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養魔神仔就上手2-為了讓魔神仔半夜也能上班就來開夜店吧!(2)

虹翼深吸一口氣,理清了原本陷入混亂的情緒。

「你說錯了。」她輕聲說:「學校裡有一個人不喜歡我,就是我自己。」

看著何睿哲疑惑的表情,她笑了笑。

「因為我知道我不是什麼白雪公主,而是騙子的女兒。吃的穿的用的全都是來自黑心錢,髒得不得了,根本不值得喜歡。簡單地說,戀愛是跟我無關的事情。所以很遺憾,不管你做多少怪事,塞多少漫畫給我,我都不可能了解你的心情的。」

何睿哲目瞪口呆,完全無法回應。

他作夢也沒想到,當年這位外表高貴冷漠的「尚英白雪公主」,其實背負著這麼沈重的包袱,在別人強加的光環下獨自哭泣著。

直到現在,變成人人喊打的「騙子女兒」,她仍然撐了下來,一路走到今天。

比較起來,他那小小的失戀傷痛到底算什麼?他有什麼權利記恨這麼久,甚至出手傷害她的家人?

他忽然很想鑽進地底。

正要開口道歉,房門卻被粗魯地推開,他老哥大搖大擺地走進來。

「哇,好熱鬧。居然帶這麼多朋友回家玩到三更半夜,何睿哲你越來越行了耶。不知道爸媽聽到會說什麼哦?」

他完全不給弟弟辯解的機會,繼續說下去。

「你們在玩什麼?雜○趴?居然還帶著小孩子,口味真重呢。可不可以讓我也參加?」

「才不是!」何睿哲怒吼,照例被無視。

何睿賢朝虹翼露出無賴的笑臉,上次那副親切有禮的假面具早就扔了。

「哎呀,游同學,又見面了。我查了一下,原來妳爸媽是通緝犯呢,真是不意外,我老弟最會跟不三不四的人交朋友了。是說,妳盯上何睿哲,應該是想撈一票吧?這妳就錯了,他的零用錢都掌握在我手裡,妳榨不出東西的。」

他奸笑著湊近她。

「想要錢的話,來幫我服務吧?給妳算個好價錢哦。我房間就在……」

這時他忽然背後惡寒,還來不及回頭,奇冉的一隻手已經搭上他肩頭。

「人……人呢?怎麼不見了?」

何睿哲看到老哥和奇冉瞬間消失,驚得差點掉下巴。

虹翼拉住他,「快跟上!」

藉著噹噹的力量,何睿哲和虹翼得以進入奇冉的荼界,旁觀何睿賢被「款待」的實況。

荼界裡的何睿賢,穿著名牌西裝,坐在豪華的大辦公室裡,意氣風發地對著部下發號施令。

「把辦公室的洗手間全部拆掉,上班時間禁止上廁所,通通給我憋到下班!還有,午餐時間也取消,會餓就喝能量飲料!」

他拿起手機,「喂,山坡地挖得怎麼樣?當然全部挖開蓋工廠!什麼?水源污染?管他去死,有錢的人去買礦泉水喝,沒錢就去接雨水!關我什麼事?」

他的頭頂,魂砂像噴泉一樣大量湧出,顯然他正處於幸福的最高峰。

這時旁邊的助理小心翼翼地為他端來咖啡,看到助理的臉,何睿哲大吃一驚。

「那是……我?」

「是你哥幻想中的你。」虹翼小心地說:「這裡的一切都是你哥的幻想,不用太介意。」

雖說兄弟倆的關係在現實世界裡也差不多。

何睿賢喝了口咖啡,立刻把整杯往助理兼弟弟身上潑。

「這什麼餿水?你長這麼大連杯咖啡都不會泡,到底還有什麼用處?難怪爸媽不想認你!」

「對不起,大哥。」假何睿哲低聲下氣地道歉。

噹噹咋舌。「這人脾氣好大!」

虹翼看著身旁真正的何睿哲,他的臉色實在讓人於心不忍。

「看來令兄理想的人生就是出人頭地,然後卯起來踐踏別人。還真是無聊的理想啊。」

何睿哲看著幻想世界中囂張跋扈的長兄,和維維諾諾卑微的自己,笑了出來,卻很像在哭。

「不意外。我家的教育就是要我們搶奪所有的利益,踩在弱者的頭上爬到世界的頂端。我一直學不來,我老哥卻學得很好,只是這樣而已。」

「這什麼鬼話?」奇冉忽然出現在口沫橫飛訓話的何睿賢身後,瞪著何睿哲。

0 條評論
    知道你想搶頭香,還不快來搶!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Connect with: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