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邃的海//第一章

「你已經無路可逃了!」
  
即便那個人大喊者,我依舊不斷的奔跑,經過嚴格訓練的我,跟原本比起來,奔跑的速度更加迅速。
  
突然,一個身影出現在我面前,閃過一絲光芒,尖銳的刀刃指著我。我有看過那把刀。
  
我想都沒想到,會有那麼一天,我會和他刀劍相向,甚至是被追殺。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從那一天開始。
  
##

星期一,一個悲傷的日子。
  
不管在鏡子前怎麼看,我的臉依舊不會改變,還是那副常常被人稱作死神般的臉。我故意讓水跑進眼睛裡,模糊自己的視線。
  
一頭偏長的漆黑短髮,深紅色的雙眸。常常被人說是不詳象徵的我,早就已經習慣一個人了。
  
跟平常一樣,在相同的時間出門,在相同的時間經過相同的街,看著相同的景色,一切一切都和平常一樣。
  
「嘿!」我感覺到肩膀被拍了一下,我轉頭看去,一個女孩笑嘻嘻的站在我的身旁。
  
「喔…..是海啊,早安。」我叫出了她的名字,海。
  
「你又打算去睡覺了啊?」
  
海對我露出燦爛的笑臉。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我已經忘記自己和她的初次見面了。
  
「……既然知道就別再提了。」
  
海的身高不高,目測至少有一百五吧?一頭如深海般湛藍的長髮襯托了她白皙的皮膚,如大海般深邃的雙眸倒映著我的臉。
  
「海!早安呀!」身旁的一位女同學叫了海,那是和我同班的同學,不過我不記得名字了。我記不太住班上同學的名字。
  
「喔!早安啊!」
  
海充滿活力的向她打招呼並朝她跑去。海和我不同,或許是因為她開朗的個性?她的朋友很多,不分年級,不分貴賤,大家都和她處得很好。
  
她會和我打招呼不過是因為我剛好坐在她旁邊而已,要不是如此,她壓根不會來找我這種人說話,一個個性陰暗的角色。
  
「這是什麼?」海拿起放在桌上的紙。明明上面就有標題,但她還是故意轉頭來問我。
  
「好像是志願表的樣子……」我不確定的說。雖然這只要填自己未來想要就讀的學校,我卻依然寫不出半個字。
  
「你想要讀哪所學校?」海問我。
  
「嗯……還沒想好。」
  
她隨口說了“是喔”接著就在紙上寫下「我各個的學校都想就讀」的字樣。妳剛剛想要寫的學校是什麼?我忍不住好奇。
  
「欸妳聽說了嗎?最近好像有什麼暗殺集團耶~」
  
「好可怕呢~希望不要被當成目標才好。」
  
「我聽說是隨機殺人呢~」
  
她們的對話令我感到不悅。那種輕佻的語氣。明明心裡就不把這當一回事,但又要假裝很害怕的樣子,令人不悅。
  
「女、女神不要怕,我們親衛隊會保護您的!」
  
「哇~謝謝你們~~」
  
真是令人厭惡啊。我轉頭看向海,雖然依舊保持著笑容,不過眼睛裡卻沒有絲毫笑意。

「才不是……隨機殺人…..」  
  
她喃喃自語著。不是隨機殺人?我從覺得自己聽到了什麼不該聽的。
    
「海?」
  
「啊……怎、怎麼了嗎?」
  
我搖搖頭。感覺海不怎麼想談論這件事,所以我也沒在追問下去。不過……暗殺集團嗎……如果可以的話,我也蠻想看看的。乾脆請他們直接把我殺掉好了。
  
我趴在桌上,緩緩闔上雙眼,任憑我的思緒飄散……
  
「你還給老子睡啊!起來了啦!」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因為疼痛而驚醒。我才剛抬頭,就看到一個熟悉的面孔站在我面前。
  
