『前門』,都得經過這裡才能回城,而且這裡也是我最熟悉的獵場,這下他必死無疑。」

老闆一邊心想、一邊口中喃喃唸咒,手上的法杖前端凝聚出一枚新的冰錐,在形成的瞬間隱去形體,然後如子彈一般高速旋轉、直直射向清賢的腦門。

「又來了!」

趴在地上的清賢腦袋一寒

,顧不得腿上的傷痛就地一滾,閃過一發來勢洶洶的冰錐,這次終於來的及反應,但他卻高興不起來。

「到底在哪裡?冰錐到底是從哪來的?」他半跪在地,焦急地四處張望,但完全不見兇手的身影。

回答他的是又一發冰錐,這次從右方襲來,他拚死閃過,但還沒完,一連兩發緊追其後,每一發都來自不同方向,攻擊者似乎非常不希望自己被他發現,不斷變換位置射擊。

「哈、哈、哈啊!」清賢不停喘息,每次冰錐襲來都會伴隨著寒意的預警,他得以靠著左右翻滾勉強閃過,然而這不可能一直持續,腿部受傷的影響實在太大,冰錐已經逐漸能夠擦到清賢的衣角。

「先、先躲起來!」他一路連滾帶爬,躲進附近的一棵大樹之後,蜷起身子,試圖藏匿自己。

「切!」攻擊落空讓老闆非常不滿,但他也不急,從手環裡取出一副形似望遠鏡的眼鏡戴在臉上,隨著魔力的注入,清賢的身影隔著重重障礙浮現在他眼前,蜷縮在地的樣子暴露無遺。

「真是個頑強的獵物,原本以為剛剛那幾下就能處理他了,沒想到還得用上這附帶四星技能《氣場感應》的護目鏡。」老闆心中抱怨,但臉上猙獰的笑容依然沒變,「不過這樣才有趣嘛,要是一下就死了可就太無聊了。」

老闆在現實中只是個普通的上班族,他早已厭倦枯燥乏味的日常生活,於是內容豐富多彩的《成長》理所當然的吸引住他的目光。

賞金獵人是他最愛的玩法,無論是伏擊獵物的緊張感、與強敵鬥智鬥勇的驚險刺激、抑或是獲得獎賞時的成就感都讓他樂此不疲。為此,他專門收購許多用來狙擊玩家的技能與裝備,配合他原本就有的隱形天賦跟小心謹慎的個性,他甚至在獵人界闖出了一番名號,被人以《無影槍手》之名敬而遠之。

老闆的隱形天賦高達五星,除了可以讓自己施放的技能隱形以外,還可以讓自己處於『不可知』——也就是無法探測的狀態,導致清賢的危機感知只有在魔法出現的瞬間能夠生效,老闆依靠這一點一步一步誘導清賢,將他逼入森林之中。

「糟了!」清賢滿頭大汗,看著四周茂密的樹木,從剛剛開始他就發現自己的躲藏一點用都沒有,對方的攻擊依然不偏不移的襲來,而且還將他逼到一個非常糟糕的位置。

他的身邊都被樹木環繞,除了視野極差之外,動作更是受到嚴重限制,從剛剛開始他就頻頻中彈,雙手各有兩個大大的血洞,血量已經瀕臨極限,而且他甚至沒有機會喝藥,因為每當他舉起藥水,藥瓶就會被直接打破。

「看來只能拚了!」他心想,放出自己唯一擁有的防禦技能《微型護盾》,將魔力輸入至極限,打算靠著冰錐的反射逆推出射擊彈道,進而找到攻擊者的位置。

老闆看到這一幕一點都不驚訝,只覺得好笑,「哼哈哈哈!他走投無路了,居然想用這個沒用的技能來擋住我的冰錐攻擊,沒用的!看我瞬間打破你的護盾!」

他再次舉起魔杖,如來福槍一般指向目標,但這次使用的是另一個技能,只見杖前大量水氣集中,化為數十道冰晶,漸漸拉長至錐狀,懸浮在半空中。

「《冰錐雨》!」

巨大的寒意瞬間蔓延清賢全身,他轉過頭,頓時大驚失色,只見遠處出現一大片流光,密密麻麻的冰錐撲面而來,沿途勢如破竹的擊斷礙事的樹木,彷彿之前的無聲無息都是幻覺,毫無掩飾地直取獵物首級。

「太誇張了吧!我才進遊戲幾天而已就有這麼多人想殺我!」清賢再也無法保持冷靜,放聲吶喊。這幾天他經歷的太多,一開始被一大群人追著跑,再來是被一群高手瘋狂操練,盡管一切都是他自願的,但精神上的疲勞依舊存在,此時化為深刻的怨氣脫口而出。

