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養魔神仔就上手3–第一章笑話!不認識馬利歐還算是魔神仔嗎?(2)

噹噹皺眉,高聲說:「我去趕走他!」

「等等……」

「喲,人類,我來了!要吃什麼快說!」

翹班好幾天的奇冉忽然從廚房裡冒了出來,對自己的遲到毫無歉意,大喇喇地把點菜單往客人桌上一放。

「哇,奇冉,好久不見!你怎麼這麼久沒來?」

年輕的女客們一點也不在意他的無禮,快樂地跟他聊起來。

「我回去山上啊,要修練一下。」

「你在修行啊?」

「不是我,是他。」

奇冉往餐廳角落一指,那裡站著一個詭異的人影。

河東建設老闆的次子何睿哲,一言不發站得筆挺,俊美的臉繃得死緊,臉上肌肉微微抽搐,臉色也漸漸發青。

「他……在做什麼?」客人問。

「哦,他在練習隱藏氣息,不用理他。」

虹翼忍不住開口:「麻煩你告訴他,『隱藏氣息』跟『憋氣』是兩回事,好嗎?」

「差不多啦,緊張什麼?」奇冉不以為意。

「快點呼吸!」

被虹翼一吼,何睿哲深深吸了一口氣,臉色總算恢復正常。虹翼這才鬆了口氣,慶幸餐廳沒有變成全世界最愚蠢的自殺現場。

外面的Yellow還在唱:「哦哦哦,我愛爸爸,我愛媽媽,我要榨乾全世界……」

奇冉嘴角抽搐,「那什麼鬼?難聽死了!」

虹翼靈機一動,把他拉到一邊。

「麻煩你去處理一下好嗎?不要吸他魂砂,把他趕走就行了。」

再怎麼說也是她父母造孽在先,她不忍心對被害者下重手。反正奇冉只要靠眼力就可以搞定了。

奇冉大步走出去,不到一分鐘內音樂立刻停止,Yellow一臉茫然地收拾了東西回家。

虹翼鬆了口氣,徑自進了廚房點單。

等她走出來,何睿哲還呆站在原地不動。

「這位同學,沒事的話麻煩你回家好嗎?你在這裡很擋路誒。」

何睿哲沈著臉,「我沒辦法動,腳抬不起來。」

虹翼這才發現,他的腳踝綁著兩個鼓鼓的沙袋。

「這也是……鍛練?」

「對,我要訓練我的腳力跟體力,這樣才能跟山林合為一體。」

「你去跟消波塊合為一體吧!」

何睿哲自從目睹奇冉吸他老哥的魂砂之後,對魔神仔居然生出強烈的崇拜,他決定拜奇冉為師,目標是變成魔神仔。

虹翼早就放棄提醒他,這個目標比成為「黑色赤焰的滅罪使徒」更加愚蠢,只是看到奇冉這種亂來的鍛鍊法,讓她忍不住擔心何睿哲的生命安全。

如果他真的發生什麼不幸,她會良心不安的。

「適可而止吧,修行也要休息啊。是說你今天不用補習嗎?」

「要啊,不過我翹課了。魔神仔補習班比較重要。」

「什麼魔神仔補習班,這裡是餐廳!而且你也沒付學費啊。」

「那我付錢總行吧?」

虹翼果斷回答:「沒問題,你愛站多久就站多久!」

良心是什麼?可以吃嗎?

結果何睿哲真的一路站到營業時間結束,等到虹翼掃地的時候他還站在那裡。

「何同學,麻煩你挪一下。」

「就說了我不能動……」

奇冉歪躺在沙發上,「好了,准你拿下來,坐吧。」

「謝謝師父!」

何睿哲歡天喜地解下沙袋,拖著僵硬的兩條腿在最近的座位上坐下。

虹翼看著奇冉那副頤指氣使的嘴臉,忍不住低聲罵了句,「太跩了吧?」

身為「湘湘cafe」的榮譽員工,奇冉只有心情好的時候會幫忙打掃,大部分時候就像現在這樣癱在旁邊裝死。加上他現在多收了個言聽計從的傻瓜徒弟,更是囂張百倍。

偏偏店裡的客人就是喜歡他那副囂張樣,他越跩越受歡迎,這殘酷的現實讓虹翼不禁開始懷疑人生。

「奇冉,你不要偷懶啦!快來幫忙!」

幸好有噹噹主持公道。他正拿著一條小抹布奮力地擦桌子,擦來擦去都在擦同一個角落,不過虹翼已經很感謝了。

「偷懶的是你。」奇冉沒好氣地說:「真正該修行的人,在這裡做什麼?笨徒弟還比你認真,你不慚愧嗎?」

噹噹不服氣。

「你那種修行根本沒用好嗎?要修行就要像『功夫橘貓』一樣,坐在瀑布下面讓水一直沖!」

「功夫橘貓」是噹噹這陣子開始看的新卡通,勾起了他對功夫強烈的興趣。

「沒事沖那麼多水幹嘛?」奇冉不解。

「不知道,大概是要多喝水吧。」噹噹下了結論。

何睿哲說:「不是,是為了要增加精神力。其實我也有做,昨天我就在浴缸裡靜坐,用蓮篷頭從上方澆水下來。結果我不小心睡著,整個浴室都淹水,我哥哥快氣瘋了。」

虹翼說:「這樣太浪費水了,不如你把餐廳今晚的碗盤全部打包搬去你家,不但可以做重量訓練,你還可以一面沖水一面在浴缸裡把碗盤洗一洗。還有你千萬要坐在浴缸外面哦,跟髒碗盤泡在一起對身體不好。」

「不要趁機剝削勞力啦!」

0 條評論
    知道你想搶頭香,還不快來搶!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Connect with:


logo