「……很痛。」
  
「我看不出來。」
  
我沒好氣的瞪了剛剛巴我頭的那個傢伙。一頭有點茂密過剩的深紫色長髮是她的特點。櫻,因為班級的大姐頭,所以我們都習慣稱呼她為櫻姐。
  
自從升上高一之後,我意識到自己“太過冷靜”。或許是因為這個原因我才不太擅長和其他人打交道,這也是造就現在這個有些面癱的我的因素之一。
  
「校園季。不管你要不要都給我去跑。」
  
「為什麼選我?」
  
「你以為我不知道嗎?全中運的紀錄保持者。」
  
她刻意壓低了音量,看來她也清楚這並不是我想談論的話題。我無法反駁她,因為那是事實。
  
只是因為和別人做了約定才這麼努力去練習,卻也是因為那個約定,導致了後續一切的發生。
  
「……我已經決定不再參加比賽了。」
  
「混帳傢伙!」
  
櫻姐她把我推向牆壁,接著頭也不會的離開了。我無奈的騷了騷剛剛撞到牆壁的頭,有點痛。此時,我正好注意到在女生團體中央的海。
  
明明看起來這麼開心,為什麼她總是給我一種離我很遠的感覺?越是想探究她的內心,她越是閃躲,彷彿是刻意和人保持距離一般。
  
我自認不是什麼會多管閒事的人,不過我卻很想知道海這麼做的原因,和別人保持距離的原因。
  
明明她和其他人氣高的學生一樣是個校園偶像,卻是唯一一個讓我覺得神秘的人,這或許跟她散發出來的氣息有關吧?
  
話說回來,海她身體好像很不好,聽說是氣喘,每次上體育課時都一個人坐在旁邊看。我一邊思考著,意識一邊慢慢的沉了下去。
  
“因為我們是朋友啊!”

“颯就是颯。我不會因為是你就不和你做朋友!”
  
等我再次醒來,外頭的天色已經很暗了,我瞄了一眼時鐘,已經六點了。剛剛……我是做了什麼夢來著?有種熟悉的感覺……算了,既然會忘記就代表不怎麼重要吧?
  
“抱歉,我先回去了”
  
一張紙條被我壓在手臂下。偏圓的正字體,即使不署名我也知道是誰寫的。畢竟,我也看了一學期了。不過,我有和她說好要一起回家嗎?沒什麼印象。
  
「……回家吧」
  
我提起書包,離開了校園。恍恍惚惚的四處走動,剎那間,一道黑影掠過我的眼角,是誰?
  
那個人奔跑的速度極快,不到幾秒的時間,我已經看不見那個人的背影。
  
內心的好奇心驅使我向前跨出腳步,一步,兩步,我慢慢的加快了速度。雖然無法再次在運動場上奔跑,但這種奔跑我還是做得到的。
  
我不斷的奔跑,我能清楚的看見眼前的確實有一個身影,不過因為距離的關係,我無法分辨出對方的性別。
  
「不見……了?」

我停了下來,原本離我不遠的身影突然消失不見了。我四處看看,這才意外的發現身旁有個看起來荒廢已久的辦公大樓。
  
或許那個人影就在裡面。樓房殘破不堪,為了尋找剛剛的身影,我進入了那棟房子。每個房間,每個衛浴間我都仔細檢查過了。
  
不過找得這麼仔細還是有代價的,那就是速度很慢。
  
「果然……太久沒跑得這麼劇烈了……」
  
我微微的喘著氣,並努力的平復。說實話,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會對那個人這麼感興趣。
  
