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養魔神仔就上手2-為了讓魔神仔半夜也能上班就來開夜店吧!(1)

半夜一點,何睿哲躺在他的豪華大床上,眼睛眨也不眨地盯著手機。

他打了上百通電話給許瑞光,完全沒有回應,簡訊更是石沈大海。想打去餐廳問消息,卻又沒有勇氣。

他的腦袋很重,胸口卻空空如也。除了惶恐不安,什麼都感覺不到。

太奇怪了。明明早就下定決心要幫助許瑞光把噹噹搶走,也成功了,照理應該要慶祝,為什麼他反而全身不舒服?

因為在噹噹失蹤的那一刻,他腦中的迷霧忽然消失,讓他看清了狀況。

整件事情都不對勁,尤其是許瑞光。他的說詞根本不可信,他的用心更是可疑。

他們不是在拯救噹噹,而是把他從愛他的人身邊搶走。

許瑞光才是綁架犯,游虹翼不是。

而自己卻傻傻地成了許瑞光的共犯。

這時他察覺房間裡有其他人。

一個相貌清冷秀麗的男人站在房門口凝視著他。這人正是在白天在水族館見過,看紀錄片哭得唏里嘩啦的奇冉。

只是那時他的眼睛不像現在這樣發著紅光,表情也不像現在這麼可怕。

「晚安。」奇冉說。

房裡忽然變冷,冷到連呼吸都快要凍結,不止如此,肺裡的空氣也被全部擠了出來。

一瞬間,何睿哲明確地感受到「死亡」的存在。

「等等,奇冉!」

少女的聲音打破了窒息的寒冷,虹翼和噹噹不知何時也進了房間。

「我們是來跟他談判,不是來攻擊他的!」

「誰理妳?他頭上有山神的印記,早就該死了,居然誘拐青芒世子?就算把他吸成廢人也只是剛好而已!」

「那忙著看電影,連世子被拐都不知道的人該怎麼處置?」

虹翼冷冷的一句話再度把奇冉擊沈。

「妳……妳好狠心!嗚嗚……」

何睿哲終於找回呼吸的能力,大口喘氣,驚恐地看著縮在角落啜泣的奇冉,以及面無表情的虹翼,還有把頭埋在她肩頭,拒絕看他的噹噹。

「世子……你……回來了……」強烈的羞愧幾乎把何睿哲壓垮,只能擠出這幾個字。

虹翼回答:「是啊,不過差點就回不來了。託你的福。」

「我……我只是想要救世子……藥師大人……許醫生說……」

噹噹開口,「藥師大人把本世子跟奇冉弄昏,還差點殺死我們三個。這樣是在救誰?」

何睿哲臉色慘白。「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你當然不知道啦。你只知道許醫生永遠是對的,而我永遠是錯的。」

虹翼水汪汪的眼睛,現在有如雷射眼直射他心口。

「何同學,我只不過是幾年前害你漫畫被老師沒收而已,真有必要恨我恨成這樣嗎?自己把重要的東西到處亂丟被我撿到交給老師,怪在我頭上太沒道理了吧?大不了我買一本還你,這樣可以嗎?」

何睿哲沒有立刻回答,而是定定地看著她,臉上除了害怕和羞愧以外,還多了強烈的哀傷。

虹翼有點吃驚:這是什麼表情?他真的為了漫畫難過成這樣?

「不行哦。」何睿哲終於開口,「不管妳買幾本賠我都不行,因為妳丟掉的不是漫畫,是我的心。」

「呃……啥?」

「妳忘了對吧?妳才沒有撿到我的漫畫。《夜行騎士》是我的寶貝,怎麼可能亂放?當時是我親手拿給妳的!」

「咦?咦咦咦?」虹翼這輩子很少嚇到,這回卻吃驚不小。「你幹嘛拿給我?」

「因為那是全世界最好看的漫畫,我想介紹給妳。」

「我那時根本不認識你啊!」

何睿哲漲紅了臉,眼睛也紅了。

「廢話,我就是為了要認識妳才做那種事啊!」

他垂下頭,聲音也越來越低。

「電視都是這樣演的:男生在女生面前做一些很奇怪的事,女生就會印象特別深刻,然後……展開一段浪漫的戀情……」

虹翼囧得臉都快抽筋了。

「是哪個白痴節目隨便亂演?快去告電視台!叫導演跟編劇剃光頭謝罪!」

何睿哲苦笑。

「沒用的。妳不但把我的漫畫交給老師,還把我忘得一乾二淨。就算整個電視台的人都剃光頭,也沒辦法讓我心情變好。」

「所以說……」虹翼不禁紅了臉。「你其實是……喜歡我?」

「幹嘛這麼吃驚?妳是尚英的白雪公主,哪個人不喜歡妳?」看到噹噹兇狠地瞪他,他再度苦笑。「不用這麼生氣,世子,我不是一直告訴你嗎?喜歡上她不會有好下場的,看我就知道。不過你的運氣好像比我好呢。」

虹翼深吸一口氣,理清了原本陷入混亂的情緒。

0 條評論
    知道你想搶頭香,還不快來搶!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Connect with: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