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月之約【→ side:夢 →】

月光傾落,令水晶玫瑰閃著溫柔的光芒。

臥榻上的少女翻著古老的書籍,一邊用力地敲了一下裝著光的玻璃罐。

那是他的閱讀燈,裡面裝著的是很稀有、會發光的夢魘。

「欸、赫蒂。」房間一隅、那名青年站在那裏「今天不去工作嗎?」

「不去。」闔上了書,赫蒂點燃了菸斗,看起來有點不開心。

大概是因為這次診間設置在豐碩之地,作惡夢的人不多,生病的人也不多。

日子過的是挺悠閒快樂的,但沒有生意讓守在診間的使魔小雛非常緊張。因此,小雛就擅自將今天下午蒞臨的大生意給接下來了。

雖然赫蒂也知道小雛只是擔心自己養不起整個診間,但一想到要向財閥權貴低頭服務就是令人十分不悅。而且就算沒錢,老師也沒有說不可以變貨幣出來用啊。

「來去放大隻的夢魘好了。」最近剛好抓到了一隻會吃人的,剛剛好可以教訓那個貪婪的死胖子;反正錢都收了,放完就趕快搬回魔法界就好。

「薩利耶有甚麼好點子嗎?」

「攻擊人要從軟肋做起。」薩利耶的指尖在空中比劃了一下。

「上至老婆出軌、下至被至親背叛,然後破產被追殺的夢應該挺不錯的。」

「啊、這個我喜歡。」煙霧圍繞著赫蒂,房間裡滿是梅花焚香。

「最好是在過程中不小心被砍到還能感覺到痛,那就不要麻痺他夢裡的知覺吧。」

「不愧是母親大人。」

「你也不愧是我的孩子。」

月光捎來了信息,窗邊的水晶玫瑰被染成了鮮紅。

赫蒂看了一眼,用魔法將玫瑰拿起,瞬間染紅的水晶玫瑰散落在空中,和赫蒂的煙融為一體拼湊成了一封書信。

「唉唷唉唷、感覺更煩人的事來了。」薩利耶語氣帶了點幸災樂禍,他趴在桌上:「怎麼辦哇母親大人。」

千年一次的新月盛宴,這是赫蒂第一次以夢之魔女的繼承者的身分出席。

雖然繼承了奶奶克萊曼婷的記憶,算起來也不是不認識那些姊妹。但不是很喜歡太多人的場合的,加上可能會跟花家的臭小鬼碰面、不是自己跟他打起來就是薩利耶跟他打起來…光想像就覺得挺棘手的。

嗯、就假裝沒有收到好了…

打算讓信看起來沒被拆過一般讓老師以為信沒有送到,赫蒂揮了揮菸斗,卻發現書信沒辦法再重新回溯到沒拆封的樣子。

『赫蒂閣下』

正當赫蒂還在困惑時,琉珀的聲音出現在空氣之中。

『母親都知道你想做甚麼。』

『還請你務必出席。』

空氣凝結了幾秒鐘。

「臭蘿莉婆婆。」伴隨著薩利耶惡劣的笑聲,赫蒂悶悶的碎念著。

今天大概是最倒楣的一天。赫蒂心想著,輕吐出的煙霧化作鳥型飛向月光。

「好了、」

「不要再笑了,倒在地上真的很醜。」

「可、可是、可是好難得可以看到母親大人吃鱉的臉我覺得很有趣啊。」

「那赫蒂現在想幹嘛呢?」

少女的嘴角彎成了好看的弧度,她撐開雨傘、躍出了窗台。

「我要去折磨那個死胖子到死來洩憤。」

--------------

前陣子參加了老婆初初的魔女集會,

結果設定寫著寫著世界觀就出來了;世界觀寫著寫著架構就越來越完整了

為了不要對不起我們大腦構築的世界,之後都會盡量以圖文方式讓大家進入意象。

但我如果沒有拍就沒辦法了

0 條評論
    知道你想搶頭香,還不快來搶!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Connect with: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