「……救、救救我……救我……」
  
聽聲音的話,感覺是一個中年大叔,我快馬加鞭的想趕到他身旁去,他貌似在五樓。反正在我的上方。
  
我只能依靠那斷斷續續的求救聲來判斷他的位置,和我料想的差不多,我在五樓衛生間找到了那名男子。
  
「沒事吧?」
  
「你、你是……誰……」他害怕的看著我,我果然嚇到他了嗎?雖然這也在我的意料之內。

「……我聽到你的求教訊號。」
  
「啊啊……啊!救救我啊!我被人追殺啊!啊……」
  
「你可真會躲。」
  
隨著另一道聲音的出現,男子發出慘叫。下一秒,眼前男子的頭忽然間掉了下來。以男子為中心,鮮血慢慢的蔓延開來。
  
距今過了很久之後,我才知道那名男子其實是他國的間諜,專門將我國的機密以高價賣出。
  
「喂……騙人的吧…..」
  
我的腳下意識的往後退了一步,身體撞上了牆壁。一陣風掠過我的臉頰,一把匕首插在我身後的牆上。
  
「這是…..刀?」
  
我該不會遇到暗殺集團了吧?不會這麼剛好吧?我沿著牆壁慢慢的滑了下去。這並不是害怕。我如此說服自己。
  
我下意識的去觸摸被刀略過的臉頰,即便剛才沒有感覺,但我的臉頰確實被刀刃劃過一條細細的痕跡,而傷口正微微的留著血。
  
「你是誰?」
  
影子中出現了兩顆藍色的愛心,他緩緩的向我走來。不到一秒的時間,一把和剛才相同款式的匕首抵在我喉嚨上,而他也靠我非常近。
  
與此同時,我才看見一隻“兔子”在我的眼前。正確來說是穿著黑色兔子斗篷的人。剛剛看見的愛心正是兔子耳朵上的裝飾。
  
帽子大到遮住了對方幾乎半個臉,但從對方那纖細又白皙的手臂看來,對方應該是個女生。
  
「你是誰?」
  
她又問了一次。她的聲音似男非男,似女非女,應該是用了變聲器之類的。不過我沒有用過變聲器,所以無法斷言。
  
「我才應該問妳是誰吧?以妳的身手是不可能讓我追上的,妳是故意把我引到這裡來的吧?」
  
我故作淡定。我的雙手撐著地板,因此沾滿鮮血,鐵鏽味刺激著我的鼻子,幾乎令我無法思考。
  
「……..」
  
「我說對了吧?」
  
我強忍著顫抖的聲音,用堅定的眼神看向對方。她收回了刀,把它往身後一丟,兔耳上的藍寶石閃了一下,刀便憑空消失了。
  
「我對自願想死的人沒興趣。」
  
「那是……唔!」
  
我可以感受到我的後頸被敲了一下,我的意識便中斷了。
  
##
  
「這裡是…..?」
  
我強忍著頭痛坐了起來。整個房間都是以白色作為基底,黑白相間的磁磚異常的乾淨,說是在發亮也不為過。
  
「醒來了嗎?」
  
一道明顯是女聲的聲音自我後方響起,一個綁著蓬鬆低單馬尾的女孩站在我後面。她是少數能帶給我放鬆感的人。
  
「我是雲,算是這裡的…..老大?Boss?」
  
「…….是嗎。」
  
看起來才剛小學畢業的孩子是這裡的老大?不過我還是別以貌取人得好,到時候她的年紀其實比我大就太失禮了。
  
「你是不是在想什麼失禮的事?請別因為外表就小看我好嗎!算了……這裡是providential,又名永恆。就是你們口中的“暗殺集團”,而這裡是黑色陣營的總部!歡迎!」
  
雲看起很興奮,她拉開剛剛一直藏在背後的小型禮炮,緞帶瞬間飄散在房間裡。
  
「黑色陣營?」
 
「沒錯!把你帶回來的孩子是“藍星”,當然不是真名啦。只是個代號,在providential的人幾乎都是使用代號來稱呼彼此的!我算是少數中的少數。」
  
把我帶回來……為什麼藍星不殺了我?為什麼特意把我帶回她們的總部?為什麼雲不使用代號?我有一堆不清楚的事情想問。
  
我的腦袋一片混亂,現在的我根本沒辦法分辨出什麼是比較重要的。
  
只見雲對我笑了笑,之後對我招了招手,我不明白她的用意,但很快就了解到了,她正在對站在我後面的人招手。
  
一個穿著黑色兔子斗篷的女孩出現在我面前,它的兔耳上有著兩顆藍色的愛心,是剛才遇到的殺手。
  
「藍星,幹嘛一直戴著“那個”?明明就是認識的人,害羞什麼?」
  
「……」
  
我可以感受到“藍星”嘆了一口氣,只見她緩緩的摘下了帽子,一頭如深海般湛藍的長髮暴露在我的面前,即便她的眼睛蒙著黑布,我也認得出來是誰。
  
「……颯。」
  
她叫出了我的名字,並摘下眼罩。熟悉的開朗聲音,熟悉的深邃雙眸,熟悉的溫和微笑。我的想法是正確的,這個殺手正是把我這種人當朋友看待的。
  
「海……」
  
我緩緩的念出了她的名字。她一如既往的對我露出微笑,那個帶有親近的燦爛微笑。
  
「你們認識真是太好了!因為總部已經沒有多餘房間了,所以你們必須要當室友喔!我代替黑色陣營謝謝你們的協助啦!」
  
說完,雲露出爽朗的微笑催促著我們,那個笑容和海有幾分相似,在連海都沒辦法應付的情況下,我們離開了剛剛的房間。
  
其實還有空房間吧?我在腦內這麼想著,不過隨便去懷疑別人也不太好,我決定先把這件事放在一邊。

海領著我,帶我去到她的房間。
  
下垂的兔耳幾乎要觸碰到地面,不過海看起來不太在意。她明明在走動,卻沒有任何的腳步聲。
  
她不在意我和她同一個房間嗎?我不知道她現在到底在想什麼,就和平常一樣,我搞不清楚其他人的想法,包括自己。
  
沒有原因的,我不抗拒和海同一個房間。是因為我和她是同班同學的關係嗎?我不確定。
  
海在一扇門前停了下來,她推開門。海的房間是以海洋為主題設計的,很有海的感覺。
  
「抱歉,颯。要你和我這種人在同一間房間….」
 
「……妳才是。」
  
我不懂海為什麼要道歉,明明她的條件這麼好,卻要貶低自己和我這種人在同一間房,這麼說的話,我才應該向他道歉。
  
「解除機種。」
  
海小聲的呢喃著。下一秒,她原本穿在身上的黑色兔子套裝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件純白的洋裝。
  