他不禁想起從前,自己曾經是個不受歡迎的胖子,身材不好看自不用說,手腳也不靈活,做甚麼事都會被人嘲笑,只能夠靠著自嘲來化解尷尬。當時他非常希望能夠有個英雄站出來為自己出聲,但英雄沒等到,倒是等到了兩位好友,他才終於脫離苦海。

這是他為甚麼非常討厭欺凌行為的原因,同時也是他願意出手相助希望塾的理由,他希望可以成為自己以前所期盼的英雄,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阻止被眾人無視的惡意,讓受害者得到翻身的機會。

「連遊戲裡也有這種人啊……」他嘆息,盤腿席地而坐,他一下就明白自己跑不掉,打算用比較舒服的姿勢迎接衝擊。

老闆看到目標停止移動就明白對方已經放棄了,他連結果都懶得看,乾脆地收起魔杖,準備回城領取報酬。

清賢看著大片冰錐襲來,連躲都不想躲,百聊無賴地環顧四周。

就在此時,一道高大的人影映入他的眼簾。

之前迷茫的黑衣人恰巧來到此處,他側身對著清賢,頭上的斗笠遮住了正臉,只能看到他如行屍走肉般邁著晃晃悠悠的步伐,走著、走著……

走入冰錐雨的攻擊範圍。

「前面的!小心!」眼看密密麻麻的冰錐即將砸到那人身上,清賢不由得驚叫出聲,但他喊得太晚,冰錐距離那人不足一公尺,已經不是能夠閃躲的距離。老闆聽到這聲大喊也不由得回過頭,驚訝的看著這突然冒出的人影。

兩人都認為他死定了,清賢奮力撐起身體想要站起來推開他,老闆為了在他死後立刻殺死清賢而再次舉起魔杖。

然而事情的發展卻遠遠超出他們意料之外。

那人像是終於看到冰錐雨似的停下腳步,快速轉身面對攻擊,上半身前傾,雙膝微曲,兩手握住掛在腰間的刀柄,緊接著白光一閃——

所有冰錐瞬間化為粉碎。

「「甚、甚麼!」」老闆跟清賢嚇呆了,他們完全看不到黑衣人做了甚麼,只知道原本必殺的攻擊如泡沫一般破滅,剛才的得意與凶險彷彿是一場幻覺。

黑衣人不顧他們的驚訝,雙手各持一刀,抬頭看向老闆的方向,目光銳利,直直刺入他的心坎。

明明還是隱形狀態,明明不可能被看見,但老闆還是不由得心頭一緊、冷汗直流,將原本已收起的魔杖再次抽出,以前所未有的警惕嚴陣以待。

「……動手的是你嗎?鼠輩!」斗笠底下發出一句冰冷的質問,出人意料的是一道清亮的女聲,原來這個實力深不可測的高大身影竟然是個女玩家。

老闆從語氣中聽出她毫不掩飾的憤怒,知道自己已經跟她槓上,心中惶恐之餘也顧不上清賢了,直接用出自己最強的攻擊,「接、接招吧,《鑽石冰晶》!」

他的法杖前端浮現一顆多邊形的冰塊,以急速成長,瞬間長成汽車大小,為了追求最大威力連隱形都不用了,直接用所有魔力向她轟去。

冰塊帶著拔山倒樹的氣勢襲來,沿路在地上刮出深深的溝壑,彷彿連恐龍都能一擊斃命。面對如此攻勢,黑衣人不驚不慌,只是收起雙刀,緩緩抽出背上的大太刀,雙手緊握刀柄,雙腳一前一後站穩,將刀舉到身後,用全身的力量奮力一揮,口中大喝:

「《空斷》!」

刀光一閃,一道無形的波動傾瀉而出,如海嘯般淹過草木、大樹以及巨型冰塊,將接觸到的一切一分為二,以無堅不摧之勢朝老闆奔騰而去,老闆連發出慘叫的機會都沒有就被一刀兩斷,上半身彈飛到空中,化為白光消逝無蹤。

黑衣人沒有任何得意之色,只是收刀歸鞘,轉身朝清賢緩緩走來。

清賢目瞪口呆,黑衣人彎下腰、朝他伸出右手,關心地問:「小兄弟你沒事吧?」

在她背後,是那被橫劈成兩半的森林,以及遭到波及的無數野怪屍體。

0 條評論
    知道你想搶頭香,還不快來搶!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Connect with: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