「海….這到底是….」
  
「如你所見,我是殺手,是暗殺者。」
  
她毫不隱瞞的告訴我。她在這個暗殺集團中擔任的是暗殺者,通稱藍星。暗殺者在這個集團中是人數最多的,所以她說她的能力和一般人幾乎差不多。
  
和一般人差不多!?一個上體育課總是旁觀的人,體能和反應力好到嚇人的地步,居然跟我說和一般人差不多。
  
「算了……」
  
「對了!明天你要接受測驗來分發機種!」
  
「哦……不過明天我們不是要上學?」
  
「明天放颱風假啊!對吼……」
  
海像是想到什麼一樣的把食指抵在下巴上。不知道她是因為在想該怎麼解釋還是其他原因,反正不關我的事。
  
我在她思考的這段時間裡,拿出了我的智慧型手機。…..268條未讀。這未讀量多得驚人,搞到我手機都整個當機了。
  
“喂你今天幹嘛請假?”
  
“去哪混啦?把妹喔?”
  
“你沒來太可惜了,我找到一個觀賞美景的好地方”
  
我直接忽略最後一條訊息,決定已讀不回。
  
我沒去學校?我趕緊看了一下手機上的日期。十月十五日星期二下午七點三十七分。
  
…..好哦所以我這是整整昏迷了一天的意思是嗎?手機無法顯示出這裡是哪個縣市,連GPS定位系統都無法顯示出我在哪。
  
「喂海……..」
  
我才剛開口叫她,但下一秒我隨即便閉上嘴。海保持著思考的動作就這麼睡著了。難道她在我昏迷的時候照顧我嗎?我不能確定。
  
我輕輕的讓她在床上躺好,眼皮下重重的黑眼圈顯示出她的疲累,我戳了戳她的臉頰,意外的好玩。
  
##
  
「起床了!」
  
伴隨著噪音和海的聲音,我嚇得從床上坐了起來。海面帶微笑的看著我,看來剛剛的超大噪音是她弄出來的。
  
「這裡是……喔喔……」
  
我花了一點時間才想起來我現在在哪。海遞給我換洗衣物,也不知道他們怎麼拿到跟我尺寸相合的衣服的,不過我也不在乎。
  
「我說…..妳可以出去一下嗎?」
  
「為什麼?」

「……我在妳面前換衣服好像有點不妥。」
  
「但是如果我出去的話會有點麻煩….」海騷了騷頭。
  
她說她在這個集團裡很顯眼,平常要出去什麼的,都得在一般人不會注意到的時間出去。今天為了配合我才會這麼晚。
  
「嘿咻!」
  
「…….妳確定妳要在這換衣服?」
  
「反正我們以後都是室友了!而且我相信你不會偷看的。畢竟在一個殺手面前。」

海了露出小惡魔般的笑容看向我,我不自禁的吞了口口水。是的,我要是偷看,說不定就會瞬間死在這裡。
  
之後,我被海帶去吃午餐。我第一次體會到在眾目睽睽下的生活。海平常都是這樣生活的嗎?感覺很辛苦。
  
「喔呀!」
  
「……….」
  
訓練室的門才剛打開,一把木製長刀便揮過我的眼前,雖然是木製的,但那個厚度,被打到的話肯定會瘀青。雲她一臉沒趣的看著我。
  
「你太冷靜了啦!」

「……天生的。」或許。
  
「藍星可以去做妳自己的訓練了。我會負責測驗他的!不用擔心,我會溫柔對待他的~掰掰!」

可能是看到海不信任的表情,雲補充了後面那一句。海看著雲好一陣子後,才像是相信她一樣的離開了。
  
雲有危險到需要她這麼提防?我完全看不出來。雲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我沒辦法想像她殺人的樣子。
  
「好了……那,我們來休息吧!休息也是訓練的一環!而且是很重要的訓練!」
  
雲這麼說著,接著坐到了訓練室的椅子上,我也找了張離她最近的椅子坐了下來。休息是重要的訓練?我不太了解雲的思維。
  
「那個…..可以稍微解釋一下這裡的情況嗎?」
  
「喔喔!這個暗殺集團分為兩個陣營,以計謀策略為主的白色陣營和以實力行動的黑色陣營。這兩者是勢不兩立的。
  
藍星使用的是機動性最高,同時也是providential裡最強的機種,藍色機種。簡單來說,藍星是providential裡數一數二的高手。
  
藍星使用的機種是一般人無法駕馭,白色陣營目前也沒有人能夠使用的特殊機種。藍星是個好孩子,不過她總是隱藏自己的想法,這點令人困擾呢~」
  
果然嗎…..看來海她“主動和人保持距離”這件事是成立的,不過原因尚未知曉。海很強這件事,我在第一次看到她的時候就知道了,所以不意外。
  
「我不用……做什麼測驗嗎?」
  
「當然要啊!來~拿好這個!」
  
雲把一把手槍放在我的手上,它的重量不輕,但一般女生應該是也可以用的。
  
我的前方立起了好幾個牌子,有大有小,遠近也不同,我大概了解雲的用意了。
  
「你就想一些會令你的情緒產生波動的事情。比如非常厭惡的人啊,失戀的傷心啊,這些都可以!接下來就扣下扳機開槍吧!」
  
情緒波動嗎……
  
我,是一個沒人需要的人,即使死掉也無所謂,反正像我這種人有沒有活在這世界上都無所謂……
  
我的意識也慢慢的開始恍惚起來,我回想起之前發生的一件往事。
  
“為什麼只有你啊!”
  
“為什麼活下來的不是她!”
  
“像你這樣的人應該去死啊!”
  
碰、碰、碰!
  
子彈的聲音貫穿我的腦袋,我也因此回過神來。要是在想下去太危險了。所有的立牌上都開了個洞,不過都離中心點有一點距離。
  
「喔~不錯哦!六分三十一秒,嗯….你適合的職階大概是“穿透者”吧?接下來就來看看屬於你的機種吧!來來~」
  
雖然說是用“機種”這個稱號,不過“機種”根本就不是指機器人這類的,而是“高科技布料衣”。
  
「嗯~就這個吧!機種的名字是自行取的,不過這是新貨呢~你可真好運。」
  
我被雲強制換上了機種,紅色的圍巾遮住了我的嘴巴,其他部分幾乎都是黑色的,就如同海的機種一樣,以黑色作為基底。
  
在鏡子中的我,一頭有些雜亂的黑髮,毫無波瀾的紅色雙眸,和影子合而為一的身體,這就是暗殺集團的機種嗎?
  
「果然很不錯呢!你使用的是強調技巧的紅色機種,很適合穿透者使用的機種。」
  
雲交給我一個半透明的的板子,和海不同,我的是紅色的,雲還順便告訴我使用方法。
  
據雲的說法是,雖然藍色機種很強,但除了海以外,目前沒有任何人能駕馭得了,只有海一個人使用。
  
「你對藍色機種很有興趣對吧?對吧?要不要試試看啊?」
  
她給了我一個白色頭盔,說戴上就能體會到為什麼其他人無法使用藍色機種的原因。
  
我戴上了頭盔,瞬間,奇怪的雜訊瞬間衝進了我的腦袋,我的視覺、聽覺、觸覺、嗅覺像是被封鎖住一樣,這個暈眩感令人巴不得瞬間逃離。
  
「怎麼樣?」
  
在我瞬間將頭盔摘下後,雲一臉幸災樂禍的樣子看著我。她應該早就料到這種情況了。

「…….我覺得很糟。」
  
「是吧?所有的藍色機種全都有這種問題,所以才停止開發了。那種強烈的不詳感……」
  
「…..是嗎。」
  
「真不愧是你,真冷靜。嗯……我突然覺得,“北極星”這個名字挺適合你的,你的稱呼就叫做北極星好了!就這麼決定了!」

真是隨意啊,這個集團。雲後來有補充跟我說,只要是委託,他們一律會接受,即便對象是自己陣營內的人。聽起來真殘酷啊。
  
雲還告訴我這裡,Providential的一些規則:
  
第一項:只要是交派的任務,必須完成
  
第二項:若是將情報洩露出去,格殺勿論
  
第三項:若是中途退出集團,格殺勿論
  
第四項:成員無法擅自更換陣營
  
第五項:殺掉十大精英將頂替其位
  
「吶!你願意加入我們嗎,北極星?」

雲朝我伸出手,並以溫柔的目光看著我,她是除了海以外,第一個對我溫柔的人。
  
既然妳都讓我知道這麼多了,還給了我一個屬於自己的職階和稱呼,我的答覆當然是……
  
「我願意。」
 

by初尋 

0 條評論
    知道你想搶頭香,還不快來搶!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Connect with: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